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公寓的时候,苏清芷才发现自己手机上竟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来电人的署名都是姜弋。

  姜弋从八点就开始给自己打电话,到现在都打了几十个电话了。想到离开瑶城的时候,颜卿卿的眼神,苏清芷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给姜弋回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嘶哑低沉,听到苏清芷的声音响起来后,那声音才燃起一点希望。姜弋靠在沙发椅背上,“清芷,你知道卿卿去哪里了么?我发现她不见了。”

  苏清芷被姜弋的声音怔住了,她摇了摇头,如实答道,“我不知道,或许她只是出去玩玩了。”她确实不知道颜卿卿去哪里了。

  希望再次破灭,姜弋嘶哑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知道她一定就在我身边,我能感受得到她,然而我却看不到她在哪里。她是不是不愿意见到我?还是说她已经彻底离开我了?”

  他是游鱼,而颜卿卿就是他的水源。当颜卿卿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以后,他就如同一条濒临死亡的鱼,那种因缺氧导致的无力的窒息感笼罩着全身。他渴求着她,就像鱼儿渴求着水,到头来,他发现他已经离不开了她了。

  又想起那日离开瑶城的时候,颜卿卿同她说的那番话,苏清芷眉头皱的更深。

  “姜弋,你是人她是鬼,人鬼殊途,你们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苏清芷知道颜卿卿并非想离开他,她只是选择默默的陪伴他这一生。

  姜弋捂着脸,神情哀求,“真的没有办法让她变成人么?”

  苏清芷顿了顿,还是昧着良心说了一句没有。

  “那你有办法找到她么?”姜弋的声音透着急切,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她不是能变成人,那我能不能变成鬼?是不是人死后就能变成鬼?变成鬼以后我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和她在一起了?”

  苏清芷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姜弋,你真的愿意为了她放弃你的一切么?你的地位,你的家人,你的朋友,这些你都统统可以放弃?你不光为一个人活着。”

  姜弋苦涩的一笑,“娱乐圈的地位我从来都没在乎过,至于家人……我从小就是孤儿,无亲无故,了无牵挂。”

  苏清芷愣住了,她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盛博衍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到苏清芷皱眉头的样子,大抵是明白了。“清芷,你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

  苏清芷回头看着盛博衍,然后将手机递给了他。

  盛博衍接过电话,声音无悲无喜,“我有办法让她便成人,但是你要付出二十年的阳寿,你愿意么?”

  电话那头的姜弋呆愣了足足四五秒才缓和过来,他激动的说着,“愿意,当然愿意!”别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都可以,只要能换来她的生命。

  “博衍,你……”挂了电话,苏清芷担心道,“这样真的好么?”

  盛博衍攀住苏清芷的肩膀,“这些事让他们自己去考虑好了,我只是将方法告诉了他们,既然颜卿卿愿意放弃鬼仙的身份,而姜弋也愿意用二十年的寿命去交换,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

  苏清芷被盛博衍说的哑口无言。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

  真如同算命老先生说的那句话,李薇薇果然时来运转。

  三天前,综艺节目《欢乐行》特邀李薇薇加入团队,成为节目的固定主持人。苏清芷之前上过《欢乐行》,收视率不错,而且算是华国比较出名的综艺节目了,能成为《欢乐行》的主持人,对于李薇薇来说是件好事。节目本来只有三个主持人,李薇薇加入后便从三人行变成了四人帮。

  临走的时候,李薇薇还特地和苏清芷去吃了一顿饭。

  “清芷,那个算命先生还真是神机妙算啊!”李薇薇打了一个酒嗝,面上的笑意从吃饭到现在就没减过,“他说我近几个月事业爱情都有收获,还真是如此。不过,我的爱情什么时候到来啊!!”

  苏清芷不忍心泼她冷水,只是跟她提着醒,“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收敛一下你的暴脾气,荔枝台的主持人都是人精,别人他们抓住你的小辫子,上回我上节目的时候,都撞见好几起明争暗斗的戏码了。”

  李薇薇再次喝了一口酒,“你说的我都明白了!什么明争暗斗当我没看过宫斗剧么?”

  苏清芷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李薇薇顿了顿接着道,“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能算计到我的头上,我也没有在别人面前吃过亏。”

  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李薇薇父母常年在外面做生意,她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爷爷奶奶生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李薇薇家排名第三。为了老爷子的家产,一家人一点儿也没一家人的样子,今天算计这个明天算计那个的。李薇薇也被她二婶算计过,吃一堑长一智,多次被算计以后,李薇薇也懂得了回击。

  苏清芷知道李薇薇的本事,可是还是担忧的提醒了几句。

  和李薇薇道别以后,苏清芷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到了别墅。

  盛博衍与姜弋已经在别墅里等候多时了。

  刚进别墅,苏清芷就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风,客厅里站着两只妖怪,两只鬼和两个人。

  “清芷,你能让卿卿出来么?我知道她也在这里。”姜弋的声音有些急切。

  苏清芷轻嗯了一声,拿出牛眼泪让他擦在眼皮上。

  姜弋照着苏清芷说的做了,一眨眼见果然就看见了颜卿卿。

  “卿卿,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姜弋此刻很想上前搂住颜卿卿,可是她始终是个鬼,自己永远都触摸不到她。

  “你何必这么傻?”颜卿卿看着姜弋,心疼的说道。盛博衍已经将事情告诉了自己,看着姜弋愿意为自己付出二十年的阳寿她怎么能不感动?她伸出苍白无血色的手在姜弋面上抚了抚,虽然感受不到他的体温,可是这样的触感让她觉得非常真实。

  这一千多年来她生活的如履薄冰,也只有姜弋能让她安心下来。就算不能便成人,这样陪伴着他,她也觉得是件好事。

  “这天下也只有你才能让我这么傻。”姜弋终于露出一丝丝笑意。

  两人的卿卿我我还是被盛博衍打断了,“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刚去世的阴年阴时阴月女孩子不好找,这人海茫茫估计你们一辈子都找不到。”

  盛博衍的这话,在两人心里几起了千层浪。

  姜弋依旧淡淡的笑着,“没关系,我愿意等。”这余下的一生,没有颜卿卿那他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就算找不到,他也有个念头。更重要的是颜卿卿现在已经不再躲着自己了,就算触碰不到她,然而就这样看着她,他也觉得满足。

  盛博衍眉头轻挑了挑,不说话。

  苏清芷秀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意意,你多注意一下这种条件的女孩子。”

  意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将姜弋这件事解决以后,苏清芷的电影也正式开拍了。

  拍摄的地点定在美利坚。

  盛博衍陪着苏清芷到了美利坚,并陪着她拍了几天戏便回了国。

  苏清芷这第一场戏便是一场打戏。

  莱尔斯也特地请了华国著名的武术指导路泽,路泽跟苏清芷也算是老朋友了,下了戏没事的时候两人就在一起切磋。精妙绝伦的招式看的一帮外国人一愣一愣的。

  化妆师是个蓝眼睛的女人,她抬起苏清芷的下颌,赞叹了一声苏清芷的皮肤,然后给苏清芷化了一个浓重的妆容。这场戏讲的是末世爆发后,宋然的室友全部便成了丧尸,她解决完室友才发现昔日的学校早已变得斑驳不堪,丧尸横行。

  莱尔斯上前询问了一下苏清芷,戏份便正是开拍。

  事先准备好的群众演员们也上了,化的皆是衣衫褴褛,皮肤青紫,眼珠突出的丧尸妆。看着群众演员们的丧尸妆,苏清芷不由的一阵胆寒。

  丧尸包围了整个校园,一闻到血腥味便倾巢而出。

  宋然刚收拾完寝室里的三个已经丧尸化的室友,走出寝室。学校里渺无人烟,周围静寂无声,只有宋然浅浅的呼吸声。

  突然宋然耳朵一动,便听到一阵杂乱无声的脚步声。宋然心一跳,往后一望,大片大片的丧尸向自己冲了过来,她浑身散发着肉食的香味,让众多丧尸们饿狼扑食的向她冲了过来。

  纵然宋然有些功夫,可是这么多的丧尸,她那里又是对手?

  宋然向后退缩了一步,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根电棍,一只丧尸冲了上来,宋然直接用电棍打爆了他的头,白色的脑浆也顺着电棍流了出来。宋然也来不及嫌弃,又一电棍敲在另一只丧尸的头上。

  一旦被尸毒感染,宋然也会变成丧尸,所以宋然也极力的保护着自己不被丧尸抓到。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的丧尸,宋然累的不行。好在这些丧尸是刚尸变的,算不上多厉害。

  正当宋然极力杀丧尸的时候,校门口的卡车上走下来一身姿窈窕的美人。她拿出□□,直接打爆了宋然身边一个丧尸,脑浆喷了宋然的一脸,恶臭味直接蹿上了宋然的鼻腔。

  宋然擦了擦脸上的血污和脑浆再次奋起杀丧尸。

  这时候卡车里再次走下来五六个人,他们都持有武器。

  ……

  “cut!”

  苏清芷的表演让莱尔斯的很吃惊,他兴奋道,“ok,这场戏过了,休息十分钟。”

  下了戏,苏清芷赶紧洗了洗身上的污垢。

  苏清芷正在洗脸,克里斯走了过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清芷,我想问你一下,你跟……薇薇是不是很好的朋友?”

  听了克里斯的话,苏清芷洗脸的动作顿了下来,她怔了怔才道,“嗯,我跟她是很好的朋友,怎么了?”

  克里斯耳朵有些红,当然这个小变化苏清芷也没发现。

  他上次去华国后,顺便去了《欢乐行》这个节目,也认识了李薇薇。

  四年前,他跟李薇薇在浮华山见过面,可是这都四年过去了,他肯定忘了这件事。再次见到李薇薇,克里斯也想起了四年前在浮华山拍戏的时候的事。

  “我觉得她挺可爱的。”克里斯挠了挠短发。

  这回苏清芷彻底呆住了,克里斯这话是什么意思?去了一趟华国就发现了李薇薇很可爱?

  苏清芷唇角轻掀,老先生算的果然不错啊,李薇薇真的要事业爱情双丰收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默默的道出了薇薇的c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