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80章 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死
  林颜夕边快速的打出枪中的子弹,却也要不停的躲避着子弹。

  只见靶场内,一个翻转腾挪的身影不停开枪、射击、躲避。

  林颜夕飞奔于靶场之内,边用尽精力注意着四周没有任何规律冒出来的靶子,边还要在心里算着子弹的用量。

  眼见子弹就要用尽,林颜夕随意的扫了一眼,见罂粟所留下来的备用枪离得正远,于是在地上毫无形象的一个翻滚,一手持枪将弹夹卸下另一手几乎同时上了新弹夹。

  随后一下窜了起来,枪声再度响起。

  ‘嘭、嘭、嘭!’最后三枪响过,整个靶场终于暗了下来,所有靶子彻底消失。

  “两分……两分十三秒!”一旁记时的人在看到成绩的时候,顿时有些结巴。

  说完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罂粟。

  ‘啪、啪、啪!’一个掌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随后在惊讶中的众人都反应过来,剧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靶场中的林颜夕抬头看去,却看到罂粟旁已经站满了人,原本在会议室内忙着的众人都围过来看了起来。

  林颜夕意外的看向罂粟,而罂粟扭头冷眼向他们看去,几人顿时反应过来,马上有人尴尬的笑了下,“那个……我们刚刚忙完,听说她要考核就过来看看。”

  “就是,没想到她枪法这么好。”其他人也马上附和着。

  而随后见罂粟脸色依旧冷着,马上都反应过来,“那个……我们先回去了。”

  说着一群人狼狈的逃出去,还不忘对着林颜夕竖起大拇指。

  “小强,你留一下。”混在人群中的符志强本打算一起离开的,却被罂粟一眼看到,直接叫住。

  愣了下,符志强才停了下来,转身走到了她的身边,“我刚刚看到了,她的枪法还……还算不错。”

  “不错?”罂粟听了,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符志强顿时尴尬的咳了声,“是很好,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是破了纪录了。”

  罂粟点了下头,没有再多说,抬头看向林颜夕方向,“出来吧,我们去道具室。”

  snu的道具室并不是像什么娱乐公司或是电视台那种服装道具室,里面基本都是各种普通的便装,到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各种职业、身份甚至各种尺码的都足够齐全。

  而这些服装不是像演员表演用的,是让他们用来伪装用的。

  当罂粟两人带着她来到道具室,没有过多的废话,只是看了眼时间,马上说道,“每次三分钟,换装、化妆一次性完成,装扮出符合我所要求的身份来,先来个简单的,学生。”

  林颜夕听了来不急犹豫,忙进了更衣室内,又是找衣服又是找道具。

  而门外的符志强却看向罂粟,“怎么让我来了,这个你跟着看看就好了。”

  “你总要了解一下她达到了什么水平,如果这些她都可以达到标准,今天晚上的行动你带着她去。”罂粟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命令着说道。

  符志强听了一惊,“带她去?”

  看到他的惊讶,罂粟直接开口说道,“没错,今天的行动让她参与,一方面她是生面孔,去接头更不容易被人怀疑,另一方面,总不能让她一上来就去境外吧?”

  “我们的赌注已经下的够大了,总要尽可能的让她更专业、更强大一些,也才能更稳妥。”

  听到她的解释,符志强就算是再觉得不妥,也再没了反对的话,勉强的点了下头,“但咱们得说好,她去是去的,还是以我为主。”

  “不,这次全部由她来执行,你只负责把她带过去。”罂粟果断的说道。

  “这……”符志强刚想反对。

  却见林颜夕已经走了出来,一身简单的牛仔体恤,没有化妆,戴了副眼镜手里拿着书,凌厉的目光藏在了眼镜后,丝毫没了刚刚射击时的气势,完全的学生模样。

  两人相视一眼,都点了下头,符志强又马上会意,“职业女性!”

  林颜夕瞬间明白,一个通过了马上要换另一个身份,于是丝毫不犹豫,马上走了回去,却没有急着换衣服,而是边摘下眼镜另一手已经拿起桌上的化妆品。

  和刚刚不一样,不仅仅是服装的问题,还至少要化一个淡妆。

  三分钟的时间就只找适合的衣服、鞋和道具就已经够紧张了,再加上化妆根本来不急。

  不过那是正常的情况,但林颜夕所学的伪装就是要快,在最短的时间做到这一切。

  于是边化妆时,另一手已经开始换上了衣服,更衣间内只看得到她有些混乱的四处又跳又蹦,手上也快速的找着衣服。

  但如果仔细观察却能看得出来,看起来虽然慌乱,但却有她自己的规律。

  而不到两分钟,妆化好了、衣服也换好了,瞥了眼时间,竟然还有时间不紧不慢的换了付眼镜和假发。

  向外走出去,顺手拿了一个夹包走出去,到了罂粟两人的面前。

  看到林颜夕整个人不仅仅是衣服换了,连气质都与刚刚大不一样,罂粟也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我记得血刃选拔的时候,你的伪装成绩是选拔营中最好的,看来果然不错。”

  林颜夕坦然的接受了她的夸奖,“我这算是合格了吗?”

  罂粟点了下头,“林颜夕,你准备一下,晚上和符志强去执行任务。”

  “是埃克里的任务?”林颜夕听了一喜,上前一步就问了出来。

  听了她的话,两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想的美,哪那么容易?”

  罂粟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解释起来,“你虽然进行了系统的培训,也在选拔的时候做过测试,但毕竟没有实战过。”

  “所以我想在你进入到任务之前,利用这次的机会让你尽快适应环境、适应新的身份。”

  “可……这任务也是真正的任务吧?”林颜夕却有些担心了,“万一我搞砸了,你们可怎么办?”

  “如果能让你尽快适应起来,砸了一个任务又算得了什么?”罂粟很是不在意的轻哼了声。

  符志强听了脸色顿时一变,刚要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林颜夕注意到他的脸色,也从意外中惊醒过来,“罂粟,谢谢你信任地我。”

  “那就不要辜负我的信任,来回报我。”罂粟看着她,正色的说着。

  林颜夕能感受得到,她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显然根本没有像她所说的那么的不在意,林颜夕不知道这是什么任务,但既然能由罂粟来负责,又怎么可能是小事。

  而这么想来,那么罂粟刚刚所说的话,就是在安慰她,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

  但林颜夕明白,现在就是说再多的话,做再多的保证也没用,只有做出来才算。

  更何况她对这方面的任务是真的没什么把握,培训做得好,不代表实战做得好,她又习惯拿枪执行任务的,伪装的再像,也和符志强他们还是有差别的,所以此时她的心里也没什么底。

  但不管她是有准备还是没准备,有信心抑或是没把握,都一样要去。

  见罂粟离开,林颜夕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静下心来,“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需要有什么准备?”

  “今天的任务是和我们的一个内线接应,在……”符志强说到这里一顿,随后才又说道,“在那个会所。”

  林颜夕刚想问什么会所,可看到他那难看的脸色,顿时反应过来,是那个曾经在丢脸的净宇会所。

  不过反应过来之后,林颜夕却有些惊讶了,本以为经过那次的事,这个会所应该是不存在了,没想到竟然还在。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符志强直接开口说道,“之前的会所早被查了,因为涉嫌聚众赌博已经被封。”

  “后来那里被转卖给了一个外地商人,现在重新开业,改了名字也改了经营模式。”

  “那里有一部分改成了酒吧,我们就在那里与人汇合。”

  林颜夕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这算不算是公报私仇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快去换装,然后到器械室来等我。”也不知是不是被说中了心思,符志强脸色顿时一变,不耐烦似的说着。

  而才走出两步,又突然停了下来,“你知道去那里应该穿什么吧?”

  林颜夕轻点了下头,但抬头看了看他的头发,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过就算是配合你,也别让我染绿色的头发。”

  符志强听了一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会到器械室过了我的关才合格。”

  见他离开,林颜夕脸上的笑意才垮了下来,这似乎和刚刚的命题作文不太一样啊,即没规定身份,也没说一定要怎么样。

  按理说这样的身份应该打扮的平凡一点,可到了那种地方,如果太过平凡似乎又反而会引人注意,这似乎是符志强故意留给她的一个难题。

  纠结了一下,林颜夕也就不去想了,反正还有他把关,就先按自己的想法就好。

  比罂粟测试的时间宽裕,但林颜夕也没有多耽误,很快换好了衣服,下楼向器械室走去。

  当林颜夕出现在器械室正在挑选装备的符志强面前时,符志强瞬间傻在那里。

  只见林颜夕一身热裤皮衣,高桶长靴,披肩的长发加上适宜的妆容,整个人也神采飞扬,符志强只一眼看去,就移不开目光了。

  “怎么了,哪不对吗?”林颜夕看到他的反应,低头看了看自己,“也还好啊。”

  “谁让你……你穿成这样了?”符志强原本是想训她的,可才一开口发现自己竟然丢人的结巴了。

  听到这话,林颜夕又是忍不住低头看自己一眼,又问了一遍,“这个哪里不对了?”

  符志强指了指她,本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说什么的好,说她穿的太惊艳了吧,可明明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只是到了她的身上,效果有点夸张而已,你总不能怪人家长的漂亮吧?

  最后想了下也只能问道,“你怎么化这么浓的妆,我们虽然是去酒吧,可太引人注目了,还执行什么任务?”

  林颜夕听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哥,我是军人出身,脸都快晒成黑人了,脖子上还有疤,不化浓点的妆能盖得住吗?”

  “再说了,我这已经够低调的了,总不能不化妆穿着帆布鞋去酒吧吧,那才更引人注目好不好?”

  被林颜夕这么一说,符志强就更是尴尬了,原本只是想掩饰自己夸张的反应,现在反而说多错多。

  轻咳了声,“好了,过来拿一下装备,准备好了就要出发了。”

  “哦……”林颜夕识趣的没有追问她的装扮行不行,上前找着适合自己的装备。

  这里没有她熟悉的狙击枪,也没有在她看来轻便的突击步枪,有的只是各种窃听装备和先进的仪器,即便是武器也是越小越好。

  考虑到晚上的任务情况,林颜夕没有拿枪,只是拿了把匕首防身,直接藏到了衣服里,又顺手拿了几件适合她的装备。

  这次看到她的动作,符志强到是没有再多话,而沉默了一会,他才递过一张照片来,“这个就是我们的人,你记下他的模样,因为今天晚上会由你去接触他。”

  “他现在的身份敏感,我们没有机会与他单独相处,所以你得在监视他的人眼皮子下面把情报带回来。”

  “另外,你是生面孔,为了他和你的安全着想,我们两个会分头行动,我只负责策应你的行动,只要不是出了问题,我不会出面。”

  “他……会有危险吗?”看着照片中的人,很平凡、很普通,甚至有些不起眼的一个男人,可林颜夕看着他,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因为此时,她明白了,现在的任务不是像罂粟所说的那样只为锻炼她,办砸了也没问题。

  而是关系到一个任务的成败,也关系到另一个虽然陌生,但却同样是战友的人的生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