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芷回到房间后喘着粗气,今天真的是太奇幻了。

  “清芷,我煮了一点银耳粥要不要喝一点啊?”王雅慧敲了敲苏清芷的门。

  “哦哦,好。”苏清芷应了一声,换了一身睡衣,便走出了房门。

  王雅慧端了一碗银耳粥给苏清芷,是冷冻好了的,喝起来凉凉,爽极了,苏清芷忍不住的喝了两碗。

  “清芷,你觉得瑾瑜怎么样啊?”王雅慧见苏清芷喝的开心,便问道。

  “很好啊。”苏清芷不知道王雅慧指的哪方面,“人长得帅,歌唱的好听,舞跳的好看,戏也演的好,最重要的他还是周老师的孩子。”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王雅慧点点头,“我是问做你男朋友怎么样?我和你周阿姨相识多年,瑾瑜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跟他在一起我也放心。”

  苏清芷差点没有将口里的银耳粥喷了出来。今晚有毒,先是盛博衍莫名巧妙的说了一大顿的话,然后又是苏妈妈,“妈,这事儿还要看缘分,强求不得的。”

  王雅慧点点头,她明白,“那行吧,我还是觉得瑾瑜那孩子不错。”

  “……”今晚上妈妈和盛博衍都怎么了?

  喝了两碗银耳粥,苏清芷满足的回到房间。

  信步走到窗台前,花盆的里的话开的正艳。这么娇气的花,一天不浇水都不行。苏清芷拿起桌边的花洒,浇了水。

  几滴水珠儿跌落在粉白色的花瓣上,苏清芷伸手抚摸着柔软的花瓣,然后凑上前问了问花的馨香味。

  打了一个呵欠,怎么又困了?

  苏清芷努力地抬眼,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躺上床。苏小喵见苏清芷这么快的睡着了,目光便落在花朵上,迈着猫步跳到小桌子上,然后伸出爪子摸了摸花盆里的花。

  “喵!!”苏小喵尖叫一声,瞬间缩回爪子。

  卧槽!!这只臭花竟敢用叶子打我!

  苏小喵再次碰了一下,结果叶子打的更狠。

  苏小喵:“qwq”

  然而已经在睡梦中的苏清芷完全不知道她家小喵受了欺负。今晚又梦到前世了,梦到盛博衍了。

  “我们生孩子吧!”这句话像是魔咒一样缠绕在她的脑海里。

  离开浮华山后,苏清芷寻了一个叫长生村的小村落生活下来,在她屋前屋后种了许多桃花树和一颗叫不出名字的树。

  在梦里她经常出现在这片小村子里,而每次梦中都会有盛博衍的存在。她不记得她前世见过盛博衍。她的记忆力很好,见过的人一般都记得,而且盛博衍还是个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她不可能不记得啊。

  盛博衍一身淡青色的长袍,更显的清俊雅致,如同一棵修竹一般。他就坐在苏清芷的面前,神情的凝望着她,眸里是化不去的墨色。

  苏清芷被他蛊惑,心甘情愿的被他抱在怀里。“清芷。”声音依旧这样酥入骨髓。

  “嗯?怎么了?”

  盛博衍低下头,将苏清芷的话全部吞入口中,唇间的撕磨让苏清芷脸上的温度徒然增高。耳朵里全是盛博衍沙哑的呼吸声。他一手托着苏清芷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不安分的探入苏清芷的衣襟。

  苏清芷轻嘤一声,伸手挡住盛博衍的那只不安分的手,却被盛博衍反手挡了回去。

  “别……”更多的字都被一一吞没。

  盛博衍将苏清芷紧紧的抱在怀里,周围的气氛也暧昧的不行。苏清芷不是傻子,她自然明白接下来就要干什么了,可她竟然不愿意反抗?

  正当盛博衍要进行接下来的动作的时候,苏清芷蓦地消失。

  苏清芷从床上爬起来,面上烫的厉害,怎么会做怎么荒唐的梦?难道怎么真的该找个男朋友了?

  幸好是闹铃响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晨光中,街道基本没什么人,一辆兰博基尼在马路上飞快的行驶着,接着豪车停在一家日料店里。

  盛博衍打开车门,长腿一迈走了进去。

  现在日料店还没开门,盛博衍直接打开了店门,然后上了三楼。三楼上点点灯光,高乐妍早就在三楼等着她了,见盛博衍一副阴沉沉的样子,她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老盛,你这是怎么了?看着脸色,估计是因为那个小道士吧?我说你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一个道士,现在……”

  盛博衍冷冷的瞥了一眼高乐妍,高乐妍立马乖乖的闭嘴了,“你如果这么多嘴的话,我不介意让她来捉了你。”

  高乐妍:“……”求爱失败的老男人好可怕!

  “阁老呢?”盛博衍没察觉出来高乐妍现在的心理活动。

  高乐妍不开口,只是指了指暗格处。

  盛博衍点头,走到暗格处,然后轻轻一按,面前的这一堵墙便从中间分隔成两半,露出一扇门大小的样子,接着两堵墙中间便出现了一石砌的阶梯。盛博衍独自走下阶梯,高乐妍在上面等着他。

  阶梯又黑又长。

  走了半个小时后,才豁然开朗起来。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盛博衍面前陈列着一耸入天际的宝塔,这塔就是消失了一千多年的玲珑塔。玲珑塔是用来镇压穷凶极恶的妖怪,所以它在妖怪们心中也已经成为了恐怖的代名词。

  盛博衍走进塔中。这塔共有三十三层,每一层见到的景象都不一样。他走上十八层,然后停住脚步。

  十八层是冰火两重天。

  “博衍,你来了啊?”虚空中出来了一灰白胡子的老人,老人见到盛博衍露出了一些笑意。

  “阁老。”盛博衍点头。

  “狐妖抓到了?”阁老问。

  “是的。”盛博衍摊开手掌,手掌中便出现了一淡紫色的光球,球中影约约的可以看见一条三尾灰狐。

  这三尾灰狐正是苏清芷捉了很久却害得她差点魂飞魄散的狐妖。

  老人赞赏的点点头,收了笑意又问道,“真的要把狐妖关进着冰火两重天?以他的罪名不用这么重的惩罚。”

  盛博衍眸色更深了一份,语气冰冷无情,那冰冷的声音不由得让老人一颤,“他差点让清芷魂飞湮灭,我这么做简直便宜他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你自己决定就好。”

  盛博衍轻嗯一声,将手里的光球投入到冰火两重天中,接着就听到一阵儿一阵儿的尖叫声,“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盛博衍冷眼看着狐妖,“你的罪名不可饶恕。”死太便宜他了,他应该尝尝着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阁老,我先走了。”最后看了狐妖,盛博衍与老人道别。

  “好。”阁老应了,“我会帮你看住狐妖的。”

  “多谢。”盛博衍眸中的冷色褪去,转身离开了十八层冰火两重天。

  望着盛博衍离开的背影,灰白老人再次叹了一口气,然后整个身子消失在虚空中。

  重新回到三楼,高乐妍正在满面桃红的刷着手机,嘴角还挂着傻不兮兮的笑容,盛博衍看了高乐妍。高乐妍被这么一看,差点手机掉到了地面上。

  盛博衍皱眉,对高乐妍这系列的动作生了疑,“你在干什么?”

  “刷微博。”高乐妍收回手机。

  盛博衍看着高乐妍的手机,将她拿了过来,高乐妍想阻止也来不及了。盛博衍看着手机,面色突然一沉。

  手机上是宋瑾瑜的微博。

  第一条是他和苏清芷的mv照片,特别是第二张照片,两人靠的这么近,就差一个手指头的距离就吻上去了!第二条是他发了一张吃饭的微博,可是盛博衍知道那张照片一定有苏清芷!

  更让他气愤的是高乐妍竟然在第一条微博下刷青鱼cp简直棒棒哒!颜值高高哒!他的颜值不高么!他和清芷就不是cp么!

  这宋瑾瑜是不是嫌弃娱乐圈太好混了?!

  他昨天不是就是去抓了一个狐妖么!压根就没注意到两人的mv照片。

  高乐妍看见盛博衍这样子,就觉得他家的醋坛子打翻了,真特么的酸啊,“老盛,我跟你说,我可是瑾瑜的死忠粉,你不能以你的身份去压他!不然我就去告诉小苏苏你是什么人!”

  “……”盛博衍面色更黑了,“那你最好看紧了他。”

  “哼哼。”高乐妍轻哼一声。

  *

  苏清芷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午饭,就坐上保姆车去了学校。

  车已经行驶了一段距离,苏清芷才发现那盆花没带,昨晚上盛博衍说的话再加上昨晚上做的那个荒唐的梦,让苏清芷精神错乱,结果花忘记带上了。

  现在也懒的回去,苏清芷便给王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每天给花儿浇一遍水。

  “清芷,有个综艺节目邀请你,你要不要上?”孟致音坐在副驾驶问道,“这个综艺节目挺大的,算是国内最出名的娱乐节目了,上了也可以吸粉不少。”

  “好。”苏清点头,“多久上?”

  “这周周六,去湘南。周五我给你定机票。”

  “行。”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清芷你家的醋坛子翻了。

  清芷:(茫然)不可能,我吃面条从来不吃醋。

  *

  所以说男主是个心机、醋坛子的老妖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