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缘起青青 > 虎子的传说
  和好的蓝雪月和丛燕关系更紧密了,经常在袁浩和张勇面前“秀恩爱”,因为蓝雪月的水房“遇险”经历,如今她走到哪儿丛燕儿就要跟到哪儿。

  课间操,蓝雪月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张勇嘲笑丛燕:“你是胶皮糖还是跟屁虫?”

  丛燕反唇相讥:“我不保护月儿,难道指望你们?”

  张勇语塞,想起高高壮壮的虎子,张勇真的没有勇气和他叫板。适当的示弱并不丢人。

  看到张勇不说话,丛燕气愤地说:“看看你,个头挺高,身体也还算壮,怎么一说保护月儿就怂了?”

  “你不知道虎子就是个小流氓吗?老师都怕他,谁敢惹?”

  丛燕瞪大眼睛看着张勇:“我如果不是女生,我肯定敢惹他。”

  张勇把嘴一撇:“你就吹吧,认识六班那个刘刚吧?”

  “嗯”

  刘刚是九七年市男子铅球记录的创造者,长得不是一般的强壮,身高有一米九多,体重二百多斤。

  “你认识就好,上次就是那个刘刚得罪了虎子,被虎子带人给修理了一顿,从那以后见到虎子刘刚都是绕道而行。”

  “这件事是真的?我一直以为是谣传。”

  一说起八卦,张勇就来劲儿了:“真的,真的!确实是真的,据咱班徐辉说,这事他是亲眼所见。”

  丛燕也来了兴趣:“说说,快说说徐辉都看到了什么?”

  张勇说:“容我想想,这事过去挺长时间了。”

  大约过了三分钟,张勇整理好思绪以第一人称开始讲述徐辉的所见所闻:

  那天放学,我值日偷懒,被组长罚打扫整个教室,我磨磨蹭蹭打扫完教室,天已经黑了。

  我收拾完书包走出教室,心想我妈等我吃饭肯定等急了,就急匆匆往校外跑,刚跑出校门,就隐隐约约听到墙拐角那边有人说话。

  我心想,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不会是搞对象呢吧?

  好奇心作祟,我顺着墙边半蹲着身子,轻轻地挪到墙角那儿。

  当我偷偷探出头,看到了墙那边确实有几个人影,其中一个特别高大,我马上把头缩了回来侧着头仔细听,终于隐隐约约听到了几个人的对话。

  “虎子哥,还打吗?”

  “先等会儿,我问问。”

  “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兄弟了?”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今天的事儿……?”

  “今天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嗯,聪明!不要以为自己得了个市冠军就了不起,敢欺负我哥们你是不想在学校混了?”

  “是我笨!是我蠢!我有眼不识泰山。”

  “态度不错,今天就放过你,以后再敢嚣张小心我废了你!”

  ……

  我恐怕他们发现我“灭口”,藏在墙角一直没敢动,后来还隐隐约约听到了抽泣声,估计是刘刚被吓哭了,再后来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藏了一会儿,仔细听没有动静了,才敢回家。

  ……

  “啊!这么精彩呢!”,丛燕的眼睛和嘴巴同时张到最大。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怕了吧?虎子就像神一样的存在,关于他的传说很多很多,据说就连黑道上的老大都要让他几分。”

  丛燕像泄了气的皮球,低声对张勇说:“虎子看上去可比刘刚弱小多了,没想到这么强。这次月儿碰到的麻烦有点大。”

  张勇凑近丛燕低声地说:“目前看是这样!”

  丛燕和张勇同时说:“被虎子盯上了,月儿该怎么办啊?”

  蓝雪月回到教室,正巧听到丛燕和张勇提到自己,便笑眯眯插进去:“我怎么啦?”

  两人看到蓝雪月,立马闭住了嘴,连连摇头。

  蓝血雪月坐回座位,笑着说:“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没事儿!”,张勇伸了一下舌头,匆匆跑回了座位。

  丛燕儿也快速的把头转了回去。

  蓝雪月拍着丛燕的肩膀:“燕儿!你们两个不会又在商量什么阴谋诡计吧?”

  丛燕只能转过头,举手发誓:“绝对没有。”

  蓝雪月握住丛燕的手,放在桌子上,头凑到了丛燕眼前,作出很严厉的表情:“赶快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从燕也把头凑近蓝雪月:“真没有”,两人头挨着头,眼睛互相看着对方,又玩起了“谁先眨眼算谁输”的游戏。

  袁浩刚走进教室就看到头挨头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这两个丫头又搞什么鬼?”,他快步走回座位,看明白后马上大叫:“老师来啦!”

  两个人吓得一哆嗦,同时闭上了眼睛。

  “哈哈!”

  蓝雪月和丛燕擦了擦流出的眼泪,生气的拍打袁浩:“怎么那么讨厌,我们白瞪了那么长时间,还没分出胜负。”

  袁浩一边用手阻挡她们的攻击一边说:“你们两个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看着心疼才大叫的!”

  两个人没有停止攻击:“我们可不是你的迷妹,不要用那一套哄我们。”

  袁浩可怜的分辩:“我对其他女生哪有这么关心?别总冤枉我好不好?”

  两个人也打累了,都停下手休息,丛燕说:“不要狡辩了,你就是那个楚留香处处留情。”

  袁浩是有理也说不清,只能摇头叹惜:“不要妄想跟女生讲道理!切记,切记!此路不通。”

  蓝雪月和丛燕同时喷他:“你才不讲理。”

  袁浩回头撤离现场,自言自语:“这么快就把我扔一边了,没良心的,就该让你们多生气一阵儿。哼!”

  一旁的蓝雪月和丛燕又亲亲蜜蜜的开始聊上了,都不知道她们哪有那么多话题。

  张勇默默地走到袁浩身边,紧紧的握住了袁浩的双手,意味深长的说:“同志,要挺住,革命尚未成功,我们还要加倍努力。”

  袁浩苦着脸说:“就算要努力也不用握这么紧吧,我的手很疼。”

  张勇连忙松开:“对不起,对不起!过激了,过激了!”

  蓝雪月和丛燕惊讶的看着他们,丛燕问:“你们在接头吗?暗号没对上?怎么还动手了?哈哈!”

  张勇转向丛燕,一把握住她的手:“你是飞燕同志吧,终于找到你了,刚才我还认错了人,同志们还好吧?”

  丛燕反应很快,立马接上:“同志们被困莫尔,缺衣少粮,正等着你去营救,你家囤的粮食怕是保不住了……”

  袁浩和蓝雪月微笑的看着这对活宝,看她们怎么编下去。

  张勇继续演:“说什么呢?我屯的粮食就是给同志们应急用的!”

  丛燕忍不住笑了:“你这个铁公鸡也要拔毛了?”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蓝雪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有了!”

  其他三个人愣住了:“谁有了?”

  蓝雪月说:“我!”

  袁浩惊讶的问:“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