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衍摇摇头,“大概我们想的一样。”

  “清芷,我爸爸他怎么样了?”童夏焦急的问道,这几天她亲眼瞧见了父亲的变化。

  “真的是撞邪了。”苏清芷道,“你父亲那块玉佩在哪里?给我看看。”

  童夏道,“知道那是邪物后,我便收起来了。那块玉佩还在家里,我这就回去你给拿。”童夏说着,闪出了病房,直接去了地下车库取车。

  周道长不追星,但对盛博衍还是很熟悉的,他问道,“清芷,这位大明星也是高人?”

  苏清芷点头。

  周道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娱乐圈真不简单。

  这时,床上的童良舟全身颤抖了起来,身上的那股黑气也愈加浓郁。苏清芷心一跳,赶紧拿出一张符纸定在了童良舟的额前。童良舟身上的黑气一碰到符纸后,便骤然缩回到他的身体里,童良舟也停止颤抖,安静下来了。

  “看来他害怕了呢。”苏清芷勾唇。

  刚才的这一幕周道长看在眼里,心里早已是震惊不已,“清芷,这东西可有办法除去?”

  苏清芷点头,“这恐怕得等到童夏将玉佩带来了。”

  周道长轻哦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童夏再次出现在病房里,她擦了擦额前的汗水,将手里的锦盒递给苏清芷,“清芷,就是这玩意儿。”

  苏清芷接过锦盒,并打开了它。里面躺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玉很通透,殷红的颜色就像是真的血一般。苏清芷刚准备伸手去拿玉佩就被盛博衍制止了,他淡声道,“小心玉佩,还是我来吧。”

  盛博衍拿出锦盒里的玉佩,凉凉的,指尖触及后一片冰冷。盛博衍的眉头轻皱,“看来这东西来头不小啊。”

  苏清芷闻言,将目光放在了玉佩上。

  “清芷,盛影帝,你们可一定要除了这邪物。”童夏带着哭腔,脸色又憔悴又苍白。

  “放心吧,这东西我们一定会除的。”苏清芷安慰道。

  童夏这才收敛了些。

  盛博衍拿着血玉反复看了一下,然后默念一决,就见床上的童良舟开始颤抖起来。童夏一惊,连忙伏在童良舟的身边,按住童良舟颤抖的身体。“清芷,我父亲怎么了?他怎么又开始抖了?”

  苏清芷摆了摆手,“别着急。”

  玉里面的东西似乎察觉到了危险。

  苏清芷单手结印,在这间病房里设下结界。

  “你们闪开一点。”盛博衍冷声吩咐,接着他将手指放在唇边一咬,便渗出一颗饱满殷红的鲜血。盛博衍将那滴血滴在了玉佩上,霎时间,寂静的病房里便传出一声惨叫。

  病房里其余两人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接着玉佩里飘出一阵红黑色的烟雾,那烟雾动作很快,在苏清芷还没动手前,率先进入了童良舟的身体。四人大骇,盛博衍上前,准备遏制那邪物的时候,床上的童良舟忽的睁开眼睛,他恶狠狠的盯着房间里的其他四人,开口道,“你们要是敢动手,我不介意先弄死他。”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但是这声音使听者不由得恶寒。

  童夏率先挡在苏清芷的跟前,她祈求道。“清芷,不能伤害我爸爸。”

  苏清芷为难的看着她,又看了看盛博衍。

  床上的童良舟冷冷的看着四人,“看来今天这个人是必死无意了,在我死之前,还能拉上一个垫背。也不枉阴曹地府有人作陪。”

  童夏的脸色再次白了一分,看着两人,声音哑哑的,“算我求你们了。”

  “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父亲的。”苏清芷有些不忍心看着童夏这个样子,便宽慰着她。接着苏清芷默念一决,那童良舟便在床上定身不动了。做完这一步后,苏清芷又从头上扯下一根头发来。

  童良舟冷哼着看着苏清芷,“小女娃本事不小啊。”

  苏清芷没理他,只做着自己的事情。那根发丝在空中飘荡了一会儿,然后就将童良舟的手脚都束缚起来。

  “小女娃,你想用这方法将我逼出他的身体,我告诉你不可能。”童良舟呵呵一笑,笑的有些渗人。

  苏清芷亦冷冷的看着童良舟,“那你可要看好了,看我能不能把你逼出他的身体。”

  童良舟满脸不屑的看着苏清芷。

  苏清芷双手结印,病房里萦绕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那金色的光芒迅速的钻入童良舟的身体。童良舟痛苦的嘶吼了起来,身子像痉挛一般,浑身上下都在疼痛。他声音也来回变换着,一会儿是邪物的,一会儿是童良舟本人的。

  “好痛……放……放过我吧。”

  “哈哈哈,我说了你是把我逼不出来的,小女娃你死心吧!!哈哈哈哈哈。”

  “你……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今天这个身体我要定了哈哈!!”

  声音一会儿张狂一会儿痛苦。童夏看的心疼极了,她上前按下苏清芷的手,哭泣道,“算了,算了,清芷。我爸爸他看起来好痛苦,你暂时将他封印住吧!我求你了。”她不想看到父亲痛苦的样子。

  “这……”苏清芷有些为难。

  “清芷,我们先听童夏的话,下去以后再想办法,反正你已经将他封印起来了,他想跑也跑不掉。”盛博衍安慰着。

  苏清芷看了看盛博衍,又看了看童夏,还是点了点头。又转头对床上的童良舟道,“暂时先放过你,等我找到方法,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童良舟哼了一声,“我活了这么多年岂会怕你这小女娃?”

  苏清芷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儿脚步声,苏清芷收起了结界。

  门被打开了,走进来高瘦英俊的男人,苏清芷认得他,他就是童夏的丈夫程明哲。此刻程明哲也刚刚下班,一想到妻子和岳父都还在医院里待着,他便让助理把车开到了童家的私人医院。

  屋里面的苏清芷和盛博衍让程明哲一怔,顷刻又恢复了正常,“苏小姐,盛影帝。”

  两人也笑着打了声招呼。

  一进门,程明哲就注意到了岳父大人已经醒了,心里也松下一口气,“爸,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童良舟看着程明哲,冷哼了一声,转过了头去。

  “呃……”被岳父大人无视的程明哲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明哲,我们先回去吧。”童夏向外推了推程明哲。

  “怎么了?”程明哲现在还未分清状况。

  童夏叹了一口气,将程明哲拉出去房间,苏清芷与盛博衍两人互看了一眼,也走出房门。临走之前,苏清芷又在病房里布置好了结界。

  出了房门后,童夏无力的靠在墙边,程明哲见状,赶紧将童夏抱起来,关心道,“岳父大人究竟怎么了?不是已经醒来了么?”他又看了看身后的盛博衍与苏清芷,“还是说那邪物还没除去?”

  童夏闻声便小声啜泣起来,“明哲,那邪物并没有除,他占了我爸爸的身体。”童夏没有妈妈,从小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从小就宠爱她,她真的很难想象父亲因为这件事而离开人世。

  程明哲轻拍着童夏的背部,宽声安慰,“别担心,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童夏窝在程明哲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时间已是下午六点一刻,五人找了一家中餐馆吃饭,苏清芷与盛博衍都带了一副眼镜儿怕被人认出来。

  童夏此刻也没心情吃饭,她捧着饭碗反复的问着苏清芷,“清芷,那东西真的可以除去么?不会伤害我爸爸么?”

  苏清芷已经被童夏问的有些无奈了,“童小姐,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你父亲也一定会没事的。”

  只有这样的话才能让童夏安心。

  一顿饭吃的也索然无味,

  饭后,盛博衍与苏清芷在医院附近的酒店订了一间房间。末了,酒店服务员还忍不住的多看了两人几眼,总觉得这两人很熟悉,可是就是说不出来是谁。

  进了屋子后,苏清芷将东西往床上一搁,然后就搂住了盛博衍的腰肢,勾唇笑着,“博衍,今晚就要麻烦你陪我走一趟了。”

  盛博衍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好~我既然都跟你过来了,肯定要帮你的忙。”

  苏清芷欣喜的在他唇上一吻,“博衍,你真好,爱你么么哒~”

  盛博衍无奈的笑了笑,“也只有你才能让我这么积极的抓鬼了。”他将苏清芷圈在怀里,“你今天是故意的吧?”

  苏清芷哼哼一声,“你以为就凭那个小邪物也敢在我手下这么放肆?那小邪物不过是在世间多存活了四百年,而且还是墓葬里面的随葬品,吸收了墓葬里面大多殉葬者的怨气凝结而成的。”

  虽说怨气是最恐怖的东西,但同时也是最容易收拾的东西。

  “你不是也早就看出来了么?”苏清芷挑眉看着他。

  盛博衍轻嗯一声,他在接触到这块玉佩的时候就明白了它的来路。那东西虽然凶狠,但是远远不是苏清芷的对手。也罢,如果她想玩,那他就陪她演戏好了。

  两人正亲亲热热的说着话,空气中飘荡的神识便捕捉到了病房里的异动。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心领意会的勾了勾唇。

  那东西果然逃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妖魔鬼怪在夫妻两人手下都是渣渣:)

  *

  话说,作者君下部文想写尤总和小喵的故事,小天使会看么?qw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