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戏份主要集中在晚上。苏清芷特意在白天休息好了,等着拍这场夜戏。

  这场戏拍的是男主左蠡执意要进京,特地来此别师父谢仪。

  月色朦胧,银光深深浅浅的泻了一地,小院里夏荷的清香阵阵袭来。庄宁拿着一把小纸扇,靠在凉亭的栏杆处纳凉。身边的石桌上摆着一盘香软糯滑的桂花糕和一盘已经剥好了的松子仁,旁边的茶盅里泡着谢仪最喜欢喝的碧潭飘雪。庄宁往茶杯里舔了一杯凉茶后,谢仪便从屋内出来了。

  他信步走上小亭子,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中衣,头发还湿漉漉的。庄宁取出随身的手绢儿为他擦了擦头上的水珠儿,又想起今天白天的事,便问道,“左蠡真的要进京?”庄宁看的出来这几天谢仪为这件事烦恼着。

  “嗯。”谢仪握着庄宁的手,从她手里取出手绢儿,然后坐在长椅上,顺便将庄宁拉入了怀中。

  庄宁吓了一跳,连忙搂住谢仪的脖子。

  “他父亲那件事他还是很在意,一心想着为他父亲报仇。”谢仪圈着庄宁的腰,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当初答应了他的父亲,让他这一生平凡的长大,不要在卷入国家的纷争之中。如今,鞑子入关,家国不宁,我也不知道我的做法是否正确。”

  庄宁认真的听着谢仪的话,她道,“国不宁,家哪能安宁?你是他师父,你可以将他困在这永安镇,可是他心里始终想的就是报仇。他现在这么大了,总该有自己的想法,你又不能管着他一辈子,有些决定还是要他自己做主。”

  谢仪听了庄宁的话,“或许你说的有道理。”

  庄宁嗔了他一眼,“现在国破家亡,他入京城或许不是坏事,再说了他父亲是个英雄,他岂肯这样辱没了他父亲的名号?”

  谢仪在她唇边轻啄了一下,“得此妻,夫复何求?宁儿,你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妻子,也是我谢仪最宝贝的东西。”

  庄宁,耳根有点红,她戳了戳谢仪的胸膛,“油嘴滑舌。”

  谢仪抓住正在戳自己胸膛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然后有扣住庄宁的后脑勺,深吻了下去。庄宁起先还有点小羞涩,可是最后完全沦陷在谢仪的吻里。

  一时间周围寂静下来,只有偶尔会飘出几声虫鸣,月光更加清明。

  两人正吻得忘情,就听到一阵喊声,那喊声是左蠡的。

  听到左蠡的喊声,庄宁连忙推开身边的谢仪,然后迅速的站起身来。怀里的软香怀玉离开,谢仪有些失落,他拉着庄宁的手,叹了一口气,“跟我一起去见左蠡吧。”

  “嗯。”庄宁笑着应了下来。

  左蠡身上穿的整齐,一手提着一只醉鸡,一手提着一壶酒。隔着老远,庄宁就闻到了香味儿。

  谢仪从长椅上取下外套披在身上,笑着对左蠡说道,“我老远就闻到酒香和醉鸡的味道了,找我是不是为了入京的事?”

  左蠡放下手里的食物,窘迫的挠了挠头,“师父还真是神机妙算,徒弟确实是为了入京的事来的。”

  谢仪已没有昨日的怒气,他笑着让左蠡坐了下来,“我们好久没喝过酒了,来喝一杯吧。”

  左蠡没想到谢仪会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他一时间有些错愣,又看了看一旁的庄宁,似是在询问她。

  庄宁瞪了一眼左蠡,“看我干吗?你师父叫你坐,你就坐下啊。”

  “哦哦。”左蠡搔搔头,坐了下来。

  谢仪亲自给左蠡倒了一杯酒,“我知道我拦不住你,这杯酒当是我们最后一次喝了。”谢仪无奈的笑了笑,“如今我还是愧对你父亲给我的嘱托,也罢,这也是你想做的,我不拦你,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

  左蠡握杯子的手停顿了一下,他看着谢仪,有些话却说不出来了。

  谢仪没有去看左蠡的表情,他一口喝下酒杯里的酒,面上虽是一片轻松,可是眸里的颜色却早早出卖了他,“刘师傅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酒不错。”

  左蠡有些许伤感,“师父,我知道你最喜欢喝刘师傅家的酒了,就特地给你买了一些。”今日一别后,或许就永远见不到面了。

  果真是践行酒。

  “多久走?”谢仪又喝了一杯酒,问道。

  左蠡端起的酒杯又放下,“徒儿想尽快出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明日一早就出发。”他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师父,今日之后怕是再难相见,徒儿……”

  “cut!!”周奕明喊了停止。

  章林话说了一半就卡出了——他又忘词了。到底是国际影帝,章林跟盛博衍对戏,经常被盛博衍带进去了,忘词都是常事了,他的演技完全被盛博衍给压制住了。

  “对不住,对不住。”章林脸上挂着抱歉的笑。

  盛博衍也看出了章林的问题,他拍了拍章林的肩膀,“你不用紧张,你只要记住我是你师父就好了。”

  章林不好意思的应着。

  周奕明脾气温和,他明白章林跟盛博衍搭戏多少会被压制,ng次数也会很多,所以也就没有生气,“小林,你先琢磨一下戏份,十分钟以后开拍。”

  “好的。”章林连忙答应。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工作人员都有些饿了。盛博衍好心,为剧组点了外卖,有凉粉,凉面还有小馄饨。

  外卖送到以后,剧组的工作人员都乐坏了,对盛博衍的好感度刷刷上升。

  苏清芷端了一份小馄饨就坐在凉亭里吃着。古镇里的小吃味道都不错,尤其是小馄饨。苏清芷吞了一只,满足的笑了笑。

  “渴了么?”面前递过来一瓶水,拿水瓶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指甲也剪的圆润。他的声音低沉,犹如浓香的醇酒。苏清芷不用抬头就知道来人是谁,她未抬头,接过水瓶,拧开喝了一口。

  盛博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好吃么?”

  “嗯。”苏清芷又吃了一颗馄饨,含糊的问道,“你不吃么?”

  盛博衍摇头,“我不饿了。”他笑了笑,拿出纸巾递给苏清芷,“你昨晚不是说古镇的小馄饨很好吃么?本来今晚准备带你去的,结果今晚要拍夜戏,只好给你点外卖了。”

  苏清芷心里暖极了,从来没有过的感受。空气周围飘荡着的食物味道,现在闻起来了真的特别好闻,她勾了勾唇,“博衍,你真好。”

  盛博衍面上染上笑意,“我这么好,那你想怎么报答我?”

  苏清芷努努嘴,“那你想要什么报答?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答应的。”

  盛博衍眯了眯眼睛,凑了上来,“嫁给我怎么样?”

  “咳咳。”盛博衍刚说出这话,苏清芷就被呛到了。“我……你……你开玩笑的是吧?”

  盛博衍赶紧递了一瓶水,然后在她背上轻拍着。做完这一切后,他又凑近了一份,“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苏清芷有些窘迫。

  “清芷。”盛博衍收起面上的笑意,无比认真又无比真诚的看着苏清芷,“我说的是真的,清芷,你愿意嫁给我么?”

  苏清芷亦回头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盛博衍眸中的温柔让苏清芷渐渐沉溺。然而,苏清芷还未回答,导演周奕明就过来了。

  “你们两人在对戏?”周奕明问道。

  苏清芷赶紧郑重的点头,而一旁的盛博衍却没开口。

  周奕明满意的笑笑,“不错。”他对苏清芷道,“演技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一下博衍,平时多琢磨一下演技。”

  “好的。”苏清芷赶紧应着,“我会的,周导。”

  “嗯,如此就好了。”周奕明对苏清芷很满意,这是个好苗子啊,长相不错,打戏不错,更重要的是演技一点儿也不输给一线明星。“对了,明天记者要来探班,你们明天好好发挥。”周奕明拍了拍脑袋,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苏清芷的笑有一瞬间僵硬了,明天那场戏可是跟盛博衍的床戏啊。当着这么多人拍这种戏,苏清芷做了好久的心理功夫才接受了,没想到周奕明竟然告诉她明天还有记者探班?!

  “哦,好的。”清芷压下心里的不安,应着。

  周奕明走后,苏清芷看着碗里的小馄饨,顿时也没有食欲。

  盛博衍握了握她的手,“不要担心,我会在你身边的。”

  然而盛博衍的鼓励并没有让苏清芷心安起来。

  小馄饨还没吃完,周奕明就让两人去拍戏了。化妆师顺便给苏清芷补了妆。

  之前苏清芷和盛博衍表演的那一段过了,现在拍的是三人在小凉亭里喝酒的场景。导演喊了开始之后,工作人员便进入了状态。

  谢仪又喝了一杯酒,身上已染上淡淡的酒味,他用食指在酒杯里蘸了一点酒,然后在石桌上写了一个忍字。

  此刻已是天黑,但谢仪写的字却明明白白。

  “师父,”左蠡低着头,“徒儿会记住您的教诲的。”

  谢仪叹了一口,“你从小做事就莽撞,为师希望你入了京后,凡事切莫冲动。你在这永乐镇犯了事有为师给你担着,而京城却只有你一个了。”

  左蠡听了这话,心里万般不是滋味。从小他就没有父亲,是师父一手将自己带大,不仅教授功夫,对自己也真真的好。如今自己离开,多多少少会有些舍不得。

  周奕明在监视器里看着三人的表演,便让镜头拉近,拍近景。

  镜头停留在苏清芷面上后,周奕明就皱了皱眉,“咔!”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二更~时间有点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