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衍眸中的墨色更加浓郁,他蹲下身子轻抚着苏清芷的面颊,认真的问道,“清芷,你是认真的么?”

  “嗯。”苏清芷点头。

  话音刚落,苏清芷就被盛博衍打横抱进了卧室。他将她放在床上,俯身在她耳边呢喃,“应了就不要后悔。”

  盛博衍的声音又低又沉,如陈年老酒一般醇厚,苏清芷完全沉迷在他的声音里,“我不后悔。”

  听见苏清芷这话,盛博衍一怔,眸里的情愫完全将苏清芷笼罩,温厚的大掌捧起苏清芷的面颊,低头吻了下去,这个吻比以往来的更加热烈。

  卧室里一声一声的喘息声,苏清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扒光了,凉凉的,苏清芷忍不住往盛博衍怀里缩了缩。盛博衍眉眼上染上笑意,一寸一寸吻着她。

  一室的靡靡之色。

  苏清芷昏昏沉沉的,等到盛博衍完事以后,她眼皮已经快抬不起来了。

  盛博衍吻了吻她的眉心,关心道,“还疼么?”

  苏清芷摇摇头,面上依旧绯红一片,“博衍,我想去洗澡。”身上黏糊糊的,睡的极不舒服。

  “好。”盛博衍抱起不着寸缕的苏清芷,走进了浴室。

  水温唤醒了昏昏沉沉的苏清芷,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两人同处在一个浴缸里。虽然在这个世界处了两年,但她骨子里还是古人,两人这样赤条条的相对,本来淡下去的面色又潮红一片。

  苏清芷窘迫的偏了偏头,“那个……我自己洗就好了。”

  盛博衍将苏清芷的头板正,让她的眼睛正对着自己。苏清芷看着盛博衍眼中的墨色,似是要将她吸了进去,“我也要洗,我们一起吧。”

  苏清芷:“……”

  洗澡的时候,盛博衍的手也不老实,在她大腿内侧摩擦着。

  苏清芷:“……”

  盛博衍还是忍不住了,“清芷~”

  尾音轻颤,声音撩人又性感,苏清芷含糊不清的轻嗯了一声。

  浴室里传来啪啪啪的水声,两人的喘息声也让人面红心跳,空气中的木香味更加浓郁起来。

  夜漫长极了。

  苏清芷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昨晚真是太迷乱了。

  盛博衍还未醒,他的双手圈着苏清芷的腰肢,苏清芷就这样窝在他的怀里睡了一整夜。盛博衍的睡颜极好,苏清芷忍不住伸手触摸着他的面容。

  腰间的手一紧,接着就传出了盛博衍低低的笑声。

  苏清芷嗔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推着盛博衍,没想到盛博衍抱的更紧了,“你放开我,我一会儿要去宣传电影。”

  盛博衍眉眼上的笑意更浓,“宣传会不是下午才举行么?”

  “……”苏清芷还是不挣扎了,静静的窝在盛博衍的怀里,手指在他的胸口戳着,“对了,博衍。”她想起了文柔嘉的事,“文柔嘉肯定有高人帮她。”不然她怎么看不出来吴洛思的气运呢?

  盛博衍抓起苏清芷不安分的手,放在唇边啄了一下,“嗯,已经找到那人了,等你电影宣传会结束,我就带你去。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听到盛博衍说找到人,苏清芷心下一喜。

  “当然是……”盛博衍勾唇,露出一抹狡黠的笑。看着盛博衍的笑,苏清芷心里咯噔了一下。

  下一秒,盛博衍就将苏清芷压在了身下,“做一点有意义的事。”

  “……”感觉到一个坚硬的动作咯着自己。

  苏清芷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孟致音打来的电话吵醒了,她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三点了,床上也没了盛博衍的身影。

  “喂?”苏清芷按下了接听键。

  “清芷,你好了么?十分钟后我到你家来接你。”孟致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苏清芷怔了怔,“好。”

  与孟致音通话电话,苏清芷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被子,苏清芷才发现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大腿内侧也有不少。

  苏清芷面色一红,赶紧拿起旁边的衣服穿好。

  正当她穿衣服的空隙,盛博衍就进来了,今天他带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还真有那么一股衣冠禽兽的味道。他径直走到苏清芷跟前,“饭做好了,有你最喜欢吃的鱼。”

  苏清芷用衣服挡了挡胸前,面色窘迫,“嗯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穿衣服。”

  盛博衍勾起一抹笑,将她胸前的衣服拿了下来,“我帮你穿。”

  苏清芷:“……”

  盛博衍面上笑意不减,“反正我都看过了。”

  苏清芷:“……”她还真没看出了盛博衍是这样的人。

  穿完衣服,苏清芷被盛博衍拉出了房间。从昨晚到现在苏清芷都没有吃东西,闻到饭香味,苏清芷才发现自己是真饿了。

  苏清芷吃了一口,“博衍,你做饭越来越好吃了。”

  “你喜欢就好。”盛博衍抽出桌上纸巾,替她擦了擦唇边的酱汁。看这苏清芷这样子,盛博衍恨不得学会全世界各种美食,嗯,一会儿就让阿秋带过来全世界各地的美食书。

  苏清芷才吃了一口,门铃就响了,盛博衍让苏清芷吃,自己去开门。

  孟致音看见开门的是盛博衍,压住心里的讶异,“你们才吃饭?”她闻见了饭香味,嗯,是红烧鱼的香味。

  盛博衍闪开了身子让孟致音进来了。

  “致音姐,你吃饭了么?要不要来吃点?”苏清芷依旧吃着饭。

  “呃……吃过了。”这都三点过了,还没吃饭呐?一会儿估计就要吃晚饭了。

  “我马上就吃完了,你等我几分钟。”苏清芷又扒了一口碗里饭。

  盛博衍给她递了一碗汤,“慢点吃。”

  苏清芷接过汤,喝了一口。

  孟致音瞧了瞧两人的样子,默默的在心里吃起了狗粮,“你慢慢吃,不着急,宣传会四点才开始。”

  几分钟后,苏清芷将饭菜解决完毕,收拾了一下才和孟致音出门。

  车子在路上行驶中,孟致音忍不住的往苏清芷身上看了看。

  察觉到孟致音打量的目光,苏清芷的眼睛从手机移到孟致音的身上,“致音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没。”孟致音摇头,她怎么闻见苏清芷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很好闻,但她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你既然和盛博衍在一起了,就要和宋瑾瑜保持距离,以免以后被有心人发现,当做话题黑你。”孟致音叮嘱道,“我也看得出来,宋瑾瑜对你有点意思。”

  “我明白。”苏清芷不是三岁小孩,自然能明白孟致音的话,再说了她现在已经跟盛博衍在一起了,确实不应该和宋瑾瑜走的太近。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了目的地。

  孟致音将苏清芷带到了化妆间,为她选了一件抹胸的长裙。

  苏清芷有些为难的看着孟致音,“致音姐,能不能换一件衣服啊?这件太暴露了。”这件衣服她一穿,身上那些痕迹就暴露无遗了。

  “啊?”孟致音抬头望着苏清芷,“这件衣服很适合你,你穿上……”

  孟致音一下子卡了壳,所有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因为她看到苏清芷脖间的痕迹,她伸手准备再看看的,结果苏清芷一躲。

  “咳……”孟致音轻咳一声,看苏清芷这样子她大抵已经明白了,“那成,我再给你选一件。”

  这次选了一件保险的长袖。

  孟致音又让小亚过来为苏清芷化妆,遮了遮她脖子上的痕迹。小亚一脸懵逼的看着苏清芷身上那些印记,淡定的化完了妆。

  电影宣传完后,孟致音和苏清芷回了公司。

  刚到公司就看了代毓和陈瑜两人,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进了大门。这里是公司,两人这样亲密的交流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顶多当成工作交流,然而这两人不一样啊,前几天才传了绯闻。

  孟致音回公司,是因为老板又给她交代了新人。

  苏清芷让孟致音先去忙,自己去了休息区,然后径直向代毓和陈瑜那桌走去。

  “瑜姐,代毓。”苏清芷打了一声招呼。

  陈瑜怔了怔,“清芷,你怎么来这儿了?”

  苏清芷揶揄的笑了笑,“我在门口就看到你们两人了,可是你们两人只顾着说话完全没注意到我。你们现在在休息区休息,所以我就过来打声招呼。”

  陈瑜被苏清芷的笑弄得有些不自在,她看了看苏清芷,又看了看代毓,“清芷,我们也好久不见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苏清芷满口答应。

  三人选了一家路段较隐秘的西餐店。

  代毓与陈瑜两人走在前面,苏清芷默默地跟在身后。

  不论是在路上还是在餐厅里代毓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陈瑜,还时不时的递张纸巾,偶尔还会帮她弄了弄头发,这么亲密的事,两人做的极为平常。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还有苏清芷这么一个外人在。

  待侍者上完菜以后,苏清芷才悠悠的开口,“瑜姐,代毓你们马尔代夫的事是真的吧?”

  陈瑜正在喝水,听到苏清芷这么一说,完全被呛住了,一旁的代毓连忙给她抽了一张纸巾。“你怎么知道的?”

  苏清芷啧啧一声,打量着两人,“这么亲密的动作我还看不出来?”

  代毓被噎了一下,看来自己做的确实太明显了。

  好在陈瑜也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见苏清芷发现了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再说了苏清芷也是她的朋友,“没想到你的眼睛还挺厉害的。”

  “那是。”苏清芷挑眉。

  三人正在聊天,苏清芷就接到了盛博衍的电话。苏清芷看了一眼其余两人,抱歉的笑笑,然后起身接了电话。

  “清芷,你在哪里?”盛博衍声音依旧这么好听。

  “我跟瑜姐在吃饭呢,”苏清芷道,“怎么了?”

  盛博衍笑了笑,“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来接你,晚上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帮助文柔嘉的那个人?”

  “嗯。”

  苏清芷轻笑,然后将地址给了盛博衍。

  回到餐桌以后,陈瑜就用手肘拐了拐苏清芷,“谁给你打电话啊?还特意背着我们接?肯定不是致音姐。”

  苏清芷无奈的笑笑,“没谁,吃饭吧,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陈瑜将苏清芷刚才揶揄的笑回了她。

  吃完饭,盛博衍已经来了。

  三人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苏清芷的保姆车。苏清芷朝两人挥了挥手,然后上了保姆车。刚上车苏清芷就看到了盛博衍已经坐在车里了。

  盛博衍拉了拉她的手,“走吧,我带你去。”

  “好。”苏清芷应着,靠在他的怀里。

  “累了么?”盛博衍搂着她,“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嗯。”苏清芷在盛博衍怀里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眯上了眼。

  盛博衍看着苏清芷的睡眼,心里暖暖的,他温厚的手掌轻抚着苏清芷的脸庞,面上那样温暖的笑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盛哥,前面就到了。”阿秋在前面提醒着。

  盛博衍罢了罢手,“绕城转一圈儿吧。”

  “啊?”阿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瞧见了苏清芷在休息,他大约已经明白了,“好的。”

  “我让你找的美食书你找到了么?”盛博衍想起了中午给阿秋吩咐的。

  “找好了。”阿秋从善如流的答着,老板还真是奇怪,什么时候喜欢看美食书了?

  苏清芷大约睡了一个小时,才迷糊糊的睁开眼,然而车子到现在还在行驶,“还没到么?”她揉了揉眼睛。

  “怎么不多睡一会?”盛博衍轻笑,“昨晚你也挺累的。”

  一听他说起昨晚的事,苏清芷瞪了他一眼,“……”

  盛博衍摸了摸鼻子,“到了。”

  地点依旧在高乐妍的日料店,从西餐厅到这里只不过半个小时,可是盛博衍却让阿秋开了两个小时的车。

  盛博衍拉着苏清芷走进日料店,高乐妍此刻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她坐在三楼的小桌子上,昏昏欲睡。直到开门声才将高乐妍从睡梦中拉醒过来。

  “哎哟喂,你们可算来了!”高乐妍打着呵欠,“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可就打烊了,你们……”

  盛博衍看了她一眼,高乐妍立刻闭了嘴。

  苏清芷也看着高乐妍,唇角勾了勾。

  这时,三人对面的那堵墙突然从中间裂开来,一石头砌成的阶梯出现在三人面前。苏清芷愣了愣,没想到这小小的日料店竟然有这样的别样洞天。

  依旧是高乐妍留在上面,盛博衍拉着苏清芷走下长长的阶梯。

  十几分钟后便豁然开朗起来,一高耸入天际的塔出现在苏清芷的跟前。

  玲珑塔!

  这玩意儿苏清芷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回头疑惑的看着盛博衍。

  “进去吧。”盛博衍淡淡道,拉着苏清芷走了进去。

  “这个塔子我也是无意间得到的,这里还有一位镇守的老人。”知道苏清芷疑惑,盛博衍也不急,慢慢跟她解释着。“我创造了一个虚拟空间,用来搁置这塔。”

  盛博衍拉着苏清芷上了四楼。

  四楼就是一层普通的空间,但是一进去所以灵力都禁锢了。同时四楼也关着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子。

  被关在这里,苏清芷也不能看出中年男子的修为,但看着面相,双眼略凸,鼻尖弯曲,一看就知道是非正直之人。

  中年男人看着两人,哼哼道,“我当时是谁呢?”

  “既然被抓住了,就在这里好好带着。”盛博衍声音偏冷,他认真的看着中年人,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可是就是这样的情绪让中年人惶恐不安起来。他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唯独怕盛博衍,前几天晚上盛博衍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正打算逃跑。他这么多年来,横行霸道惯了,自然而然不将盛博衍放在眼里,然而就是这样不放在眼里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制服了,而且还废了他所有的修为。正是这样,他才怕盛博衍,怕的死死地那种。

  出了四楼后,盛博衍向苏清芷解释着,“这人修行有些年头了,冯凌恒给了他一笔钱让他故意替吴洛思挡了气运。”看来冯家和文家想一起消失在京都了呢。

  冯少本来想让那人直接对付苏清芷,可是那人见到苏清芷后,就发现完全不是苏清芷的对手,加上苏清芷身边还有一个盛博衍,所以就打了退堂鼓。后来文柔嘉找到了冯少,想将吴洛思摁死,冯少就利用那人的能力改变了吴洛思的气运,也让苏清芷看不出来了。

  只是令冯少没想到的是,他的计谋竟然被识破了。

  末了,盛博衍又带着苏清芷上了十八层,让她见到了那只狐妖。

  做完这一切后,已经九点了,盛博衍驱车回了公寓。

  文柔嘉的事情彻底解决,就连冯家的产业也波及了不少,一时间,冯家一下子从云端跌入谷底,负债累累。就连冯家产业下的星辰娱乐公司也树倒猢狲散,一个好好的大公司竟然成了二三流的娱乐公司,后来被盛铭接手,并且合并在了盛铭。

  当然这件事已经跟苏清芷无关了,孟致音打电话告诉苏清芷,她被电影节提名了。

  作者有话要说:  盛博衍:天凉了,让文家和冯家破产吧。

  作者:好的呢~

  *

  你们这帮磨人的小妖精,一开车都出来了,记得带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