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雪月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鬼”样子也被人拉进了舞池,她紧张的四处寻找袁浩和丛燕,但是霓虹灯闪烁下的人太不好认了,蓝雪月只能无奈的面对王伟。

  王伟眯着眼笑笑:“同学,我们站在这里不动很奇怪。”

  由于距离有点远,音乐的声音很大,蓝雪月没听清王伟的话,她歪着头把耳朵凑近王伟嘴边问:“你说什么?”

  王伟提高音量又说了一遍:“我们站在舞池中不跳舞,会被别人围观的。”

  蓝雪月这次听到了,她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的确有很多人对她们投来好奇和猜测的目光,蓝雪月条件反射般把手搭在了王伟的肩膀上,她怕袁浩拙劣的“化妆术”会被认出来,到时候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王伟看到蓝雪月把胳膊搭在了自己肩上,足足愣了一分钟,没想到少女身上散发的馨香真的可以让人“迷醉”。王伟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把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看书上,所以……至今为止他还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女生。

  王伟刚才也是好奇心作祟,对看起来像“邻家小妹”的蓝雪月发出了邀请,如今,当两个人真在舞池中央时,他激动的竟然忘了跳舞时自己的手应该都放在哪里。

  蓝雪月看着发呆的王伟,把自己的胳膊撤了回来,有点好奇的问:“同学,你怎么了?难道是被我惊人的外表吓到了?”

  “啊?呵呵!没有!我只是……忘了我两只手该怎么放……”

  蓝雪月看着尴尬的王伟忍不住笑了:“同学,你不会跳舞啊?”

  王伟连连摆手:“不是,我们几个男孩一起来跳舞,他们经常邀请不到女孩,我就负责配合他们跳女步,所以……我还没跳过男步。”

  蓝雪月忍不住捂嘴偷笑,一不小心把那个“化妆疙瘩”弄歪了,王伟看到后忍住笑指了指那个“疙瘩”认真的说:“同学,你的瘊子……歪了!”

  “啊?”,蓝雪月没听清,又把耳朵凑近了王伟,王伟又大声说了一遍,蓝雪月立刻脸色通红,她赶紧捂住嘴跑回了座位。

  王伟有点失落但还是面带笑容的跟着蓝雪月一起回了座位,那个帮忙看衣服的兄弟见蓝雪月她们回来了,立刻笑呵呵的回座位了。

  隔壁的几个兄弟凑一起热烈的讨论着:

  “你们谁看到王伟和那个女生到底跳舞了没?”

  “我没看到,只看到他们走进了舞池中央。”

  “我也是!进了舞池很难找到她们,今天来跳舞的这些人怎么那么多穿白毛衣和蓝毛衣的,害得我认错了好几次。”

  “那……我们是不是真的要输掉饭票了?”

  “嗯!恐怕是这样,没想到最不近女色的王伟竟然能吃到霸王餐,太不甘心了!”

  ……

  蓝雪月回到座位上赶紧拿出自己的小镜子看脸上那颗大“瘊子”,此时的“瘊子”已经大面积脱落,只剩下一点还粘在脸上,蓝雪月尴尬的把剩下的那点胶带扯了下来,又仔细的抠脸上残余的胶。

  突然,一块湿手绢出现在了蓝雪月面前,她惊奇的抬头看,原来是王伟。

  王伟温柔的对蓝雪月说:“快擦擦吧!”

  蓝雪月不好意思的拒绝:“不用了,我脸上的这些东西会把你的手绢弄脏的。”

  “不要紧,手绢不就是用来擦脏东西的,你让手绢更好的发挥了它的作用,它应该会非常感谢你的!”

  胶粘在蓝雪月的脸上,让她很不舒服,她也确实很想快点把它们去除掉,于是……蓝雪月接过那块大手绢不客气的擦了起来。

  手绢还是热的,蓝雪月惊奇的抬头问:“这里还有热水呢?”

  “嗯!那边有个小房间,工作人员在里面休息,他们有热水。”

  “谢谢啊!想的真周到!”

  蓝雪月继续用力的擦了几下,胶终于擦掉了,她用小镜子又仔细的看了看脸,发现自己的“妆容”已经被擦的“面目全非”,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假的永远真不了!”

  蓝雪月说完,开始用那块湿手绢给自己“卸妆”,经过了几分钟的“奋斗”,蓝雪月终于把脸上的“多余物体”全部都擦掉了,她又仔细看了一遍,确认已经没有残留了,才放心的把小镜子放进了包里。

  蓝雪月低头看了看已经弄脏的手绢,不好意思的抬头对王伟说:“这个……手绢……”

  王伟看到露出真容的蓝雪月一下“晕了”,他后退一步靠在墙上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抬头再看蓝雪月。

  蓝雪月被王伟的举动吓了一跳,自己的长相是挺出众,但也不至于会“吓到”人吧。

  这时,袁浩和丛燕总算过完瘾跑了回来,她们兴奋的满面通红,丛燕对蓝雪月说:“月儿,我发现我在跳舞方面很有天赋,几个舞步我都跳的特别好了。”

  袁浩笑嘻嘻的对蓝雪月说:“是的!燕儿的天赋比你高很多,现在她跳的比我还好,而且她还跟旁边的人学了好多花样再教给我,现在她已经是我的老师了。”

  蓝雪月看着袁浩和丛燕的兴奋样羡慕不已,她幽幽的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跳舞啊!”

  袁浩看到蓝雪月已经恢复如常,奇怪的问:“月儿,你的‘瘊子’呢?”

  “唉!别提了!”

  蓝雪月此时才想起了刚才靠在墙上的王伟,她推了推挡住视线的袁浩,发现王伟已经不在那里了,她看了看很脏的手绢自言自语说:“这个手绢留还是不留啊?”

  蓝雪月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个手绢叠好放进了一个塑料袋里。袁浩休息了一会说:“月儿,你既然已经卸妆了,接下来我就要看着你,防止单纯的你被别人拐走。”

  蓝雪月瞪了一眼袁浩:“这里面灯光这么暗,长什么样别人根本看不清,你们就多余让我化妆,害得我难受了那么久,还弄脏了人家一条手绢。”

  “手绢?刚才我们没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咦?张勇呢?”,丛燕此时才想起来“失踪”已久的张勇,她环顾四周努力的一寸一寸的找,终于在斜对面的隔间看到了张勇,张勇此时正和那个女孩聊的火热,满脸泛着红光。

  看到这,丛燕的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打算让张勇留在座位照看蓝雪月的,没想到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竟然跑去和其他女生热聊。

  丛燕气冲冲跑到张勇面前,那个对面的女孩莫名其妙的看着丛燕,丛燕看她长得文文静静一副好学生的模样,也就没忍心对她大声说话。

  张勇笑着跟女孩说:“这是我朋友丛燕……”l0n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