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浩接着分析“董晓乐不想让好朋友们再想起她,因为想起她就会想起她父母的悲剧,想起她父母,月儿和燕儿就会再一次伤心难过。”

  “这个思路对,晓乐想的真周到,我当初怎么没想到这是晓乐的良苦用心,她把悲伤都留给了自己,真伟大!”

  袁浩由衷的佩服董晓乐“是啊!住在叔叔家,怎么能和自己家比,她把一切能够想象的美好都描述给了月儿听,让月儿对她描述的幸福生活信以为真,从此便不再操心她的一切。

  董晓乐聪明又善良,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希望她以后平安喜乐,不再受一点伤害。”

  张勇没想到自己讲的故事竟然被袁浩解读出这么多东西,他也由衷的说“没有董晓乐的一番话,爱钻牛角尖的月儿和燕儿肯定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生活在痛苦中。”

  袁浩点点头。

  张勇说“故事好像没有完全结束,还有大白兔奶糖的事没说呢。月儿和燕儿释然后一起约定以后无论谁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一起吃大白兔奶糖,吃四块以上就不能再纠结不开心的事了。这个方法好像也是当初董晓乐交给月儿和燕儿的。”

  “听了这么长、这么悲伤的故事,现在终于听到你点题了,我很欣慰。”

  张勇也开玩笑的说“给你讲故事你还挑刺儿,小心我向你要赏钱。”

  “这个没问题,你要多少?”

  “赏钱哪有要的?赏钱!赏钱!顾名思义就是看别人讲的辛苦又精彩,自己掏腰包给钱以示奖励。”

  袁浩立刻会意,他马上朝自己的口袋下手,可笑的是,袁浩把全身的口袋翻了个遍也没掏出一分钱,他尴尬的笑着“先欠着行吗?我明天肯定给你带来。”

  “你啥时听过进茶馆听书还能赊账?”

  袁浩笑嘻嘻的说“我们生活在新时代,哪能和封建社会相提并论,新社会,新风尚,一切皆可商量。”

  张勇打了个哈欠“不用商量了,我不要你的听书钱,我只求你一会别打扰我睡觉。”

  袁浩连连点头“好的!我保证不打扰你了,我也要睡一会,困死了!”

  了却心事的两个人趴在桌子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丛燕搂着蓝雪月走进教室,一眼就看见了睡梦中的袁浩和张勇,丛燕对蓝雪月眨眨眼,蓝雪月立刻会意,她们悄悄地分别走近了袁浩和张勇。

  蓝雪月轻轻的拿起自己的发梢对着袁浩的鼻孔来回扫动,丛燕看到蓝雪月这波操作也想效仿,但自己的头发不够长,她捅了捅蓝雪月又指了指蓝雪月的长头发,蓝雪月爽快的拔了一整根递给丛燕。看到蓝雪月疼得龇牙咧嘴,丛燕不禁笑了,低声对蓝雪月说“月儿,你头发这么长,有半根就够了!”

  蓝雪月恍然大悟,她打了一下丛燕“不早说!拔头发又疼又痒!”,蓝雪月说完又揉了揉发痒的头皮。

  丛燕捂嘴偷笑,指了指眼前“两只猎物”,蓝雪月点点头,两个人拿着“武器”对她们的目标展开了行动。

  袁浩睡觉比较轻,在蓝雪月的拨弄下,袁浩抽了几下鼻子对着蓝雪月打了个超级响的喷嚏便醒来了,蓝雪月嫌弃的掏出手绢不停的擦脸“你对着我开炮呢?我和你是有多大仇啊,你还用炮轰我?”

  袁浩看到是蓝雪月,惊喜的问“你怎么在我旁边?我为什么会打个那么大的喷嚏?你喷香水了吗?我对香味比较敏感。”

  蓝雪月捂嘴偷笑“我哪来的香水啊?没买过。”

  袁浩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奇怪的嘀咕“是天太干了?”

  话说这边的丛燕就没蓝雪月那么幸运了,丛燕拿着蓝雪月的头发在张勇鼻子前拨拉了好久,张勇一点反应都没有,丛燕不甘心就此失败,她从蓝雪月头上又揪了半根头发和那根长的一起揉成了一个椭球型。丛燕拿着头发不停的在张勇脸上、脖子上、鼻子前逗弄,张勇就是不醒。

  蓝雪月和袁浩站在一旁看热闹,袁浩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突然打着喷嚏醒来。她拿起蓝雪月的手轻轻打了一下“月儿,你太调皮了!”

  蓝雪月奇怪的看着袁浩“你没吃饭啊?惩罚的也太轻了,我都没觉得疼,麻烦你敬业点好不好?”

  袁浩闻言立刻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高高的的举起手臂向蓝雪月重重的打了下来,蓝雪月吓得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啊!”了一声,只听得一声脆响,丛燕惊恐的抬起头,以为袁浩真的打了蓝雪月。

  蓝雪月听到响声也吓了一跳,但……蓝雪月睁开眼睛,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奇怪,哪也不疼!

  丛燕终于看明白了,哈哈大笑。原来袁浩高高举起的右手打在了他自己的左手上。

  蓝雪月也尴尬的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打下来呢,吓死我了。”

  袁浩立刻说“我怎么可能会舍得打你?”

  丛燕撇了下嘴“肉麻!”

  蓝雪月看张勇经历了这么吵闹的场面,仍睡得那么踏实,她摇摇头笑着感叹“这睡眠质量也是绝了,张勇一定可以长命百岁。”

  丛燕笑了“说不定可以活千年万年。”

  “你说的是王八”,张勇慢慢的坐起身揉着眼睛“燕儿,你好坏!竟然趁着我睡觉说我坏话。”

  袁浩笑嘻嘻的说“我们刚才吵闹的那么厉害你都没醒,燕儿的一句玩笑竟然把你惊醒了,你是不是睡觉也能听见别人说你坏话?”

  张勇伸了个懒腰“我是靠心灵感应的,别人一说我坏话,我的心脏就会跳的格外块。”

  蓝雪月笑着拱手“张少侠,你的心灵感应果然与众不同啊!”

  看到蓝雪月和丛燕又恢复了调皮与生机,袁浩和张勇用充满慈爱的眼神看着她们,竟然露出了“姨父”般的笑容。

  蓝雪月和丛燕看到两个男生这般对自己笑,不禁打了个冷颤,丛燕对蓝雪月说“月儿,他们两个这么笑有几个意思?”

  蓝雪月双手抱肩“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三九天也没这么冷过。”

  袁浩和张勇被两个女孩逗得哈哈大笑,张勇说“月儿,你冷就多穿点,如果没有衣服,可以穿我的。”

  张勇说完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蓝雪月身上,丛燕立刻把张勇的衣服扯了下来“衣服多久没洗了?都臭了还好意思拿出来献殷勤。”

  张勇从丛燕手中一把抢过自己的外套放在鼻子下仔细闻,闻完后气鼓鼓的对着丛燕说“哪有臭味?只有汰渍洗衣粉的香味。”

  “哈哈,我说的话你也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