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薇薇加了照片上那个男生的微信,就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忘道一声晚安。

  “薇薇,你的欣赏水平我简直不能恭维啊。”苏清芷打趣着。

  李薇薇听了苏清芷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开口,“清芷,虽然他确实没有岑季帅,但是人很老实,对我也挺好的。”人张的好看的就是容易变心,就跟岑季一样。

  苏清芷怔了怔,上前抱着李薇薇的腰,语重心长道,“你才跟那男生才认识一天,就能看的出来他对你很好么?”

  李薇薇哑了哑口,“我……我也不知道。”她自顾的说着,“另一段感情的开始才能忘记上一段感情,这句话说得果然没错。清芷,其实在我心里还完全忘记岑季。”

  苏清芷哑然。

  “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苏清芷拍了拍她的肩膀,“可是照片上那个男生你们才认识一天,还是不要那么交心。”

  李薇薇轻笑出来,“我知道。”

  苏清芷点点头,“嗯,快睡吧!我明天还要拍戏。”

  “好!”

  第二天那个男生又来找李薇薇了,见到苏清芷已经剧组里的演员们,那男生长大了嘴,然后戳了戳李薇薇的肩膀,“薇薇,你的朋友是大明星?”

  李薇薇看了看苏清芷,淡然的点头,“嗯。”

  那男生多看了几眼剧组里的人,便被李薇薇拉走了。

  苏清芷看到了全过程,对男生更没什么好感了。那男生从头到外都打量着剧组的工作人员,演员们,小眼睛咕噜噜儿的转,猥琐样子十足。

  最后被李薇薇拉走的时候目光都还停留在一个大胸妹的胸膛上。

  苏清芷眉头皱的紧,是时候该提醒一下李薇薇了。

  *

  今天上午拍女一号和女二号的戏份。

  这次的女二号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国名女神夏锦意。自冯少出事以后,夏锦意也消失了一段时间,几个月前回来后便接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三号,也成功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她在剧中扮演的女三号让不少黑粉转了粉。

  女二号许萌是这部戏中的男主薛斐的绯闻女友,从薛斐出道以来,两人的绯闻就没断过。

  导演让几位演员准备一下,这段戏便正是开拍。

  这场戏是女主沐瑶与女二号许萌正面交锋的戏份。

  几个月的消失,让夏锦意进步神速,比起以往拍戏时的五官僵硬,现在的夏锦意的演技好了不少,与她演对手戏的姜弋都看了出来。

  姜弋与夏锦意曾经合作过一部电影,也是喻导的《夏日的你》,这部电影捧红了当时还是学生的两人,可是几年过去了姜弋成为了最亮的那颗星,而夏锦意却愈加卑微,骂声不断。

  夏锦意的进步让喻导很满意,她的戏份一结束,喻珊禾也毫不吝啬的夸奖了她一句。

  夏锦意也真诚的道了一声谢。

  今天的戏份一结束,夏锦意便约了苏清芷逛街。

  夏锦意邀请让苏清芷盛情难却,也不好拒绝她,便点了点头。

  夏锦意卸了妆,换上了一件长裙,更显的身姿窈窕。她眨了眨眼睛,“清芷,听说瑶城有很多好玩的,今天我们可要好好玩一次。”

  苏清芷轻嗯了一声。

  夏锦意也不客气,直接挽上了苏清芷的手。夏锦意的跟苏清芷差不多高,两人就这样并排走着,也特别和谐。

  此刻已经是夜幕十分,瑶城并没有多余的游客,所以两人这样走着,也不会引起粉丝包围。

  “清芷,”夏锦意递给苏清芷一盒冰淇淋,“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然可以。”苏清芷点了点头。

  夏锦意勾唇粲然一笑。

  “好久没有这样逛过街了。”夏锦意唇角的笑意不减,然而眉头却染上一抹郁意,“想想上一次这样逛街还是大学的时候。”

  自从进了这个圈子后就再没有快活过,当然除了和冯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你下次想出来逛街,可以带个帽子。”苏清芷吃了一口冰淇淋认真的说道。“这样就不会有人认出你了。”

  夏锦意噗嗤一笑。

  她收了收面上的笑,“清芷,那边有个甜品店我们过去坐坐吧。”

  “好。”苏清芷顺着夏锦意的目光望去。

  甜品店此刻的人不多,两人寻了一间靠窗的位置,各自点了一份小甜点。送上甜品后,店里也正在播放娱乐圈的大小新闻。

  其中一条新闻引起了两人的注意,是陈瑜与代毓的。

  主持人潇潇面上的笑容极为职业化,“今天上午九点新晋影后陈瑜与一线小生在微博上公布了两人的结婚证,这两人自从公布恋情以来,虐狗指数飙升,粉丝们都大呼要报警了,潇潇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心里也直嚷嚷的虐狗。现在在粉丝们的万千期待中,两人也成功的跨入了婚姻的坟墓,不,殿堂……”

  主持人说着这话的时候,底下还放出两人亲密的合照以及两人的结婚证。

  苏清芷今天一直在拍戏,也没关注过娱乐消息,结果却是以这样的方式知道了两人的好事。

  对面的夏锦意看到这条消息,眸中意味不明,她搅动着桌上的果汁,装作不在意的开口,“清芷,你跟陈瑜是不是很熟悉?”

  “嗯。”苏清芷点了点头,“之前合作过两部戏,私下里关系也挺好的。”苏清芷如实的说道。

  夏锦意抬头再次盯了盯甜品店里巨大的液晶电视,“她现在过得很幸福。”

  苏清芷有点不解夏锦意这话。

  夏锦意故作轻松的笑笑,“清芷,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要跟声名狼藉的冯少在一起么?他确实能带给我好的发展道路,但是我跟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这个,是因为我喜欢他,为了能跟他在一起,我愿意被万人唾骂。只是,他却不喜欢我,他喜欢的一直是陈瑜。”

  苏清芷怔了怔,她完全没想到夏锦意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也没想到冯少那样的花花公子也会有喜欢的人。

  “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冯少虽然表面上装作对陈瑜一点儿也不在乎,可是心里是真真的喜欢。有一次,我过生日,冯少答应和我一起过的。然而生日宴会才进行一半,陈瑜便出事了,他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夏锦意吸了吸鼻子,努力的控制着眼泪,“你知道他为什么和我在一起么?”

  苏清芷摇摇头。

  “哈,因为我跟陈瑜有三四分相似。”夏锦意苦涩的笑了笑。

  苏清芷听夏锦意这样说着,也仔仔细细的瞧着夏锦意的面相,确实跟陈瑜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

  “冯少说他喜欢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就想起了故人,我当时并不明白故人是指谁,后来才明白他说的故人是谁。”

  后来冯家没落,夏锦意想一直陪伴在冯少的跟前,可是还是将她赶走了。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陈瑜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喜欢冯少的时候,是她最美好的年华。

  或许是对冯少这么多年多情的惩罚,陈瑜心里没有他,她心里只有那个叫代毓的一线小生。

  以冯少的性格,对于情敌他肯定除之而后快的,可是那个叫代毓的小生却不敢动,不为别的,只怕陈瑜生气。

  “人生很可悲吧?”你想要的不是你的,你喜欢的却不喜欢你。夏锦意低着头,掩盖了所有情绪。

  苏清芷听了夏锦意的这一番故事,她好心的宽慰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是个好姑娘,为什么不好好爱惜自己?”

  夏锦意手一颤,似释怀的笑了笑,“清芷,谢谢你。这些心事我从未对别人透露过,今天说了出来,心里也好受多了。”

  自从和冯少在一起后,她收到了不少外界的评论,身心俱疲。她身上的那股弦一直紧绷着,今晚是她唯一的放松的一次。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便离开了甜品店。

  夜已经黑了,苏清芷与夏锦意手挽手走出了甜品店,刚出店门就看到了姜弋,他独自一人在街上走动着,脸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笑。

  夏锦意也注意到了姜弋,便上前打了一声招呼。

  看到苏清芷与夏锦意在这里,姜弋面上的笑明显的僵住了,“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夏锦意没有注意到姜弋的神色,“和清芷出来逛逛啊,倒是你,一个人来逛古城?”

  姜弋局促的点了点头。

  他可不是一个人逛古城。

  苏清芷朝姜弋身边望了望,那个湖蓝色襦裙的女鬼也冷冷的看着苏清芷,一人一鬼的目光相对。

  然而这么一对视,却在两人心里掀起了千层浪。

  夏锦意肯定是看不到姜弋身边的颜卿卿。

  姜弋知道苏清芷肯定看到了卿卿,便三言两语的糊弄过去了。

  目送姜弋走远后,夏锦意瘪瘪嘴,“这古城一个人有什么好逛的?”

  苏清芷的目光收了回来,“可能一个人逛起来比较有意境。

  夏锦意:“……”

  苏清芷淡淡一笑,“我们也早点回去吧。”

  “嗯。”

  苏清芷又向后看了看逐渐走远的一人一鬼。

  那女鬼确实不是一般的鬼,她身上虽然阴气很浓,但是鬼气却很淡,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女鬼可能已经跨入了鬼仙的行列。看刚才女鬼的神色,似乎她一点儿也不怕自己。

  “哇,清芷你看到了那女鬼了么?”意意在苏清芷身边叽叽喳喳说着,“是不是很好看?”

  苏清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我看不出来那女鬼的修为,”意意抓了抓了头上的头发,“但是那女鬼身上的气息让人很舒服!我很喜欢她。”

  “她不是把你绑起来吊了一下午么?”苏清芷斜眼看着她。

  意意:“qwq不提这件事我们还是朋友。”

  “……”苏清芷道,“你还是没有想起来以前的事么?”

  意意摇了摇头。

  苏清芷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回酒店吧。”

  *

  李薇薇也回来了,她窝在沙发上一边看娱乐新闻,一边吧唧吧唧的吃着薯片,听到开门声,李薇薇头也没抬,“回来了,吃薯片不?”

  “薯片qwq!!我想吃!!”苏清芷还没开口,身边的意意就冲到了李薇薇身边。然并卵,就算她再怎么想吃,她也吃不了。

  苏清芷:“……”

  “清芷,我可以上你的身么?”意意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清芷。

  “不行!”苏清芷严词拒绝了,“我是道士,你上我的身不怕被反噬么?”

  “qwq!!”

  “也不准上薇薇的身。”

  “qwq!!”

  她注定要跟美食绝缘了。

  “清芷,你愣在那里干嘛?”没听见苏清芷的声音,李薇薇这才抬起头来。“你不吃么?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黄瓜味。”

  苏清芷摇了摇头,“不了,你自己吃吧。”

  李薇薇还没说话,就想起了一阵儿敲门声。苏清芷纳闷,直接开了门。

  门外站着姜弋以及……那个漂亮的女鬼。

  意意也跟着苏清芷出来了,她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一人一鬼。

  “我们可以谈谈么?”颜卿卿杏眼里满满的是哀求。

  “可以可以的。”苏清芷还没回答,意意就替他答了。

  苏清芷:“……进来吧。”

  颜卿卿转头,目光示意了一下姜弋,姜弋便知趣的离开了。

  “跟我来。”苏清芷带着两只鬼进了里屋。

  一旁还在吃薯片的李薇薇看着苏清芷径直的走进了里屋,不解的皱了皱眉。“为什么空气变得这么冷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苏清芷面上毫无表情,“你要跟姜弋在一起,我并没有阻止。”

  这种事有人愿打有人愿挨,两人要执意在一起,她也不会拒绝,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她是不会做的。

  听苏清芷这话,颜卿卿苦笑了一声,“苏小姐,可否听我说说我的故事?”

  “好。”苏清芷应着,“那你说说看。”

  颜卿卿曾是书香世家的嫡出的小姐,但是母亲并不是受父亲的宠爱,加上她自小体弱多病,父亲嫌弃她,便将她将她寄养在别处,等她及笄后再接了回来。

  十五岁及笄的时候,颜卿卿的父亲真的来接她回府了,她从小就寄人篱下,父亲早已是个很久远的名字了。但是她心里真的很高兴,也庆幸不再受寄人篱下的痛苦了。

  回到府中的时候,父亲已另有一名娇妻,身边多了好几个姐妹。她依旧不受宠,父亲对她这个女儿也不理不睬的。起先回府的高兴也消失殆尽了,渐渐的她便身居后宅,不再过问父亲及家里的事,可是这么一来,父亲对她更没有半点怜爱之情了。

  在府中生活了三个月后,有一天父亲突然对她好了起来。她喜上眉梢以为父亲还是关心这个女儿,可是事实结果却令她伤心了,父亲的宠爱只不过是为了让她嫁给当朝的三皇子以谋取权位。

  颜卿卿彻底对这个父亲失望了,但她势单力薄的,根本不能与父亲抗衡。万般无奈之一,只好委身嫁给了三皇子做了妾侍。

  在出嫁的当天,颜家突然出事了。许久不理朝堂之事的四皇子突然参了颜家一本,里面条条框框的列出了颜家这几年的所犯之事,宠妾灭妻,勾结官员,私吞库银……这桩桩件件都是杀头之罪。

  陛下念在颜家是三代元老,便赦免死罪,贬为了庶民。而颜家的没落,颜卿卿也最终没有嫁给三皇子。

  颜家搬迁到了江南小镇,在半道上,颜卿卿的受了风寒,她身子本来就弱,再加上长途劳累,已经生命垂危。她的父亲也不顾她的死活,将她留在了一户农家里。也是在农家里,颜卿卿在不过十五年华的时候离世了。

  当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这家农户早已不存在了,她也由人便成了鬼,不过历经了千年,她早已成为了鬼仙,而颜家的人因为生前做了太多的是非事,在地府里关押千年。再次遇到颜家的人,她是鬼仙,而他们是阶下囚。

  历经千年,颜卿卿也认识到了来这片地方拍戏的姜弋。姜弋好心,将她带在了身边。可是日渐相处,两人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然而他们终究一个是人一个是鬼,注定人鬼殊途。

  “所以,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苏清芷听了颜卿卿这番话,不由的眉头轻皱。

  “苏小姐,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颜卿卿哀求着,“我想变成人。”

  屋子里的一人一鬼都愣了。

  意意不可思议的看着颜卿卿,“鬼还能便成人?”

  颜卿卿声音有些悲凉,“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想来求求苏小姐。苏小姐,你是道士,所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么?”

  苏清芷玩着自己的手指,“鬼仙不好么?你再修炼几百年就可以飞升了。为什么还想过人类的生活?”

  颜卿卿就知道苏清芷会这么说,“在我没有遇到姜弋之前,我也觉得做个鬼挺好的,自由自在的。可是直到我遇到了姜弋,我才发现鬼始终不能体会到做人的乐趣。”她跟姜弋阴阳相隔,就算能彼此看见对方,却始终无法触及。

  苏清芷思索了一下,才万分抱歉道,“颜小姐,你的事,我恐怕帮不了你了。我虽然是道士,但是却没有办法把你变成人。”

  她说的明明白白,颜卿卿想听不懂都难。“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苏清芷摇摇头。

  颜卿卿的身子向后踉跄了一步,面色更加苍白,她呢喃自语,“真的没有了么?真的没有了么……”

  姜弋来敲门的时候,一人两鬼依旧这么僵持着。

  颜卿卿换上了一张笑脸,和姜弋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姜弋依旧一副担心的样子,“她没为难你吧?你为什么要去找她呀?她万一收了你怎么办?”

  听着姜弋这样关心的语气,颜卿卿终于忍住哭了出来。

  姜弋看见颜卿卿哭了他更担心了,他想紧紧的将颜卿卿搂在怀里,然而手却穿过了颜卿卿的身子,像是穿过虚无的空气一般。

  心里的疼痛漫延开来,他着急的询问着颜卿卿,“怎么了?她真的为难你了?”

  颜卿卿见姜弋这般着急,她抹了抹眼泪,赶紧摇头,“没有,她没有为难我。我只是很感动你这样关心我,我……一时没忍住。”

  姜弋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傻瓜,对你好是应该的。”

  颜卿卿破涕为笑,可是心里却酸疼的厉害。

  如果不能变成人,那么她愿意这一辈子就这样默默的陪着他。

  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里,意意激动的飘来飘去,“清芷,真的没有办法解决颜卿卿的问题么?她长得这么好看,我不忍心看到伤心。”

  苏清芷:“……她是鬼仙,我真的没办法。”

  闻言,意意的眸子也暗了下去,还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作者有话要说:  最痛苦的事就是人鬼殊途了。

  颜卿卿这个故事我之前就很想写了,不过因为是个虐文,所以就没打算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