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雪》宣传中,电影《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少年》也即将开拍,这次的拍摄地点定在九中。

  苏清芷之前要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原著粉和自己的小粉丝都纷纷活跃起来。而自己的粉丝竟然纷纷要求不要虐自己。

  这部小说虽然有上下两部,这次拍的上部。在上部结尾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一个坐了牢,一个成为了植物人,悲悲惨惨的收了尾。

  这次拍的是夏凉与女三号杨梦的戏份,而这次杨梦的扮演者就是叶忆优。

  自从上回不愉快的后,叶忆优就没跟自己说过话。苏清芷也不是那种热脸贴着冷屁股的人,既然她不理自己,自己也不可能眼巴巴的去理会她。

  化妆师给苏清芷画好了妆——从来不穿校服的中二少女。

  剧中杨梦是个富二代,仗着家里有钱,就对同学大吼大喊,指手画脚,而这次惹到的却是著名的女混混夏凉。

  场记拿着一个牌牌走过,“《少年》第十三场一镜一次,a!”

  阳光下,穿着一身公主裙的女生趾高气扬的走到夏凉跟前,鄙夷的看着他,“我告诉你,温皓是我喜欢的人,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不然你下场会很惨。”

  夏凉比杨梦高一头,她环着胸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公主,“那你想怎么收拾我?小公主你可能没听说过,整个九中就没有我不敢得罪的人。”

  杨梦从小娇生惯养的长大,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她迎上夏凉的眸子,一时间竟然有些害怕,“我可是……可是……”

  “cut!”副导演喊了停,“叶忆优你怎么回事?连台词都记不住?”

  叶忆优脸色一白,刚刚她完全被苏清芷的气场给压制住了,以至于完全忘词了。“对不起,对不起。”

  喻珊禾导演面上倒还好,这种刚出来的学生演技确实难得过关,不过苏清芷倒令她有些意外——这个姑娘演技还是不错。

  她径直走到叶忆优的面前,“在夏凉面前,你要拿出杨梦的气势来,你不能完全被她钳制。”

  叶忆优呆呆的看着喻珊禾点点头。

  这一次虽然比上一次好一点了,但是还是ng了,整场戏下来,这一场戏就ng了□□次。就连好脾气的喻珊禾都有些脸黑了,但是这个叶忆优是许飞给她的,她跟许飞这么多年的朋友又不可能将叶忆优赶了出去。

  叶忆优的戏份结束便回了学校,而苏清芷却还有一场戏。

  化妆师给苏清芷简简单单的补了一点妆,就让她准备开拍第二场。这一场戏是夏凉与男二的戏份,剧中男二姜承飞是代毓饰演的。两人一起拍过广告,又上过《欢乐行》也算是熟人,所以两人这场戏基本就ng一次过。

  姜承飞在剧中一直喜欢的是女主夏凉,但是女主心中已有住了一个温皓了,所以男二在结局中也是悲惨收尾。

  拍完戏,苏清芷与代毓寒暄了几句便回了寝室。

  刚回到寝室,苏清芷就接到了周道长的电话,苏清芷还有纳闷,自从何琳琳的事情解决了以后,两人就没联系过,今日周道长打电话来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接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便传来了,“清芷,明天有没有空,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明天?”苏清芷话里有些抱歉,“明天要拍戏可能没时间,究竟怎么了?”

  周道长叹了一口气,“长生村出现了旱魃。”

  “什么?”苏清芷也一惊。

  周道长幽幽的说,“我检查过,那旱魃的墓四周呈凶兆,而且特别适合养尸,所以就形成了旱魃。我前几天与他照了面,那物形成的挺久了,我的能力对付不了他,随意才想让你来看看。”

  苏清芷犯了难,长生村离这里有一天的路程,这一来一回要花费三天的时间。现在苏清芷拍戏加宣传新剧挺忙的,很难抽出这样的三天的时间,“道长你先别急,我找找有没有时间。”

  “好。”周道长应着。

  挂了电话,苏清芷想来想去还是给孟致音发了一个短信,说自己要离开三天。刚发完这句话,孟致音就打电话过来了。苏清芷在电话里随便解释了一通,孟致音才将信将疑的答应了。

  第二天苏清芷便去给了剧组请假,虽然喻珊禾面色有点不好,但看到苏清芷这么焦急的份上也就答应了。

  请了假苏清芷当即回了寝室收拾了一点东西,再简单的化了一个妆,确认别人认不出自己后才满意的出了门。

  周道长见到苏清芷,没由的高兴。

  这次一行人中还有周道长的小徒弟,小徒弟见到苏清芷,吓得脸上的墨镜差点都掉了下来,原来师父请的高人就是这个最近大火的苏清芷?

  长生村虽然与一千多年前那个村子名字相同,但是却早已换了模样。

  车子行驶进入了村子。

  苏清芷没有停下来休息,直接跟周道长去看了那座旱魃墓。

  村子里已经死了四人,村里有资历的老人都吓坏了,连忙找了在道上有些威望的周道长。周道长前往查看了一番,也发现了那只旱魃,可是自己的能力有限,实在是对付不了他。

  两人上了墓地,周围阴气森森,村子里的人站在远处望着两人。

  苏清芷围着墓碑准了一圈,眼神一凛,开口便问,“明知道这是个凶地还将人葬在这里?”

  周道长叹了一口气,“我也问了缘由,王家的那小子不相信什么凶地,直接将他舅舅葬在这里了。”

  苏清芷听此罢了罢手,从包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墓碑之上,然后望了望天,“走吧,我们先回去,晚上再来。”

  周道长嗯了一声。

  村长招待了两人,见到苏清芷村长还是有些担忧,“高人,那东西真的能除掉么?”

  苏清芷应着。

  村长见苏清芷点头,又说了这几些天的遭遇,“开始的时候,我们村子里只是死鸡死鸭什么的。最初我们也没在意,都以为是外面的野狗。后来渐渐的就发现不对了,王家那户人家一夜之间就死亡了,身体像是被啃烂一下。”

  苏清芷听着村长的话,“那座墓是多久建立的?”

  村长回忆了一下,“三年前。”

  苏清芷心里有了些大概,才出来的新尸,估计威力也不大。“我明白了,村长,晚上你带人在你家躲躲,不论听到什么情况也不要开门。”

  “好的。”

  *

  夜幕而至,小村里各种狗吠声此起彼伏,苏清芷将周道长留在了村长家,让他帮忙照顾一下村里人,自己一个人去了墓地。

  月明星稀,狗吠声更叫强烈。

  这时候墓地后面走出来一人影,在月光的照耀下,那人的面貌也可以全部看清,眼眶凸显,皮肤黝黑,浑身上下长满了绿色绒毛,就算隔得远,苏清芷也可以闻见他身上的尸臭味。

  那人也注意到了苏清芷,绿色的眼睛了散发着幽绿的光芒,喉咙里发着呜呜的声音。

  长剑在手,苏清芷向后退一步,却撞到一个人影,接着一股熟悉的木香味窜入鼻中,苏清芷不由得身体一怔。

  “为什么不叫我呢?”身后的人声音低沉悦耳,犹如大提琴醇厚。

  苏清芷回头,正好看见盛博衍包含深意的眸子,“你怎么来了?”

  盛博衍面色依旧有些苍白,“有你在我就会来。”

  苏清芷别过眼,而那凶物也朝着两人冲刺过来,盛博衍轻轻的将苏清芷往怀里一带,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

  “你松开我。”苏清芷推了一把盛博衍。

  盛博衍双手搂得更紧,“我不想放手。”

  苏清芷:“……能不能先解决完旱魃?”

  盛博衍眼睛一眯,松开了苏清芷的腰,“好。”

  那凶物直直的像盛博衍冲过来,盛博衍左右躲着凶物的攻击。苏清芷见着,长剑一挑,便将凶物挑起来。

  凶物怒吼了一声,再次向两人攻来。

  苏清芷还没出手,盛博衍的身子突然弯了下去,然后吐出一口鲜血。闻见血香味,那旱魃更加兴奋起来。

  “你……”苏清芷愣了,“你怎么了?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盛博衍面色更加苍白,他微微一笑,像即将枯死的蝴蝶,“你是在担心我么?”他伸手揉了揉苏清芷脑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凶物再次嘶吼一声,非常谴责两人秀恩爱的行为。

  盛博衍收回笑,长剑飞快的一转,身子像一阵风的闪到凶物跟前,接着就只听见一声激烈的惨叫,凶物便倒在地上。

  苏清芷见此,连忙掏出一张符纸贴在凶物的胸口,那凶物瞬间就安静不动了,“看来要烧死他才行。”

  “嗯。”盛博衍点头,整个身子半跪在地上,苏清芷见此连忙扶住他。

  这时候周道长也带着他的小徒弟来,看到受伤的盛博衍有些纳闷,“你们没事吧?”

  而周道长的小徒弟却看着盛博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啊啊啊啊啊这是影帝盛博衍啊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还可以看见自己的偶像,感动qwq

  盛博衍罢了罢手。

  苏清芷接过话,“道长,麻烦你用火烧了这旱魃。”

  周道长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苏清芷扶着盛博衍回到村子里,村长见此,连忙给两人安排了一件小屋子。苏清芷扶着盛博衍在床上躺好。

  盛博衍轻咳一声,这么一咳嗽唇角也流出一殷红的鲜血,红的血,白的面,凄艳而绝美。

  苏清芷坐在盛博衍的床边,可以闻到到他身上好闻的木香味。

  盛博衍勾了勾唇,“对不起。”

  “什么?”

  “我不该用花骗你。”盛博衍认真的看着苏清芷,“原谅我好么?”

  “……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苏清芷皱了皱眉,忽略了盛博衍上一个问题。

  “这些都不重要。”盛博衍再次重重的咳嗽出来,无血色的唇角又流出一丝丝的血,“你能原谅我么?”

  苏清芷眉头皱的更紧了,她拿出一张洁白的纸巾擦了擦盛博衍的唇角,“……我没生你气。”

  受了这么重的伤,苏清芷心里那还有什么气,而且这么久不见,她也挺……想他的。

  听到苏清芷这么一说,盛博衍眸中的笑意渐浓,他伸手触摸着苏清芷的脸庞,然后凑过去,毫无血色的唇瓣在苏清芷的唇上轻轻一吻。

  作者有话要说:  妹子还是原谅了老盛o(n_n)o哈哈~

  然后两人愉快的在一起了。

  ——全文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