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诗语小姐的医妃之路 > 第六十章 偿命(一)
  “是……”

  “小娘叫我在她的安胎药里动了手脚,后来她就在生产的时候出现血崩死的。”

  李诗语听到这个答案后,心如刀绞。刘小娘我母亲究竟哪里得罪了你,你要狠心害死她。

  “她为什么要害死我母亲?”

  “因为她恨你,恨你们。她一个小门小户人家出生,好不容易得到老爷的青睐住入李府,她不能容大夫人生下男孩,威胁她的地位。”

  听到这里,李诗语已经是情不能自抑,哭得梨花带雨的。

  突然翠翠一口毒血喷出,心儿劝慰道:“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

  听雨轩,李诗语面无表情,只是静坐着。

  在这件事上,心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想安抚小姐,可她一想到刘小娘竟然这么歹毒,害苦了小姐,她就不知道该如何对小姐说。

  “小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才有精力对付刘小娘。”

  李诗语拒绝,淡淡地声音:“不了。”

  心儿:“……”

  梦兰轩,刘小娘一天都没看见翠翠了,问身边的丫鬟:“翠翠呢?”

  “奴婢也一天没看见翠翠姐了,不知道翠翠姐去了哪里。”

  刘小娘莫名想到了翠翠说的事情,难道她真的回来了,向她来索命了。

  刘小娘心里自我排解,翠翠就是出去有事了,等明天或许就自己回来的。

  世界上是不会有鬼的,一定没有。

  夜里,刘小娘正熟睡着,突然听见屋外一阵呻吟。她醒来朝外面看过去,一道白影蓦然在外面飘荡。

  刘小娘一惊:“是谁在外面装神弄鬼?”

  李诗语冷笑:“谁?妹妹莫不是忘了姐姐了?”

  刘小娘心底又是一紧,道:“我才不信你是林如兰呢,她都死了那么久了。”

  李诗语继续笑着:“妹妹倒是好记性,也还记得姐姐我去了那么久。”

  “妹妹知道我在地府里有多么冷吗?”

  “你要是觉得冷你就赶紧去投胎呀,来我这里干嘛!”

  “姐姐我也想啊,可是可怜了我的孩儿,他说他死的好冤枉啊,叫我为她报仇。”

  “那你就更不应该来找我呀,你的孩儿死了与我无关,他是应为姐姐血崩而死的。”

  李诗语声音凌厉了几分:“是吗?”

  “翠翠已经在地府向我阐明了一切,她说是你在我的安胎药里动了手脚,才让我生产的时候出现血崩的。”

  翠翠死了?刘小娘干笑:“哪有的事,姐姐千万别听她胡说,她就是想挑拨我与姐姐之间的关系。”

  “是吗?”李诗语拖了一个长长的音落尾。

  第二天就听刘小娘开门就被吓了一跳,她看见翠翠趴在门前的地面上,七窍流血。

  随后,府里的人都为了过去。

  “这不是翠翠吗?”

  “她怎么死了?”

  “七窍流血,这不会是鬼上身吧。”

  刘小娘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昨天晚上看来是真的了,翠翠真地被她索了命去。

  二夫人闻声也来了梦兰轩,她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刘小娘干笑:“就是她不知道昨天跑去外面干了些什么好事,回来后就疯里疯起,然后就这样了。”

  二夫人扫视了一眼刘小娘,冷冷道:“妹妹倒是会说,把事情撇得干干净净。”

  二夫人看翠翠的死状,知道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天夜里,刘小娘心里犯嘀咕,要是她今天还来,她该怎么办?

  刘小娘屋里的蜡烛就没有灭过,她想鬼应该是怕光的,屋里有了光她就不会进来的。深夜十分,刘小娘又听见外面时不时传来几声悲戚的声音。

  “拿命来……”

  刘小娘鼓足勇气对外面道:“你都已经把翠翠带到地府去了,你还来找我干嘛。都是翠翠干的,与我无关。”

  “可是翠翠告诉我,是你只是她这么做的。”

  “她就是胡说的,你千万别信她的鬼话!”

  “是吗?”李诗语又落了一个长长的尾音。

  第二天,刘小娘就坐不住了。她跑到李庆宁屋里,然后用娇滴滴的声音道:“老爷,最近府上闹鬼,若琳老是夜里睡不安稳。老爷,若琳想让你请位得道高人在府里做一场法事。”

  李庆宁也听说了昨天府上的事,本来就怕让别人怀疑府上出了怪事,这会儿她一来说他就气不打一处。

  李庆宁骂道:“我都听说你院里的丑事了,你还想让我请得道高人来府上做法事,你是多想让外面的人在背后议论我李府吗!”

  “不是的,我就是夜里睡不安稳而已,若琳院子里哪有什么丑事?”

  “那就好,那事就这么说定了。”

  刘小娘心头一凉,就这么定了?

  夜里,刘小娘在床头缩成了一团,心里害怕极了。

  “妹妹……”李诗语在屋外呻吟。

  “姐姐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你的死、还有你孩儿的死都与我无关。”

  “我不信,就是你……”

  一阵阴风吹开了刘小娘屋子的门,把她床前的帷幄吹得翻飞。

  “啊!”刘小娘看见她狰狞的面孔。

  “姐姐你就不要来找我了,不是我……我不是有意要害死你的。”

  李诗语一愣,她这是变相承认了。李诗语冰冷的语气:“那你是承认了,是你害死了我和我的孩儿?”

  刘小娘没有回答,只顾着说:“我不是有意的……”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我?”李诗语质问。

  刘小娘哭着:“我不是有意的。”

  李诗语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要害死我?”

  “因为你是林如兰,林家的独女。”

  “就因为这个,你就要害死我和我的孩儿。”

  刘小娘继续说着:“可怜我家室低微,好不容易讨得老爷喜欢,偏偏你就又有喜了。要是你生下男儿,我和我的雪儿将在这个府里如何生存下去。”

  李诗语哭得不行,弄花了脸上的妆。刘小娘听见哭声,抬头看去。从她的容貌看去,她不是她,是她。

  “是你!”刘小娘声音瞬间尖锐起来。

  “就是我。”

  “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