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袁浩就回家去拿相机了,蓝雪月和丛燕陪着张勇玩跳棋,丛燕被张勇堵的只能一步一步走,看着蓝雪月不停的连跳,丛燕气的对着张勇大吼:“你堵我干嘛?你怎么不堵月儿?”

  张勇委屈的说:“我又不是故意堵你的,只是我的棋子碰巧走到你的棋前就走不动了,你看,我的棋子现在也堵的死死的。”

  蓝雪月拍了一下丛燕的手:“别急,慢慢走,下棋时最忌讳心烦气躁,你的跳棋水平本来在我之上,结果你一生气,这局我就赢了。”

  丛燕迷茫的摸摸头说:“月儿,我的水平真的在你之上?”

  “当然了,我今天赢得很侥幸,要不是张勇堵住你,你早就赢了。”

  丛燕点点头:“就是,讨厌的张勇总堵我。”

  蓝雪月笑着哄丛燕:“燕儿,你也不能总赢啊!你总赢,我们就不愿意玩了。”

  “可是……好吧!我不怪张勇了。”

  蓝雪月高兴的搂着丛燕:“我就知道燕儿是最通情达理。”

  张勇紧张的擦了擦汗,她真怕丛燕又发起火来,多亏有蓝雪月解围,张勇感激的看了一眼蓝雪月,估计这世上只有蓝雪月才能“降住”这只脾气暴躁的“妖猴”。

  丛燕看了看表念叨着:“袁浩怎么还不回来?天快黑了。”

  张勇赶紧站起来催促道:“你们快走吧,天黑路上不安全。”

  蓝雪月略带歉意的说:“那我们就先走了,只是这房子就剩你一个人了,你不怕吗?”

  “我以前也一个人住过,没事的,再说了,袁浩一会就能回来。”

  丛燕看了看空旷的屋子说:“月儿,你先走吧,你家远,我家很近,我陪张勇再待会。”

  蓝雪月对张勇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我们丛燕最仗义了,那我先走了,天黑我还真有点不敢走。”

  张勇愉快的答应着:“好!”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丛燕的脾气那么火爆,袁浩和张勇还一味地忍让,至今还把她当成自己的好朋友。

  是的,丛燕虽然脾气大,但为人却是少有的仗义,别看他平时对袁浩和张勇很凶,但如果有哪个女生敢“欺负”或骚扰他们,丛燕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袁浩和张勇,去跟人吵架。当然,丛燕跟人吵架的机会并不多,大部分“事业”都是在帮袁浩挡“桃花”。

  这么优秀的“女战士”,袁浩和张勇就算受多大委屈,也是不舍得和她绝交。

  张勇和丛燕又聊了一会天,袁浩就拿着相机,哼着歌回来了,丛燕和张勇一起去抢相机,袁浩立刻躲开了,他威胁张勇和丛燕:“你们拿着相机抢来抢去,万一掉地上摔坏了,明天还想不想拍美女和帅哥了?”

  丛燕和张勇立刻停手,丛燕歪着头问:“明天先给我用行不行?我想……”

  还没等丛燕说完,张勇立刻反驳:“不行,袁浩先答应我的,我先拍。”

  丛燕也不示弱:“不行也得行,万一你拍起来没完没了,用光了胶卷,我岂不是什么也拍不到了。”

  张勇振振有词:“这话应该我说,上次你就是拿着袁浩的相机拍个没完,到最后一张胶卷都没给我剩下。”

  袁浩站在中间两手高举大声喊道:“停!别吵了……”

  丛燕刚要反驳张勇就被袁浩的“气吞山河”给打断了,她赶紧把吸进去的那口气又吐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发火的袁浩,袁浩平时轻易不发火,除非是遇到特别“欠收拾”的人,他才会爆发一次,看来,自己和张勇闹得确实有点过分。

  看到袁浩那么大声的叫喊,张勇也不敢说话了,他怯怯的看了一眼袁浩,又转头看向丛燕,丛燕对他摇摇头,看来丛燕也不知道袁浩为什么发火。

  时间仿佛静止了,三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都等着其他人的反应。

  袁浩突然发现蓝雪月不在屋里,她急忙问丛燕:“月儿哪去了?”

  丛燕的表情一下放松了,她连忙回答:“月儿怕天黑路滑不好走,已经回去了,放心吧!她走的时候天还亮着。”

  “噢!”

  蓝雪月真是个大型的“灭火器”,只要她出马,再大的矛盾也能轻松的解决,就像刚才,即使她没出现在现场,却轻松的化解了三个人的尴尬。

  袁浩招呼丛燕和张勇坐下,心平气和的说:“我一共带了四卷胶卷,你们一人用两卷,既然我都已经分好了,你们明天谁先用就无所谓吧?”

  张勇立刻喜笑颜开:“这样最好!我不抢了,给丛燕先用吧!”

  丛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先用吧!袁浩本来就是先答应你的。”

  “你先用!”

  “你先用!”

  袁浩笑嘻嘻的看着丛燕和张勇像两个孩子一样在“推让”,他缓缓开口说道:“现在的气氛很好,你们的谦让使我想起了孔融让梨的故事。这样吧,我帮你们制定一下使用时间,因为此事因张勇而起,张勇先拍,拍完一卷换丛燕,丛燕拍完再换张勇……你们觉得如何啊?”

  “我们都听袁浩的!”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下面,我们投票决定由谁负责送美丽可爱的丛燕回家。”

  丛燕一摆手:“距离这么近,不用你们送,我自己可以的。”

  张勇自告奋勇的说:“还是我送吧!你毕竟是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袁浩对张勇竖起大拇指:“有责任!有担当!very good!那你快去快回,等你回来,我再教教你怎么把照片拍得更漂亮!”

  “好嘞!丛燕,我们走!”

  当张勇和丛燕一出大门,袁浩立刻给蓝雪月打去电话,当蓝雪月接起电话“喂?”了一声,袁浩才放下心来,他说:“我是袁浩,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是不是平安到家了!”

  蓝雪月笑着说:“我到家都快一个小时了,丛燕回家了吗?”

  “张勇去送她了,这会儿应该快到了,你放心,我们是不会让一个女孩子天黑时自己回家的。”

  “这还差不多!丛燕和张勇没再吵架吧?你走后他们因为下跳棋吵了一架。”

  “啊?他们可真是一对欢喜冤家,我回来后她们还真吵了一架,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都过去了!”

  “好吧!明天我再找丛燕了解一下情况,不能你说过去就过去了,这里面最好没有误会,如果有误会也要尽快解决,误会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及早解决可以避免再造成更大的误会。”

  “误会……呵呵!你说绕口令呢?”

  蓝雪月立刻来劲了:“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这才是你说的绕口令。”l0n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