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芷耳根有点红,她推了一把盛博衍,结果盛博衍又咳嗽起来,苏清芷一惊,赶紧轻抚着盛博衍的背,“你的伤究竟怎么了?有药么?”

  盛博衍面色虽然苍白,但是耳根也有点发烫,因为刚刚苏清芷靠过来的时候,他不小心看到了衣领以下的部分,嗯……是淡黄色的。

  “药在我包里。”

  苏清芷听盛博衍这么一说,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小瓷瓶,然后倒出一颗药丸,放到了盛博衍的唇边。

  盛博衍眨了眨眼,低头含住药丸。冰凉的唇碰到苏清芷的手心,一阵酥酥麻麻的战栗传到全身,苏清芷慌乱的松开手。

  *

  苏清芷因为要拍戏,第二天一早就和盛博衍离开了,而周道长和他的小徒弟留在长生村准备再观察些日子。

  回到京都后,苏清芷立刻前往了剧场。

  接下来的戏份基本都是苏清芷的。

  夏凉为了温皓,在他身边扮演了各种各样的人。下场戏所拍的戏份是夏凉一身性感装扮在温皓放学的路上拦截了他。

  化妆师也早早的给苏清芷化好了妆。

  化完妆,苏清芷简直有些认不出来是自己,镜中的人穿着极为妖艳性感,跟她之前的风格完全不搭。

  宋瑾瑜看着苏清芷的扮相,心脏漏跳了一拍。

  一切准备就绪,场记拿着牌子走到中间,“《少年》第三十八场一镜一次,a!!”

  夏凉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靴,带着自己的小弟们,将正准备回家的温皓拦在路上,“温皓,我们去看电影吧?”

  温皓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清芷,耳根莫名的一红,他别开脸,“我要回家。”

  夏凉抓着他的手,温暖的触感让温皓没有挣脱,“就看场电影啊,我这样子你不喜欢么?”

  温皓转头认真的看着夏凉,一字一句,“无论你打扮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我们不适合,你不用来找我了。”

  他甩开夏凉的手,深吸一口气,压着心里的悸动,“我跟你的世界不一样,我融入不了你的世界。”

  说完这句话,温皓转头就走,徒留一个背影给夏凉。

  夏凉怔在原地,双手握紧成拳,大声对温皓的背影吼道,“那我变成一个好女孩呢?你会不会喜欢我?”

  温皓在原地顿了顿,丢下一句话,“随便你。”

  “cut!”副导演拿着大喇叭吼了一句。

  喻珊禾满意的点点头,“过了,清芷演的不错。”

  “谢谢导演。”苏清芷勾唇。

  一旁的叶忆优面色有点不好,她捏了捏自己手上的台词本。这时候,许飞从后面拥抱住了她,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叶忆优摇摇头,勉强的笑了笑,“可能有些不舒服。”

  “既然不舒服,那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许飞亲吻了一下叶忆优的发顶,“我去给喻导请个假。”

  “好。”叶忆优答应了,正好她也想休息一下。

  许飞来请假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苏清芷,便顺便打了一个招呼,“清芷,你演技越来越好了。”对于苏清芷来说,许飞还是有些敬重的,上次还多亏了苏清芷帮他抓住了丽丽。

  苏清芷点头。抬头发现许飞印堂发黑,想必不久又要有血光之灾,当初她提醒过许飞,不要再滥情了,要不然还有好几个丽丽,而这个许飞将她的话当做了耳旁风,照样跟许多小明星搞得不清不楚的。

  喻珊禾见许飞亲自来请假又不好不准,只好答应了,只不过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一把许飞。

  一天的戏份拍完,苏清芷便接到了盛博衍的电话。

  “清芷,晚上一起吃法吧。”盛博衍话里偷着愉悦。

  “好。”苏清芷没有拒绝,便同意了。

  两人依旧约在日料店。

  苏清芷没让盛博衍来接自己,直接去了日料店。高乐妍看到苏清芷,心里大底已经明白了。

  感谢老天爷,终于不用让她再看到老盛的黑脸了。

  苏清芷跟着高乐妍走上了三楼,在高乐妍离开房间的时候却叫住了她,“老板娘,你知道盛大哥受伤的原因么?”

  高乐妍回头,一脸诧异的看着苏清芷,“你不知道他为什么受伤?”

  苏清芷摇头。

  高乐妍叹了一口气,“老盛不能喝酒的。那晚你走后,老盛心情不好,就拉着尤导喝酒,也不知道那季长乐怎么会来,记者就抓拍到了两人,所以才会发生了这样的误会。”

  “为什么不能喝酒?”苏清芷好奇。

  高乐妍摇头,“不知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这样了,他这次受伤也是因为喝酒的缘故。”

  听高乐妍这么一说,苏清芷竟有些自责。

  “我先下去了,”高乐妍道,“老盛也快来了。”

  苏清芷点点头。

  高乐妍走了一分钟后,盛博衍便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苏清芷,盛博衍勾了勾唇,“你来了?”

  苏清芷轻嗯一声,待盛博衍坐下来苏清芷才开口,“伤好些了么?”

  盛博衍伸手摸着苏清芷的发顶,“我没事了。”

  苏清芷看着这样的盛博衍,突然有些心酸,然后伸手拥抱了一下盛博衍,“不能喝酒为什么要喝酒?”

  盛博衍身子一僵,“听说喝酒会忘记一些事情。”

  苏清芷脱离开盛博衍的怀抱,“以后不准喝酒。”

  “好。”盛博衍眼里笑意渐浓。

  吃完饭,盛博衍亲自将苏清芷送了回去,车子停在小区的旁边,“清芷,我给你找个房子吧,你这样住在家里和学校里,会被狗仔跟拍的。”

  苏清芷偏头看着盛博衍,“我回头让致音姐帮我找找。”

  盛博衍看着她,点点头。

  苏清芷勾唇,“那我走了。”

  苏清芷刚打开车门,盛博衍就拉住了苏清芷的手,“听说,你和宋瑾瑜合拍的电影有吻戏?”

  这声音怎么有点别样的意味?

  苏清芷点点头。这部戏中,她和宋瑾瑜确实有两场吻戏,一场是她强吻宋瑾瑜的戏,一场是宋瑾瑜偷亲的戏份,但是两场戏份都是点到为止。

  盛博衍拉过苏清芷,侧头在她唇上一吻,“我不想让你和别人拍吻戏。”

  苏清芷听着盛博衍委屈的声音,心里有点软,又想起那晚上在长生村,他面色苍白的样子。心里终究不忍,她上前搂住盛博衍的脖子,“两场吻戏都是点到为止而已。”

  听苏清芷这么说,盛博衍还是有点不舒服。

  苏清芷见此,主动吻上他的唇。

  盛博衍有些意外,双手却将苏清芷搂紧,加深这个吻。车内小小的空间中,木香味儿在苏清芷鼻尖蔓延开来,化不开去。

  苏清芷抓着盛博衍的衬衣,慢慢闭上眼,感受着他的气息。盛博衍的吻时而霸道,时而温柔,双唇辗转反侧,舌尖的吸允让苏清芷浑身发颤。脑袋了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应着他的吻。

  一吻完毕,盛博衍将苏清芷拥抱在怀里,酥酥麻麻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别怕吻戏好么?”

  “……好。”

  *

  回到家后,苏清芷面色依旧有点红,王雅慧也没看出来。苏清芷喝了一点水,径直走到卧室。

  他们算是在一起了么?

  电话铃声将苏清芷拉回神来,是李薇薇打的,“清芷,你今天的戏份结束了么?今天岑季生日,我在家里举办了聚会,你也来吧。”

  岑季生日李薇薇前几天跟她提过一次,可是这两天事情有点多,给忘记了,“我今天没戏份了,我马上过来。”

  “别,你等一会儿。”李薇薇道,“我让司机来接你,你这样出去,我拍会被狗仔拍到。”

  “也行。”苏清芷点头。

  挂了电话,苏清芷换了一套衣服,李薇薇派的司机也到了。

  李薇薇家中到了三四了七八个同学,苏清芷一进门,大家都把她围住了。

  苏清芷抱歉的笑笑,坐在了李薇薇的跟前。“抱歉,我今天忘了时间。”

  李薇薇拥抱了一下苏清芷,“没事啦,喝杯酒就当赔罪吧。”

  大家听到李薇薇这么说,都起哄让苏清芷喝酒。大家的热情苏清芷实在拒绝不了,就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完。

  苏清芷豪气的将酒喝完,大家也才放过她。

  刚喝完酒,电话就响起了,苏清芷站起身来,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盛博衍打的。

  “清芷,你睡了么?”盛博衍问着。

  “没有。”苏清芷摇头,“时间还早呢,我在薇薇家,她男朋友今天生日,在她家开聚会呢。”

  盛博衍轻轻的笑出来,“那你别喝酒,晚上就不要回去,以免被狗仔拍到。”

  “嗯。”苏清芷应着,“盛大哥你还有事么?没事那我就挂了。”

  “等等。”盛博衍声声缱绻深情,比刚才喝的酒还醉人,“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苏清芷脸有点红,盛博衍念的情诗像是小猫一样挠着她的心,痒痒的。

  盛博衍念完情诗,才道,“晚安。”

  “晚安。”苏清芷慌乱的挂掉电话。

  回到房间,李薇薇便注意到了苏清芷,揶揄道,“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感情你是香辣味。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我闻到了恋爱的香辣味。

  *

  小天使们可以收藏一下作者君的专栏哦~~么么哒~~

  某画的专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