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浩躺在床上,开始“烙饼”,月儿的表情让他彻底失眠了,10点上床,现在12点了,他还是一点睡意没有。

  躺睡无果,袁浩索性披衣下床,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咯……”,袁浩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谁说白开水有镇定安神之效,简直胡说八道,袁浩还是思绪万千。最后,他推开房门走出了院门,今天他住在了红旗路老房子。

  漆黑的夜空下,排排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芒,点缀似的为这黑暗增添了一抹色彩。路旁的杨树窸窣作响,打破了小城的寂静,为这温暖的盛夏送上了一首小夜曲。

  袁浩百无聊赖的走在路灯下,踢着石头,想着心事。

  不知不觉中,袁浩已经走了很久。当他转身想回家时,悲催的发现:他迷路了。

  袁浩无意中走进了一个大院儿,借着门前灯,他看到院子很干净,应该是有人经常打扫,袁浩进来的方向有个铁门,此时敞开着。铁门旁有个小砖房,里面有光透出。

  院子四周都是大缸,腌咸菜的那种。莫非是进了本市著名的酱菜厂?怎么跑进人家厂区了,袁浩吃了一惊。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袁浩刚想退出去,身后传来一个女孩子严厉的质问。

  袁浩转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一个女孩,刚才怎么没看到?

  距离有点远,看不清长相,袁浩只能看到女孩儿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夹克,下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裤,脚蹬白色旅游鞋,干净利索。

  “我,刚才怎么没看到你?”,袁浩反问。

  “我去那边扫地了”,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顺着方向看过去,袁浩才注意到还有一道门,这道门应该是厂区和办公区的通道。

  “那你也不应该敞着门,万一有小偷或坏人进来你能对付?”,袁浩说完向女孩走去,留了足够安全的距离,袁浩停下了,他可不想让人误会为“坏人”。

  袁浩终于看清了女孩,她十五六岁的年纪,和月儿一样扎着马尾,丹凤眼,黑眉毛。略宽的鼻头下,不大不小的嘴巴此刻抿成一道缝。

  “我刚刚扫门外,忘记关门了,平时这个时间不会有人来这边的”,女孩终于再次开口,看清袁浩长相后,女孩儿的声音明显的温柔了。

  “看你不大,上班了?”,袁浩无聊的“发霉”,正想找个人聊天。

  “不是,我上学。我爸爸病了,我来替他几天”,女孩低声说,袁浩的帅气可不是哪个女孩都能抵挡的,蓝雪月也算是个特例了吧,没有被时刻围绕在身边的袁浩“迷住”。

  “你在哪个学校上学?我是三中准初三的,我叫袁浩”,袁浩先自我介绍。

  “我叫白小飞,二中的”,女孩大方的伸出手。

  “二中是本市最好的高中,能考进的同学学习都很好,幸会!白同学”,袁浩轻轻的握了一下白小飞的手。

  “还行吧!”,白小飞谦虚的说。

  “你应该比我大点,我可以叫你小白姐吗?”,袁浩把两个人的关系定了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

  “当然!”,白小飞脸上飘过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小白姐,你爸爸上夜班?这么晚你还在单位”,袁浩继续八卦着,今晚不知道怎么了,他特别想找个人说话,说什么都行。

  “对,他一直上夜班”,白小飞眼神有点哀愁,继续说:“为了白天有时间照顾我生病的奶奶,我爸爸申请调离了办公室,到这个厂区打更。”

  这里的打更是指专职上夜班,负责厂区治安的人。

  “噢!你爸爸真伟大!”,袁浩伸出右手大拇指。

  “为人子女,这么做是应该的,我爸爸总这么说”,白小飞的眼神此刻是坚定和自豪的。

  当别的孩子在家吃零食看电视时,白小飞却在这黑乎乎的厂区扫地,小小年纪就能帮爸爸分担重任,袁浩不由得对这个坚强懂事的女孩心生敬佩。

  不知不觉中,袁浩和白小飞聊了将近半个小时。

  “去传达室坐会吧”,白小飞说着推开了那个小房间。

  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桌子靠在窗前,桌子旁摆了一把椅子。角落里放着一个简易的炉子,炉子上面的水壶,此刻已经在咕嘟咕嘟冒着蒸汽。

  白小飞麻利的把水壶拿起来放在地上,用盖子盖好炭火。转身拿了一个杯子,倒了半杯水递给了袁浩。

  “喝点水吧,杯子洗过,干净的”,白小飞细心的说道。

  “谢谢!”,袁浩接过已经烫手的杯子马上放到了桌子上,双手捏住耳朵不停的搓。

  白小飞看到袁浩的狼狈样,忍不住笑了,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小白姐,你就应该多笑笑,看!你笑起来多好看”,袁浩由衷的赞叹。

  “我经常笑啊,刚才是被你吓到了,现在才缓过来”,白小飞笑着说。

  “咦,那是什么?”,袁浩指着门边一个用布盖住的不明物体,好奇的问。

  “给你看看!”,白小飞说完拿掉那块布。

  一个不新不旧的吉他出现在袁浩面前。

  “你的?”,袁浩问。

  “是的,晚上没事的时候弹着玩的”,白小飞拿起了吉他,拨了几下,清脆悦耳。

  袁浩想闲着也是闲着,听她弹弹吉他也不错,于是他对着白小飞展现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小白姐,弹一首如何?”

  “呃……,好!”,白小飞坐下来,手指按在琴弦上,一个个快乐的音符,行云流水般流淌出来,带给袁浩听觉上的极大享受,原来,白小飞还是个隐藏在小屋的高手呢。

  一曲《童年》弹毕,袁浩由衷的称赞:“弹得太好了,你学过?”。

  “嗯,奶奶生病前,我爸爸看我喜欢,就给我报了专业课程,我学了差不多两年。”

  “现在不学了?”

  “那个课程结束时,我奶奶就生病了,我爸爸顾不上我,我也就没再报其他班”,白小飞有点遗憾的说。

  “不用再学了,你很有天赋,弹的非常专业”,袁浩由衷的赞叹。

  “你懂音乐?”

  “我学贝斯!”

  “这么巧!”,白小飞吃惊的睁大眼睛。

  袁浩突然想起来一个主意。

  “我想组建乐队,你愿意参加吗?”,袁浩向白小飞伸出了橄榄枝。

  白小飞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个大男孩梦游呢?她甚至怀疑刚才的谈话都是不真实的。

  看着袁浩充满期待的看着她,白小飞又不忍心拒绝,权当是真的吧!

  白小飞也看着袁浩:“呃……,你觉得我行吗?”

  “当然!”,袁浩很看好白小飞,家里的变故导致她快速成长,她比一般少年要懂事的多,稳重的多。

  乐队现在缺一个吉他手,还缺一个主管。所谓主管就是管理一些琐碎的事。张勇,丛燕都不适合,月儿嘛!倒是能做,可他才不舍让她如此“操心”。

  白小飞这两样都能做,无意中,袁浩捡到一个“人才!”

  袁浩决定趁热打铁:“怎么样,加入吧?”

  白小飞还是觉得难以相信:“你们乐队成立多久了?”

  “还没成立,现在只是个雏形”

  “噢!我说呢!”

  “那你是同意了?”

  白小飞没太抱希望,随手拿起一张纸写了一个号码递给袁浩:“嗯……算是吧,等需要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袁浩高兴的把纸接了过去。

  吉他手也找到了,乐队组建又进了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