宁溪一惊,连忙询问:“什么事?”

  “宁凤和李婷死了,在牢里。”

  “什么?”

  这句话不啻于一道惊雷,炸在宁溪的耳边。

  上次宁凤跟她说灵经有问题,她虽然心中着急,但也没有全信。她回来以后细细地查看过宁溪,怎么看都觉得和之前的那本一模一样,而且完全看不出任何术法的痕迹。可是如果不用术法,怎么可能造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册子,而且只有部分改动呢?

  所以宁溪细细琢磨之后,认定这是宁凤的套路,想要让她将她带出监牢。

  可是灵经的事情马虎不得,一旦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这本灵经是假的,她都要加办法解决。

  所以宁溪暂时按兵不动,等想到更好的对策,再去牢里会会宁凤和李婷。在确认灵经大概率是真的之后,宁溪先安下了一颗心,随后就被陈妈等人强按着坐月子,又要日夜忙着照顾那个小家伙,就这样,不得不把这件事暂时抛到脑后,谁知道还来得及理会,宁凤和李婷就已经死了!

  “这两个人应该是想要越狱,可是她们两个已经没了灵力,怎么逃得过我们的天罗地网?李婷是在牢里就直接在强破结界的时候引发了雷电被电死,宁凤不知道怎么逃出的结界,可是触发了咱们在外面设的机关,直接一颗子弹崩了心脏。”

  “不过,宁凤在死前,用血写了三个字,是真的,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的?”

  宁溪听见这三个字,就知道宁凤说得是:灵经是真的。想不到她倒还有点良知,虽然就这么死了,可是到底还是拆穿了自己的谎言,免得她后半辈子为灵经的真假提心吊胆。

  “是写给我的,我明白她的意思。朱大叔,她们两个就算再作恶多端,也得到了报应,可不可以让我安排她们的后事,把她们下葬?”

  朱培昆思忖了片刻,点头:“当然可以了,溪溪。”

  宁溪将宁凤和李婷葬回了高山村,虽然不知道她们究竟喜不喜欢高山村,可是宁溪想,那里毕竟是她们生长的地方,叶落归根。

  不过她知道外婆并不喜欢她们,所以将她们葬得离外婆很远。人死如灯灭,或许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些恩怨也就能一笔勾销了吧。

  回去的路上,纪修齐在车上握紧了宁溪的手,他对宁溪说:“溪溪,我们结婚吧。”

  宁溪一愣,笑着对他说:“什么啊?我们不是早就已经结婚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可是溪溪,我欠你一场婚礼。求婚、婚戒和婚纱都有了,还欠你一个婚礼。”

  他紧紧地握着宁溪的手,对她说:“这场婚礼,我在一年前就开始准备了,后来看你的肚子一点点大起来,想着这样你就不能做我最美的新娘,所以我决定忍耐着,等到你最漂亮的时候。”

  “现在,挡在我们面前的危机和障碍都消失了。以后我们就陪伴着彼此,不求多轰轰烈烈,但愿细水长流、平安幸福。”

  纪修齐和宁溪的婚礼在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春天,漫山遍野的红花开过,在顶级的私人庄园里,这场婚礼成为轰动a市的盛事。

  因为这场婚礼里,有三对新人!

  “张峻以前是个设计师,我以为他只能设计设计产品,想不到他竟然还能设计婚纱。”纪希悦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身上这合身无比、漂亮无比,一针一线甚至每一颗水钻,都是张峻亲手制作的婚纱,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另一边,许凌晨提着自己繁复精致的婚纱,看了旁边的宫少北一眼。宫少北穿着西服,痴痴地看着镜子里的人,忍不住弯了嘴角。

  为了能和纪修齐、张峻一起办婚礼,他足足跟许凌晨求了三次婚!在海岛、在森林、在高山,最后一次,他跟许凌晨说,要是这次不答应,下次的数字可就不吉利了,这姑奶奶才勉强同意了。

  他见许凌晨露出些微不满的神色,连忙说:“你这婚纱虽然不是我亲手设计的,可是意义非凡啊,这可是我请米兰最顶级的设计师为你量身打造的,这上面有好多细节,还是我自己想的呢。”

  可以说,这是近年来造价最昂贵的一条婚纱。

  许凌晨抿嘴一笑:“好吧,勉强原谅你喽。”

  她悄悄走到宫少北旁边,对他说:“好吧,其实我很喜欢,谢谢你。实话告诉你,半年前我就偷偷看到你和艾琳达的聊天记录了,只是我当作不知道而已。”

  她伸出手,手心是一对戒指,灯光之下光芒璀璨:“不过,这对戒指是我自己亲手设计的。虽然你求婚的戒指很漂亮,可是我希望今天,在我们此生唯一的婚礼上,可以戴上我亲手为我们的爱情,设计的戒指。”

  宫少北将戒指接过去,对许凌晨说:“这是你什么时候设计的?”

  “也是半年前。”许凌晨羞涩一笑,“在看见你找艾琳达设计婚纱的时候。”

  宫少北揽住许凌晨,对着她的脸狠狠亲下去:“许凌晨,我爱你!”

  “走开,把我的底妆都弄花了!”

  庄园里到处盛开着各种玫瑰花,所经之处芬芳扑鼻。苗璇看见齐娜和江焕宇在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无奈地摇摇头,将手上的几束捧花急匆匆地准备送过去。

  忽然,她看见面前一道人影,忍不住立住:“韩先生,好久不见,你不是去了英国?”

  “又回来了,想念元帅,也想念一个人。”韩枫齐看见苗璇,走上前去笑起来。

  苗璇一怔,又反应过来:“哦,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是,现在我准备来追求她了。”韩枫齐眼神定定地看着她,露出一个温柔而腼腆的笑容,“苗小姐,可要做好准备了。”

  “啊?”怔愣一下,又反应过来什么,心脏砰砰直跳,有什么呼之欲出。

  也许他们也会遇到很多困难,可是今天举办婚礼的那三对,都成功了不是吗?

  “纪修齐先生,你愿意娶宁溪小姐为妻吗?从此往后,永远爱她、忠诚她,无论贫困还是疾病,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绚丽的烟花之下,掷地有声的声音。

  宁溪偏过头去,透过头纱,看见纪修齐温柔深邃的眼睛正注视着她。他紧握着宁溪的手,薄唇轻启,做出一个口型:“宁溪,我爱你。”

  她的思绪忽然拉远,想到初见的那个下午,柔柔地笑起来。

  嘉宾席掌声雷动,是她的家人、朋友,和那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咯咯直笑的宝贝儿子。

  所幸,一切圆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