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作为满清第一勇士的鳌拜直接看傻眼了!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明士兵手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们怎么会有如此犀利的武器?

  不可能,这不可能!

  鳌拜多年和大明官兵作战,很清楚他们的作战武器、阵型、战斗力等等细节。

  如果大明军队有如此犀利的武器的话,那么他们大清早就被赶出关东去了,怎么可能匹敌?

  也就是说,这种武器是他们刚刚才拿出来的,大明官兵之前根本就没有过这种武器。

  这种武器,想必一定是哪位楚才子研制出来的吧?

  这一瞬间,鳌拜想了很多很多。

  其实鳌拜也曾听说过长公主对这位楚才子的敬畏,甚至有人猜测,长公主未婚先育,并且长公主一直都没有透露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但是有人猜测,孩子的父亲八成就是这位楚才子。

  否则的话,这天下还有那个男人会让长公主看上眼?

  就算长公主龙困浅水,被人擒拿之下而失了身,也断没有给别的男人生下孩子的道理!

  鳌拜对长公主对楚才子的敬畏,是不屑一顾的。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书生,再有才学有个屁用?

  在战场上,还是要靠勇武说话。

  直到这一刻,鳌拜才真正明白,长公主敬畏的到底是什么。

  原来就算在战场上,有时候个人的勇武会失去用武之地的!

  原来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坐井观天,眼界实在是太窄了!

  此刻的鳌拜很想朝天怒吼:多么痛的领悟!

  鳌拜心里真的恨!

  就因为自己的自大,而将身边的弟兄们都带入到了死地!

  一瞬间,鳌拜睚眦欲裂!

  为今之计,就只有解决掉哪位楚才子,大明官兵群龙无首,就算有再犀利的武器,估计也会溃败。

  想到此处,鳌拜干脆放弃了身边的士兵,拍马狂奔,直奔中军帐处的楚江秋而去。

  鳌拜要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来个斩首行动。

  看到鳌拜的行为,李岩不由冷笑了数声。

  这个鳌拜不愧是一个莽夫,在这种时候,不想着如何收拢队伍,将伤亡降低到最低程度。

  竟然还妄想着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实在是太可笑了!

  如果是冷兵器作战的话,个人实力足够勇武,马匹速度足够快,说不定还有成功的可能。

  但是你就拿着一把长毛,面对这么多热武器,还想来个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这未免显得太可笑了!

  不过真要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易地而处的话,其实就算李岩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对决,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随着李岩的指挥,当即有上百个神机营士兵调转枪头,对准了鳌拜射击。

  一瞬间的时间,鳌拜胯下的追风马就被打成了筛子,鳌拜被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因为士兵对准的是鳌拜胯下的追风马,因为马的目标更大一些,再说只要射中马,人指定要从马上摔下来,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就算不受伤,一个没了马的骑兵,战斗力瞬间就变成只有五的渣渣。

  因此对付骑兵的时候,通常都是对准马匹瞄准的。

  对付鳌拜也不例外,鳌拜重重地从追风马上摔倒在地上,竟然没有受伤!

  鳌拜一个鱼跃从地上跳起来,仍旧奋不顾身地向着楚江秋的中军帐方向冲刺过去。

  数十把ak47冲着鳌拜疯狂地扫射着,一瞬间,鳌拜就被打成了筛子,整个人在风中凌乱,许久之后,才不甘地倒下,倒是不愧了满清第一勇士的称号。

  城墙上,看着城下人间炼狱的一幕,康熙帝不由得睚眦欲裂!

  满朝文武大臣无不脸颊抽搐,心中在不断地滴血。

  惨无人道!真的是惨无人道!

  额,如果换成是他们满清士兵在屠戮大明官兵的话,想必他们就不会作此想了。

  这时候,他们也终于想起了长公主对楚才子的敬畏,一直到了此刻,他们终于清楚,长公主到底为什么要如此敬畏了!

  原来这位楚才子,真的很可怕,非常非常之可怕!

  如果楚才子不是出海歼灭葡萄牙海军,而是留在京城的话,恐怕他们根本就没有攻进北京城得机会!

  数位满清的武将看的睚眦欲裂,纷纷请战,要求带兵出去将城外的弟兄们接进城来!

  康熙帝脸颊抽搐了数下,然后说道:“关闭城门!”

  “皇上!”

  听到康熙帝的命令,几位将军痛哭流涕,不由得跪倒在地上说道:“请皇上开恩,准许末将率领军士,将城外的兄弟接回来,他们可都是我们满清的大好儿郎啊,皇上!”

  康熙帝脸色阴沉地问道:“你们出去,可有把握将他们接回来?你们自己,可有全身而回的把握?”

  “这个”

  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这几位将军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刚才只是在义愤之下才挺身而出,心里根本就没仔细考虑过这种问题。

  直到康熙帝问起,他们才隐隐间感觉到,就算他们出去了,也根本不可能把人救回来,说不定反倒是给人家多送几个人头而已。

  “关闭城门,回宫!”

  下达完命令之后,康熙帝就直接率领文武大臣,直接回宫去了。

  实在没办法继续在城墙上待下去了。

  难道留在这,继续欣赏自己满清的儿郎被人家屠戮吗?

  救又救不了,看又看不下去,索性一走了之,眼不见心不烦。

  回到皇宫之后,坐到龙椅上,康熙帝婆娑着龙椅的把手,沉吟不语。

  这才入驻北京城短短的月余光景,龙椅还没坐热乎呢,看现在这等情景,似乎

  半晌之后,康熙帝才对下面的群臣说道:“你们都说说,眼前之计,为之奈何啊?”

  原本在朝堂之上,没当皇上提出一个问题的时候,鳌拜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群臣也习以为常,都等着鳌拜站出来回答。

  不过等了半天,鳌拜居然没站出来,这让群臣一阵不习惯。

  半晌之后,他们才意识到,原来鳌拜已经在城外死于沙场,再也活不回来了!

  想到此处,群臣不由得有种兔死狐悲的感慨。

  半晌之后,索尼才站出来说道:“启禀皇上,北京城城高墙厚,粮草无数,只要我们依仗城墙,严守死防,相信他们根本就攻不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