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千面侯爷难招架 > 第四十二章 崖道刺杀
  马车麟麟辘辘行驶在山道之上,眼看着就要转过山路的最后一个拗口。这一路都没说上话的元祥,瞟了一眼正在交谈的裴南秧和洛衍,突然没话找话地开口说道:“快看,我们马上就要下山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啊!!”

  似乎是应了他的话,一阵轰隆隆地巨响突然从他们头顶传来。三人抬头看去,就见十几块巨石正从山顶落下,飞快地向他们和马车的方向砸来。

  “韩巡检,快弃车!有埋伏!”洛衍一脸惊慌,朝着马车大声吼道,随即和裴南秧、元祥同时从马背上跃起,避开了巨石的攻击。

  听到洛衍的喊声后,韩砚清一把拉住花容失色的韩书璃,以最快地速度跃出了马车。就在他们逃出马车的那一瞬,巨石就落在了马车之上,将马车砸了个粉碎。

  紧随其后,几条漆黑的长索从山崖上方猛地落下,三十来个蒙面男子抓着绳索从天而降,手持锋刃,朝他们直刺而来。

  裴南秧往后急退,身体一仰,避过了迎面劈来的剑芒。随后,她足尖点地,身子一转,右手以极快的速度掐住了刺客的脖颈,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刺客的喉骨应声而碎,脖子软绵绵地歪在一边,身体就势往地上倒去。

  裴南秧面不改色,直起身子,从死去的刺客手中拿过长剑,目光一扫,飞快地朝元祥的地方冲去。元祥此时正在和一名黑衣人厮杀,他没有兵器,只能以掌代刃,与刺客纠缠在一起。裴南秧飞身而起,持剑向前,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从刺客背后狠狠刺入,剑入血骨,穿心而过。

  鲜血飞溅,裴南秧熟视无睹地拔出长剑,又将刺客手中的兵刃扔给了元祥。元祥面色一凛,似被裴南秧杀人时的狠厉惊到,但他很快回过神,与周围的杀手们搏杀起来。

  剑影生风,杀气凛冽。在击杀了几名刺客后,裴南秧扭头看去,只见大多杀手都聚集在韩砚清的周围,而韩砚清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韩书璃,根本无法应付涌上前的刀锋,身上已经被划破了几个口子。

  裴南秧虽然十分厌恶韩家之人,但毕竟在前世韩砚清曾救过她的命,此时他已陷于生死之危境,她又如何能做到见死不救?于是,她举剑挡开一个刺客的攻击,右脚踢向他的膝盖,借力而起,一个鹞子翻身,脚尖在刺客的剑尖上一点,飞身向前,落在了韩砚清的身边。

  “快走开!”韩砚清见状目光阴沉,急忙对着裴南秧冷喝道。

  裴南秧并不理他,她手臂轻转,长发撂起,偏身、弹起、横劈,剑影所过之处,血肉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韩砚清见裴南秧冲在了前面,心下一片焦急,他一手护着韩书璃,一手举着先前夺来的长剑,向周围的刺客斩去。

  刺客的领头之人见状,立即横剑飞身,向裴南秧刺来。裴南秧侧身一让,剑尖贴着她的耳朵划过,差点就刮破了她的脸颊。

  她心下微微一惊,脚跟一转,刚想闪到刺客头领的背侧,那头领就闪电般地腾地而起,剑尖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向她猛地刺来。她急忙后退,可剑光已经劈面而来,眼见就要刺中她的胸口。

  裴南秧眼见避无可避,慌忙抬手去挡,准备承受这致命的一击。然而,剑尖离她不到一寸的时候,刺客头领猛地收势,剑身往上一挑,避开了她的要害。裴南秧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对方,可对方却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挥剑上前,向她刺来。

  在纠缠了片刻之后,裴南秧发现这个刺客首领的武功可以说是远在自己之上,要是对方真想杀自己,只怕此时她已经死上两三回了。可对方每次都是点到为止,既不伤她性命,却也不让她有半分机会去帮助正在被围攻的韩砚清。

  裴南秧在刺客首领的牵制下完全脱不开身,一筹莫展之际,只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原是洛衍在击杀了一名刺客后,朝天空中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弹。

  刺客们见此情状,拼杀地更为激烈。韩砚清很快又添几道新伤,韩书璃的尖叫更是接连不断地传来。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韩砚清一个疏忽,一名刺客竟然猛地突进到了韩书璃面前,挥剑向韩书璃袭来。韩书璃面色惨白,还没来得及尖叫,刺客的利剑已经刺到了她的前胸,只差豪厘。

  电光火石之间,一柄长刀突然从远处破空而至,噹地一声,弹开了刺客手中的长剑。下一刻,一个身影闪至了韩书璃的前面,接刀滑腕,将利刃狠狠捅入了刺客的腹部。

  在他的身后,一队穿着轻甲的士兵匆匆而来,迅速加入了战局。而他的目光向四周一扫,在看到裴南秧的那一刻面色狠狠一沉,足尖点地,旋身向前,几个起落就到了裴南秧的身侧,刀柄一震,挡开了刺客首领的一记强攻。

  裴南秧眼睛倏地一下瞪大,脱口唤道:“大哥!”

  裴若承眸底生寒,他长刀斜刺,势如白虹,与刺客首领缠斗在一起。两人功力相当,出手极快,一时间刀剑嗡鸣,刃影生风。

  裴南秧见自家大哥尚且能应付刺客首领,便旋身跃至元祥和洛衍的身侧,与士兵们一起对刺客展开了绞杀。

  血光飞溅,血腥遍地。

  当接到信号的大理寺官兵赶来现场之时,刺客们几乎已被全数屠尽。洛衍看到自己的人马,高呼一声:“留下活口,给我带回大理寺审问!”

  闻言,大理寺的官兵顿时一拥而上,在先前那队士兵的帮助下,生擒了最后两名衣裳染血的刺客。

  正在和裴若承对攻的刺客首领见大势已去,目光一凛,袖管一甩,一道银光就朝着裴若承的面门直射而去。

  裴若承侧身躲避,刺客首领趁此机会疾步回身,抓住从山顶垂下的绳索,迅速利用轻功往上爬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裴若承没有追击,他长眉蹙拧,眼眸沉沉,转过身环视了一圈,最终向洛衍冷冷问道:“洛寺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洛衍急忙上前,对着裴若承抱拳说道:“裴将军,下官今日去这山上的悬泉寺办点公务,没想到在寺中巧遇了元小侯爷、韩巡检、裴姑娘和韩姑娘。后来我们一起下山之时,这些刺客突然从天而降,人数众多,功夫极高,下官实在难以应付,才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幸得裴将军前来相救,否则我们当真是凶多吉少。裴将军的相助之恩,洛衍感激不尽。”

  “洛大人客气了,我正巧率兵回城路过附近,看到你的信号就赶了过来,”裴若承淡淡回道,随后突然面色骤冷,目光看向正极力掩藏自己存在感的裴南秧和元祥,厉声喝道:“那你们两个又是怎么回事?!”

  裴南秧和元祥对望一眼,在接到裴南秧的一记瞪眼后,元祥瑟瑟缩缩地哼哼道:“我们就是来求个签的,没想到怎么就碰上了这事……”

  “来求签?!”裴若承冷笑一声,劈头盖脸就朝着他们骂道:“你们现在花样是越来越多了!!天天不务正业,该做的事情一件不做,只要哪里出事,哪里就有你们,真是翻了天了!我今天非要去找武定侯好好说说你们不可。”

  元祥一听,立刻大惊失色,满脸哀怨地朝着裴南秧看去,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无助和惊恐。

  裴南秧暗暗叹了一口气,此情此景,她只能使出杀手锏——苦肉计了。她瞪大眼睛,怒视着元祥道:“都怪你叫我出来求签,害得我在这里挨骂,看我不揍扁你!”说着抬起手,作势朝元祥的肩上狠狠打去。

  然而,她的手刚挨到元祥的肩膀,她便一声倒吸一口冷气,一脸痛苦地皱起眉头,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你怎么了?”裴若承冷若寒冰的神色在一瞬间龟裂开来,他急忙上前,拉开裴南秧的袖子,就看见裴南秧的右手手腕上被剑割破了一个口子,正在往外渗着血。

  裴若承眸底一寒,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裴南秧,但却没有再开口责骂。他撕下衣襟,帮她草草包扎了一下,随后对在一旁瘪着嘴,可怜巴巴地元祥皱眉说道:“我先带小秧回去,你帮着洛大人把韩砚清和韩姑娘送回去,听见没有?!”

  “一定办到!”元祥一听这话,知道裴若承今日不会去向自己的老爹告状,顿时神气活现地一口答应,还偷偷朝裴南秧比了个大拇指。

  裴若承并没有看见元祥的小动作,他面色微沉,朝洛衍说道:“这里的事就麻烦洛大人处理了,我手下的这些兵士洛大人请随意差遣,我就带着小秧先行一步了。”

  “这本就是下官的分内之事,”洛衍上前揖礼,肃声道:“裴将军尽管放心。”

  裴若承微微颔首,拉着裴南秧往前走,在经过韩家姐弟身侧的时候,裴若承看了看正在包扎伤口的韩砚清和在一旁低声啜泣地韩书璃,正色道:“韩巡检和韩姑娘受惊了,一会我让元祥还有这些部下护送你们回府。”

  韩书璃盈盈拜谢,朝裴若承感激地一笑。韩砚清向裴若承微微点头致谢后,目光一转,扬眉看向裴南秧,无比认真地问道:“你手上的伤可要紧?”

  “区区小伤而已,”感受到裴若承投来的探究目光和众人的注视,裴南秧觉得有必要全了礼数,于是她面色不变,彬彬有礼地回道:“我看韩公子伤得不轻,回去得小心养伤才是。”

  韩砚清一愣,只当裴南秧是在关心自己,心下不由一阵欢喜,就连一向清冷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裴南秧没再说话,她朝韩家姐弟抱拳行礼后,跟着裴若承上了一匹白蹄乌。随着马鞭挥下,马儿一声长鸣向前跑去。身后,只余一片眼眸沉沉、山色阴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