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疾步出了房间,向医院方向而去。

  街上没有什么人,两人在医院附近停留了几分钟后,就看到顶楼上空集聚一片浓郁的阴气,那片阴气正是童良舟身体里的邪物的,医院的周围也阴冷的可怕。这时候,顶楼一跃而下一个身影。

  两人隐藏了气息。

  童良舟跃下楼后,四周看了看,满脸不屑,“一个小道士也想困住我?真是太天真了。”

  两人隔得远,自然没有听到童良舟所说的话。

  童良舟在医院附近找了一辆出租车后,就急急的奔向城外的郊区。童良舟给司机报了目的地后,司机便一脸恐惧的看着童良舟,“先生,那地方不能去啊,那地方闹鬼!前几天我几个同事就在那里遇难了,现在死的死残的残,还有几个吓疯了在精神病院躺着呢!先生你这单生意我是不能做了,你还是另请他们吧!”

  那地方,司机说什么也不会去的。

  童良舟眼下一片阴郁,他单手遏住司机的脖子,恶狠的盯着他,身上的邪气释放,“你不去的话,我现在就弄死你。”

  他本来就是邪物,这样一发狠起来,就如同地狱修罗。

  司机被童良舟的气势吓怕了,双腿发软,连声答应,“好好好,你松开我,我带你去咳咳。”

  童良舟瘆人的眼眸再次盯着他,似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你如果敢耍花招的话,死的会非常难看。”他抓着司机的手,将血海尸路、黄泉地狱的景象一股脑的传到司机的脑海里。

  司机顿时冷汗涔涔,手脚虚浮的瘫在了座位上。

  “还不赶快开车?”童良舟松开手,冷冷的吩咐着司机。

  司机被吓怕了,手脚软的不行,他眸里的恐惧之色显露无遗。但是他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出租车在街上缓缓的行驶着,后面苏清芷与盛博衍也悄然的跟着他们。

  两个小时后,司机将车停在了郊外的一座别墅面前。

  别墅周围死气沉沉,裸露在外面的树枝上停留着几只乌鸦,在寂寥的夜空下一声没一声的叫着。这附近的路灯早已失修,昏黄的灯光也有一搭没一搭的亮着。

  看着场景,司机差点没吓破胆。

  “多谢了。”童良舟轻笑一声,伸手一用力,司机师傅还没反应过来,便死在了童良舟的手下,他的灵魂飘荡出来。童良舟深吸一口,将司机的灵魂吞噬入腹中。

  童良舟周身散发着黑气,下了车后,他直直的向别墅里走去。

  苏清芷见此也跟着进去了。

  别墅里没有灯光,只有外面的路灯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照亮了前方的路。

  童良舟进了别墅后,直接走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放着一昏暗的煤油灯,在不长不短的走廊上显得尤为瘆人。童良舟走了几分钟后,便到了地下室的中心,那里面摆放着一具棺材,棺材上雕刻的繁花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出痕迹了,看棺材的材质大约是明末清初时代的。

  棺材死气更加浓郁,童良舟狞笑一声,大手一挥,棺材便打开了,里面发出咯咯的声音。

  月光不知什么时候透过天窗照了进来,那棺材里面的东西便嚯的一声站起来了。

  是人。

  一个穿着长袍的人。

  也不能说是人了,他满身毛发,两只眼睛空洞无神,脸上也只剩皮肤包裹着骨头,两只獠牙又尖又长。他抬起手来,指甲很长,大约有十厘米左右。

  这东西也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僵尸。

  苏清芷有点骇然,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东西。

  童良舟勾唇一笑,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东西。

  月光惨淡,苏清芷两人隐藏的身形也显现出来了。感受到两人的气息,童良舟身形一顿,面上也露出少许忧色,他们怎么来了?而且自己走了这一路都没有发现。

  他转过头来,“真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本事,本来想放过你们两个小道士,看来今天你们注定要成为我的食物了。”他咯咯的笑着,身后的僵尸也跟着他咯咯的笑着,两种笑声混合在一起,尤为刺耳。

  “别笑了。”苏清芷揉揉耳朵,“难听死了。”

  童良舟笑一下子就僵在脸上了。

  苏清芷勾唇,“看来今晚的收获还不赖嘛。”

  童良舟面上的颜色千变万化,他也反映过来了,“白天你是故意的?”

  “哟。”苏清芷打趣道,“还是挺聪明的邪物。”

  童良舟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他怒气上涌,直接向苏清芷攻来,“今天我就要你们有来无回,成为我的腹中餐。”

  苏清芷左右躲避着童良舟的攻击,与盛博衍交流了一下目光。

  盛博衍明白了苏清芷的意思,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在手上了,凝神聚气,向那僵尸而去。

  两人两物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攻击着。

  苏清芷一直都不急,她看着童良舟不由得轻笑,一张符纸在躲避的时候便贴在了童良舟的后背,童良舟攻击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片刻后便恢复了常态。又恶狠狠的向苏清芷攻来,顿时地下室里阴气更加浓郁。

  反观盛博衍那边。

  盛博衍的身影很快,在僵尸附近来回晃动着,而那僵尸又是个反应迟钝之物,两只眼睛一直在找着盛博衍的身影,可是愣是找不到。就在这时,盛博衍的长剑没过了僵尸的身体,直接刺穿了他。这时,盛博衍手里出现一团绿光,他将绿光直接拍在了僵尸的脑门上后,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尖叫。

  童良舟身形一僵,他回头一看,身后的僵尸只剩下一潭尸水了。

  见此,一股凉气从脚心只窜入心头。

  他此刻也才知道,这两个道士真的很厉害,他动了心思,想逃跑。

  然后他还没跑,手腕就被一根细细的发丝限制住了,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

  苏清芷牵扯着发丝,巧笑道,“你不是说我把你逼不出来童良舟的身体么?那你可看好了。”

  一股灵力从发丝直接渗到了童良舟的身体。

  灵气一入体,童良舟便尖叫起来,他属阴,而苏清芷注入的灵气属阳,两股气流在他身体里来回相撞,将那邪物逼的节节后退,最后被迫出了童良舟的身体。

  邪物一出来,童良舟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那东西还想逃。

  苏清芷长剑一刺,邪物开始颤抖起来,那团红黑色的烟雾化成一不男不女的的人形怪物,他在地上卷曲着,疼的撕心裂肺。

  “你到底是什么人?”邪物还是不死心。

  “苏清芷。”苏清芷蹲下身子,“记住我的名字。”

  邪物不过成型四百年,自然没听过苏清芷的名字。

  苏清芷将一张符贴邪物在了的额前。

  贴上符纸后,尖叫声透过空气传到两人的耳膜,苏清芷嫌弃的捂了捂耳朵。

  尖叫过后,那邪物浑身上下开始冒着白烟。

  白烟过后,邪物便彻底消失了。随着他的消失,公寓里面的也骤然消失。

  *

  总算收拾好了,苏清芷打电话给童夏,让她来领人。

  童良舟已经没事了,只是被邪物上身时间太久,难免会有些虚弱,不过静养半个月也就没事了。

  临走时,苏清芷特地交代了一些事宜。

  苏清芷上回帮童夏夫妻两人救回了孩子,这回又帮童夏救了他父亲,算起来,童夏已经欠了苏清芷两个人情了。

  回到剧组后,两人便分开了。

  今天的戏份主要是谢仪与章林的。昨晚也累了一晚上,没有戏份的苏清芷便窝在休闲椅上补觉。

  然而,好时光总会被打扰,苏清芷刚小憩了一会儿,季长乐便走了过来。前几天苏清芷与盛博衍的那场吻戏,她没有在场,后来看了记者的报道,季长乐恨的牙痒痒。

  被扰了好梦的苏清芷有些不耐烦,“长乐姐,找我什么事?”

  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丝的不耐,然而季长乐硬是没发现,她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喜笑颜颜,“没事,下场戏就是你和我的了,我们来对对戏吧。让我也看看你的不足。”

  此部戏中,女二号和女主的对手戏很少,就一场,周奕明定在了今天开拍。

  “长乐姐。”苏清芷叫住了她,“谢谢你了,但我已经准备好了,不用再试戏了。”

  从未被拒绝的季长乐面色就沉了下来。

  苏清芷不想跟她说些什么了,“长乐姐,我想先休息一下,昨晚上没睡好。长乐姐,你要我做的事,我会尽力帮你的,但是盛影帝怎么做就不是我的事了。”

  季长乐面色依旧有些难看,她深吸一口气,“好,那你先休息。”

  季长乐走后,苏清芷才勾浅笑起来。

  苏清芷又休息了片刻,助理便过来通知她,准备开拍了。

  这场戏是谢仪庄宁还有女主阿菀的戏份。

  女主阿菀是永安镇镇长的女儿,与男主左蠡是青梅竹马的恋人。知道左蠡要上京,阿菀想一同前往,但是被左蠡严词拒绝了。阿菀还是不放心,在左蠡上京后,阿菀便一直悄悄的跟着他,当然最后还是被左蠡发现了。

  戏份正式开拍,化妆师过来给苏清芷补了妆。

  周奕明喊了一声开始,演员,工作人员们纷纷就绪。

  庄宁捧着一碗鱼饵趴在栏杆处有一搭没一搭的喂着池塘里的红鲤鱼。谢仪穿着一身象牙白的长袍,他信步走来,带着阵阵凉爽的风。

  “左蠡走了?”庄宁未抬头,淡淡的问着。

  “嗯,”谢仪点了点头。他叹了一口气,“也好,他走后这永安镇再也没有人来扰我清闲了,我也正好陪夫人喝茶钓鱼,赋诗舞剑了。”

  庄宁噗嗤一笑,嗔了他一眼。左蠡是个孩子王,从小就把永安镇扰的鸡犬不宁。大人们总抓不住他,就只好上谢仪这里来告状了。

  两人正说着话,便听得几声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人停下动作,正好看到丛林边有一抹红色的身影。

  谢仪扔了一块石头,就听见一声啊呀。

  阿菀揉了揉脑袋,从丛林里面钻了出来,她皱了皱小脸,“谢师父别打,是我!”

  谢仪停下手,颇为无奈,“你在这里干什么?左蠡已经走了!”

  “什么?!”阿菀瞪大了眼睛,也顾不得额头上的疼痛,“什么时候?他说明天走的!他答应我要带我一起的……这个小骗子!”阿菀越说越委屈。

  “呃……”谢仪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阿菀,左蠡现在还没走多久,你现在去追还来得及。”庄宁笑笑。

  “夫人,你这是?”谢仪拥着庄宁,面上不解。

  “师兄,既然他们都互相喜欢,又何必拆散他们呢?虽说京城凶险万分,但左蠡有人陪着始终要安心一些。再说了,左蠡那个急性子,阿菀在他身边他也要收敛许多。”她转头又对阿菀道,“阿菀,左蠡虽然爱捣乱了些,可是心肠不坏,对你也是真真的好,我也看的出来,你对他很上心。”

  “我知道。”阿菀脸色微红。

  “夫人……”谢仪搂着庄宁的手更紧了。

  庄宁笑着看看他,然后握了握他的手。

  两人这恩爱秀的。

  季长乐看着两人,握紧了拳头,虽然明知道两人是演戏,可是她心里就是不爽。一想到盛博衍在戏中更有一场吻戏,她就后悔莫及,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接庄宁的戏份,也可以借机和盛博衍炒炒绯闻。

  周奕明在监视器里看着季长乐的表演,不由得眉头深锁。他拿着大喇叭,喊了一声咔。

  季长乐这场戏ng。

  周奕明上前,跟季长乐交流起来,“长乐,你怎么回事?之前的戏份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这么不走心?”

  “对不住,导演。”季长乐拢了拢自己耳鬓的头发,“一时间有些失神。”

  周奕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盛博衍,小声道,“当初给你女二号,你不要,现在后悔了吧?”他跟季长乐合作了这么多年,心里清楚,季长乐对盛博衍有那么一点儿小心思。

  提起这件事,季长乐就更后悔了,她面上有些不悦,“周哥,你当初没跟我说,盛博衍会接这个戏啊?”

  周奕明有些吃瘪,他又哪里会知道盛博衍就愿意接戏了,还接了一个男二号啊!“行了行了,下次我找个男主角给他,你演女主角。”

  “这次够意思嘛!周哥。”季长乐巧笑嫣然的看着周奕明。

  苏清芷听力好,将两人的话一句不拉的听在耳朵里。

  “好了好了。”周奕明拿着大喇叭吼了一句,“接着开拍!”

  季长乐再次望向了盛博衍的方向,收了心神。

  从刚刚季长乐失误的地方继续开拍,这次季长乐发挥好了,直接过了。

  戏拍完后,苏清芷今天的戏份便结束了。拍完戏,苏清芷也没有着急回去。今晚剧组有个聚餐,所以苏清芷就在剧组等其他人拍完戏。

  天色已经偏暗,剧组今天的戏份已经全部结束。

  导演已经在一家烧烤店定了位置。

  苏清芷和剧组里的女三号夏芮走在一起,夏芮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是宇光最近新签的新人。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苏清芷会耍大牌,可是没想到苏清芷这么好接触,便收起了戒心。

  演员加上剧组的工作人员,大约有三十几人。

  两人到了以后,已经坐了满满当当的人。苏清芷跟几个主角坐在一起,盛博衍坐在苏清芷左边,本来季长乐应该坐在苏清芷的右边,结果她坐到了盛博衍的身边。盛博衍看出了季长乐的意图,便站起身来走到苏清芷的右边,与季长乐相隔。

  桌上还有两三个人,见此情况,都选择默默不开口。

  季长乐饭桌下的拳头握紧,面上却笑的娇俏可人。

  苏清芷不由得恶寒了一下。

  章林给苏清芷倒了一杯啤酒,盛博衍见此皱了皱眉,递给苏清芷一杯果汁,“女孩子还是不要喝酒,喝点果汁解辣。”

  桌上又放上一杯果汁,是苏清芷喜欢的葡萄汁。

  苏清芷笑着望向盛博衍,正巧盛博衍也在看着她,两人目光相遇。他眸里的光彩照亮了夜空,也是苏清芷最灿烂的星光。

  饭桌上两人交流不多,但盛博衍却很照顾她,给她烤了她最喜欢吃的烤鱼,递给她最喜欢喝的果汁,在她需要纸巾的时候,手上便出现了纸巾……

  “博衍,你每次都强调有喜欢的人,我看是假的吧!”酒过三巡,周奕明就开始胡咧咧。“都这么久,是什么样子总归让我们知道吧?”

  周奕明问这话的时候,季长乐心里咯噔一下,她停下手中的筷子,焦急的等着盛博衍的答案,她相信盛博衍根本没喜欢的人,上一次因为两人的绯闻,他才故意这么说的。

  对!一定是的!

  “好。”没有以往的拒绝,盛博衍满口答应。

  这个好字,让桌上的人皆为一愣。

  苏清芷不由得停下手里的动作。

  “我会公布的。”盛博衍淡淡的说着。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章林见此,便端起酒杯,“盛哥,来,我敬你一杯。要不是你,我这戏可能要ng无数次。”

  盛博衍笑道,“你是个很好的演员。”

  章林因为喝了酒,脸色有点红,“那个,盛哥,你随意我干了。”一杯白酒下肚,章林有点上脑。

  盛博衍见此也喝下了杯子里的——水。苏清芷知道盛博衍不能喝酒,便将酒杯里的酒给换成了水。

  席间,季长乐还想和盛博衍搭上话,却被盛博衍以各种理由反驳了回去,到最后季长乐也只好无趣的自个儿闷头吃东西。

  天空中出现了几声闷雷。

  章林停下筷子,透过窗子望了望天边,说道,“要下雨了啊。”

  苏清芷亦看了看天边,看样子是要有一场暴风雨了。

  正说着,屋外的大雨便倾盆而下,雨点跌落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响声。

  一顿饭吃完,雨还没停。

  季长乐拿出雨伞,对一旁的盛博衍道,“博衍,你跟我一起走吧!我有伞。”

  盛博衍拒绝了她,“不用了,我有伞。”

  季长乐有些纳闷,他那里有伞?

  助理阿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给盛博衍地上一把伞。

  季长乐见此场景像吃了苍蝇一般。

  “清芷,我们回去吧。”盛博衍撑开雨伞,转头对苏清芷勾唇一笑。

  “好。”

  两人同撑着一把伞,走在雨中。盛博衍将大半的雨伞都遮在了苏清芷这边,而他那边却湿透了,他小心的将苏清芷护在怀里。苏清芷感受到盛博衍的温暖,不由得搂上了他的腰肢。两人漫步在雨中,温馨而又浪漫。

  “清芷,等拍完这部戏,我们就公开吧。”

  “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蠢作者家里的电貌似出问题了,今天下午停了一下午。

  *

  蠢作者已经把小喵和尤总的文案放上去,大家可以去看看么么哒~~

  :

  蠢作者的专栏,大家也收藏一下嘛~~

  某画的专栏←求跳过去收藏作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