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她在么?”岑季往里屋探了探。

  苏清芷打量了一下岑季,他面容有些憔悴,眼睛里有些红血丝,“你找她有什么事么?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

  岑季无奈道,“清芷,你可以让我进去么?我想亲自跟她解释,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便飘出了李薇薇幽幽的声音,“清芷,你让他进来吧。”

  苏清芷回头看着李薇薇,见她面上没什么表情,便让开了身子。

  “你来干什么?”李薇薇轻哼了一声,“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昨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你不是已经做出了决定了么?对,那个孙尧确实能给你带来前途,所以你就去选择她啊!”

  “薇薇。”岑季赶紧解释着,“我跟那个孙尧是……”

  “是什么?逢场作戏还是情侣?那我是什么?”李薇薇反问他。

  岑季干涩的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他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李薇薇,李薇薇开朗活泼。而两年前遇到孙尧,她是个谜一样的女人,她想罂粟一样引诱着他,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到后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同时喜欢上了两个人,而每一个人他都舍不得割舍。再说了,李薇薇说的也对,和孙尧在一起的确能给他一个好的前途,可是他还是不想跟李薇薇分开,“薇薇,我……我对你的心从高中到现在都有变过。”

  “你当我是傻子么?”李薇薇声音有些颤抖,“你跟那孙尧在卫生间热吻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薇薇……”

  “岑季,你走吧……就当我没认识过你这个人。”李薇薇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了憋了一晚上的话。

  “薇薇……”岑季还想最后挽留一下。

  “你走!”李薇薇看着岑季,眸中早已没有以往的深情几许,“别逼我将孙尧的所有事都抖出来,你知道我的性格。”

  岑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他默默的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的时候,最后再看了一眼李薇薇。

  大概缘分已尽。

  岑季走后,李薇薇便彻底跌坐在地上,她双手抱着腿,小声的啜泣着,看上去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令人疼惜不已。苏清芷见此,赶紧将李薇薇搂进怀里。李薇薇顺势抱住苏清芷,“清芷,我好恨。”

  脖间湿湿的,苏清芷知道那是李薇薇的眼泪,她拍着李薇薇的后背安抚着,“放心,我是不会放过他们两人的。”

  “嗯……”李薇薇含糊不清的应着,六年的感情就这样没了,原来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李薇薇哭的有些累了,便沉沉的睡去了。眼睛又红又肿,苏清芷看着心疼极了。她取了一块温热的帕子给李薇薇捂了捂眼睛。梦中的李薇薇睡的并不踏实,嘴里喊着的名字一直是岑季。

  眼睛消了肿,苏清芷才离开房间。

  出了房间,发现孟致音已经到了。她往李薇薇的屋子瞧了瞧,示意道,“她没事儿吧?”

  苏清芷摇头,“情况不太好,现在已经睡着了。”

  孟致音叹了一口气,李薇薇的事情她有小小的听说了一下。

  “致音姐,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么?”苏清芷问道。

  孟致音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来这里的目的。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剧本递给苏清芷,“喻珊禾导演的新戏,指名道姓的要你出演。”

  苏清芷讶异的记过剧本。

  孟致音给苏清芷解释着,“这剧本我看过,写的不错。喻导的戏虽然捧红了不少女星,但是从来没有捧出一个影后。这次的剧本跟她以往的风格有所不同,恐怕是冲着影后去的。”

  苏清芷听着孟致音的话,“那致音姐的意思是要我接?”

  “当然!”孟致音肯定道,“这个戏对你肯定有帮助,不过能不能拿到最佳女演员就看你自己的了。”

  苏清芷再次看了看剧本。

  这部剧讲述的是发生在瑶城的一个爱情故事,女主沐瑶从小生活在瑶城,是瑶城里的一个普通的小导游,有一天她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旅游团,旅游团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个二线男星薛斐。两人在瑶城多次接触,渐渐的心生好感,后来薛斐的经纪人找到薛斐给他接了一部电影,就是因为这部电影,薛斐大火,也成了华国最年轻的影帝。

  这个剧本确实还开可以。

  苏清芷看完剧本后,才笑道,“既然连致音姐都这么肯定了,那我接了。”

  得到苏清芷的答案,孟致音不由得笑了起来。

  李薇薇还在睡觉,苏清芷没有进去打扰她,便在外面的沙发上看剧本,研究新戏。喻珊禾导演的拍摄手法独特,每个细节都处理得到。而这部戏的整体风格偏素雅唯美,如果用喻珊禾的拍摄手法拍出来,效果肯定不错。

  又看了一遍剧本,盛博衍便回来了,还给苏清芷带了她最喜欢吃的小零食。

  “在看什么?”盛博衍走近,将苏清芷搂紧怀里。

  苏清芷将剧本递给盛博衍,“诺,新剧本。”

  盛博衍松开手,接过苏清芷手里的剧本,大体的浏览了一下,“这个剧还可以,只不过……”这戏里怎么这么多吻戏?

  “只不过什么?”苏清芷接了话头,迷茫的看着他。

  “没什么。”盛博衍连忙摇了摇头。

  苏清芷眨了眨眼,凑了上去在他唇角轻吻了一下,“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的,吻戏我会跟喻导好好说说的。”

  盛博衍促狭的一笑。

  苏清芷嘿嘿一笑,笑的没心没肺。

  盛博衍见苏清芷笑了,便挠她痒痒,苏清芷怕痒,不一会儿两人就滚到了沙发上。

  “博衍,你放过我吧!我不行了!”苏清芷一边笑一边抓住盛博衍的手,“哈哈哈,好痒哈哈哈。”

  “不行。”盛博衍将苏清芷一拉,苏清芷便坐在了盛博衍的身上,完全俯视着他。盛博衍眸子一黯,直接捧起苏清芷的面颊,深吻了下去。

  两人在外面热情的接着吻,里屋却发出了一声“砰”。

  苏清芷一吓,赶紧推开盛博衍冲到了里屋。卧室里,李薇薇站在墙角浑身气得发抖,而不远处躺着一块手机,屏已经碎了,但是却没有关机。苏清芷赶紧捡起地上的手机,“薇薇怎么了?”

  “清芷,你说我当初是怎么瞎了眼才看上了他?我六年的真心是用钱都换到的?”李薇薇因为生气,连语气都在发抖。

  苏清芷见此,赶紧安慰她,顺便看了手机上的内容。

  手机显示的是一条短信,还是岑季发来的。

  岑季:薇薇对不起,我回去后便想清楚了。我一直爱的不是你,和你在一起也只是一时好奇。直到遇到了尧尧,我才觉得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也不会找你的。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会给你一笔钱就当做补偿。

  苏清芷看完以后也气得发抖,她上前抱住李薇薇,安慰道,“薇薇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找回公道的。”

  盛博衍从苏清芷手里接过手机,亦看到了岑季发来的短信,他皱了皱眉道,“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去解决。”

  苏清芷看着盛博衍点了点头,她相信盛博衍的能力。

  两个女孩子说话,盛博衍也插不上嘴,便出了房间。末了,他掏出手机不知给谁打了一个电话。

  *

  在湘南呆了几天,苏清芷就和李薇薇一道回了京都。

  下了飞机,苏清芷便听说了京都这几天的重大新闻——著名主持人孙尧恋情曝光,对方不过是才二十岁的小鲜肉。但是更劲爆的是小鲜肉是有女朋友的,也就是说孙尧是个第三者。爆料的人各种证据确凿,孙尧想不承认都难。又过了几天,孙尧又有新闻出来了,她一直在被某富豪的包养,曾经还是冯少的地下情妇。

  事情已爆出了,整个娱乐圈皆哗然。

  孙尧虽然是个支持人,但是在娱乐圈的地位也不低。

  这件事一出来,孙尧直接被封杀,直接消失在人们的视眼中。而这次脚踏两只船的男主角岑季也好不到那里去,不仅被学校开除了学籍,而且还被新签约的广播公司解约。一时间,岑季的□□蜂拥而至,结果并不比孙尧好到哪里去。

  李薇薇看着报纸上的新闻,早已没了喜悲,自得知他在出轨的那一刻起,她对他就没了情分,可是心还好好难过,那种感觉就是被上万只小虫啃噬着心脏,痛的不能呼吸。

  “清芷,我想吃全家桶,你陪我一起吧!”李薇薇苍白的面上勾起一抹淡笑。

  “好,我陪你吃。”

  苏清芷让助理买了两份全家桶,两人就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李薇薇不由分说拿起一块鸡腿啃了起来,她还特地的放了一许多的辣椒粉,吃着吃着,视野便模糊了,鼻头也酸疼的厉害,“清芷,你买的鸡腿好辣,辣的我都流眼泪了。”

  苏清芷抽了一张纸巾给李薇薇擦了擦眼泪,“辣点好。”

  “嗯。”李薇薇含糊不清的说着,一口咬上了鸡腿。

  最后眼泪决堤,也不知是辣的还是伤心的。

  *

  喻珊禾的导演定在三月份开拍,地点是在千里之外的瑶城。这次新片的男主角是苏清芷上次参加《野外挑战》时认识的姜弋。

  自岑季那件事过去已经三个月了,李薇薇也恢复了往日的笑颜,只不过岑季多次打电话来祈求原谅,都被李薇薇给直接挂掉了。对此,苏清芷也放心了下来。

  三月份的瑶城正式桃花烂漫之时。

  李薇薇因为岑季的事新年也没过好,便趁着苏清芷这次拍戏顺道去瑶城玩了一圈儿。

  瑶城是个历经千年的古城,趁着苏清芷还没正式开拍,李薇薇便拉着苏清芷去逛了古城。

  古城里什么都有,苏清芷的目光却集中到了一个算命先生的身上。算命先生大约六十来岁,但看上去却精神奕奕。算命先生也注意到了苏清芷,他笑着招呼着苏清芷,“小姑娘,要不要算一股?”

  苏清芷笑了笑,顺势坐在算命先生的对面的小板凳上,“好啊,劳烦老爷子给我算一卦。”

  算命先生看了看苏清芷的面相,“测字还是直接算?”

  “直接算吧。”苏清芷应着。

  算命先生见此,仔细的瞧了瞧苏清芷的面相,纳闷的摸了摸下巴,他算命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看不出命格的情况,但是瞧着着姑娘总体的气运,还是不错的。他笑了笑,“小姑娘,你的命格很奇怪啊,我竟然没看出来。不过你放心,你这一生已经度过了一个大劫难,以后的气运会越来越好的。”

  苏清芷点头,算命先生说的那个大劫难是说的自己那次差点魂飞魄散的事吧!她亦看的出来,这个算命先生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这时,李薇薇也买好了东西,她一出来就看到苏清芷坐在一个算命摊子面前,她走了上去,拍了拍苏清芷肩膀,“清芷,你这个小神棍还需要算命?”

  苏清芷笑了笑,不说话,她能算出别人的,却算不出自己的。

  “小姑娘,你要不要也来测一下?”算命老先生又将头转向李薇薇。

  “啊?”

  “小姑娘你才失去一场爱情是吧?”算命先生自顾的说道,“你为李姓,叠字薇,是卯时出生,从小父母在外面做生意都没管过你,你虽然表面上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心里却非常渴望父母的爱是不?”

  李薇薇张大了嘴巴,“大师,这真是你算到的?”

  算命先生轻嗯了一声,“小姑娘要不要算了一卦?”

  “算算算!”李薇薇赶紧应着。

  算命先生勾唇笑了笑,从一旁取出一张干净的白纸,并递给李薇薇,“小姑娘,写上你想测的字吧。”

  “嗷嗷,好。”李薇薇接过纸,刷刷的在纸上写了一个“薇”字。

  算命先生看着纸上的字,沉思的开了口,“薇这个字,单从拆开来看,上面是草,代表的是新生。而下面这个微则代表的是微笑也就是你心情。”算命先生笑了笑,“小姑娘你不论事业还是爱情都好事将近啊。”

  “真的?”李薇薇还不是不信,她又转头对苏清芷道,“清芷,你觉得他说的对么?”

  “嗯,对的。”苏清芷点了点头,在老先生给李薇薇算的时候,苏清芷也悄悄的给她算了一下,结果与老先生算的不相上下,只不过比老先生要详细很多。

  “好吧!”李薇薇无奈的应着,“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相信吧!”

  *

  姜弋是第二天早上才到的瑶城。

  既然姜弋已经到了,那么剧组开始准备定妆照,举行开机仪式什么的。

  苏清芷吃过午饭就到了剧组,这次拍的事现代剧,所以妆容也被比较简单。

  两人的定妆出来以后,摄影师便给两人拍定妆照。苏清芷已经很久没看到姜弋了,这么久不见,姜弋越发的俊朗了,只不过令苏清芷惊讶的是,姜弋印堂中竟然有丝丝的黑气。

  难道他被鬼缠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小天使玩不玩剑三,作者君前几天收了一个毒姐,上号的时候才发现毒姐的id也叫清芷,就是姓不一样。

  我现在每次上线的时候都迷之尴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