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芷简简单单的洗了一个澡。

  盛博衍就躺在自己的身边,他拥抱着苏清芷却没有做多余的动作,最后吻了吻她的唇角,两人便相拥而眠。

  第二天,剧组果然就传出了绯闻,但却不是苏清芷的,而是吴洛思的。苏清芷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了娱乐新闻,上面全是吴洛思铺天盖地的绯闻,从未出道到现在都有。

  盛博衍也悠悠的转醒过来,他眯着眼睛看着苏清芷,“怎么了?”

  “我们那个戏女主角被传出了绯闻了。”苏清芷收了收手机。

  “那怎么样了?”盛博衍将苏清芷拉进怀里,唇瓣印上苏清芷的,淡淡的木香味涌入鼻中。轻吻一下后,盛博衍的唇边便移到了苏清芷的肩膀上,轻咬的,接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闹。”苏清芷嗔了盛博衍一眼,“我一会儿要拍戏。”

  盛博衍不听,翻身压着她,将她整个身子搂在他的身下,“那我亲亲你。”

  苏清芷:“……”

  盛博衍唇角轻轻上扬,低头,唇在她的胸口慢慢噬咬,苏清芷全身都战栗起来,她不由自主的轻哼了一声。

  听到苏清芷的轻哼声,盛博衍才停下动作,迷离墨黑的眸子盯着苏清芷,声音低哑性感,“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都可以。”苏清芷声音有点低。

  “好。”盛博衍笑着应下来,他伸手抚了抚苏清芷的唇瓣,然后俯身吻住了她,深深浅浅与她嬉戏。

  一吻完毕,盛博衍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

  盛博衍早上熬了一点清粥,等苏清芷洗漱完毕后,粥已经好了,糯软香滑的清粥散发着淡淡的米香,苏清芷食欲大动,喝了两碗。

  吃完饭,盛博衍亲自送苏清芷去了片场。

  走之前,苏小喵死缠烂打想要去片场,苏清芷赶紧阻止了她,她可不敢让苏小喵再去片场了。

  早上的绯闻上让吴洛思精神痿痹,特意给徐金维请了几天的假,在家休养。徐金维表示也能理解,便准了。本来今天和吴洛思的对手戏直接移到了后面,今天全天都是跟陈默的对手戏。

  “清芷,你家小喵没带来?”张雅正在给苏清芷化妆,没见到苏小喵便好奇的问道。

  “我可不敢再带她了。”苏清芷笑了笑。

  “你家小喵多可爱呀。”张雅继续道,“我们剧组的人也都挺喜欢她的。”

  苏清芷道,“张姐,你不怕她把你的化妆品打翻?”

  张雅努了努嘴,继续给苏清芷化妆。

  今天的妆容偏淡,是苏菀葶还没进宫前的装束。一身淡粉色的齐胸襦裙,张雅给她梳了一个飞仙髻,更显的娇俏可爱。

  徐金维见苏清芷已经弄好了,便让各部门准备好。

  “《嘉妃传》第十三场一镜一次,a!!”

  导演喊了一声开始,苏清芷也开始投入状态。

  正是三月初的样子,院子的桃花已悄悄盛开,剧组为了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也挺不容易。

  这场戏是苏清芷与陈默的对手戏,此刻他还是个先皇的第四子。

  三月桃花,苏菀葶站在小院里,呆愣愣的看着枝头上的繁花。

  身后走进来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一身青竹色的长袍更显芝兰玉树,巧儿看见男子,正准备出声叫苏菀葶,却被他止住了。

  他缓缓的走到她的身后,替她摘下一朵桃花,“菀葶。”他唤了一声。

  苏菀葶回头,看见来人,巧笑嫣然道,“烨表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宫里么?”

  烨表哥就是今后的明宣帝齐烨。齐烨的母妃丽妃出身不好,没有显贵的娘家,但是却深得皇帝的喜爱,加上他与苏菀葶的关系,所以说他成了皇位最有利的争夺者。

  回头的那一瞬间,齐烨有些微怔,她一回头,这桃花刹那间失了颜色,人比桃花娇。

  “明日就要进宫,今日特意来看看你。”齐烨将手里的桃花枝插在苏菀葶的发髻上,然后轻轻的拥抱了她,“若明日功成,我定娶你为妻。”

  “好。”苏菀葶两靥微红,自然是娇羞不宜,“烨表哥,我等着你,我……”

  苏清芷还没说完这段话,就被导演喊了咔。

  “清芷,你刚刚的神情还是有点不对。”徐金维指出了苏清芷的错误。

  苏清芷捂了捂脸,道着歉,“对不住,对不住。”刚刚陈默演的深情款款,苏清芷有些愣神,心里自然是想起了盛博衍,所以这才出了错误。

  徐金维脾气挺好,“没事,休息十分钟,等会儿再拍。”

  陈默也看出了些许端倪,怎么每次和清芷拍亲密戏的时候,她总是ng?他摇了摇脑袋,估计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不好意思啊。”苏清芷抱歉的看着陈默。

  陈默浅笑了一下,“别着急,慢慢来。”

  “嗯。”苏清芷应着。

  “我们来对对戏,我帮你找找感觉。”陈默提议道。

  “行。”苏清芷爽快的答应了。

  回到休息处,两人都拿出台词本对台词,助理芳芳还给两人端上了两杯热茶。

  “烨表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宫里么?”

  “明日就要进宫,今日特意来看看你。若明日功成,我定娶你为妻。”

  “烨表哥,我等着你,我这辈子能遇到你,是婉婷最大的幸事了,不管明日结果怎么样,菀葶都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

  “菀葶……”

  两人正在对台词,小亚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她犹豫了一下,才将话说出来,“清芷,洛思姐出事了。”

  “啊?”苏清芷与陈默两人皆是一惊。

  要知道吴洛思可是这部戏的女主角,苏清芷沉了沉气,淡定的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早上不是好好的么?”

  小亚摇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洛思姐是在来剧场的路上出了车祸,现在生死不明,还在医院抢救。”

  苏清芷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口。昨日她见吴洛思的时候,她并没有血光之灾啊?怎么今日就出事了?

  “清芷,”陈默看着苏清芷皱眉的样子,担忧的喊了她一声。

  苏清芷暗自想些事情,压根没注意陈默的神态。

  血光之灾在三日之前就可以看出,而她昨日才见了吴洛思,想必是有高人遮住了她的气运?让自己看不出来?

  真是个难题啊。

  “清芷?”陈默再次喊了一声。

  “嗯?”苏清芷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陈默有些讶异,“你是在给吴洛思算命么?那她会不会好?”

  “……”这个问题苏清芷很难回答呀,“算是吧,吴洛思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有可能要毁容呀。”

  “哎?”

  吴洛思出了车祸,在医院生死不明,剧组拍戏也拍不下去了,徐金维便给大家放了一天的假。剧组的人都在微博上发表了慰问,苏清芷也发了一条。

  吴洛思的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命虽然保住了,但那张脸算是彻底的毁了,若是整容手术不能复原的话,那么她今后的演艺道路可就完了。

  出了这件事,吴洛思的粉丝更是心急如焚,在全国各地站在了祈福活动,希望吴洛思能安然无恙。而吴洛思的情绪也不稳定,要么大发脾气,要么哭成了泪人儿,要么就发愣。总之整个人都都死气沉沉的。

  吴洛思醒来的第三日,盛铭便召开了发布会,一来明确盛铭是不会放弃吴洛思,让她安心好生休养,二来也可以安抚下各界的心。

  吴洛思的爸妈在媒体面前声泪俱下,“我家思思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她是个好孩子,老天爷不能这么绝!她才二十四岁啊,还有大把的年华,”吴妈妈在媒体面前泣不成声,“我相信你们媒体有双火眼金睛呜呜,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想……呜呜转达我的意思,思思的车祸肯定是人为的……肯定是有人嫉妒我家思思才故意撞她的呜呜。”

  盛铭的副总裁叶铭琛好心的给吴洛思的妈妈递了纸巾,“阿姨,你放心,警方一定会调查这件事的。”可不是么?女儿出了这么大事的?他们做父母的怎么能不着急?

  网上对于这件事都是一半是猜测人为,一半是猜测这件事就是普通的交通事故,顶多出事的人是个大明星而已。

  又过了几天,撞伤吴洛思的肇事司机也抓住了,他亲口承认是他撞的人,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他酒的有点多,第二天精神恍惚,加上刹车失灵,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吴洛思的车子,导致了悲剧。

  肇事司机这件事又将吴洛思的新闻推向了高潮。多数网友已经确定了这就是一场交通事故。

  虽然真凶找到,然后《嘉妃传》却耽误了进度了,吴洛思这个样子也不能再拍戏了,但戏已经开拍了,如今之计只好再找个女主角。

  这两天苏清芷没有拍戏,就窝在公寓里,而盛博衍却忙个不停。苏清芷打开电脑,看起了外界的报道。

  戏才开拍了一天,吴洛思不仅出了绯闻还出了车祸。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晚上盛博衍的回来的时候,苏清芷跟他说了这件事。

  盛博衍亲了亲她的唇角,“别担心,公司已经在调查这件事了。而且,正如你所说的,这件事很蹊跷。”

  苏清芷点头,“我那日见到她的时候,没有看到她印堂的迹象,或许是有人故意让我看不到吧?”

  盛博衍很同意苏清芷的话,“如今之计还是只能先找到幕后的主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可以猜猜是谁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