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缘起青青 > 125.上学路上
  开学了!

  蓝雪月又被袁浩死缠烂打,只能无奈的骑上二八大车带他上学,袁浩美滋滋的坐在后面哼着《大约在冬季》。

  蓝雪月被袁浩的悠闲自得感染了,也跟着哼起来。已经是春季,但蓝雪月还没有脱去厚厚的冬装,略显臃肿的穿着让蓝雪月骑起来还是有点费劲的。到了爬坡位置,袁浩不忍心再让蓝雪月骑了,他轻松的跃下车拉停了自行车:“月儿,我带你吧!”

  蓝雪月喘着粗气歪头问道:“你确定胳膊没事了?”

  袁浩拍了一下蓝雪月的小脑袋:“我都能滑雪了,还怕这个自行车?”

  蓝雪月立刻瞪大眼睛:“你昨天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感觉胳膊不舒服。”

  “傻丫头,我是想和你一起上学才找的借口!”

  蓝雪月打了袁浩一下:“幼稚鬼,老骗人!”

  袁浩笑嘻嘻的说:“是你太好骗了!”

  “你的信誉度在我这是零了,不,是变成负数了。”,蓝雪月信誓旦旦的“恐吓”袁浩。

  袁浩面带微笑的推过自行车:“负数就负数吧!反正我在你那就没有过什么好词。”

  “简直自甘堕落!”,蓝雪月摇头叹息,不情愿的坐上了后座。

  袁浩慢悠悠的骑着车:“你的车这么好骑,你怎么做到的?”

  “我爸爸经常给它做保养!”

  “蓝叔真牛,我的自行车放在那里,我爸爸从来都不看它一眼,它就像没娘的孩子一样可怜啊!”

  “你可以做它的娘啊!”,蓝雪月偷笑。

  “我实在没有能力做它的娘,只能坐它上面了,要不你做它的娘,我做它的爹如何?我们可以一起疼爱它。”

  只听过把狗啊,猫啊当宠物,还没听说自行车也可以当宠物,这个梗也是相当有年代感了。

  蓝雪月立刻反驳:“你那么幼稚怎么当它的爹?当它弟弟还差不多,它那么辛苦的带着你,你从来都不知道回报!”

  袁浩苦着脸:“我怎么越听你说越内疚,感觉自己太对不起它了。”

  “哈哈!这就对了!内疚感会让你快速成熟起来,我就是你成长路上的指路明灯!”

  “难道我的成长路上是一片黑暗?还需要你这么一盏漂亮的小灯。”

  蓝雪月也不禁笑了:“我是常明灯,在你偶尔黑暗的时候指引一下。”

  两个人互怼的正起劲,后面一串串急促的车铃声把两个人的思路给打断了,袁浩赶紧往右边靠了靠,蓝雪月惊慌的抓住了袁浩的衣服往左边看去,只见几个骑车的男生吹着尖锐的口哨呼啸而过,蓝雪月吓得赶紧把头深深地低了下来。

  袁浩气的加快车速想追上去理论,蓝雪月吓得在后面喊:“慢点!袁浩!你慢点!”

  听到蓝雪月惊恐的叫声,袁浩渐渐放慢了车速。蓝雪月拍着自己的胸口定了定神:“袁浩,你跟他们较什么劲,一群小流氓咱惹不起,要躲着。”

  袁浩慢慢恢复了常态:“刚才真的气死我了,天冷路滑那帮人还骑那么快,万一撞上你我肯定饶不了他们。”

  蓝雪月耐心的劝导:“我这不是没事嘛!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你去找他们理论万一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你。”

  袁浩想了想:“也对,我又不是李小龙,一对一单挑还有点把握,要是一群人打我,我肯定要进医院或是太平间了。”

  蓝雪月立刻:“呸!呸!呸!胡说什么呢?快!你也呸几口!”

  袁浩也觉得自己有点口不择言,他听话的对着前方“呸”了好几口。

  蓝雪月立刻说:“不是对着空气呸,是对着地呸。”

  袁浩笑了:“小小年纪讲究还那么多”,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袁浩还是乖乖的对着地面“呸”了几下。

  蓝雪月满意的笑了:“信则有,不信则无,有些事我们做了不就图个心安嘛!你听过祝由术吗?”

  袁浩回忆了一下:“好像听过,他是不是古代人的一种治病方法?”

  “对,祝由术是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借符咒禁禳(ráng祈祷消除灾殃)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

  “这么专业啊!”

  “我前两天刚看了一篇关于祝由术的文章,所以还记着。文章里就说,其实治好病的根本就不是祈祷和符咒,而是人的自我修复在起作用。人因为有了‘我会好’的心里暗示,精神状态和身体就都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也是不可估量的。”

  “是的!”,蓝雪月觉得和袁浩聊天很轻松,他总是能快速的接收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月儿,你的爱好比我广泛多了!这么偏门的东西你竟然也感兴趣。”

  蓝雪月打了袁浩一下:“你是夸我还是损我?”

  “绝对是夸!”

  两个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间就到了学校。袁浩把蓝雪月的车推到车棚,麻利的锁好车拿了书包,快速的跑到等着他的蓝雪月面前:“给你钥匙。”

  蓝雪月接过车钥匙刚要放起来,袁浩又把钥匙抢了回去:“咦?刚才都没注意看,你钥匙扣上的小鱼好漂亮啊!在哪里买的!”

  蓝雪月得意的说:“漂亮吧?我跟人家学了自己编的。”

  “真的假的,你的小笨手能做出这么精美的小鱼?”

  蓝雪月一把抢过钥匙:“不信拉倒!”

  袁浩连忙改正错误:“我信!我当然信,我的月儿是最最聪明伶俐的女生。”

  蓝雪月立刻瞪着袁浩低声说:“别胡说八道,这是在学校,小心耳朵长的人听到了去告咱俩的状。”

  袁浩转身四处看了看:“哪有耳朵长的人?耳朵长的是兔子!”

  蓝雪月立刻朝教室跑去,心想:“再不走,迟早被幼稚的袁浩给气死。”

  袁浩看蓝雪月跑了,奇怪的挠了下头:“我说错话了?不打声招呼就跑不是月儿的风格啊!”

  袁浩嘀咕着走进了教室,看到袁浩,蓝雪月立刻上前低着头赶紧把自己书包拿了过来,刚才跑的匆忙,忘记拿书包,怕别人看到说闲话,蓝雪月紧张的羞红了脸。

  袁浩觉得好笑,故意大声说:“蓝雪月,你的书包太重了,下次还找我帮你背啊!”

  蓝雪月坐下低着头不理袁浩,丛燕转头看着蓝雪月:“月儿,你和袁浩一起来的?你脸红什么啊?”

  “还不是袁浩害的!”

  丛燕严厉的瞪着袁浩:“袁浩,你老实交代,怎么欺负我的月儿了?”

  袁浩一脸委屈:“我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

  丛燕一脸迷茫:“你说的没错,你怎么可能欺负她,那是她欺负你了?”

  袁浩苦笑:“在你眼里,我和月儿只是欺负与被欺负的关系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