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猫咪简简单单的洗了一个澡,苏清芷就倒床就睡。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苏清芷就感觉到脸上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睁开眼,赫然便看见喵咪整个猫身子趴在苏清芷的脸上。

  苏清芷:“……”我的脸不是你的床。

  将猫咪从脸上巴拉下来,苏清芷就去洗涮。

  芳芳也早已敲开了门。她一进门就看见苏清芷的床上窝着一直纯白小猫,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盯着她,瞬间就萌化了她。

  作为一个绒毛控的芳芳早已把持不住了,上前准备去抱抱小猫,结果小猫身子一转,将屁股对准芳芳。

  芳芳:“qaq”

  苏清芷洗漱完毕,就看着一人一猫相互僵持着。

  “清芷,你这是什么品种的猫啊?我怎么没见过?”芳芳还是想抱抱猫咪。“眼睛是蓝色的,好好看。”

  苏清芷擦了擦头发,漫不经心道,“我也不知道,我昨天看到楼下有卖猫咪的,就买了一只。”

  芳芳点点头,“她叫什么名字?”

  苏清芷皱眉,思索了一下,“苏小喵。”

  芳芳:“……”真特别的名字。

  苏小喵:“……”我才不要这么难听的名字。

  擦干头发,苏清芷想起什么便对芳芳说,“芳芳姐,我上午去拍戏你帮我照顾好她,别让别人发现了她。”

  芳芳点点头,“我明白。”

  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早饭,剧组一行人就进山拍戏。

  化妆师张雅早已给苏清芷化好了妆,这场戏是夏琉裳的身份被发现后,倚剑山庄的众弟子杀入映月教的戏份。

  “四十九场,a!”

  各剧务组准备好以后,众人便进入了拍摄状态。

  小树林里,夏琉裳一身暗红色衣裳。她斜靠在长椅上,神情慵懒而魅惑,身后还跟着四名映月教教众。树林里时有时无飘过一些落叶,铮铮的脚步声传入夏琉裳的耳朵里。

  她轻笑一声,还是来了。

  片刻后,小树林里便出现了十几名倚剑山庄的弟子,为首的薛良再熟悉不过了。

  “你们太慢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夏琉裳端起石桌上的酒杯,侍女便倒了一杯清酒给她,“来人是客,我早已准备好了清酒,请各位师兄师弟们喝一杯。”

  “谁跟你是师兄弟?”众人中走出来一名男弟子,“我们是正道,你是邪教,不要把我们和你混为一谈。”

  夏琉裳只是轻笑着,手中的酒杯却早已成了齑粉,“可是我心里还是念着你们呢。”她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中的酒渍,然后嫌弃的皱眉。

  “琉裳,”薛良上前一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这个名字了。念在我们同门一场的份上,你把冉冉交出来吧,她好歹你也是你的师姐。”

  “薛盟主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夏琉裳给自己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你们倚剑山庄的师兄师弟才说了我给你们没关系呢,那么我有什么理由站在师妹的角度放了顾昭冉?”

  “你!”薛良盯着夏琉裳,看着她的慢条斯理的喝着酒,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自责,懊悔又恨着夏琉裳,“那么我就不念同门之情了。”

  风飒飒而起,薛良急急的向夏琉裳攻过来,夏琉裳也没有躲避,倒是那把剑抵在自己的脖间的时候却停了下来,“怎么下不去手了?”

  薛良眼里伤痛之色暴露在夏琉裳面前,“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冉冉?你放了她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夏琉裳轻嘲的一笑,“不好,我夏琉裳不是你想可怜就可怜的。我喜欢的是你全心全意……”

  “卡。”苏清芷还没念完这句台词,孟玉东就喊停了。他皱皱眉,这场戏苏清芷其实发挥的很好,可是他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苏清芷敛了敛情绪,就听到孟玉东说,“清芷,你先好好琢磨一下夏琉裳这个角色,你这场戏演的还不够透彻。”

  “好。”苏清芷应了一声。

  陆铭昊同情的拍了拍苏清芷的肩膀,“好好琢磨一下剧本。”

  苏清芷朝着陆铭昊微微一笑。

  孟玉东让苏清芷下去好好琢磨一下戏份,自己便去拍文柔嘉的戏份。顾昭冉是薛良的青梅竹马,同时两人也情愫暗生,就在两人成亲当日,顾昭冉被当场掳走,只留下映月教的标志。那时候夏琉裳还在扮演小师妹,她根本不可能掳走人。

  苏清芷也没有去看文柔嘉拍戏,而是研究着剧本。

  正研究着,陈默便走了过来,“有什么心得了?”陈默大大咧咧坐在苏清芷的身边,问道。

  苏清芷摇摇头,“孟导说的对,我少了一点感觉。”

  陈默拿起身边的剧本,“来,我们试试戏。”

  “嗯。”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这个名字了。念在我们同门一场的份上,你把冉冉交出来吧,她好歹你也是你的师姐。”陈默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也仔细的研究过男主角薛良的戏份。这个男主太注重江湖道义,然后等失去顾昭冉后,他也才真真明白顾昭冉早已融入自己的骨血,永远不能抹去。

  而他饰演的男二号陆然则是全剧最大的boss。陆然是个天性冷漠的人,他是个练武奇才却热爱的诗词歌赋,他不拘泥与正道邪教,他觉得那些跟他没什么关系,直到他后来遇到了夏琉裳,他才知道他的冷漠从来都是为别人存在的,而不是为她存在。

  夏琉裳一点一滴的渗透入自己的生活,当他爱上她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已心有所属。可是爱是盲目的,他喜欢她,愿意为她背叛正道,堕入邪教,也愿意为她抓了他十年的师妹。

  陈默已经入了戏。

  “薛盟主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们倚剑山庄的师兄师弟才说了我给你们没关系呢,那么我有什么理由站在师妹的角度放了顾昭冉?”

  “那么我就不念同门之情了。”

  “怎么下不去手了?”

  ……

  两人对完这段戏后,陈默便皱了皱眉,“我知道了,你少了什么感觉了。”

  苏清芷目光从剧本上移开,“什么感觉?”

  “你这段虽然演出了夏琉裳面对薛良的时候那种不甘,心痛与爱慕,可是……”陈默激动的说,“你只会让人觉得你在演夏琉裳,而不是正真的融入她,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想象成为夏琉裳。”

  苏清芷听着陈默的话,认真思索了一番,才恍然的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你。”

  能为苏清芷解惑,陈默没由的开心了一回。

  正在苏清芷感受夏琉裳这个角色时候,就听到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

  剧组人员都停下了动作。

  “孟……孟导,有蛇啊啊啊!!”文柔嘉捂住耳朵,手胡乱的指着,“就在那里,有蛇,有蛇。”

  孟玉东哐当一下摔下手中的剧本,“你一个练武的还怕蛇?”

  文柔嘉小心翼翼的辩解,“谁说练武的不能怕蛇?”

  孟玉东气结,他当初怎么就找了文柔嘉演女主?从开拍到现在就没一天省心过。

  苏清芷也停下手中的事,向文柔嘉的方向望去,入目的就看见一条碗口粗的小青蛇。小青蛇不过三百年,刚开了灵智。

  小青蛇也察觉到了苏清芷的目光,探起了身子,绿幽幽的眸子盯着苏清芷。

  卧槽!不对啊!那个人类的气息怎么奇怪?

  qaq赶快溜!

  小青蛇就这样直起身子,剧组人员一下子就呆了,卧槽!!这么大的青蛇。

  苏清芷见小青蛇想溜,赶紧传话给他。

  小青蛇瞬间就待在原地了:qaq女侠求放过!!我是条好蛇,我不吃人,只吃田鼠tat!!

  苏清芷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一条蛇来这里干嘛?

  小青蛇心塞塞的:我听山雀说这里有人拍戏,我就来看看,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还没怎么见过人qaq

  苏清芷:我不收你,你赶快回去吧,以后来看拍戏别让他们发现就好了。

  小青蛇:我会的!!女侠好人qwq,那我先走了,我麻麻叫我吃饭(田鼠)了~\(≧▽≦)/~。

  不过后来苏清芷发现小青蛇不出来扰民了,因为小青蛇学聪明了,跑到树上看孟玉东拍戏了_(:3ゝ∠)_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小青蛇麻利的爬走了,文柔嘉才颤抖的拍戏,估计被小青蛇吓惨了,文柔嘉接下来的戏份老是ng。孟玉东也不是什么和颜悦色的导演,见文柔嘉老是ng直接让她今天下午的戏不用拍了。

  倒是苏清芷有了陈默的指点,接下的戏份基本都是一次就过了,孟玉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一旁的文柔嘉虽然愤恨,可是却不敢有所动作,自那次比武后,文柔嘉也不敢怎么挑衅苏清芷了。

  *

  晚上没有苏清芷的戏份,她便早早的回了酒店。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小喵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整个身子卷成一团。苏清芷被萌化了,伸手戳了戳小喵的圆肚子,小喵不舒服的扬了扬的尾巴。

  芳芳去了附近的乡镇给苏清芷买了一些小零食。虽然好多明星会为了上镜好看,都会刻意的拒绝零食,但是自家艺人仿佛是个特别的存在,喜欢吃各种各样的零食,还尤其喜欢吃全家桶。

  不过还好,再怎么吃都长不胖,无论怎样上镜都是美美哒。

  芳芳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苏清芷逗着小喵,她今天逗了好久的小喵,可是小喵一直不理自己,就算拿着逗猫棒逗她,她都不理自己,心好累_(:3ゝ∠)_

  高冷喵。

  “清芷,你今天的戏份结束了?”芳芳将手里的大包小包零食往桌上一搁,还从中拿出一大桶的全家桶,然后递给苏清芷。

  苏清芷不客气的接过,咬了一口,赞叹道,“还是芳芳你最懂我。”

  芳芳翻了一个白眼,“那你吃完好好休息,我先回房间了。”

  苏清芷点点头。

  一个鸡腿还没啃完,苏清芷就听到一阵儿异动,连睡觉的小喵都惊动了。

  苏清芷往窗外瞟了瞟,就看到白天见到的小青蛇一脸垂涎的看着苏清芷……手里的鸡腿。“想吃?”

  小青蛇点着蛇脑袋。

  苏清芷的好笑的看了一眼,然后起身走到窗台边,放了一条鸡腿在窗前。“吃吧。”

  小青蛇瞪大了眼睛,“谢谢。”幼龄小孩的声音。

  说完这句话,小青蛇直接吞了鸡腿,骨头都没吐。

  小青蛇:好好吃qaq

  苏清芷见小青蛇一脸满足的样子,又给了它一只鸡翅。

  *

  文柔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脖子上有三条抓痕。她惊叫一声,小助理阿兰听到文柔嘉的叫声,赶紧推门进来。

  “嘉姐,怎么了?”阿兰公式一般的问候。

  一大早起来就看到三条抓痕,文柔嘉心情就不好,便对阿兰大吼道,“我脖子上怎么回事啊?”

  阿兰心里吐槽了一句,但面上还是安慰着,“大概是昨天在山里拍摄不小心被割了一下。”

  文柔嘉瞪大了眼睛,“你当我白痴?我昨晚上回来明明没有。”

  阿兰被吼的莫名其妙,小声道,“那我给你去找创可贴。”

  “赶紧去。”文柔嘉没好脾气的瞪着阿兰,“真不知道养你们这些助理是干什么吃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阿兰握紧拳头,退出了房门。

  文柔嘉在房间闹腾到了九点才出门,然而剧组的人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孟玉东更是臭着一张脸,要不是制片人拉住他,他早就想换了女主角。

  见大家都在等着自己,文柔嘉也没有道歉什么,上了车,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化妆。

  众人早已习惯了文柔嘉的这幅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孟玉东憋着一口气,让司机开车,一群人进入深山。

  “哎,你知道么?这两界山下面的酒店闹鬼?”说话的是这部戏的女n角。

  “不可能吧!”又一个声音响起。

  “怎么不是真的?我这两天晚上老是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是去查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而且我直接在网上搜过,好多来旅游的人都说闹鬼。”

  “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一个闺蜜来两界山旅游,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发现脖子上有三个爪印,过了很久才消失的,后来还大病了一场呢。”

  文柔嘉将两人的话听在耳朵里,然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不会是真的闹鬼吧?

  苏清芷也听了两人的话,这两界山那是闹什么鬼?只是山中开了灵智的精灵下了山,找吃的罢了,一时间惊动了游客。

  “清芷,你相信有鬼么?”身后的女三号的扮演者周雯雯问。

  苏清芷正准备摇头,忽而看到了文柔嘉的脸色,她皱了皱眉,故作深沉道,“相信啊,我上回还查过,两界山灵异事件很多的。”

  周雯雯啊了一声,又打趣道,“你骗我吧?我可不相信有鬼。”

  苏清芷轻笑,“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说了晚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什么?我昨晚都听到了。”

  文柔嘉的脸色又白了一分。

  一车人热热闹闹的进了两界山的深处。

  *

  剧组在两界山拍了半个月的戏份,差不多都脱了一层皮,山林间本来就湿热,加上蛇虫鼠蚁什么的,剧组人员简直苦不堪言。然而众人都明白,早点收工便早点结束煎熬,所以在两界山拍戏的时候,工作人员就特别的认真。

  一个月的戏份硬生生提前一周拍完。

  这天苏清芷的戏份刚结束,孟致音就打电话来了。

  “致音姐,你可是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苏清芷接了电话,打趣道。

  孟致音在电话那头扬了扬眉,“你这边的戏份还有多久结束?我给你接了一个电影的女配。这部戏可是著名导演王浩的新作,这部戏大咖很多的,对你有帮助的。”

  苏清芷思索了一下,“大概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嗯,那行,你好好照顾自己,我挂了。”

  两人挂完电话,苏清芷也就没在意这件事了,就这样又过了几天。

  今天拍的戏,是夏琉裳死亡的戏份,也是苏清芷的最后一场戏。孟玉东让苏清芷好好酝酿情绪,好好掌握夏琉裳的内心戏。

  最后一场戏,苏清芷琢磨的也挺多的,陈默也跟自己的对过戏,但是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果不其然,这场戏苏清芷还是ng了三四次。

  孟玉东也没生气,让苏清芷准备好,在拍一次。

  映月教教主生性弑杀,为天下正道所不容。昔日武林盟主亲率正道弟子踏平了映月教,但却被映月教教主逃跑了,至今下落不明。

  苍翠的小竹林里,陆然一袭白衣望着小竹屋陷入沉思,他站在竹林里,颀长的背影显得更加落寞。

  “咳咳。”一阵儿轻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陆然回头,正好看见夏琉裳一袭病态的靠在小竹屋的门前。

  “你怎么样了?”陆然见夏琉裳出来,赶紧将夏琉裳搂在怀里,“受了伤就好好去休息。不要出来走动,免得受了寒。”

  夏琉裳摇摇头,宣纸一般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些笑意,“不碍事的。师兄,可以陪我出去走走么?老在屋里躺着,我也不舒服。”

  看着夏琉裳这幅样子,陆然心疼极了,恨不得她受的苦都统统由自己来受。他紧紧的搂着夏琉裳,“好,师兄陪你去看。”

  陆然扶着夏琉裳在竹屋前的石桌上坐好,“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夏琉裳摇头,头靠在陆然的怀里,“师兄,我好累,让我靠一会儿。”

  “好。”陆然哑着嗓子,“师兄的肩膀永远给你靠。”

  夏琉裳在陆然的怀里寻了一舒服的地方,缓缓的闭上眼睛,她沉沉的开口,气息微弱,“师兄,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你不必这么为我……”

  “不要说傻话,我一定会救你的。”陆然打断夏琉裳的怀里,想搂紧她,可是又怕弄疼她。

  夏琉裳止住陆然,继续说道,“我知道顾昭冉是你抓来的,千叶也是你找到的,为了我你背叛了正道,放弃了十年的倚剑山庄。我只不过是个邪教妖女而已,师兄你这么做不值得。如果不是我,你有可能是下一届的武林盟主,是天下人的信仰,是正道心中的英雄……如今你已经被正邪两道追杀,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

  夏琉裳越说话气息就越渐虚弱。

  陆然声音有些颤抖,“琉裳,你别说话了。”没了你,这武林盟主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什么正道邪道只不过是世道所编排出来的谎话罢了。

  正大邪道不过是一念之间,你都不在了,正道邪道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对我来说,他们就只是杀你的人罢了。

  别走好不好……

  “琉裳,琉裳,你醒醒,不要睡了好么?”陆然眼中的悲戚仿佛渲染了整个竹林,那些缥缈的竹叶无情的打落在两人的身上。

  一时间竹林里万籁俱静。

  清风挽起,陆然呆呆的搂着琉裳,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夏琉裳吹走。

  “师兄……对不起了,我可能要先走了。”夏琉裳艰难的睁开眼,眼角划过一滴泪,她努力地笑了笑,“这辈子是我辜负了你……下辈子你不要再遇见我了,我……我怕我……再伤……伤了你……的心……”

  心字刚落下音,夏琉裳的手臂忽的垂下来,努力睁开的双眼也慢慢的闭上。

  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呢。

  “卡。”孟玉东被这悲伤的气息弄得也伤心满满,不过这场戏苏清芷还是过了。“清芷,这场戏不错。”

  苏清芷挣脱开陈默的怀抱,擦了擦眼角的泪,“谢谢导演。”

  孟玉东点点头,“你的戏杀青了。”

  陈默也从刚才悲伤的气氛中走了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拍着苏清芷的肩膀,“你进步很大,加油。”

  苏清芷回了他一个笑。

  苏清芷回到休息处,小亚便递上一杯水,“清芷,你演的好棒,刚刚我们几个小姐妹都看哭了。”qwq简直太虐了。

  苏清芷喝了一口水,“真的么?”

  “嗯嗯。”小亚死命的点了点头。

  *

  苏清芷的戏份虽然结束了,然而剧组其他人的戏份还没结束,大热天的还要在两界山拍戏。回到酒店后,芳芳已经将苏清芷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好了。

  在两界山休息一晚后,孟致音便亲自来接苏清芷。

  “你还有两周开学,而王浩导演剧中你的戏份只需要一周就拍完了。”孟致音开着车,偏头对苏清芷说道,“车里有份剧本你好好看看。”

  苏清芷应了一声,安安分分的看起剧本来。

  “这个戏演员阵容很强大,不仅有蝉联三届的影帝周温耀,还有国际影帝盛博衍加盟,就连女主角也是上一届错失最佳女主角的陈瑜饰演,所以你跟这着他们拍戏对你帮助很大的。”孟致音跟苏清芷解释道,“这部算是双男主的戏份,盛博衍饰演的司警官是剧中最大的boss。”

  苏清芷听着孟致音的话,点点头。

  “不过。”孟致音拍了拍方向盘,神情愉悦,“你的戏份主要是和盛博衍,而且你们在剧中有很多亲热戏。”

  还有很多亲热戏?嗯?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就要亲吻戏辣,采访一下男女主角的感受——

  作者:请问一下两位现在的心情?

  盛博衍:激动!都十几万字了终于可以亲到了qwq

  苏清芷:冷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