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神棍影后[古穿今] > WwW.lwxs520.Com第60章
  林旭那组比赛完毕,三人花了四十五分钟,比苏清芷这一组要多三分钟。所以今晚这顿最丰盛的晚饭又落在了苏清芷这组身上。

  做完任务已经日薄西山,苏清芷和方亦雪两人肩并肩的走在小路上。

  草丛里传来一阵儿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一条碗口粗的小青蛇直接躬身而起,毫无顾忌的打量着五人。

  众人心下一骇然,皆往后退了一步。

  卧槽!!这么粗的青蛇?等等,现在蛇的冬眠期已经结束了?

  苏清芷莫名的觉得这蛇有点眼熟。

  还没等苏清芷想起来,那条小青蛇便热络的打起招呼来。

  小青蛇:啊哈,妹子好巧呀o(n_n)o~

  苏清芷:……不巧。

  小青蛇:我就出来看个黄昏没想到还看到你了,听雀妖说有人在这里,你们是在拍戏么?

  苏清芷:……并不,你快走,你看你都吓坏他们了。

  小青蛇蛇脑袋一探,果然苏清芷身后那群人都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好像确实吓到他们了qwq那我马上走,什么时候我来找你玩啊,我可喜欢你家小喵了qwq

  苏清芷:……等你化形了再说吧。

  小青蛇最后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苏清芷,弓起的蛇身子又趴了下去,离开了。

  众人看着小青蛇离开后,才松了一口气。妈呀,这两界山太可怕了

  *

  夜幕而临,森林里异常寒冷。

  五人生了一堆火,围坐在一起。

  这时候导演组又给建议了,“你们可以讲讲鬼故事,看看能不能把你们吓着。”

  三个男嘉宾都觉得这建议不错,苏清芷不发表意见,而方亦雪则一脸的担忧。

  “我先来。”林旭跃跃欲试,“我给你们讲讲我的经历。我有一次拍完夜戏,那时候还在横店影视城,街上没有一个人,就我一个人前面走着。突然,这时候我听到一阵儿脚步声,我回头,却一个人都没有。”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当时心就慌了,难不成遇见鬼了?我又走了几步,可是那脚步越来越清晰,就像是在我身后一样。”

  方亦雪一边听一边讲苏清芷紧紧的搂在怀里。

  “我停下脚步,后面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当时我吓坏了,准备跑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一想,半夜遇到有人喊你你千万不能回头,回头你就成了那人的替死鬼。我吓得啊,直接跑了。”林旭说的绘声绘色,周围的气息像是应景了一样,跟着降了几度,空气中还夹杂了几声呼啸声。

  还真有那么几分阴森。

  “后来呢?”苏清芷问了一句。

  林旭笑眯眯道,“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经纪人。”

  他说完这话,四人一人赏了他一个白眼。

  “我这不是活跃一下气氛嘛!”林旭解释着,“看你们这胆小的样子,再说了这世上那有什么鬼?你们见过么?”

  苏清芷轻咳一声,鬼她见得可多了,现在都可以给他招个鬼出来。

  “那我也讲一个吧。”姜弋沉声道,“是我大学室友的故事,我室友a是个富二代,平时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五一劳动节的时候他去了一趟滇南,并在那里买了一幅画。之后他也就像变了一个人样,不仅断绝了所有女朋友,而且也拒绝跟所有人交往,每天都抱着一副画,还说我要娶你之类的话,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将他送到医院查看了一番,结果什么问题都没有,我们大家也没再说什么了,只当他非常喜欢那幅画。”

  “那画你见过么?”苏清芷皱着眉。

  姜弋摇头,“他很宝贝那幅画,走哪去都带着。室友b一直想看看那幅画,便乘着他睡觉的时候,将画偷过来看了。我还没有看清那副画的内容,室友a就醒了,一见画被偷走了,就怒了。然而室友b却不准备还那幅画,像是魔怔了一样,为此两人还打了一架,我和室友c怎么劝架都不行。

  两人因为打架直接被送到了保卫处,当天晚上保卫室又来了一个男人,自称是道士,也不知道给两人喝了什么东西,还当众毁了那幅画。至此之后,两个室友才恢复过来,而且完全记不得那副画。”

  姜弋说完,众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秦锐拍了拍姜弋的肩膀,“假的吧?”

  姜弋道,“真的。”

  苏清芷眉头皱紧,照姜弋的说法约莫是碰到魅了,

  方亦雪轻轻的戳了苏清芷的肩膀,“清芷,你有没有鬼故事要讲?”

  “有啊。”她的鬼故事可多了。

  “那给我们讲讲。”

  “好啊,有个叫平乐镇的小镇……”

  苏清芷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她那时刚下浮华山,路过一个叫平乐镇的小镇。镇子里面人不多,只有三百来人。小镇的末巷有个纸人店,里面的陈师傅做纸人一绝,人面画的栩栩如生,就像真人一样。

  有一天镇子里来了一个女人,长得特别漂亮,用通俗的话讲就跟狐狸精一样勾人。那女人要求让陈师傅照着她的样子做个一模一样的纸人。陈师傅做这一行很久了,但是从没有人要求做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纸人。毕竟纸人是丧礼的时候才用,很不吉利。陈师傅也劝了那女人,但她就是坚持,而且还给了他一大笔钱。

  陈师傅百般无奈,只好答应了那女人的要求,而且那女人白天不会来看成果,一般晚上才回来。然而陈师傅做好后还没等女人来取,在上山砍柴的时候滚下悬崖死了。陈师傅没有后人,他的那家纸人店也关门了。

  就这样过了两年。适逢大旱,不少流民流窜到平乐镇。

  有天晚上,一个三十来岁的流浪汉实在找不到住的地方,就跑到了陈师傅的家里,陈师傅的早已结了灰尘,而那他做得那些纸人却光洁如新。

  流浪汉一开门就看到了那个长的比狐狸精还漂亮——的纸人。那个纸人做得跟真人一模一样,流浪汉一时都没分清那是个纸人。

  这时候,陈师傅家的大门突然关了起来,而那纸人也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看着流浪汉。流浪汉被这眼神勾的三魂不见了七魄,直勾勾的朝着那纸人去了。

  纸人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流浪汉也沉迷在纸人的眼神中,无法自拔。直到纸人把他堆到地上翻云覆雨。

  事后,那流浪汉自然被吸干了精元,化成了一副枯骨。

  从那以后,镇上的流浪汉渐渐减少,而且每天半夜时分,就会有个红衣美人儿穿街走巷,还唱着呢喃的歌声。

  几人被苏清芷这个故事吸引住了,便追问着,“那后来纸人被发现了么?”

  苏清芷点头,继续讲着。

  小镇里的人害怕极了,找了多少道士都没有结果,到最后道士都被纸人吸干了精元。小镇人惶惶不安的度着日子,能走的也都走了,诺大的一个镇子只剩下三百多个人,还都是一些不能走的老弱病残。

  苏清芷那时也刚下山,路过平乐镇,就觉得死气沉沉,一点人气也没有。也许是许久都没见到外来人,小镇人显得特别热情,还特别叮嘱苏清芷夜晚不要出门。

  到了晚上,苏清芷果然听到了歌声。她隐了身形,推开了房门。街上有个红衣美人儿,她走街串户,一家一家的敲着门。苏清芷跟着她,看着她走进了陈师傅的纸人店。

  陈师傅的纸人屋阴气特别浓郁,上方盘踞着黑鸦与残魂。

  苏清芷当即推开了门,那些纸人都死死的瞪着她。苏清芷也不急,在一旁看到了红衣美人。红衣美人身上的阴气更为浓郁,而她身旁还有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血迹,一滴滴的血直接额上滴了下来。他也看着苏清芷,喉咙里发出咯咯地笑声。

  那些纸人像是得了命令一样,直冲冲的就像苏清芷攻了过来,却被苏清芷简简单单的收拾了。

  红衣美人笑着,也向苏清芷攻击而来。却被苏清芷收服了。那中年人一见苏清芷这么厉害,准备跑路的时候,就被她抓住了,直接让他魂飞魄散了。

  后来苏清芷才查出,那名中年人就是死亡的陈师傅,其实陈师傅早年就死了,而小镇上的陈师傅也不过是他做得纸人罢了。

  几人听了苏清芷的故事,都不由得胆寒了一下。

  苏清芷勾唇,“或许有一天你们会发现身边的人全是蜡像。”她的声音本来就清冷,再加上晚上温度低,竟有一种冷汗直下的感觉。

  “清芷,你不要吓我啊啊啊!!”方亦雪死命的搂着苏清芷。“我最怕鬼了!”

  苏清芷道,“咦,你们还要听么?我再讲一个,今晚心情好。”

  众人:“……”心情好就可以将鬼故事了么?

  “别讲了,要不然晚上睡不着。”秦锐赶紧阻止苏清芷,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背后凉凉的。

  这时。

  “啊,你们后面!”苏清芷大叫起来。

  “什么东西啊啊啊?!”方亦雪一下子就躲进了苏清芷的怀里。

  “有导演。”苏清芷淡定的说着。

  众人:“……”qwq吓死宝宝了。

  导演一脸懵逼的看着五人,他不就是去解决了一下内部矛盾而已嘛?!怎么这五个人这样的反应?又不是占了他们家的卫生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停电了,所以现在才更新~明天补出来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