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秋看着一脸茫然的蓝雪月愈发生气,她生硬的说:“不用了!你还是陪袁浩在这好好吃饭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袁浩一把拉住小秋真诚的说:“你不舒服就先走吧,帐我们自己结。”

  小秋心情复杂的看着袁浩,就在刚才她已经下了决心要放弃他,可袁浩这么一拉,又让她的心有了一丝丝的希望,她红着眼睛说:“那我就先走了!”

  袁浩看着小秋的背影心里默念:“别怪我冷酷,只有这样你才能对我彻底死心。”

  蓝雪月看着袁浩问:“小秋是不是误会我们了?我要不要去跟她解释一下?”

  袁浩低着头说:“不用了!她现在不需要解释,她需要的是时间,就让时间冲淡这一切吧!”

  袁浩和小秋是一个班的,对于小秋的“屡送秋波”他不是看不见,只是他打算采取冷处理,让小秋知难而退,可是小秋似乎看不懂袁浩的用意,还一心想着纠缠他,甚至为了接近他,把主意打到了蓝雪月身上。到了这个地步袁浩就不能再退让了,他必须想个办法让小秋对他死心。

  正好赶上小秋要请蓝雪月吃饭,袁浩就利用了一下蓝雪月,让小秋看到他和蓝雪月的日常相处模式,相信除了蓝雪月之外的任何人看到这场面,都能猜得出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蓝雪月看到袁浩情绪低落,自己也没了胃口,她慢慢放下筷子,看着袁浩不说话。

  过了一会,袁浩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温柔的说:“别管小秋了,我们吃吧!”

  蓝雪月轻声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和小秋的误会那么深吗?”

  袁浩抬起头看着蓝雪月:“是小秋说我们有误会的?”

  “对啊!所以她才让我一定叫上你。”

  袁浩无奈的笑了笑,蓝雪月的智商似乎都用在了学习上,除了学习,其他方面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袁浩不想费力的跟蓝雪月讲那些她永远不理解的事,看着翻腾的火锅,袁浩笑嘻嘻的说:“月儿,别管我和小秋的事了,我们同班,解除误会的机会有很多,不一定非要一起吃饭才能解决。你不是饿了吗?快吃锅里的肉吧,都煮老了。”

  蓝雪月想想袁浩说的也对,就赶紧把锅里的肉都捞到自己碗里吃了起来。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小秋都没有再纠缠袁浩,袁浩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狠心”策略终于奏效了。

  这天,袁浩兴冲冲的抱着一只小黄猫来找蓝雪月,进门前他把小猫藏在衣服里想给蓝雪月一个惊喜。

  看着一脸兴奋的袁浩,蓝雪月板起脸问:“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袁浩笑嘻嘻的看着蓝雪月:“没良心的丫头,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在你眼里我还是个坏人啊?”

  “没办法,谁让我是“最笨”的人呢,我只能处处留个心眼来保护自己了。”

  袁浩摸了摸蓝雪月的头:“你不用操那么多的心,你的事由我摆平就好了。”

  蓝雪月撇撇嘴:“我说的就是你!”

  袁浩笑嘻嘻的说:“我今天来是想送给你一个礼物,不知道月儿公主会不会喜欢呢?”

  袁浩看着蓝雪月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便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了那个小不点。

  “啊!”,蓝雪月忍不住叫出了声:“它和小黄长得太像了,好可爱!”

  蓝雪月说着忍不住把小猫接过来捧在手里。

  袁浩回忆道:“你说的是不是你小学时养的那只小黄猫?”

  “对,我清楚的记得当初它妈妈来我们家的情形。”

  小黄妈妈来我们家时,正是六月的一个周末。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正坐在院子里看爸爸收拾鱼,突然,小黄的妈妈就出现在了我家的房顶上,它可能是迷路了亦或是饿急了闻到腥味跑到了我家。

  我把鱼的内脏装在一个碗里逗它下来,一开始它吓得直往后退,估计是饿了,它并没有掉头就跑,我在下面诚恳的叫了它好长时间,它才试探性的慢慢从木栅栏那走了下来。

  我把碗放在地上便转头轻轻走了,小黄妈妈慢慢的靠近那只碗,终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我又给它倒了一碗水放在它不远处,这次,它没有害怕的后退,而是慢慢的走到水碗旁喝了起来。

  吃饱喝足后,小黄妈妈并没有跑,而是卧在食碗旁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它的肚子格外大,爸爸说它应该是怀孕了,可能怕流浪在外饿死自己和肚里的宝宝才选择留了下来。

  不久,小黄妈妈果然生下了四只可爱的猫宝宝,小黄是最先生出来的老大,它的身体也是最棒的。

  小猫给我们家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们很喜欢小猫,就总是靠近它们,小黄妈妈经常为了躲避我们“纠缠”小猫,而叼着它们四处寻找安全之所,我们总是担心的不行,就怕它叼不住摔了那么小的宝宝。

  可惜好景不长,有一天,猫妈妈跑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那时小猫们还没有满月,正处于哺乳期,我只能每天给它们冲奶粉喝,可是猫咪太小了,还没有学会怎么吃饭,每次喝奶粉,小猫们都会喝的满头满脸都是,我就一边给它们擦拭一边笑。

  我觉得我已经很精心的在照顾它们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除了小黄,其他三只小猫相继去世了,害得我哭了三场把它们都埋在了河边。

  剩下的小黄长得最漂亮也最爱干净的,它的名字是我起的,后来我觉得有点太随意,想给它改个洋气点的名儿,可是小黄已经习惯了它的名字,我叫其他名,小黄就是不理我,我就只能随它了,这个随意的名字也就一直陪它到最后。

  小黄和我一样喜欢吃大白兔,但它每次吃都会粘在牙上,粘在牙上很难受,小黄就不停的摇头晃脑企图把糖甩下来,最后甚至动用爪子去抠,但它用尽办法,糖还是弄不下来,只能求助于我,看着它可怜兮兮的眼神,我便笑着说:“别咬我!我帮你弄下来。”

  小黄陪着我生活了五年,在我上初一的时候,不幸病死了。它的离世对我打击很大,因为那五年里,放学回家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黄,晚上也是它陪着我入睡,搂着它我的被窝里就不再那么冰冷。

  小黄刚离开的那几天,我几乎天天都在哭,之后的半年内只要我一想起它,还是会忍不住流泪,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不再养猫了,因为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小黄离开自己是一件很痛苦很残酷的事,我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l0n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