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追女孩子?”破天荒的王书瀚问出了这个问题。

  王子灏惊得吐出一口奶茶,还差点烫了舌头,“哥,你是不是认真的啊?!哥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大喜啊!我一定要要回去告诉妈!”

  “……”有这样的弟弟真是够了!

  苏清芷也一脸惊讶,她这书呆子一样的表哥什么时候开窍了?她轻咳一声,“追女孩子啊得分人,像表哥这样的长相胜算为百分之八十,但是……”苏清芷画风一转,“以表哥的情商成功率为百分之负一百。”

  王书瀚:“……”

  “首先,你要对她认真,要真正的了解她。她喜欢什么你要第一时间送到,带她去吃想吃的东西,带她想玩的地方去玩。而且说话也要注意些,比如她喜欢吃凉的东西,但是你觉得吃凉的不好。你可以这么对她说,‘女孩子吃凉的东西对身体不好,你生病了我会心疼的。’这样的话……”苏清芷说了一大串话,两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王子灏竖起拇指,“表姐撩妹高手。”

  王书瀚:“这样能行?”他怎么感觉这么方呢!

  “哥我建议你多去看几本言情小说。”王子灏唇角微翘,“这比你看代码追女孩子好用的多。”

  王书涵:“……”他觉得更不靠谱了。

  七点钟的时候,王家一家人在江边的酒店吃了饭。王老爷破天荒的点了一瓶白酒。王永辉赶紧止住。

  王老爷子摆摆手,“今天高兴,我们一家人喝一杯。”

  王永辉又看了自己妹妹一眼,“爸,少喝点。”

  王雅慧被王永辉这么一看,脸色陡然变白。

  二十多年前,王雅慧还是家里的宝贝女儿,王老爷子也向来疼爱这个女儿,好东西都留给她。后来王雅慧考上了京都的大学,认识了苏东阳,两人便双双坠入爱河。毕业以后,王雅慧也不顾父母的反对迅速的和苏东阳结了婚。

  对于这桩婚事,王家肯定不同意。如果对方是个家世清白,奋勇好进的人也就算了,可是那苏东阳就是混混啊!高中辍学后,就留在家里整天玩游戏,后来还因为打架在牢里关了一年。出来以后也就认识王雅慧,王雅慧一直觉得自己是真爱,便偷了家里的户口本与苏东阳领了证,为了这件事王老爷被气得半死,发誓要断绝与王雅慧来往。

  结婚的前几年两人过得还不错,苏东阳也勤勤恳恳的上班,养活王雅慧两母子。王老爷子见女儿过得还不错,也放心了,还将三四岁的苏清芷接到阆州待了四五年。

  直到苏清芷被接回去后,苏东阳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从开始的冷暴力到家庭暴力。到此王雅慧明白了自己的放心给错了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也没脸再回去见父母,于是就这样过了十年。直到苏东阳死后她才决定回家看看。

  “没事,高兴。”王老爷子又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爸。”王雅慧吸了吸鼻子,“我陪你喝一杯。”

  王老爷子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絮絮叨叨的开口,“这么多年了,你也是第一次回来看看,当年……”

  “爸,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任性,害了自己也寒了你的心。”王雅慧将杯子的酒喝完,“这次回来,我也不祈求您的原谅,只希望每逢过节你能让我回家看望你。”

  王雅慧说的哽咽,王老爷子也听得心软,他年龄大了,不想去理会当年的事,再说了现在一家人和和气气,团团圆圆也没什么不好,“雅慧,当年别怪爸心狠,你是我亲闺女我能害你不成?我们都是为你好。”

  “我明白,我明白的。”王雅慧擦了擦眼泪。

  “好了,爸。”王永辉看着如此哽咽的妹妹,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雅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大家快快乐乐的吃一顿饭,不提什么当年的事。”

  “是啊。”王老爷子点头,“来,大家吃饭。”

  苏清芷递了一张纸给王雅慧,王雅慧接了过来擦了擦眼泪,这才露出一些笑。

  “清芷,听说你去当明星了?”刘珠替苏清芷夹了菜,“过年的时候我就看广告上的女孩子像你。”

  苏清芷笑道,“嗯,过年的时候我也确实拍了一个广告。”

  “小清芷,”王老爷子叹了口气,“听说娱乐圈不好混,你以后多注意一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回来,不要委屈了自己。”

  “外公,我会的。”苏清芷点头。

  “表姐,你以后被人黑了,就去找哥。”王子灏瞟了一眼身边的王书瀚,“哥去攻陷了他的电脑,反正哥也是学这个专业的,不用白不用。”

  王书瀚:“……”说的好有道理呢!

  “子灏说的不错。”刘珠也附和了一声。

  “……”我学的是计算机,不是黑客!

  *

  阆州的夜色也算是一绝,吃完饭,苏清芷决定去逛逛,消消食。

  古城两边的房檐上挂满了一只只红灯笼,淡淡的橘色光芒从灯笼里透出来,偶尔吹来一股凉风,灯笼随风而扬。

  街上的人比白天多多了。

  苏清芷正在思考给李薇薇带什么礼物的回去,衣兜里的手机便响起来了。

  “清芷。”电话那头的声音低低沉沉,在这夜色中尤为醉人,“你回头。”

  苏清芷依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回了头——盛博衍穿着棕色的休闲服,站在这淡橘色的灯光里,拿着手机,面上的笑宛如月色般迷人。

  灯火阑珊,盛博衍在人群中一步一步的向苏清芷走过来,“真好,在这里看到你。”

  苏清芷拿着手机,满脸惊讶。待盛博衍走近,她才回过神来,眼前这人真的是盛博衍。“你怎么来了?不用拍戏么?”

  “来旅游。”盛博衍唇角轻掀,“刚拍完一部戏,我想休息休息。”

  “哦,盛大哥出来不打扮打扮?”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盛博衍,“你不怕被人认出来?”

  “不会。”盛博衍自信满满。

  苏清芷点点头,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

  “想去看灯火么?”盛博衍开口。

  “啊?”

  不等苏清芷回答,盛博衍就拉着苏清芷离开。他的手指有些凉,可是被他握着却意外舒服,苏清芷就这样被他拉着,竟没有甩开他。

  华光楼是古城最大的阁楼了,现在这个时间,还没关门。

  盛博衍拉着苏清芷买了两张门票,售票的小妹还多看了两眼盛博衍,一时间竟然没认出来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影帝盛博衍。

  华光楼总共有三楼,二楼供奉着伏羲大帝,三楼则可以俯瞰古城全貌。两人上了阁楼,在二楼的伏羲大帝处拜了拜,才上了三楼。

  阁楼上也没有别的游客。苏清芷靠在三楼栏杆正好将古城的全貌净收眼底,点点灯光将古城笼罩起来,这里真的可以看到万家灯火。

  “盛大哥,你怎么会来阆州旅游?”苏清芷拢了拢耳鬓的长发,“我还以为你会去国外旅游的。”

  “这里也算是历史文化名城,而且风景也不错。”盛博衍一直注意着身边的苏清芷。

  苏清芷转头,“既然盛大哥是第一次来玩,我可以当免费的导游。”

  “好。”

  阁楼上的橘红色灯笼与街边的灯光遥相呼应,两人站在橘色光芒里一时间哑口无言,忽而一阵微风起,苏清芷披散的长发被吹到脸上。

  盛博衍心一跳,伸手将她面上的头发轻轻拨到耳后。苏清芷注视着盛博衍眼睛,他的眼睛里有着她看不懂的光芒,但是这光芒却深深吸引着她,是她渐渐沉迷下去。

  慢慢的,两人身边的气氛更加暧昧。

  盛博衍俯下身子,唇慢慢贴近。苏清芷离得最近,她依稀可以闻到盛博衍身上淡淡的木香,让她竟然不知道推开他。

  就在俩唇想近之时,苏清芷的电话铃声忽的想起。

  苏清芷窘迫的轻咳一声,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李薇薇。

  “怎么了,薇薇?”苏清芷下意识扫了一眼盛博衍,然后迅速的移开眼。

  “没。”李薇薇摇摇头,“我就想问你多久回来?”

  “就快了。”苏清芷不自然的说道。

  两人迅速的结束了这段对话,盛博衍看着苏清芷,眸里有浅浅的笑意。

  “时间不早了,盛大哥,我们回去吧。”

  盛博衍轻轻地嗯了一声。

  *

  回到王家时候,已经十点了,苏清芷简简单单收拾了一下,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王家的院子挺大的,有几间房子还被作为了客栈供给游客休息。而苏清芷这间屋子是王老爷子专门留给她的。

  刚换好睡衣,苏清芷就感受到门外有些异动,接着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苏清芷眉宇轻挑,果然还是来了。

  翻身下床,苏清芷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人,穿着白色长裙,一头墨黑的长发随意的披着。苏清芷看着来人,身子一侧,让她进屋,“你还是来了?”

  白衣女轻轻的点头,她仔细的看着苏清芷的容貌——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我当初找了你很久,没想到你却来到了这里。”苏清芷站在原地,也打量着面前的白衣女,她是这具身子的灵魂。

  “我也不知道。”原身摇摇头,“自我魂魄离体后,我便来到了这里。外公信佛,我整日待在他身边,倒也聆听了一些佛法。”

  王老爷子信佛这件事,苏清芷是知道的。今日她踏进院子的那一刻,就看到院子有淡淡的金光。或许原身的灵魂来到这里也是受了某种指引。

  “你可知道我们为何同名同姓,而且还长得一模一样? ”

  苏清芷摇头,这个问题她也想了许久。

  原身顿了顿,继续道,“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后世,但是你又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苏清芷:“……”

  原身又对苏清芷说起了当日死亡后的场景,“那日我死后,我看到了你的前世。你被狐妖毁灭肉身后,魂魄四散,但是有一阵绿光救了你,将你四散的灵魂重聚起来。也将你送到了这个时代,让你进入了我的身体。”被苏东阳推,她正好撞到了桌角上,也因此一命呼呜,可是自己想再回去自己的身体却怎么也回不去。而在此刻,苏清芷的灵魂进入了她的肉身,接着她便被一阵拉力拉开,醒来后去发现自己在外公的家中。

  原身所说的,苏清芷自是不知道,她的记忆就停留在肉身被狐妖毁灭的那一刻。

  “这次来我也是向你辞别的。”原身淡淡的勾唇,“我要走了。”

  苏清芷诧异,“投胎?”

  原身从窗台处望了望天边的月色,然后点了点头。“所以,我也有事想求你。”

  “什么事?”既然占了原身的身子,原身有什么事情,她也尽量帮忙。

  “瑾瑜哥。”原身蠕了蠕唇,“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他,我最舍不得就是他了。”

  苏清芷看着他,语气认真,“你是说用余生之力照顾他么?那么……对不起,我可能办不到,我不能欺骗他的感情。就算我答应你和宋瑾瑜在一起,可是我终究不是你,给不了他你的爱。”

  原身身子漂浮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顷刻她才开口,“是我考虑不周。”苏清芷说的对,她喜欢宋瑾瑜,可是她不能硬要求苏清芷留在他身边。

  罢了,只要瑾瑜哥过得开心快乐就好,那么她也无憾了。

  月色正浓,原身面颊浮现一抹淡笑,她上前拥抱了一下苏清芷,“帮我照顾好妈妈以及外公。”

  苏清芷点头,轻抚着她的背,“我会的。”

  听到苏清芷答应,原身终于露出满足的笑,“我走了。”说出这句话,她的身子在月光中渐渐消散,最终化为一缕青烟,随夜风而散。

  不知道为何,苏清芷心中竟有些难过。

  *

  一夜无眠。

  苏清芷有晨跑的习惯。才六点左右,苏清芷就起床了,换上了一身简单的运动装去江边跑步。

  早晨江边人少,偶尔有些卖早餐的小推车而过。

  苏清芷正跑着,便被后面的人叫住了。叫住她的人正是昨日才见过面的盛博衍,他穿着跟苏清芷同一色系的运动装,看起来活力十足,“盛大哥,我没想到你也喜欢晨跑。”

  盛博衍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苏清芷,没由的心情大好,“我也没想到。”

  两人并排在街上跑着步,偶尔也会聊聊天。

  跑了几圈,江边人便多了起来,各种卖早点的铺子也开了门。

  苏清芷买了两只鸡蛋饼,鸡蛋饼被煎成金黄色,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动,苏清芷交给盛博衍一个。盛博衍有些诧异的接过,学着苏清芷的样子咬了一口,唔……貌似味道还不错。

  “盛大哥肯定没吃过这样的早餐。”苏清芷眯了眯眼。

  盛博衍再咬了一口,他是没吃这样的早餐,但是这样的早餐别样美味,“挺好吃的。”

  “盛大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在国内发展?”苏清芷咬着鸡蛋饼问道。

  “嗯。”盛博衍回答,“在找一些国内的剧本。”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有合作。想此,盛博衍不由得勾了勾唇。

  苏清芷自然不知道盛博衍内心的想法,她点点头,“华国的市场挺大的,对盛大哥也有帮助。”

  盛博衍侧头看着苏清芷,晨光为她镀上一层金光,她唇角上翘,简单而迷人。让他心脏一阵儿悸动,心乱极了。她的笑打断他以往的冷漠,让他忍不住靠近她。莫名的,盛博衍想起了昨晚上未完成的那个吻。

  有些遗憾呐。

  在阆州带了四天,苏清芷便要和王雅慧离开。临行前,王老爷子将苏清芷叫到跟前,交给了她一颗佛珠。

  “这颗佛珠是我专门留给你的。”王老爷子喝着茶,神情凝重。

  苏清芷接过佛珠后,便感受到佛珠上一股灵力,而且这股灵力与自己本身的灵气相容,“外公,这是……”

  王老爷子叹了口气,“祖上传下来的佛珠本来有四颗,到了我这辈的手上的时候只有这一颗了,我知道你要去当明星,我也听说娱乐圈很乱,这可佛珠可以保护你逢凶化吉,时来运转。”

  苏清芷知道王老爷子的好意,便接受了,“谢谢外公。”

  王老爷子慈爱的笑笑,伸手摸了摸苏清芷的脑袋,“那个时候你还四五岁,现在都这么大了,而外公也老了,不能随时陪在你身边了。”

  苏清芷握着王老爷子的手,“外公,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你只要记得有我这个外公就好了。”王老爷子笑道,“还是我外孙女有本事成了大明星,我的那些老伙伴们可羡慕我了,说我有个这么漂亮的外孙女,你也要好好的,也别受什么委屈,就像子灏说的,有人黑你你就找书瀚攻了他的电脑。”

  “我知道,外公。”苏清芷一一应着王老爷子的话,心里酸酸的,从原身的记忆中知道了王老爷子对这个外孙女极为疼爱,而原身对这个外公也十分的尊敬。

  有个这么疼爱自己的外公,苏清芷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

  与王老爷子说了一会儿话,苏清芷便离开了王家回到了京都。

  刚下飞机,孟致音便打来了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盛博衍v:差点就吻上了呢!都怪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