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苏清芷直接上了微薄热搜。

  #苏清芷神秘男友曝光!#

  #苏清芷深夜与一男子同行,举止亲密#

  照片里的苏清芷只有一个侧面,看的不是很清楚,而盛博衍只有一个背影,完全看不出来是谁。

  了解苏清芷的人肯定知道那男人是谁,而不了解苏清芷的人已经开始胡乱的猜测了。

  苏清芷看到消息后,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去了片场拍戏。

  季长乐也看到了消息,便主动过来关心,结果被苏清芷三言两语给打发了。

  又过了几天,在苏清芷的热度不减下,陈瑜和代毓两人也主动公布了恋情。两人的恋情也成功的压下了苏清芷的绯闻,一时间苏清芷的绯闻便无人问津,全城都在传陈瑜与代毓的恋情。

  陈瑜公布恋情后,“双鱼恋”也受到了不少祝福。

  《清朝初年》拍摄已经两个多月了,今天是苏清芷杀青的戏份,同时这场戏也是一场武打戏。

  庄宁与谢仪两人被几千清兵围困,在重重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两人都受了伤,但好在成功的逃了出去。

  这场戏是在影视城外的一个郊区拍的,剧组找了一大批的群众演员,后期再加上特效合成。

  化妆师给两人化了妆。

  这场戏因为场景的要求,所以妆容都偏浓。一身古代犯人的打扮,化妆师还在盛博衍脸上化了一条很长的伤口,从耳际一直延伸到下颌,头发也弄得凌乱不堪,就算这样,也掩饰不了他的英俊。苏清芷的妆容相对于盛博衍的要好了很多。

  妆化完以后,工作人员也布置好了场景。

  路泽早已给两人设计了武打动作,导演不放心,再次给两人讲了讲戏。苏清芷认真听着周奕明的话,点了点头。

  戏份正式开拍。

  庄宁和谢仪两人被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带出去监狱,他自称是皇帝要见两人。谢仪将庄宁护在身后,跟着太监走出了监狱。

  待三人出了禁军监视的地方,太监才松了一口气,他停下脚步,又朝两人身后望了望,确定没有禁军追来后,他才开口,“两位赶快走,宫外已经有接你们的马车了。”

  庄宁与谢仪两人还有些没弄清楚情况,“公公,你为何要帮我夫妻二人?”

  太监笑了笑,“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谢仪沉默了一下,“多谢公公。”他大致已经明白是谁了。

  太监又送了一段距离,将两人送到了宫门口。宫外也正如那太监所说,已经准备好了马匹就等着两人了。太监又四下望了望,亲自将两人送上了马车。目送马车离去后,太监才松了一口气。

  再说马车上的两人。

  马车上已有准备好了换洗的衣物,两人换下囚服后,就听得一阵儿哒哒的马蹄声。两人面上皆为一僵,听着马蹄声应该不下于三千人

  很快,那些人便包围住了马车。

  为首的那个将军穿着银白铠甲,面上带着一个牛头面具,他的声音透过面具传了出来,声音没有什么特色,“谢先生,可否出来一聚?”

  稍时,马车的帘子被掀开,先从外面探出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随后,马车里走出来已经换好衣服的谢仪,长袍加身,身如青竹,只是面上那条伤疤生生的毁了原本清俊雅致的脸。

  银白铠甲的将军看到谢仪这样子明显一愣,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谢先生,若是投靠清庭又何必这么狼狈?”他话里透着笑意,看起来确实是跟谢仪打着商量。

  谢仪好看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你们现在扶持的那个朱三太子有何用?”将军收了笑,“如今天下太平,谢先生又何必再次大动干戈,劳民伤财?”

  谢仪看了看他,他说的对,如今天下确实太平。他可以不去做反清复明的事,但是要认那个皇帝他肯定不可能。

  “我知道先生心里所想的,”他道,“先生虽然不会加入他们反清的队伍,可是你也会一直不认这个皇帝。那么先生,我今天是留你不得了。”

  他骑着白马稍稍退后一步,接着那群清兵便走了上来,将庄宁与谢仪围成了一个圈儿。谢仪冷冷的看着将军,“将军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我们夫妻两人只是会些拳脚功夫,将军这么做也未免太过于小题大做了吧?”

  铠甲将军站在人群里,他的声音不高不低,“这么点人对于先生来说,不值一提。”

  寂静的清兵中间似乎响起碎玉的声音,众人一听,便挥着长枪像马车直直的刺过来。

  谢仪一惊,连忙抱起马车里的庄宁,掀开了马车顶,两人冲了出去。同时,那些清兵的长枪也刺穿了整个马车。

  两人的足尖在清兵的肩头一点,便稳稳的落到地面。

  清兵一看,两人并未中招,又直直的刺过来。

  庄宁见此,一掌拍在离她最近的一个清兵身上,并夺下了他的武器。长枪一扫,最前面的几个就清兵有点胆怯了。

  这时人群中又响起了那位将军的声音,“谁能拿下他们两人的首级,赏银千万。”此话一出,那些还在胆怯的清兵们便蜂拥而上。

  谢仪拉住庄宁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此刻清兵们也完全将两人围在了人群中间。然而这些人并不是两人的对手,冲在前面的清兵相继倒下,身后的清兵开始跃跃欲试。

  场面一片混乱,刀剑相撞的声音,声声入耳。

  庄宁没有留意,后背被一个清兵划了一道,血款款而流,她忍着疼,长,枪直直的刺入了那位清兵的身体。清兵惨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一番下来,周围的清兵虽然消灭了不少,可是两人也负伤许多。本来已经换好的衣服此刻已经血迹斑斑。

  为了钱,人总是不怕死的。清兵们为了那一千两白银,不怕死的向两人冲了过来。

  两人皆向后退了一步。

  手里的长枪早已断成了两截,庄宁双手拿着武器,攻击着送上来的清兵。清兵步步紧逼,两人亦愈来愈靠近悬崖。

  感受到悬崖下吹过来的风,两人都停下了脚步,然后有默契的向身后一看。

  谢仪抓着庄宁的手,清隽的眉宇含着笑,“宁儿,怕不怕?”

  庄宁亦笑着摇了摇头。

  清兵再次逼迫过来,谢仪拉着庄宁却一跃而下,纵身跳下了悬崖。

  清兵们见此不由得停下脚步。

  其中一个大胆的向那将军请示着,“将军,是否派人下去打探?”

  将军未急着说话,他取下面上的牛头面具,露出一张清俊的脸来,“不用了,两人已经死了。”

  那人怔了怔,才道,“是,末将明白了。”

  待那人离开后,将军才露出一些些笑意,“师兄,看来以后你得欠我一个人情了。”

  他跟谢仪是师兄弟,然而他却投靠了清庭。

  “cut!”周奕明透过监视器看着三人的表演,点了点头,“过了,清芷,捏戏份杀青了。”然后他从包里取出一封红包递给苏清芷

  助理给苏清芷擦了擦面上的血迹。苏清芷笑道,“谢导演。”

  这次演将军的人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年的一位男星,苏清芷在剧组跟他的关系一般。苏清芷的戏份结束,他礼貌的说了一声恭喜。

  苏清芷的戏份杀青了,然而盛博衍的却还有一场。

  拍完戏,苏清芷便去化妆间卸妆了。

  苏清芷先回了酒店收拾东西,盛博衍的那场戏在晚上。所以他大概明日才得回去。苏清芷为了掩人耳目,就提前回了京都。

  车子刚到京都,苏清芷就被一大票的记者围住了。

  “苏小姐,你是否真的有男友了?是圈里的人么?”

  “苏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开?”

  “记者拍到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男朋友是圈里还是圈外的?”

  “……”

  苏清芷带着帽子,她用帽子遮了遮脸。孟致音一直在她身边为她挡着记者,苏清芷深吸了一口气,“抱歉,可以让让么?”

  然而记者还是穷追猛打。

  其实苏清芷还是有些纳闷,她离开剧组的时候,并没有通知媒体啊,怎么她刚一下车,就被媒体围住了。

  对于上次的绯闻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以来苏清芷一直在剧组拍戏,本来以为媒体都淡忘了这件事,结果他们记忆力这么好。

  苏清芷带着孟致音和两名助理终于在记者的重重包围中上了保姆车。

  孟致音揉了揉眉心,“你们那次出去怎么会被记者拍到?”

  苏清芷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

  孟致音叹了一口气,“算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苏清芷顿了顿才道,“致音姐,我和盛大哥打算公开,不再隐瞒了。”

  孟致音明显一愣。

  “与其这样躲躲藏藏的,还不如大方公开。自己公开的总比别人挖出来的好。”苏清芷语气淡淡的。

  也是。

  现在粉丝们对自家爱豆宽容了许多,就算自家爱豆谈了恋爱,大多数粉丝还是抱住支持的态度,当然还有一小部分粉丝就有些极端。念及此,孟致音也想开了,“也行,早点公开也好。省的躲躲藏藏,我也累。”

  苏清芷笑了笑,不说话。

  回到公寓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苏清芷正准备做点晚饭,门铃声便响起来,是李薇薇。苏清芷也好久没见着李薇薇了。

  开了门,李薇薇便扑到了苏清芷的怀中,“清芷,你终于回来了。”

  苏清芷噗嗤一笑,闪身让李薇薇进来了,“你怎么来找我了?”

  李薇薇努了努嘴,不满道,“我拍戏回来我特意来看你啊!没想到你这么不领情,那我走了算了。”

  苏清芷一头黑线,“好了,我错了。”

  李薇薇见苏清芷道歉这才好了一点,“你拍了两个月的戏辛苦了,我买了吃的。”

  苏清芷张了张眼睛,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你买了什么吃的?”

  “……”李薇薇道,“都是你最喜欢吃的。”

  李薇薇拆开了包装,果然是苏清芷最喜欢吃的。

  两人好久没见,便坐在地上大大咧咧的吃着东西。“清芷,你们打算多久公开?”

  “快了。”苏清芷咬了一口鸡腿,含糊的说道。

  李薇薇点了点头,她眨了眨眼请,“清芷,要不要出国玩呀?这一周我正好没事,可以陪你。”

  苏清芷咬着鸡腿没看见李薇薇祈求的眼神,“你不是有岑季陪你么?怎么想起我了?”

  提起岑季,李薇薇表情就有些难过,“他出国了,还要一个月才回来。”

  苏清芷总算明白了李薇薇的意思了,她放下鸡腿,佯怒道,“绕了这么一大圈,感情我是备胎呀?”

  李薇薇一见苏清芷生气了,赶紧贴上去,“亲爱的,我错了,我错了嘛!”她抱着苏清芷的手臂撒娇。

  苏清芷转过头,“我可不相信你。”

  李薇薇嘿嘿一笑,直接将苏清芷摁在地上,挠她痒痒。苏清芷最怕痒了,被李薇薇挠的在地上笑的直不起腰来。

  盛博衍晚上那场戏结束,便直接开车回到了京都。他刚打开李薇薇的房门,就看到这么一幕——她的女朋友被女朋友的闺蜜压在身下。

  这一幕太有冲击感了。

  开门声同时也惊动了两人。

  “你们在干什么?!”盛博衍眉头皱的紧。

  两人赶紧分开。

  李薇薇轻咳一声,“那个啥,清芷,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哈,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手机二十小时开机。”

  此刻李薇薇脑海里似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怎么有一种被丈夫抓奸在床的感觉?而她就是那奸夫。

  “嗯。”苏清芷点了点头。

  李薇薇赶紧关上门溜之大吉,出了门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苏清芷一直目送着李薇薇离开,她看着身边的盛博衍,“博衍,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戏拍完了?”

  盛博衍露出些笑意,“想你了就回来了。”

  苏清芷瞪了他一眼,明明上午才一起拍过戏的好吧?

  盛博衍凑上前,准备亲亲她,结果被苏清芷推开了,“你先去洗澡。”

  盛博衍无奈笑了笑,“好吧。”

  苏清芷见盛博衍进了卫生间以后,自己便去了厨房。盛博衍连夜赶回来,定然没吃饭。苏清芷打开冰箱,给他做了一碗鸡蛋面。

  盛博衍洗完澡后就闻到一股香味。

  “你洗好了?”苏清芷端出面条,“吃饭吧。”

  盛博衍眸中笑意满满,“好。”这一刻很温暖,他有点不忍心打破。他坐在桌前,拾起桌上的竹筷,开口道,“清芷,明天我们就公开吧?”

  他的眸子漆黑如墨,那里面闪耀着点点星光,苏清芷看着他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好。”

  见她答应,盛博衍的心也稍稍松了片刻。

  一顿饭吃的静悄悄的,苏清芷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盛博衍,他眉眼永远那么清隽如画,“博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盛博衍吃饭的手顿了顿,他停下筷子看着苏清芷,笑着,“嗯,我们很早就见过了。”只是那时候你不知道我罢了。

  “那为什么我记不得你?”

  “这些都不重要了。”盛博衍将苏清芷拥入怀中,“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他怀里有好闻的木香味,苏清芷点了点头。

  盛博衍吃完饭,直接将苏清芷打横抱起进了卧室。苏清芷勾住他的脖子,盛博衍也顺势吻住了她的唇。

  一吻绵长,最后不知什么时候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退了干净。

  卧室里一阵靡靡之色。

  夜还很长。

  苏清芷四点的时候才睡,她困不行,可是盛博衍一直不让她睡,直到后半夜完事以后,两人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刚睡着没多久,苏清芷就被孟致音的电话吵醒了。

  她刚按下接听键,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孟致音急切的声音便传过来了,“清芷,你看新闻。”

  作者有话要说:  _(:3ゝ∠)_马上就要公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