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老任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面向其他四位股东,“你们几位说说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三位小股东几乎同时说道“就请关总他们的昌达集团牵头吧,他们既有这方面的人才,又有经验。”

  老任点了点头,继而转向老韩,“你呢,觉得应该怎么办?你得表态呀!不该说的你都说了,该你说的你却一言不发,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德发炼油厂能继续存在下去采取的举措,你不说话算怎么回事儿啊!”老任对韩德发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

  “我不是说了嘛,另请高明。”老韩好像没拿这当回事儿。

  “你那叫什么话呀!另请高明,请谁?你知道谁最高明?”老任没好气地说。

  对老韩这位朋友,老任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他现在觉得简直够了!不错,在长期交往中,老韩是给了他一些经济利益,但要不是他的支持,老韩的德发炼油厂早就倒闭了!现在,为了老韩的企业能够规避政策风险,老任又绞尽脑计,到处想办法。事情办到这个份上,老韩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这是别人的事。

  对于老韩的经营管理水平和为人,老任早有判断,跟别的朋友提起老韩,他不止一次地说老韩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但对这样一个朋友,老任又不能撒手不管,老韩是吃定他了,经老任之手贷给德发炼油厂的近十亿贷款,一旦因企业倒闭关门成了呆坏账或死帐,老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想到这些,老任就怒火中烧。

  韩德发感知到老任的不悦,对方毕竟是他的金主,老韩就算再怎么死猪不怕开水烫,起码表面上还得对老任表现出足够的尊重,“任行长,你知道对这些玩意我是一窍不通,所以你用不着问我,让他们看着办就是了。”

  “你说的倒轻松,没有征得你的同意,人家办完了,到时候你再不认可,那不成小孩子过家家了吗?你有那时间玩,人家还不愿陪你呢。”老任白了一眼。

  “这些玩意我又不懂,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这总可以了吧?”老韩终于认真起来。

  “既然韩总已经这么说了,关总,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现在草签个临时协议,协议内容大致包括以下几点,第一,临时筹备小组由昌达公司牵头,以后的召集人为丁总;第二,股份制企业章程由昌达公司负责起草,草稿完成后征求其余四方股东的意见,在取得一致后再定稿;第三,筹备小组为了工作所发生的一切费用,先由昌达公司垫付,但在以后缴纳股本时扣除;第四,本临时协议一旦签署,各方必须遵守。我只想到了这些,大家看行不行。”老任道。

  包括老韩在内的其他四位均表示没有意见,老丁说“这样的话,就得占用我的一些工作时间了。”这话显然是在征求关云天的意见,毕竟老丁是昌达公司的员工,他要占用时间做本职工作以外的事,当然需要得到公司老总的同意。

  老任马上接了过去,“关总,你看这事儿,今后你们就是合伙人了,要不昌达集团给提供个方便,帮个忙吧?”这语气,近乎于央求。

  关云天微微一笑,“任行长把我们推到这个位置

  ,要不怎么办?那就帮个忙吧。不过,我们的丁总不能耽误他的本职工作,他要以集团公司的事为第一要务,为筹备小组工作那是他为大家贡献的义务劳动。另外,我还想在这份临时协议上加一条,那就是第五条,任行长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量作为每次股东联席会议的列席人或见证人,我建议加上这条。”

  “好,我同意关总的意见和建议,其他各位,你们也表个态。”任行长道。

  事情还没开始,昌达公司就做出了这么多贡献,包括老韩在内的其余股东还能说出啥?他们也纷纷表态支持。

  根据任行长的建议和关云天的补充,经丁祥谦当场整理后,送到公司文印室,十几分钟后,工作人员就送回几章4a打印纸,由老任分发给五方代表,“大家看看,没有意见或补充,现在就在上面签字。”老任道。

  说实话,在公司正常运营下,作为财务总监的丁祥谦平时真没有多少事儿,公司财务部的所有工作都有专人负责,他只是个掌舵的,可以说空闲时间一大把。对于股份制企业章程的一般格式和内容,老丁早已烂熟于心,他只需征求关云天和叶佳怡的意见,根据实际情况做些修该就可以了。

  一个星期后,股份制企业章程(草稿)便分发到另外四方的股东代表手里,老丁请求各位在一星期之内反馈意见。

  三位小股东看了一遍,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当天下午就告诉老丁可以定稿。

  德发炼油厂的老韩虽然自己脑袋不灵光,背后的所谓高参却不少,其实那些人以前根本就没见过股份制企业章程,他们只是不懂装懂地在老韩那里混酒喝。结果,四五个人拿着这几页纸反复看了好几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有什么问题吗?你们觉得。”老韩问。

  “韩总,按照这个章程规定,以后你要受到很多约束,就像今天中午你请我们这顿酒,放在以后恐怕就要你自己掏腰包了。”一位自认为有些知识的中年人说。

  “其他呢?还有别的吗?”

  “其他还有很多,”这些人从头到尾,逐条逐款地给老韩解读股份制企业章程。

  越往下听,老韩的脸色越难看,“干了这么多年企业,往后说了还不算了,真他娘的!”老韩手拍桌子,嘴里骂道。

  “韩总,以前的德发是你自己的企业,以后的德发炼油厂成了股份制企业,你只是一个股东,权利自然就没那么大了。但你的股份占得多,你是大股东。”另一位朋友解释道。

  “对了,我是大股东,你们几位最近都别走远了,估计近期可能要成立董事会,随时需要你们帮我出主意。”

  “大哥,你是大股东,成立董事会也应该你当董事长,到时候还是你说了算,别听其他人咋呼。”一位胳膊上有刺青的光头青年高声嚷道。

  “兄弟,看来你还是不懂什么叫股份制,这份章程就是为了约束每位股东的行为规范。”中年朋友道。

  “行啦,先别管这些,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那边等我回复意见呢,你们看看对这份章程有什么意见,还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老韩大

  手一挥,很不耐烦地说。

  几位朋友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要是提不出意见,那边就要定下来了。”老韩道。

  “韩总,要不----,你就说为了节省管理成本,建议董事长和总经理一人兼任,大家觉得怎么样?”年纪较大的顾问建议。

  “对,这个建议好!”大家异口同声地赞同道。

  常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丁祥谦作为昌达公司的员工,在为筹备小组工作期间,他会定期跟关云天交流汇报,并征求关云天的意见。

  当提到德发炼油厂老韩对章程草稿反馈回来的意见时,关云天笑了,“老韩想什么好事儿呢?董事长总经理一人兼任,他想得美,那不成了咱们出钱供他玩吗?就算是我儿子,我也不会惯他这脾气!”关云天挖苦道。

  “关总,你对德发炼油厂未来的领导班子有什么考虑?”老丁问。

  “我又不是筹备小组成员,谈论这个问题合适吗?”

  “这不是咱们私下闲聊吗?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也正想就这个问题征求你的意见呢。”

  “丁总,我想知道股份制企业,是不是一定得大股东出任董事长?”关云天问。

  “也不一定,但一般情况下是这样。”

  “算了,咱们也不搞特殊,就按一般情况办,那就让老韩出任董事长,但一定不能让他兼任总经理!”这是关云天的底线。

  “嗯,我觉得也是。关总,我对班子构架有个初步想法,你看是否合适,董事会方面,德发炼油厂(老韩)出任董事长,包括咱们在内的另外四方为董事会成员,但总经理必须由昌达集团的代表出任,由其余三家小股东组成独立的监事会,昌达集团和德发都不参与。”

  关云天当即表态,“对于监事会的组成人员,你这想法很有创意。”

  关云天认为,由三家小股东组成监事会,既能保证其独立性,又具备足够的权威,应该能够最大限度地起到监督管理的作用。

  “关于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安排,关总认为这样合适吗?”老丁征求道。

  “刚才不是说了嘛,咱们不搞特殊,就让老韩当董事长。”

  “那就是说咱们单位的代表出任总经理,你觉得现有人员中谁最合适呢?”

  “哎哟,这个问题有点突然,是啊,谁去当这个总经理呢?毕竟跟老韩共事,不是那么简单呐!”

  也不能说关云天从来没考虑过这件事,前段时间决定参股德发炼油时,他曾想到两个方案,第一,从外面招聘,第二,让叶佳怡代表昌达集团出任总经理或董事长。

  后来,这两个方案都被关云天自己否决了,第一个方案,从外面招聘的人,初来乍到,对环境和人事都不熟悉,很难马上参与到企业管理过程中;至于第二个方案,先别说昌达集团这边根本离不开叶佳怡,如果让她代表公司去德发炼油厂任职,因为她在陶氏化学工作过,以叶佳怡的管理能力,胜任这项工作绰绰有余,但以叶佳怡的性格脾气,她和老韩根本没法在一起共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