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缘起青青 > 544.芭佳的收获
  当袁浩再次醒来,他发现帐篷里只剩下蓝雪月和自己了,太阳通过帐篷空隙,已经照到帐篷的另一端,袁浩看了下表,已经十点了,他赶紧轻轻的把蓝雪月推醒,蓝雪月揉着微肿的眼睛,看着袁浩问“几点了?他们人呢?”

  袁浩摇摇头“我也刚醒,起来吧!我们出去看看人都哪儿去了!”

  蓝雪月把手伸给袁浩撒娇般说“拉我起来,我没力气。”

  袁浩笑着把蓝雪月从地上拉了起来问“你饿没饿?我包里还有火腿肠和饼干。”

  “你带了多少吃的啊?怎么还有?”

  “还不是怕你吃不惯这里的饭食,我才准备这么多,到底吃不吃?”

  蓝雪月摇摇头“咱们看陈导他们吃什么吧!我想吃点热乎东西,比如大米粥之类的。”

  两个人走出帐篷,太阳果然已经很高了,蓝雪月赶紧举起双手遮挡刺眼的阳光,袁浩赶紧拉蓝雪月走在自己后边,以便给她挡光。

  借宿的老乡们已经走了,摄制组所有人都在芭佳的帐篷里吃早饭,之所以没叫蓝雪月和袁浩,是因为造型师早就知道蓝雪月好睡懒觉,就没忍心打扰她的美梦。

  蓝雪月和袁浩看到帐篷外有一个脸盆,里面放了些清水,便高兴的洗了洗手,抹了把脸,走进了芭佳的帐篷,芭佳的帐篷里空间比较大,里面除了一张行军床,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生活用品,地上同样铺着厚厚的垫子,不过比那边临时帐篷平整很多,垫子上摆了一张长方桌,所有人都围坐在桌前吃早餐。

  芭佳看到蓝雪月和袁浩,热情的站起来招呼“孩子们快过来!吃早饭!”

  蓝雪月和袁浩走过去,看到大家都席地而坐,便也学着他们盘腿坐在了桌前,桌子上摆了一盆热气腾腾的奶茶,还有列巴和肉干。造型师站起来帮蓝雪月和袁浩盛了奶茶放在他们面前,笑着问“睡得好不好?”

  蓝雪月和袁浩一起回答“谢谢!好!”

  芭佳拿起一个大列巴递给袁浩说“孩子,尝尝我们自己做的列巴,香的很!”

  袁浩赶紧接过去礼貌的说“谢谢叔叔!”

  袁浩帮蓝雪月撕了一大块,又帮自己撕了一小块后,便把列巴放回了大盘子里。蓝雪月拿着列巴吃了一口惊奇的说“是咸的,我以为是甜的呢!”

  芭佳笑眯眯的问“小姑娘不喜欢吃咸的列巴?那边还有甜的,自己拿!”

  蓝雪月连连摆手“不是不喜欢,只是……我以为面包都是甜的呢!”

  芭佳介绍道“我比较喜欢吃咸味的,所以让我老婆烤了咸的和甜的两种……”

  蓝雪月八卦的问“您老婆,呃……不对,是阿姨,她不和您一起住吗?”

  “不,他和儿子住镇里,我老婆是舞蹈老师,不喜欢我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前两年带着孩子去镇里定居了,冬天猎物少了,我便把鹿群托付给好友,回家过冬天……”

  “大个”笑着说“叔,咱们这冬天可是很长,这么说,您大部分时间都是住镇里?”

  “最少半年吧,不过,我住林子里也经常回家拿吃的,因为我不会做这些面食,所以每次回家都要带些回来,够我吃上半个月的。”

  “大个”高兴的问“婶儿住哪里,回头我有时间去看她……和弟弟。”

  芭佳说“镇小学附近,到时候一问就能问到,因为我在那边还是挺出名的……哈哈!”

  “大个”好奇的问“出名?因为您是鄂温克族?”

  “因为我长得帅嘛!还喜欢穿民族服装,所以镇里的人看到我还是能记住的。”

  蓝雪月看了看袁浩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芭佳说的是反话吧,哪有这么长头发这么长衣服的帅哥啊!

  袁浩赶紧轻轻拍了一下蓝雪月的胳膊提醒她别笑,蓝雪月立刻板起脸严肃的认真吃饭。

  蓝雪月喝了一口奶茶,也是咸的,看来芭佳叔叔不喜欢甜食啊,第一口不习惯,喝了几口后蓝雪月渐渐喜欢上了那股奶香和茶香的融合感。

  除了蓝雪月和袁浩,其他人都吃的差不多了,蓝雪月不好意思多吃,看着肉干想拿一块尝尝,最终也没好意思伸手,就这样匆匆吃了一块列巴,喝了一碗奶茶便宣布吃完了。

  蓝雪月和造型师帮着芭佳把碗洗了,芭佳的帐篷里有一个储水用的大塑料桶,这里不远处有条河,芭佳正是看中了那条河才在这里搭建的帐篷,所以用水比其他猎户“奢侈”很多。

  大个他们帮着芭佳把那个临时帐篷拆除了,东西都收拾好后,芭佳提议带他们去看看他下的夹子有没有收获猎物,曾摄像开心的答应了,陈导穿着蒙古袍走路有点不方便,便说留守大本营等他们得胜归来,司机则留下来陪陈导。

  曾摄像带了一个小相机随走随拍,李亮亮和造型师之间似乎出了点问题,两个人都不说话,眼神碰到一起也立刻就躲开了,蓝雪月和袁浩面面相觑,昨天两个人的关系还很好呢,今天怎么就若即若离了呢?

  芭佳则和大个聊的火热,他们从大个父辈聊到祖父辈,又从祖父辈聊到大个和芭佳儿子,他们这是第一次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所以话题都比以往深入了很多,而且,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很一致,所以有很多共同话题。

  几个人聊着聊着也不觉得路程长了,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几个人到达了芭佳的第一个捕猎点,芭佳检查了一下夹子是否正常后说“暂时还没有猎物撞进来,我们去第二个地方吧!”

  大个问“叔,你的这些陷阱每天都有收获吗?”

  芭佳笑了“怎么可能,如果那样我要高兴死了,我的这些陷阱三、四天能收获一只猎物就很好了。”

  “啊?那你靠什么生活?”

  芭佳尴尬的低下头没有回答大个的这个问题,这几年猎物越来越聪明了,芭佳能捕获到的猎物越来越少,所以打猎已经不能维持他们一家人的生计,为了生活,一年中他有八个月时间在满归做生意赚钱,所以才能换取剩余四个月的逍遥自在。

  芭佳不想把这种生活的无奈告诉“大个”,他想让大个对狩猎有个美好的幻想,作为鄂温克的后代,对狩猎的兴趣是长在骨子里的,“大个”也不例外,所以他向芭佳请教了很多狩猎的窍门,本以为芭佳用这些方法狩猎会收获颇丰,没想到现实给了他一个不算小的打击,让他对狩猎的兴趣减了不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