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缘起青青 > 631.东北话的魅力
  蓝颜知己指的是碳粉知己,来源于20世纪90年代末,是与女性在精神上独立、灵魂上平等,并且能够达成深刻共鸣的男性朋友。由于男女的不同特殊性,被称为一种游离于亲情、爱情、友情之外的第四类感情。

  在这第四类感情里,男女双方可以相处的更轻松和愉快,她们对彼此没有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也没有那么多期待,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要求没那么多的单纯关系更好维持。

  蓝雪月和袁浩目前的关系,有点类似蓝颜知己,如果两个人相处一直很好,说不定哪天,这个蓝颜知己状态就会转变成恋人关系。这是袁浩一直期待的变化,所有朋友都很好奇蓝雪月的想法是什么,其实,不是她不想跟丛燕聊,而是她自己也不清楚她想要什么,一切顺其自然吧,这是她处理事情的一贯作风。

  第二天,应黎歌和小丁所求,蓝雪月和袁浩跟他们一起去爬雪山,gh这个时节虽然下了雪,可是白天气温还没有那么低,有些人流密集的地方,雪已经化了表面一层,可是晚上又冻上了,于是,这些路面走起来非常滑。

  袁浩他们经过这些路面时,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过去。蓝雪月更逗,经过这些路面时,她根本就不敢往前走,而是拉着袁浩和黎歌的胳膊不放手,两个男孩没办法,只能像拖一只小猴子似的拖着她趔趔趄趄往前走。

  一路踉跄,四个人终于走到了无人经过的山脚下,这里的雪一点都没有化,而且气温偏低,蓝雪月不由自主的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了顶,差点夹到自己的下巴,她吓得尖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袁浩紧张的回头问“怎么了?月儿,是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了?”

  蓝雪月委屈巴巴的说“我羽绒服的拉链差点夹到我的下巴。”

  小丁无奈的说“唉!蓝雪月,你知道不?人吓人能吓死人!”

  小丁一口东北腔成功的把所有人逗笑了。东北话真的很有魔力,任何接近它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引和影响。

  首先是东北话简单,其次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一点是非常有意思,而且听起来很幽默,不仅如此,他还非常接近普通话,平常人一听,就能学会。就是这个原因使得东北人觉得自己的普通话非常的标准,因此将其传播甚远。

  而当其他人认为自己的普通话不够标准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对其进行学习,甚至不少外国友人也学了一嘴东北话。而且东北话具有一种特殊的喜感,让大部分人无法抗拒。而且大家能接触东北话的途径实在是太多了,号称是中国最大规模的传染性杀伤武器,加上东北话比较简洁,直接将我们平常说的长句子剪短了一半以上,能不让人喜欢吗?

  下面是东北人的一些对话,你能听懂吗?没听懂全部的可不算是东北人啊。

  1家里头家务活也多干点,别总整得屋里屋外皮儿片儿的,墙上也魂儿画儿的,工作一天回来看着夺闹听啊!

  2东北孩子小的时候,门牙卡掉过,波楞盖在马路牙子上卡突噜皮过,回到家后爸妈总会问,拥乎啥啊,一天天毛了三光的!

  3东北孩子小的时候,贼淘,晒的雀黑,每晚回到家小脸都魂儿画儿的,爸妈总会说、成天遥哪瞎跑,瞅你那脸,埋了沽汰的!

  东北小伙伴听到以上对话是不是感觉特别亲切!你们没离开家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么讲话的,离开家以后,只能像浮萍,风想把你吹到哪就吹到哪!然后,你的口音就变成了东北话当地话普通话。

  我们的普通话是以东北话为基础的,所以很多东北话人人都能听懂,但是以下这几段,你就未必能听懂了。呵呵!讲的大部分都是女孩男孩之间的事。

  东北孩子小的时候,在课堂上喜欢吵吵,吵吵到鸡头掰脸,旁边的人烦了说你们俩找削啊!

  东北孩子各应爱溜虚拍马的屁精,看见了总恨不得谁家的驴撂蹶子踢他一脚。

  东北小小子总喜欢跟东北丫头疯,东北丫头总会先翻愣小小子然后大叫“又塞脸,是吧?”东北丫头不能惹,一惹就炸庙。

  东北小小子总是成群的这么说东北丫头,一天天巨能扎哄,长的苛碜不说还跟欠儿登似的,没有消停时候!

  东北小小子没事时不喜欢和东北丫头叽咯浪,卖呆儿的时候还得听生气的东北丫头在边念秧,脑瓜带疼啊!

  东北小伙要是哪天歇罕哪个东北姑娘还不意思说,东北姑娘倒挺直接瞅你一天天假假估估,扭扭捏捏,叽叽歪歪,吭吃瘪肚的,是不歇罕我说完脸也红。

  东北姑娘总是冷不丁的亲她对象东北小伙一口,东北小伙心里美滋儿的,嘴上却说,嘎哈啊,喇子整我一脸!

  东北姑娘能胡咧咧,小嘴叭叭的,吐沫星子崩的到处都是,自己还臭不觉味,东北小伙总在这时鸟悄的走开。

  以上的话看起来有点费劲,不好意思,在这里,就当锻炼大家的阅读反应能力了。呵呵!

  雪不深,山不高,所以,四个人爬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袁浩和蓝雪月想起了上次和丛燕、张勇爬雪山的惊险,便争先恐后的跟黎歌和小丁讲了起来。

  小丁和黎歌听后并没有觉得可怕,而是觉得特别刺激、好玩。蓝雪月叹了口气说“你们不亲身经历是很难体会到马上滚下山的恐惧,当时我都要吓哭了。要不是当时天冷,流泪会把脸冻伤,我肯定嚎啕大哭起来。”

  袁浩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说“月儿,我怎么记得你哭了呢!”

  蓝雪月摸着鼻子说“啊?可能吧!我真忘了,那种糗事我劝你也忘了吧!”

  袁浩立刻说“我不记得月儿哭了,可能没哭吧!”

  黎歌笑了,这世上,大概只有袁浩一个人愿意陪蓝雪月一起幼稚一起闹吧!而且,令黎歌佩服的是袁浩还能乐在其中,真是不容易。

  黎歌反思了一下自己,如果自己喜欢蓝雪月,是不是也会像袁浩那样一直不计回报的付出,就算将来两个人走不到一起,也会无怨无悔的把一片真心全部交给自己挚爱的她——蓝雪月。

  想了一下,黎歌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做不到这样,也可能是年龄大了,他已经意识到青春转瞬即逝,所以不允许自己浪费一点点时间去做可能没有结果的事,即使这件事他非常想做……也不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