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奕明突然喊了咔,三人依言停了下来。周奕明走上前,看着苏清芷皱着眉,“清芷,你刚才的表情太僵硬了,重来一次。”

  苏清芷歉意的点点头,刚刚拍戏的时候,她脑袋里一直想的是周导今天晚上的话,一时间有些失神。好在周亦明也没有大发雷霆,这次也没有休息,直接让三人接着开拍。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第二次明显要好了很多,三人这场戏都是一次就过。拍完这场戏,今晚也差不多收工了。

  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剧组的,所以苏清芷回酒店的时候也就大方的坐着盛博衍的车。车上还有个助理阿秋,当然阿秋已经见怪不怪了。

  苏清芷靠在背椅上,揉了揉眉心。

  盛博衍就坐在她的身边,他自然知道苏清芷今天ng的原因,他握着苏清芷的手,宽声道,“别担心,明天有我在呢!”

  听着盛博衍的声音,苏清芷心有些安宁,她望着他,勾唇笑笑,“嗯。”

  回到酒店后,苏清芷简单的洗了一个澡,便躺上床休息了,上床的时候她拿出手机,准备刷刷微博,刚打开手机,苏清芷就看到了七八个未接来电。

  是童夏打来的。

  今天下午苏清芷走的急,就没带手机,结果一回来就看到这么多的未接来电。她想也没想就给童夏回了一个电话。

  童夏现在心乱如麻,也没有心情睡觉,电话铃声响起后,她反射性的接了起来。

  “喂,”电话里的童夏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清芷,你终于接电话了。”

  “抱歉,今天拍戏忘带手机了,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童夏松了一口气,还好她等到了苏清芷,她踌躇一下才开口,“清芷,我爸他……他好像中邪了。”

  苏清芷怔了怔,“怎么回事?”

  童夏在电话里大致的给苏清芷说了这件事。

  童夏的父亲是个古玩爱好者,前几天,童良舟接到几个老伙伴的电话,说是他最近淘到了一批好玉。玉能养人,所以童良舟特别喜欢收集玉石。听了好友的话,童良舟格外心动。

  与几个伙伴约定好,童良舟第二天就去了老友的古玩店。老友姓王,做这一行已经很多年了,一眼就分清了什么是好玉。老王给他拿出一个木制的锦盒,锦盒里面放着一个块血红的玉佩。

  童良舟当时就被这玉的质地样式给惊艳到了,他拿起玉观看了一会儿,简直爱不释手。老王看得出来童良舟特别喜欢这玉,便五十万卖给了他。

  童夏的父亲拿回玉佩的第二天就开始精神萎靡不振,家里人都以为童良舟只是没休息好,而他自己也这么认为。然而接下来几天,童良舟越来越严重,高烧不退,甚至出现了胡言乱语的情况。家里人这才着急了,连忙把人送到了医院。送到医院后,童良舟便开始发狂起来,见人就咬,已经咬伤了好几名医生护士,医院无奈,只好将他关在了重症病房,并打上了麻药,以防他醒来时再次咬人。

  家里人开始着急起来,童夏联想到了苏清芷,便打电话给她,结果苏清芷白天并没有没有接电话。

  苏清芷在电话里已经大致听懂了童夏所说的,她皱了皱眉,开口道,“我几天拍戏没空,你们先去找周道长,让他看一看具体的情况,等休息的时候我就过来找你。”照童夏的说法,童良舟确实撞邪了,但是苏清芷没看到具体情况,所以也不敢确定。

  苏清芷的情况,童夏也了解,开口说了声谢谢。

  *

  苏清芷的那场戏安排在上午。

  记者们早早的就在片场里等着了,这个戏完全是隐蔽拍摄,记者们想拍摄到一些边花简直不可能,如今,剧组大方的让记者过来探班,这可乐坏了一帮媒体。

  化妆师鱼贯而入给苏清芷化了妆,盛博衍就在她身边等着她。

  知道苏清芷紧张,周奕明便走过来亲自给她讲戏。

  苏清芷心里一直安慰着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反正那种事两人也做过了。

  又等了一会儿,苏清芷的戏份正式开拍。

  苏清芷穿了一件很薄的春衫,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无疑。苏清芷身子一转,背着镜头爬上了床。盛博衍也穿了一件同色系的长衫。

  周奕明轻咳一声,喊了开始。

  两人躺在床上,身上未盖棉被。盛博衍轻抚了一下苏清芷面庞,然后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苏清芷心里一颤,她深吸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不要紧张。

  盛博衍低头轻吻住了苏清芷,头一偏,给她挡了一大半的镜头。

  周奕明告诉两人,只要简单的接几个吻就好了。

  苏清芷闭上眼,搂上他的腰肢回应着他,吻了片刻,盛博衍的吻便从唇移到了脖间。他轻轻的一扯,身上的春衫滑落,露出大半个香肩,盛博衍的唇在她肩上轻轻的吻着。

  记者们难得看到这样的场景,连忙啪啪啪的拍了几张照片。苏清芷别过头,轻轻的哼了一声。

  周奕明在监视镜里看着两人的表演,喊了咔。“过了。”

  听到周奕明喊了过,盛博衍连忙从苏清芷身上爬起来,然后将她滑落的衣服拉上,关心道,“还好吧?”

  苏清芷笑着摇摇头。

  这场戏拍完,两人也开始接受记者的采访。

  一大波记者将两人围住,各种闪光灯在两人面前闪烁着。

  记者a:苏小姐,这你是第一次拍床戏,紧张么?跟盛影帝拍戏的感觉如何?

  苏清芷思索了一下,“第一次拍亲热戏,紧张肯定是有的。还好有盛大哥和周导安慰着我,不然我今天肯定要出洋相了。嗯,盛大哥是个很好的演员,演技好,对片场的人也都挺好的,昨晚盛大哥还请我们吃宵夜了。

  苏清芷的回答,让记者a很满意,接着又开始有别的记者发问。

  记者b:苏小姐可以透露一下你在剧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么?

  苏清芷笑着道,“是个很能打的人,具体的要等电影上映的时候就知道了。”

  苏清芷说的极为模糊,也是,这次的戏是隐蔽拍摄,苏清芷肯定不能透露太多。

  记者c:盛影帝上次在微博上公布了有喜欢的人了,那影帝这次拍亲热戏,她知道么?那她会有别的想法么?

  盛博衍眯了眯眼,“她知道。至于有没有别的想法,我得拍完戏回去问她了。”

  记者d:盛影帝还是不肯告诉我们你喜欢的人是谁么?

  盛博衍笑了笑,“我说过,等到合适的机会我们会公布的。”

  记者e:盛影帝上次说退出影坛,那何为现在又接了周奕明导演的新戏?是什么原因?

  盛博衍:“我看了周导的剧本,还不错,便接了,就这么简单。”

  “……”

  记者们都是有备而来的,问了大多犀利的问题。

  下午的时候,记者朋友们便把上午所拍摄的东西公布了出来,当然还有两人的床照。

  苏清芷的粉丝一时间就聚到了微博下来。

  “天啦,苏苏竟然和盛影帝拍了床戏,突然好期待hhhhhh~~。”

  “老司机,上车了!!污污污污~~”

  “qwq压根没看到正脸,记者你们怎么拍照的?!连个正脸都没看到!差评!”

  “我就注意到盛影帝很关切的替苏苏拉上衣服么?好温柔啊啊啊啊!!羡慕那个被影帝喜欢的妹子qwq,请告诉我她是谁,我一定要去黑(fen)她:)”

  “就我一定人看了好几次么?为什么只有开头,没有结尾?!伐开心!!导演你让我们上车结果半路就把我们扔下车了。”

  “苏苏美美哒,支持你么么哒。”

  “苏苏身材好棒,大长腿”

  “和我家爱豆拍戏了,火了吧?我家爱豆的大腿不是谁都能抱到的。”

  “天啦,我家影帝这也是在荧幕上第一次拍亲热戏啊qwq,清芷妹子你好福气啊。”

  “……”

  当然这些评论苏清芷也没来得及看。

  拍完一天的戏份,天已经黑了。苏清芷回到房间后,周道长的电话就打来了。

  “喂?”苏清芷按下了接听键,周道长这个时间打来电话,情况有点不妙啊。

  “清芷。”周道长声音有些急,“我今天去看了童总的情况了,确实跟童小姐说的情况属实。童总也确实撞邪了,只是我道行太浅了,实在是不能对付啊。”

  苏清芷眉头有些深,“道长,这样吧,我周末就会过来,你先将他安顿好,别再让他咬人了。”

  “好。”周道长连忙答应。

  周末苏清芷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盛博衍知道她要去京都,便让阿秋提前来接两人。

  苏清芷没有回家,直接让司机开到了医院里。

  童夏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这里是童家的私人医院,也不会有什么记者,苏清芷下了车后,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童夏。一个多月未见,童夏憔悴了不少,看的出来她为她父亲这件事焦心不少。

  盛博衍这次是陪苏清芷一起来的。

  童夏看到盛博衍,心里虽然震惊,但是比起父亲的安危,这点震惊也不算什么了。童夏直接带着两人上了顶楼,推开门,苏清芷还看到了周道长。

  周道长这几天一直默默的守在童良舟的跟前。

  病床上躺着的就是童夏的父亲,童良舟。

  苏清芷自上前看了看童良舟的面相,他眼窝深陷,枯黄的皮肤包裹着颧骨,嘴唇五黑,躺在床上死气沉沉的,要不是胸口有起伏,还真以为是个死人躺在病床上。他全身上下萦绕着丝丝黑气,当然这些黑气常人是看不出来的。苏清芷食指搭在他的额前,闭上了眼睛。瞬间,脑海里便出现了一幅群魔乱舞的画面。

  苏清芷张开了眼睛,缩回了手。

  盛博衍亦上前查探了一番。

  “博衍,你怎么看?”苏清芷皱眉,问着一旁的盛博衍。

  作者有话要说:  夫妻两人要打怪升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