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季长乐轻车熟路的坐在了苏清芷的身边,“上次电影节后本来想和你一起聚聚的,结果你先走了。不过现在我们在一个剧组里,可算能和你说说话,你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我。”

  苏清芷看着季长乐这自来熟的样子,不由得挑眉,“谢谢。”我好像和你不熟。

  季长乐又笑了笑,顺便提点了苏清芷一些,“清芷,你这次跟盛大哥合作,他对你帮助挺大的。”说着,季长乐拢了拢耳旁的长发,风情无限,“盛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平时也很照顾人,你跟他拍戏我也比较放心。”

  苏清芷张了张嘴。

  季长乐一副和盛博衍很熟的样子,这让苏清芷迷之尴尬。而且季长乐今年已经三十了,而盛博衍才二十八吧?还叫什么盛大哥……

  苏清芷也不当众拆穿,她眨了眨眼睛,“长乐姐,你和盛影帝很熟悉呀?”

  “嗯。”季长乐笑了笑,“之前合作过。”

  苏清芷不明觉厉的点点头,她看完了盛博衍演的所有的电影都没有发现季长乐的身影。哦,如果广告也算的,那他们还真合作过。

  季长乐自认为美貌,可是却在盛博衍那里屡屡碰壁。现在他们在一个剧组拍戏,然而盛博衍却不怎么关注他,而面前这个苏清芷是个契机。她是喜欢盛博衍,可是她更喜欢盛博衍身后的背景。

  “清芷,我认识几个大导演,回头介绍给你。”季长乐笑的极为大方,“你演技不错,多努力肯定能坐到影后的位置。”

  苏清芷笑道,“那就多谢长乐姐,”她捂了捂脸,“长乐姐,你对我这么好,我都无以为报了。”

  季长乐摸了摸苏清芷的头发,“我们合作几部戏了,也算是朋友了。”她笑笑,“我这么帮你,你可也得帮帮我呀。”

  苏清芷纳闷的睁大了眼,“长乐姐,你现在的地位还用我帮忙么?不过长乐姐,你对我这么好,我肯定也会帮你的,只要你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就好。”

  季长乐看着苏清芷这样子,勾唇一笑,然后又将这抹笑掩了下去,随即叹了一口气,“总有我办不到的地方。”她看向盛博衍,“清芷,你现在和盛大哥拍对手戏,帮我多注意一下他,看看他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

  “哦哦。”苏清芷亦看向盛博衍那边,“好的,长乐姐,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她收回目光,“长乐姐,上次你和盛大哥绯闻事件难道是真的?”

  这次季长乐没说话,只给了苏清芷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苏清芷看在眼里,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季长乐走后,芳芳从一旁闪了出来,看着自家艺人不由得感叹,我家清芷演技真好,连影后都骗过了。苏清芷看着季长乐离开的背影,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蠢了一点?

  苏清芷又休息了一会儿,就轮到她的戏份了。

  这一场戏是她和盛博衍的戏,也是一场武打戏。

  这次的戏武术指导是路泽。

  路泽看着两人,跟他们简单的说了这次武打戏的要领。虽然两人都会功夫,但是这些武打动作却要路泽设计。

  大体思路已明晰。

  接着道具组又给两人吊上了威亚。

  戏正式开拍。

  苏清芷饰演的师娘庄宁和盛博衍饰演的师父谢仪两人都曾是倚剑山庄的弟子,后来倚剑山庄没落,两人就选择一处小镇隐居,并结为夫妻。后来,好友将他的孩子托给谢仪照顾,那孩子也就是男主左蠡。之后,左蠡辞别谢仪入京城,而谢仪与庄宁所居住的这个小镇也遭到了清军攻入,谢仪为保护小镇居民,夫妻两人被抓入狱。

  小湖边,一男一女手中各执一柄长剑,剑花缭乱,进退攻守,挑、刺、抹都让人惊叹。正值夏季,湖边的小树林了传来一声一声的蝉鸣声。蝉鸣声伴着剑鸣声,声声入耳。两人招式越来越急,最后庄宁以半招险胜了谢仪。

  庄宁收了剑,巧笑嫣然,“师兄,你可退步许多了。”

  谢仪将剑搁置在旁边的大石头上,“能被你打赢,我也很开心。”

  庄宁嗔了他一眼,见他额前渗出一颗颗细小的汗珠,庄宁便掏出小手绢替他擦了擦汗。谢仪一直看着庄宁的眼睛,深情几许。“你看你……”

  她还没说完话,就被谢仪抓住了手,“干嘛呀?我替你擦汗呢,臭死啦。”

  谢仪哼哼一声,“那我把臭臭传染给你。”说着他将庄宁拥入怀中,“这样我们都是臭臭的了。”

  “cut!!”周奕明导演在监视镜里看着两人的表演,满意的点点头。这场戏两人将情感把握的非常到位,要不是拍戏,他都以为两人是真的了。“过了。”

  听到导演喊了咔,苏清芷连忙松开盛博衍。

  被丢弃的盛博衍心里有一丝丝难过,导演你怎么这么快就喊了咔?!真不敬业!

  周奕明朝两人走来,喜笑颜颜的,“这场戏很不错,休息十分钟。清芷,虽然和盛影帝合作,但你不要又压力,不懂的就问他,他会带你的。”

  “谢谢导演,我会的。”苏清芷笑了笑。

  一天的戏拍完,苏清芷回到了酒店。芳芳和小亚都有安排**的房间,所以偌大的房间只有苏清芷一个人居住。

  苏清芷刚洗完澡,门铃声就响起来了。她将浴袍整理了一番,就去开门了。

  门口,盛博衍带着墨镜站在那里。

  苏清芷张了张嘴,讶异的问,“你怎么来了?你不怕被狗仔发现?”

  盛博衍取下眼镜,勾唇浅笑,“你这样子让我站在门口才会被人发现吧?”

  苏清芷面色一囧,让盛博衍进来了。

  盛博衍关上门后,就把苏清芷抱住了,“清芷,听说明天我们有一场亲热戏,不如我们来实践一下?”

  苏清芷:“……不要。”

  盛博衍抱着她的手依旧未松开,语气倒有些委屈,“为什么?”

  “明天要拍戏。”苏清芷拒绝了他。

  盛博衍:“……”

  盛博衍将苏清芷的身子板正,并在她的唇上重重的一吻,虽然不能实践一下亲热戏,但是接吻总可以吧?

  苏清芷就被他抱着,听到他委屈的语气,心里就软了,踮起脚在他唇上轻轻一吻。盛博衍这才满意了一点。他将头搁在苏清芷的肩膀,“今天我看到季长乐来找你了,你离她远一点,她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苏清芷轻嗯了一声,反手圈着他的腰,“我知道。”随后她笑了笑,“博衍,你知道她今天找我是为什么么?”

  盛博衍鼻音轻哼,“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苏清芷面上的笑意更加大了,“她让我好好看着你,注意你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

  果不其然,盛博衍脸色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还有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