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雪月她们参加录制的春晚将在腊月二十九这天晚上8点播出,几家人听到消息都早早的安排好了一切,就希望届时能安安稳稳的守在电视机旁观看小城的首届春晚,而且还是有她们一起参与的春晚。

  播出当天也是西方的情人节,上午袁浩神秘兮兮的来找蓝雪月,送给了蓝雪月一盒巧克力和一个玫瑰花的胸针。

  蓝雪月迷茫的看着袁浩:“怎么突然送我东西?”

  袁浩有点脸红,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爸爸去上海出差带回来好几盒巧克力,你不是喜欢吃大白兔吗?这个比大白兔奶糖好吃多了,你尝尝看。”

  蓝雪月看着巧克力精致的包装盒上面还用漂亮的丝带系着,她有点不忍心拆开:“好漂亮的盒子、好漂亮的丝带,我都不舍得破坏了。”

  袁浩笑了:“你喜欢就好”,说完他又指着另一个小盒子说:“那个小盒子里是胸针,也是我爸爸带回来的,我妈妈不喜欢那个款式就让我给你带来了。”

  蓝雪月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个小盒子,一个小巧的玫瑰胸针静静的躺在盒子里,蓝雪月拿在手里惊叹道:“好精致的一朵小红花,红色花瓣看上去娇艳欲滴,绿色的叶子上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叶子的脉络。”

  袁浩点点头:“我也觉得很漂亮,可我妈却不喜欢,你喜欢吗?”

  蓝雪月立刻把胸针放回到盒子里还给袁浩:“这是你爸爸给你妈妈买的,你不能把它随便送人。”

  袁浩急了:“我爸爸经常给我妈妈买礼物,我妈妈总是把不喜欢的挑出来送人,我爸爸从来都是听之任之,不会过问,他才不会在意这枚小小的胸针。”

  蓝雪月犹豫不决:“那……那我也不能随便要你的东西啊。”

  “这是我妈妈要我送你的,她说这个胸针特别适合你,而且她还说,我经常在你家蹭饭,这个也算是她的一点点心意,感谢你妈妈平时对我的照顾。”

  蓝雪月想了想问袁浩:“我如果拒绝这番好意,是不是显得我很矫情?”

  “嗯,很矫情!”,袁浩把胸针又还给了蓝雪月。

  蓝雪月这次没有拒绝,开心的收下了:“替我谢谢阿姨,就说这个胸针很漂亮,我很喜欢。”

  袁浩转头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念叨:“送个礼物还要编这么多瞎话,真是醉了。”

  袁浩一转眼看到蓝雪月拿着胸针爱不释手的样子,立刻觉得自己的所有“辛苦”都值了。

  袁浩高兴的说:“戴上试试吧?”

  “好!”,蓝雪月拿着胸针开始往自己的毛衣上戴,比划来比划去不知道怎么戴才正确。

  袁浩笑嘻嘻的说:“月儿,你方向感这么差呢,连戴个胸针都转向!”

  蓝雪月被他逗笑了:“我从来没戴过这些东西,不会也正常吧!”

  袁浩点了一下蓝雪月的鼻尖:“小笨猫,我给你戴吧。”

  蓝雪月乖乖的把胸针递给了袁浩,袁浩拿着胸针弯着腰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才给蓝雪月戴上。

  袁浩后退一步看着胸针:“真漂亮!很适合你!”

  蓝雪月也低头看着那朵小红花:“这是什么花?好像咱们这山上没有吧?”

  袁浩犹豫了一下:“我也不认识,好像没见过。”

  “不管它了,漂亮就好!”

  袁浩拿起放在写字台上的巧克力:“你真的不吃吗?”

  蓝雪月舔了舔嘴唇,有点馋,袁浩笑了:“要不我帮你拆开?”

  袁浩假装要去扯彩带,蓝雪月一把抢过来把巧克力护住:“这么暴力呢!彩带这么漂亮,我还想留着它绑东西呢。”

  “好!那你拆吧!”

  蓝雪月把盒子放在写字台上,慢慢的解着扣子,心中有很多期待,这是她第一次吃巧克力,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

  解了大概两分钟,蓝雪月终于把系的死扣给解开了,她慢慢收好丝带打开了心形的巧克力盒。

  里面的十二颗巧克力排列整齐,用黄色的包装纸包着嵌在凹槽里。蓝雪月拿出一颗圆形的巧克力说道:“这个像不像大玻璃珠?”

  袁浩点点头:“有点像”

  蓝雪月慢慢剥开包装纸,一个类似棕色的巧克力出现在蓝雪月面前,她有点吃惊:“我以为是白色的,没想到是这么深的棕色。”

  袁浩说:“它和棕色不太一样,它有自己的名字,叫巧克力色。”

  “巧克力色,很美的名字!”,蓝雪月说着把巧克力放在嘴边咬了一小块,慢慢咀嚼,袁浩看着蓝雪月认真品尝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握着蓝雪月的手把那剩下的巧克力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蓝雪月惊呼:“袁浩,这里还有,你干嘛抢我的?讨厌!”

  袁浩笑嘻嘻的握着蓝雪月的手:“两个人抢着吃才好吃。”

  蓝雪月甩开袁浩的手:“我让你吓得都忘了巧克力的味道了。”

  袁浩笑了:“味道还能忘?”

  “真忘了!”

  “那就再吃一块儿!”

  “好啊!但你不能再抢了。”

  “看我心情吧!”

  蓝雪月立刻把盒子放在身后:“那我不吃了,等你走了我再吃。”

  “哈哈!”

  七点半,蓝雪月和妈妈早早就坐在了电视机前等着看春晚了,蓝爸爸洗好碗把冻梨和冻柿子泡在水里化上才走进客厅。

  蓝雪月立刻招呼爸爸:“爸爸,快来坐,我给你和妈妈尝一个新鲜东西。”

  蓝爸爸坐在沙发上笑着问女儿:“什么新鲜的东西?”

  蓝雪月立刻跑回房间把巧克力拿了过来,她打开盒子给爸爸和妈妈各拿了一颗。

  爸爸和妈妈面面相觑,她们还真没吃过这个巧克力。

  蓝雪月帮她们剥开纸放进了她们嘴里,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们:“味道怎么样?”

  蓝妈妈嚼了几下:“不像糖那么甜,还稍稍有点苦涩的味道,不如糖好吃。”

  蓝爸爸也发表吃后感言:“很香,好吃!”

  蓝雪月笑着说:“每个人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啊!”

  蓝妈妈说:“那当然了,要不怎么说众口难调呢。”

  八点了,春晚准时播出,蓝雪月立刻坐下来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

  蓝妈妈兴奋的说:“月儿,看到了吗?刚才那个观众席的镜头,里面有我。”

  “看到了,我还看到你旁边的袁阿姨了。”

  一会儿,月儿又尖叫道:“看,爸爸的特写镜头,爸爸还挺上镜的,真帅!”

  十点多,蓝雪月她们的节目终于开始了,一家三口都紧张的盯着屏幕谁也不说话了,等蓝雪月一曲唱完,三个人才开始讨论。

  蓝妈妈说:“在电视上看月儿一点都不瘦。”

  蓝爸爸说:“燕儿穿着那个大裙子显得太老气了,也显胖,燕儿哪有那么胖。”

  蓝雪月说:“电视里看人都是又矮又胖,人越瘦在里面越好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