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盛博衍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这世界已经沧海桑田般变化了,他由万神敬仰的神木便成了一颗——种子。

  他那时也不叫盛博衍,而叫若木。

  当初神魔两界大乱,天下为之动荡,黎明百姓苦不堪言,神魔两届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而神界也因此消失于世。他作为一颗神木,法力消失殆尽,沦落到人界。

  在人世间近上万年,他才初修的神识。遇见苏清芷,也是一个意外。

  那日他在一处山脚修行,正巧遇到了被追杀的苏清芷,她脚步紊乱,气息孱弱,想必是受了重伤。还没待他仔细瞧清楚苏清芷的模样,苏清芷就一口血喷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她自己就晕了过去。

  他无语的看着一旁的苏清芷,满脸的血污已经看不清她的本来面目,只是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他觉得很熟悉。

  苏清芷就躺在他的旁边,他也无能为力,他现在法力式微,根本就救不了她。

  待苏清芷醒来以后,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是全身疼的厉害。她从包里拿出一颗丹药,服用了以后才稍稍止住了些疼痛。解决完这一切后,苏清芷才注意到躺在自己鲜血里的小种子。她捻起小种子,发现里面聚满了灵气,是个很有灵气的植物。苏清芷擦了擦上面的血污,将小种子揣进袋中,便离开了。

  苏清芷下山不过才几个月,结果却遇到一只非常棘手的蛇妖,被打的无力还手,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受了这么大的伤。

  盛博衍正在假寐,恍惚间,便觉得有重重的东西搭在自己的身上,他探出神识才发现自己被种到土里面了。不过这土灵气充足,在这里修行也不是什么坏事。此刻,他也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小姑娘。

  她长的很像汐月上神,面相,神情,动作,就连语气都跟汐月上神一模一样。

  他恍惚记起了在神界的日子,那时候他每天待在神界最高的地方,他不喜欢化成人形。每次变成人后就有不少仙子以各种理由邀请他,他觉得那些仙子很聒噪,所以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以一棵树的样子存在。那时候的汐月是整个神界最懒的上神,她养了一只猫,最喜欢的就是抱着猫咪躺在他的脚下小憩,偶尔也会跟他说着神仙们的八卦事。

  其实汐月上神每次来他都是拒绝的,因为汐月上神的猫咪都会抓他的树皮,弄得他很痒。而汐月上神对此也不管不顾。

  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

  他孤独的活了这么久,也只有汐月才走进过他的身边。

  只是,神魔两届大战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汐月上神了。

  如今有一万年了吧?

  他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他还能将汐月的一举一动,音容笑貌记的一清二楚。

  苏清芷自从在长生村安家以后,就闲了下来,偶尔会应村民的要求捉捉妖抓抓鬼什么的,日子过得不能再闲。她在凡间没什么朋友,遇到烦心事就会跟盛博衍说着话。至于第一见面的那个蛇妖,待苏清芷伤好了以后亲自上门收服了他。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百多年。

  盛博衍也由一颗种子逐渐发芽了,翠绿翠绿的。苏清芷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品种的灵植,反正看着挺喜欢的。

  直到那日,苏清芷的师兄出门历练回来,顺便来长生村看望她,还带了芙蓉岛的特产烈酒。苏清芷的师兄是个喝醉酒就会胡咧咧的一个人,那芙蓉岛的烈酒一杯下肚就醉了。他醉了以后,就开始胡言乱语,哪座山头的狐狸精最好看啊,哪个门派的小姐姐最漂亮什么的。最后哄着苏清芷也喝了一杯酒。

  喝完酒以后,苏清芷就神志不清了,她不是一个不胜酒力的人,但是着芙蓉岛的烈酒实在是太烈了,喝上一杯就觉得头晕目眩。

  醒来的时候,师兄还趴在桌上嘿嘿嘿的笑着,而桌上的那坛烈酒早已打翻了,洒出来的烈酒完全淹没了盛博衍。

  上回师兄带回来的烈酒洒在师父种的花上,结果那一片花全都死完了,没有一个活口,为此,师父还严厉禁止师兄再喝芙蓉岛的烈酒。想到这里苏清芷全身颤抖一下。她赶紧将小树苗从土里取出来,此刻小树苗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的力气若有若无。苏清芷又重新找了一块好的土地将小树苗种了进去,又舔了些有灵气的水。

  盛博衍被这一刺激,缓和了三年才缓和过来。从此以后他也落下一个毛病,不能喝酒,一喝酒就会加重内伤。想他堂堂一介上神,竟然差点死在了一杯酒里。

  看到小树苗重新活了过来,苏清芷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小树苗死了,谁陪她说话啊!

  又过了几百年,长生村里的村民过了一代又一代。苏清芷在小茅屋设置了多处桃花阵,外面的人一般发现不了苏清芷的存在。而小树苗也渐渐长高了,叶子是翠绿色的,枝干大约有苏清芷的小腿粗了。

  这样的日子倒是过得惬意。

  直到一天,有村民穿过重重的桃花阵找到了苏清芷。

  找到苏清芷的村民是一个身着灰黑色的短衫的中年人,他穿过桃花阵后,身上挂了不少彩。见到苏清芷,他激动的有些说不出来。

  苏清芷给他倒了一杯茶,让他慢慢说。中年人捂着脸,声音颤颤的,有些悲戚,他吐字不清的讲述长生村遇到的故事。

  一个月前,长生村相继出现了女孩子失踪的消息,再次找到女孩子的时候,全身血液被吸干了。村民们害怕了,便请了法师来做法,结果法师也被杀死了。

  村民们整天担惊受怕,不少村民悄悄离开了长生村,一时间,曾经繁华的村子也人走茶凉,萧索无烟。也不知道是谁说,在桃花林的深处住着一位神仙,只要找到他就可以解决妖怪。可是那重重的桃花阵从来都没有人闯进去过。

  村里来了很多人,却只有这个中年人成功的闯了进来。

  苏清芷答应了村民的要求,帮他们捉住狐妖。

  不过是像往常一样的捉妖,这次盛博衍的心里却意外的不平静。

  苏清芷跟着中年人走后的几天里,盛博衍也成功的化形了。他本想在长生村等着苏清芷回来,却没想到苏清芷的消息却石沉大海,音信杳无。

  苏清芷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中了狐妖的计谋,她抓鬼捉妖已经几百年了,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狐妖修行不过才数百年,本来是个法力低微的小妖,可是他这样无尽的吸收着少女的精元,令他强大不少。

  那狐妖也知道自己不是苏清芷的对手,便使了一点小计谋。

  盛博衍知道苏清芷的消息后,苏清芷已经濒临魂飞魄散了,他用尽了这万年来的修为才将她的魂魄保住,那狐妖也被他暂时打伤,没有个上千年是好不了的。

  他抱住苏清芷即将消亡的身体,那一刻心突然被狠狠的揪起,然后放在火上煎烤,那种疼痛他至今都忘不了。时隔一千年,那种钻心的疼依旧清晰如昨。

  世人都说他没有心,不会明白这世间的爱恨情仇。但是他也是有生命,有心的。没人能做到面对最爱的人离世而无动于衷。

  这几百年来他对她的心思日渐明了,他也渐渐的离不开她了。不管他她汐月还是苏清芷,他喜欢的只不过是她而已。

  盛博衍将苏清芷搂紧怀里,那温婉的触感是他肖想了几百年的,如今真正的软香在怀,他却真正的害怕了。

  苏清芷费力的睁开眼,周围一片纷白,映入眼帘的只有一抹浓绿的颜色,她轻轻的勾了勾唇,这个颜色很像她亲手种的小树苗啊,只不过好可惜,她看不到他化形了,也看不到他变成人的模样了。

  苏清芷的身体渐渐消散,恍如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天地里。

  盛博衍为了救苏清芷损伤了上万年的修为,被迫化成原形沉睡起来。

  世间沧海桑田,他这么一睡,世间已经过了一千年。

  他睁开眼时,长生村已经变了样子,他不认得那些高楼大厦亦不认识成了旅游胜地的桃花林。他算了时间,苏清芷也快要转世投胎了。

  正巧此时,他遇到了来长生村度假的盛家一家人。

  早就听闻长生村风景如画,就算挺着大肚子,陶婉也想来长生村来看一看。

  那日,陶婉正在盛博衍树脚下休息,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疼,一旁的盛家人也手忙脚乱起来,瞧此情况,估摸着要生了。盛博衍也瞧了瞧陶婉,却惊讶的发现陶婉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死了。

  陶婉捧着肚子,钻心的疼,当初生老大的时候都没这么疼。

  盛博衍心里有了一计,默念了一决,自己化成了一道绿光进入了陶婉的肚子。

  这一世他想以一个人的身份出现在苏清芷的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蠢作者这个番外来迟了qwq,求原谅qwq

  下一章是小宝宝们的番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