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降落在伦敦机场的时候,伦敦正是雾蒙蒙的阴雨天。

  盛博衍带着鸭舌帽和一副大大的墨镜,在国外,盛博衍的名气也不低,那些国外的粉丝并不比国内的疯狂。

  两人在机场等了一会儿,就有车辆亲自过来接两人,司机师傅是五十来岁的中年英国人,看到盛博衍,面上也露出尊敬来。

  盛博衍轻点头,拉着苏清芷上车。身边的中年司机师傅只是看了一眼苏清芷,便没说什么了。

  一路上苏清芷都有些忐忑。

  盛博衍瞧出了苏清芷的神色,他勾唇,握紧苏清芷的手,“别担心,有我在。”

  “嗯。”苏清芷点头,朝盛博衍淡淡的一笑。

  车子行驶进入一精致厚重的别墅区。

  接着别墅里出来两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一个年轻人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清芷点头,踏出了车内。

  盛博衍也钻出车,他握紧苏清芷的手,走进了屋子。

  屋子装修典雅,为首的坐着一穿着家居服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而她身边还站着一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穿着红色连衣裙,面容清秀。

  苏清芷往那姑娘身边多看了一眼。

  见到盛博衍,陶婉站起身来,又指了指他身边的苏清芷,“这位就是苏姑娘吧,早些时候博衍就跟我看过你的照片,本人比照片上好看。”

  被陶婉这么一夸,苏清芷面容有点红,“阿姨。”苏清芷拿出手里的东西,“听说您喜欢喝茶,这是从滇南特意带回来的普洱。”

  “哎。”陶婉应了一声,接过茶叶,心里感叹,“确实好久没喝过了,茶还是故乡的好喝。”

  一旁的红衣小姑娘又惊又讶还带着点恨意的看着苏清芷。

  “妈,爸和哥今天都不在?”盛博衍脱了自己的长风衣递给下人。

  陶婉叹了一声,“你哥哥去美国那边了,你爸去在公司里,他们晚上才回来。”

  盛博衍应着。

  “博衍哥哥,好久都没看到你了。”红衣小姑娘看着盛博衍,面色红红的。

  “嗯。”盛博衍摸了摸她的头。

  听着红衣小姑娘喊着博衍哥哥,苏清芷差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陶婉看着身边的盛锦,不说话。

  盛锦并不是她的亲女儿,而是她好闺蜜的。闺蜜很早的时候就死了丈夫,她也不嫁人,就带着女儿独自生活。

  在一次盛锦放学的时候,闺蜜去接她放学,结果路上遇了车祸。闺蜜为了保护女儿,当场死亡,后来盛锦也被寄养在了孤儿院。陶婉听说了这件事后,就立刻把闺蜜的女儿带到了伦敦,并把她当做亲自的女儿。

  盛锦从小就与盛博衍比较亲近,当时圈里的太太们都说这是给盛博衍养的童养媳,陶婉并没有说什么,要是两人长大后真的喜欢,她不会阻止的。谁曾想,盛博衍回国以后,就喜欢了一个姑娘,还将她带来了伦敦。

  苏清芷的家庭背景自己也调查过,除了她父亲,还算家世清白,而且这个姑娘相貌好,品学也好。

  陶婉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既然小衍喜欢,她也就不阻止了。

  “这次回来以后还得去华国么?”盛锦看着盛博衍。

  盛博衍点点头,“会的。”

  盛锦小脸耷拉了下来,“博衍哥哥,可以不去么?”

  盛博衍轻笑一声,“我得上班养家呀。”说着,盛博衍还将苏清芷搂在怀里。

  盛锦看了一眼苏清芷,又迅速的低下头去。若是别人,她到有胆子去争一争,可是情敌是苏清芷啊,她不敢。

  陶婉看着盛博衍两人,开口道,“清芷第一次来家里,你带她转转吧。”

  “好。”盛博衍唇角勾起一抹笑。

  盛锦恨恨的看着两人离去,然后向陶婉撒娇,“妈,你真的让两人在一起了?那个苏清芷……她可是……”哎,怎么说好呢,她怎么说陶婉也不会明白的。

  陶婉拍了拍盛锦的手,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锦儿,爱不能强求,小衍喜欢谁,我都不能左右。如果他今日喜欢的是你,我会满口答应,但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我也不会阻止的。”

  盛锦又急又恨的跺了两下脚,“可是……”

  陶婉朝她笑笑,“走吧,陪我去逛会街,上次你不是看上哪家的衣服么?带我去看看吧。”

  盛锦一股又恨又不能恨的气憋在了胸口。

  告别陶婉两人后,盛博衍带着苏清芷在别墅里转了转。

  别墅很大,出了大厅就是一段走廊,走廊上挂着历代名人的画像,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其中一幅还是浮华山的。

  苏清芷在那副画下驻足了很久。

  昭昭仙途,问道浮华。

  画像上画着昔日浮华山的全貌,在幽绿的林间尚可以看见一条羊肠小道,那条小道直通着浮华山之巅。

  而画像下落笔的是她的名字。

  她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画过这幅画了。

  “这是浮华山。”盛博衍在耳边轻启唇。“你还记得那晚在浮华山的事么?”那是他这一世第一次见到她,她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变。

  盛博衍突然的出声,让苏清芷回过神来,她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回国以后要不要再去浮华山看看?”盛博衍拥着苏清芷的肩膀。

  苏清芷摇头,“不用了,浮华山已经不是当年的浮华山了。”

  盛博衍的心突然狠狠地疼了一下,他将苏清芷完完全全的拥抱入怀。苏清芷靠在盛博衍的胸口,感受着他身上的木香,从来也没有觉得他身上的木香味这么好闻。

  她靠在盛博衍怀里,也不知道盛博衍眼中的神色。“带我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嗯,好。”

  盛博衍拉着苏清芷上了三楼,三楼有个练琴房,摆着各种各样的乐器,而且还有一把箜篌。苏清芷不会弹箜篌,倒是对它旁边的古琴很有兴趣。

  “我给你弹一曲吧。”苏清芷笑,“古人用琴会佳人,我今天用古琴会会你吧。”

  “好。”盛博衍在她身边坐下。

  苏清芷用手拨了一个琴音,琴便发出铮的一声。琴音悠扬,如亘古传来的天音,越到后来越加明晰。直到最后一个尾音结束,苏清芷手指离开琴弦,她抬头,看着盛博衍,“怎么样?”

  “这首情歌我很喜欢。”盛博衍眼里藏不住笑意。

  “你听出来了?”苏清芷有些惊讶。

  盛博衍亦走上前,轻轻拨弄着琴弦,“我唱了这么多年的歌怎么会听不出来?而且,”他在苏清芷唇边轻吻了一下,“凤求凰还是这么一首名曲。”

  苏清芷微窘,“你如果还想听,我以后再给你弹。”

  盛博衍心跳加快了一份,离开的双唇又再次附上她的,“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苏清芷面色微红。

  看看,谁说古人羞涩内敛,这情诗一套一套的。

  苏清芷推了一把盛博衍,“你是不是经常给别人念情诗啊,怎么都是信手拈来。”

  盛博衍做了一个无辜状,“你可冤枉我了,在遇见你之后,我就恨不得把所有情诗都学会。”他轻笑,“你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情诗。”

  苏清芷:“……”莫名的被撩了呢。

  “既然你都给我弹情歌了,那我也给你弹一首如何?”盛博衍轻笑,在一旁的钢琴椅上坐好,修长的手指触碰着黑白键。

  修长的手指如同翻飞的蝴蝶,在手下谱出一首脸红心跳的情歌。

  *

  盛博衍带着苏清芷逛了整个别墅,包括他小时候喜欢去的地方,喜欢玩的游戏,这些东西一点一滴的深入苏清芷的心底。

  伦敦正在下雨,烟雨蒙蒙,盛博衍撑着伞,两人并排在楼下的花园逛着,楼上的陶婉与盛锦一直看着他们。

  远远的看着他们,宛如一对璧人。

  陶婉心里很是高兴,面上也露出些喜色,转头又问了问家里其他两人什么回来。身边的盛锦看着两人在雨中漫步,心里有些急切,可是想说又不能说。

  不远处的苏清芷自然而然察觉到了盛锦的目光,她侧头看了看盛锦,两人目光相对,盛锦慌乱的别过头去。

  “累了么?”盛博衍拉着苏清芷的手。

  “不累。”苏清芷摇头,“这可比拍戏轻松多了。”

  盛博衍轻笑,然后用手指轻刮了一下苏清芷的鼻尖。

  苏清芷痒痒的一躲。

  傍晚的时候,盛博衍的父亲与兄长回来了。盛父五十岁的模样,样子很精神,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依稀有着盛博衍的样子。盛南霆比盛博衍大五岁,样子与盛博衍有四五分相似。他戴着金色的边框眼镜,看起来儒雅极了。

  盛父回家后轻抱了一下盛博衍,“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姑娘,我和你哥哥都赶紧回来看看。”

  说着他又看向盛博衍身边苏清芷,满意的点点头。

  苏清芷很礼貌的喊了一声叔叔。

  盛南霆也抱了一下盛博衍,“可以啊,带了一个姑娘回来了。”

  陶婉听了盛南霆的话,嗔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带一个姑娘回来给我们看看?瞧瞧你都三十几岁的人,连媳妇儿都没娶到。”

  盛南霆被噎了一下。

  盛博衍好笑的拍了拍盛南霆的肩膀。

  一家人落了座,陶婉今天很高兴,特意让保姆做了中餐。平时一家人都吃点西餐,简单方便,今日有客人来,自然不能简单了。

  苏清芷尝了一口,味道虽然没国内地道,但总体来说还不错。

  “博衍,你考虑好了么?”席间盛父开了口,“真的要留在华夏?你知道我的公司在这边。”

  盛博衍点头,“嗯,想好了。”他顿了顿道,“华夏市场不错,很适合发展。”而且,清芷也在华国啊。

  盛父淡然的看了一下苏清芷,心里忽然有些明白,“你既然决定了,我也不阻止你了。”

  陶婉为苏清芷夹了菜,“听说清芷在国内是个明星?要不要在这里发展?”

  苏清芷笑着摇头,“阿姨,多谢你的好意了,我想暂时留在国内,国内市场大,有发展的余地。”

  陶婉叹了一口气,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都这么说,她不想答应也只好答应了。

  盛锦看着他们,心里完全憋着一口气,满满一桌子菜一口都吃不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前方情敌出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