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就开始正式开拍,第一场戏是文柔嘉的戏。

  虽然文柔嘉爱耍大牌,但演技还是有的。这次文柔嘉饰演的是倚剑山庄的大小姐顾昭冉,也是男主薛良青梅竹马的爱人。

  苏清芷坐在遮阳伞下,拿着剧本背台词

  “清芷,”还没轮到陈默的戏,“真没想到我们会合作同一部戏。”

  这部戏苏清芷饰演的夏琉裳和陈默饰演的陆然对手戏很多,“是啊。是不是觉得我算命挺灵验的?我说过你会时来运转的。”

  陈默勾唇一笑,当初他以为苏清芷只是随便说说,可是她说的一切竟然成真了。他从小群演一步一步的爬,到现在做到孟玉东新剧里的男二。陆然这个角色也是个吸粉的角色,演好了陈默今后的道路又上了一步,“是啊。我们的对手戏挺多的,我们来试试戏吧。”

  “好。”苏清芷爽快的应了。

  陈默这么些年来的沉积让他在这一部戏中一下子爆发了,苏清芷与陈默对戏竟然发现他的演技并不比影帝影后差,而且基本是陈默将苏清芷带入戏。

  对完戏,陈默笑笑,“清芷,你这里你的表情要丰富一点,刚才你的表演太死板了,夏琉裳在后山被薛良发现后,你戏里没有侥幸意味而且你对男主要有惊艳感……”

  苏清芷点了点。

  两人对完戏,文柔嘉也拍完第一场戏了,她ng了一次便过了。

  苏清芷这场戏是与薛良的对手戏,也是夏琉裳第一次进了倚剑山庄与男主角见面的戏份。

  “各剧务组准备,三号机给近景。”孟玉东拿着大喇叭吼了一句。

  苏清芷也渐渐进入了拍戏状态。

  ——羊肠小道上缓缓走过来一颀长的人影,穿着白色长衫,领口绣着一株青竹,手里握着长剑,面容俊秀。

  夏琉裳刚从假山后面跳出来,一把长剑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持剑的人手骨节分明,夏琉裳顺着手看向白衣人,领口的青竹苍翠欲滴,栩栩如生,也如他人一般清俊雅致。

  薛良看到夏琉裳腰间的腰牌,“你是新来的弟子?”

  “嗯。”夏琉裳点头。

  薛良这才收回剑,“这后山不是你能来的,你回去吧。”

  夏琉裳哦了一声,然后低下头,手指搅动着衣裳,“我迷路了。”她来后山就为了找那把千叶藏锋,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还被薛良发现了,不过还好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薛良抬了抬眼,“既然不认识路,就不要乱跑。”

  “知道了。”夏琉裳点点头,“谢谢薛师兄。”

  薛良莞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不是是新弟子么?”

  夏琉裳指了指薛良的腰间的腰牌。

  薛良这才反应过来,倒是他糊涂了,他叹了一声,“你竟然不认识路,那我送你回去吧,走吧。”

  身后的夏琉裳面上有些错愣。薛良轻笑了一声,又说了一声,“走啊。”

  “谢谢师兄。”夏琉裳面上绽放出笑容,如春阳光一般温暖。

  “卡!”孟玉东满意的点点头,“这条过了,清芷你好好准备一下下一场戏。”

  这场戏拍完,陆铭昊也点点头,“你演的不错。”他以为这场戏苏清芷要ng几次,没想到却一次就过了。

  “谢谢。”苏清芷微微一笑,多亏了陈默给自己对戏。苏清芷抬头正好看见陈默对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文柔嘉将苏清芷这场戏从头到尾看了一篇,气得小脸发白,她是真没想到苏清芷竟然有演技!

  苏清芷察觉到文柔嘉看着自己,她也回了文柔嘉一眼。

  文柔嘉悻悻的收回眼,转身去拍戏。

  苏清芷耸了耸肩,回到自己的位置,助理芳芳给苏清芷递上小风扇。大热天的拍戏,剧组的人仿佛处在蒸笼之中,为了上镜好看,妆容还不能化。

  苏清芷没有接小风扇,“我不热。”

  芳芳:“……”她仔细的看着苏清芷,竟然发现都没有流汗!羡慕tat!!她都快要热死了。

  文柔嘉拍的这场戏是一场打戏,她持着长剑与陈默相对。这场打戏,陈默也没有要替身,自己亲身上阵。

  “师兄,我们相处十年,你宁愿相信夏琉裳也不相信我?”顾昭冉直直的看着陆然。

  “是。”陆然喜欢夏琉裳,这全山庄的人都知道。

  “你!”顾昭冉有点恨铁不成钢,“那件事真是夏琉裳做得,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们十年的感情,你都不信任我?”

  不是不信任顾昭冉,是他愿意相信琉裳。“师妹,不管怎么说,我都相信她。”

  顾昭冉咬口无言,拔出长剑,“既然你不相信,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是我的话对还是她的话对,你……”

  文柔嘉这场戏发挥的不好,后面的打戏动作也错了好几个,加上陈默演技好,就硬生生的将她比了下去,完全演不出来顾昭冉被冤枉后的委屈与生气。

  孟玉东捏了捏眉头,“卡,不对,重来。”

  文柔嘉擦了擦汗,心里更火大了,演了一场憋屈的戏,下了戏还这么憋屈。她擦了擦汗,径直走到孟玉东面前,“导演,我不舒服,你让别人先拍吧。”

  孟玉东也是出了名的严厉,本来夏天就热,文柔嘉这么一说,他心里更有气,直接把文柔嘉骂了一顿,“你以为剧组是你家?你想拍就拍,不想拍就不拍?既然你不想拍那就回去,这女主角的戏你也别演了。娱乐圈这么大,比你好的演员多得是。”

  文柔嘉白了白脸,却不说话了。她虽然爱耍大牌,将排场,可是孟玉东她却不敢得罪。

  *

  一阵儿汽笛声,剧组的人都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

  冯少穿着衬衣西裤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一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人,而那女人不是前两天闹得轰轰烈烈的激吻门女主夏锦意。

  一看到冯少,文柔嘉面上涨了一些气势。“表哥。”

  冯少笑着摸了摸文柔嘉的头,文柔嘉得意看了一眼苏清芷。苏清芷无语的想翻白眼。

  “冯少。”孟玉东气愤压了一些,“冯少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冯少轻笑,“今天第一天拍戏,我总要过来看看,顺便来看望一下表妹,孟导你拍你的,不用管我。”

  孟玉东点点头,既然冯少来了,他也不上文柔嘉拍下去了,让苏清芷准备一下,拍她明天的一场戏。

  文柔嘉拉着冯少坐下。

  苏清芷接下来拍的一场戏是一场感情戏,也是夏琉裳表明心迹却被薛良拒绝的一场戏。

  “各剧务组准备好,第三十二戏开拍!,一号机远镜头,四号机给特写。”

  薛良正在藏书阁看书,光影里便出现了一人影,他未抬头,“怎么来找我了?东西收拾好了?”

  夏琉裳轻嗯了一声,“师兄我一会儿就要下山了,所以是特意来给你道别的。”

  薛良这才将手里的书放下,“不是明天才出门么?”

  “家中老母病重,我想提前下山看望。”夏琉裳看着薛良,眼里流出不舍。

  薛良触及到夏琉裳的目光,眸子一缩,转移了目光,不经意道,“那确实应该回去看看。”

  夏琉裳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师兄要和顾师姐成亲了?”

  提到顾昭冉,薛良面容难得温柔,他点点头,“下个月二十号是个良成吉日,我们在那天成亲。到时候也给你一个大红包。”

  夏琉裳身影有些踉跄,她稳住身子,上前一步,“师兄,你可知道,其实我也……”

  “小师妹。”薛良赶紧止住夏琉裳的接下来的话,“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可是我已经有了冉冉,你是个好姑娘,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有人愿意陪你一生一世,而那个人不是我。”

  听他这么说,夏琉裳觉得她整个身子被抽空,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是了,她作为邪教教主什么人找不到,何必在乎一个小小的薛良?外界都在传言邪教教主心狠手辣,杀人不长眼,可是有谁能真正了解她。她是个洒脱的人,既然薛良已经说了不喜欢她,那她便不再纠缠。“大师兄,我知道了。那我这就下山了。”

  夏琉裳不给薛良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了。出了房门那一刻,夏琉裳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以后不会在这么傻了。

  “卡!”

  孟玉东仔仔细细的回忆着苏清芷的表现,才露出笑脸,虽然这场戏有些小瑕疵,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这场戏过了。”

  苏清芷接过芳芳递过来的纸,擦了擦泪。

  陆铭昊拍了拍苏清芷的肩膀,有些遗憾的说,“如果我是薛良,我一定会选择夏琉裳的。”

  苏清芷愣了愣,对着陆铭昊笑了笑,可是她是夏琉裳一定不会喜欢上薛良的。

  文柔嘉见苏清芷一次过,心里更气愤了。“表哥,你为什么会选苏清芷出演女二号,你不知道我看到她就烦么?”

  这可就冤枉冯大少爷了,他当初投资这部电视剧,指名道姓的要文柔嘉演女主,而那孟玉东是看演技不看后台的人,文柔嘉演女主他倒是没反对,至于女二号谁来演他可不关心那些,再说了女二号也是导演和原著作者请自定的。

  就算现在知道了苏清芷出演女二,他也不敢说什么。万一那苏清芷有什么不高兴的,直接放个鬼在他身边,他不得吓死?

  “就算她是演了这部戏,可是你才是女主。”冯少好心的安慰,“你才是大家的焦点。”

  文柔嘉这才舒服一点,又问道,“表哥最近有没有什么大荧幕的戏?”

  冯少点点头,“有是有,可是我已经定人了。”

  “是夏锦意?”文柔嘉听冯少这么说,整个人都不好了,抽抽搭搭的说,“原来表妹还没一个跟你睡过一晚的女人重要。”

  冯少最看不得这个表妹哭了,“好了好了,我再给你找找有什么大荧幕的戏。”

  “真的?”文柔嘉擦了擦泪,喜出望外。

  “真的。”

  苏清芷将两人的对话一句不拉的听在耳朵里。正在小屋子里休息,孟致音便走了进来,“清芷,晚上的戏你不用拍了,今晚冯少请大家吃饭。”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啦~

  女主要在演技上吊打文柔嘉_(:3ゝ∠)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