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高三女生何琳琳的死让整个三中笼罩一层雾霾之中,然而几天后跟她有关系的几个同学也相继死去。一时间,三中的高三生陷入一阵恐慌之中。都传言是何琳琳的鬼魂在作祟。

  相继的学校论坛、贴吧也爆出了这件事。校长方乙尧认识到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遂命令禁止学生传谣,违者记过处分或者直接开除学籍。严惩了几个学生后,这件事才压了下来。而那之后,高三学生再也死过人。

  苏清芷浏览这些信息,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十年前的事学校明令禁止过不许外传,学校贴吧的那些帖子也早已被删除了,苏清芷想知道的那些信息一点儿也没有。

  现在也只有等孟致音给她带的消息了。

  苏清芷今晚又准备留在李薇薇家。

  虽然那女鬼被自己所伤,现在还不敢贸然前来,可是自己守在她身边终究要安心一点。

  床上的人轻轻的呻吟一声,苏清芷这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苏清芷坐在李薇薇的床边,关心道。

  “清芷,我爸妈回来了么?”李薇薇现在还很虚弱,苏清芷扶着她靠在床头。

  “没有。”苏清芷心中微叹。

  “哦。”李薇薇眸中有些落寞,“他们终究生意重要。”心中有些气愤,“他们不要回来好了,反正回来以后看到的是我尸体,我给那女鬼做替身算了!”

  对于李薇薇的家庭,苏清芷是了解的。

  李薇薇的父母是生意人,每年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从小李薇薇就跟苏清芷要好,这么些年,李薇薇觉得好友都比父母的关心多。

  “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苏清芷倒了一杯水给李薇薇。

  “嗯。”李薇薇鼻头有点酸。

  “你是怎么惹上那鬼的?”苏清芷询问道。

  李薇薇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就上了个厕所就看到那鬼了。”她仿佛意识到什么,“清芷,你是不是在浮华山真的学到了抓鬼的本事啊?就是因为你送给我的玉佩那鬼才没有伤了我。可是玉佩碎了。”

  苏清芷颇为好笑,“嗯,我在暑假在浮华山学了一点。”

  “我那远方表舅真的是神棍?”李薇薇又问道。

  “不是。”苏清芷随意的扯了一句,“是个游客教我的,他见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就随便教了我一点。”

  “哦。”李薇薇不明觉厉的点点头。

  *

  第二天晚上,孟致音找到了苏清芷,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了苏清芷。

  苏清芷道了一声谢,便去了李薇薇家中。

  休息了一天,李薇薇情况要好了很多,苏清芷熬了点红枣粥,端给了李薇薇。“学校里我帮你请了假,你不用担心。”这样的李薇薇哪里还有心情上课。

  “嗯。”李薇薇应了一声,将碗里的粥喝完。

  利用李薇薇喝粥的时间,苏清芷将孟致音送来的资料看完了。当年与何琳琳关系好的女生有四个,三个自从何琳琳死后没几天她们也死了。同时死亡的还有两个男同学,其中一个是与何琳琳交往的男友顾旻知。

  上面还有三个与何琳琳有些关系的同学的联系方式。

  苏清芷拿起手机拨了其中一个电话过去。

  过了一分钟,电话那头才传来消息,“喂?”是一个男声。

  “请问是不是杨浩?”苏清芷态度还算客气。

  “嗯,我是。”电话那头说着,“我不装修也不买家具更不买彩票。”

  “……”苏清芷道,“我找你是想问你一些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十年前何琳琳的事情,我朋友……”

  还没等苏清芷说话,电话那头就挂了。

  回复苏清芷的就只剩下一串忙音。

  “清芷,你在调查十年前的事?”李薇薇已经喝完粥了,迷惑的看着苏清芷。

  “嗯。”苏清芷应了一声,“那鬼不容易对付,我得找到她的死穴,这样才能一网打尽。”其实她还想了解到,就是是什么原因让那女鬼消失十年后又重新回来了。

  “我陪你一起找。”李薇薇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严肃道。

  “好。”

  又拨打了一个电话。

  苏清芷向那人说明了来意后,这次那人没挂掉电话,她的语气颇为认真。“琳琳真的回来了么?”

  “是。”苏清芷答道,“她回来了,还差点拉了我朋友做替死鬼。”

  电话里的女声突然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她心有不甘。你们……真的能彻底解决了琳琳么?”

  “你得把前因后果告诉我。”

  那头犹豫了片刻,“好,那明天中午我们在西泽广场上的咖啡厅见面好么?”

  “那边人太多了。”苏清芷皱眉,她可不希望被狗仔发现,“东大街的日料店吧。”

  “好。”电话那头爽快的应了下来。

  何琳琳死的时候不过十八岁,十年过去,她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厉鬼。

  *

  第二天刚好周末。

  按照约定的时间,苏清芷和李薇薇来到了日料店。

  高乐妍今日正好在店中,看到苏清芷的身影,吓得她差点藏在柜台里。qwq抓妖的道士怎么又来了。

  “老板娘。”苏清芷笑着打招呼。

  “嗨,清芷。”高乐妍不自然的回了一句。tat她好怕苏清芷会突然收了她。

  “老板娘好久不见,越来越好看了。”苏清芷唇角弯了弯。

  “清芷也越来越好看了。”高乐妍继续不自然的笑着。

  “那我们先去二楼的包间了。”苏清芷拉了拉还在呆愣着的李薇薇。

  李薇薇:这妹子好漂亮!

  “哦,好的。”高乐妍送了一口气。

  苏清芷刚上了两步台阶,又转过头来,“等等,老板娘。”

  “啥……啥事?”高乐妍心一跳,完了完了,她要收我了qwq

  苏清芷走上前,在她面前唇瓣轻启,“老板娘放心,你没有做过坏事,我是不会收你的。所以,”苏清芷挑了挑眉,“你不用怕我。”

  “哎?”高乐妍愣神。

  在愣神之际,苏清芷已经拉着李薇薇上了二楼。

  等了半刻钟,电话里的女人才姗姗而来,后来还跟着一男人。

  莫贤敏按照苏清芷的定的地点来到日料店,看到苏清芷的第一眼,她还以为自己被某个电视节目耍了。

  跟在莫贤敏的周宏也吓了一跳,现在这个帮何琳琳的女生不是这几个月大火的苏清芷么?

  “你是苏清芷?”周宏没有反应过来。

  “嗯,”苏清芷点点头,“两位请坐。找你们来是希望你们告诉我十年前的事情,我朋友。”苏清芷指了指身边的李薇薇,“她被何琳琳缠上了。”

  两人神情都凝重起来。

  周宏率先开了口,“琳琳……她其实是个好学生。”

  十年前,周宏跟何琳琳的几个玩伴都比较好。那时候,何琳琳学习好,人长的也好看,还是自己好哥们顾旻知的女朋友。班里很多人都喜欢何琳琳,包括自己。

  可是何琳琳跟自己的好哥们已经在一起了,自己也就没什么希望了,所以只好祝福他们。

  两人的恋情一直偷偷摸摸的,知道高考前一个月两人的事被父母知道了。顾旻知的家里穷困,而何琳琳家中却有点小钱。两方父母都不同意两人在一起,何琳琳的父母更是当着学校老师与顾家人的面前打了何琳琳一巴掌,说什么也不同意。

  何琳琳性子倔强,偏要和顾旻知在一起。加上当初一模考试两人成绩都下滑的厉害,这次连老师都找了他们谈话。

  手足无措的何琳琳便拉着顾旻知商量着殉情,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她与顾旻知是真心相爱的,什么鸿沟都难不倒他们,爱情是他们这些庸碌人所不理解的。当时的顾旻知听到消息后虽然犹豫,但还是同意了。

  两人相约晚上在高三楼的顶层跳楼。

  那天晚上顾旻知来晚了,何琳琳便问他是不是不爱他了。顾旻知矢口否认,并且和何琳琳手拉手走到了天台。

  在跳下楼的最后一瞬间,顾旻知却后悔了,他慌乱的推开了何琳琳,自己逃到了一边。

  看着已经跳下楼的何琳琳,他不后悔,他想活着,想要活下去。他没有跟着何琳琳一起跳楼,而是选择了逃避。

  几天后,失神的顾旻知选择和正在追求自己的一个富家女杨菲雅在一起。而那位富家女跟已经死了何琳琳是闺蜜。

  当天夜里,上完晚自习的两人没有离开,而是独留在教室里。顾旻知血气方刚,一来二去就跟杨菲雅做了那种事。

  事后已经十二点,两人刚做完那种事,化作孤魂的何琳琳便出现了。她看到背叛诺言的顾旻知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了,一时间下了狠手,杀了两人。接下几天,何琳琳又杀死了跟他们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

  一时间,学校里流言四起,不少人都相信是何琳琳的魂魄回来报仇了。

  “后来呢?”苏清芷问道。“何琳琳是怎么消失的?”

  对面的周宏叹了一口气,“我当时也吓坏了,也认为是何琳琳回来报仇了。那时我老家有个老道士,平时算算命什么的,在我们那里还挺有名的,于是我就去找了老道士,把前因后果告诉了老道士。

  老道士当初叹了口气,晚上就跟我去了学校。他让我先回了,自己留下来。自从老道士来了以后,学校就再也没死过人,学校里也将谣言压了下来,就这样安分的过了十年,我以为何琳琳彻底消失了,没想到她又出现了,她还是不甘心么?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了,而且负心人也死了,她还想报什么仇。”

  如果当年自己在顾旻知之前追求她,说不定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十年了,自己还是有点放不下她。

  何琳琳死后,他怨过顾旻知,但更多的怨自己。若当年留住了她该多好,他会向她表白。

  “老道士?”苏清芷心中讶异,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未见过同类人,“可以带我去见见那老道士么?”

  周宏愣了愣,才道,“好。”

  周宏说的老道长与浮华山的虚辰子不一样。

  四人出了日料店,苏清芷将包里的鸭舌帽和口罩拿了出来。

  “清芷。”莫贤敏嚅了嚅唇,“抓到琳琳以后可不可以放她一马?她其实不坏的。”当年她也见过何琳琳的鬼魂,可是她没有伤害自己。

  “莫小姐。”苏清芷打断她,“她现在已经变成厉鬼了,你这样心慈手软害的就是你自己。你以为你找了道士后,她还会念你是朋友?”

  莫贤敏一时间哑口无言。

  老道长的家在郊区,周宏亲自开车带三人过去。

  已经是四月末的天气了,老道长院子的桃花树上的桃花已经谢了,地上还残留着些许桃花瓣。

  老道长姓周,在这一片挺有名的。

  见到四人,老道长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道长。”周宏着急的向周道长说明了来意,“十年前三中跳楼而死的那个女生又回来了。”

  周道长眼眸一沉,“可是真的?”

  周宏几人都点了点头,“她还缠上了这位同学。”说着周宏指了指身边的李薇薇。

  苏清芷也观察着周道长,周道长与自己是同一类人,不过他才稍稍入门,但比起那虚辰子好了太多。

  “哎。”周道长谈了一口气。“看来我的能力有限镇不住她啊。”

  听了老道长的话除苏清芷以外的人都心中一紧,若周道长都无法收拾了她,那这世上还有可以镇住她的人么?

  “当年以我的能力并不能将她消灭,只能将她镇压起来。想来十年过去了她的怨气应该消了,没想到她竟然变本加厉了。”

  几人面色登时一白。

  “老道长你可知道她为什么十年后不但怨气未消失反而形成了煞?”苏清芷开口道,“你将她镇压的地点选错了,你选在了一个极阴之地。”

  本来她还不确定,可是听老道长这么一说,她便大致明白了。

  “这……”周道长这才注意到苏清芷,“你说的可是真的?我记得当初我可是镇压……”周道长声音小了下去。

  果然是学艺不精啊,竟然算错了方位。周道长深吸一口气,心中懊悔不已。

  “那现在该怎么办?”周宏皱眉。

  “我有办法。”苏清芷沉声道。

  *

  夜间,几人一同前往了李家。

  十二点未到,就能感受一股浓郁的阴气。

  “道长麻烦你了。”苏清芷颔首。

  “你若真的有办法治了那女鬼,我这点小忙也算不上什么。”周到长呵呵一笑,看来自己确实老了。他虽然看出来苏清芷的修为,却也知道苏清芷的能力不凡,说不定那鬼她真能制服。

  苏清芷淡淡的嗯了一声。

  周道长站起很来,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三炷香,点燃。嘴里默念着什么,只见那烟消散后,一个穿着三中校服的女生出现在众人眼前。

  “琳琳。”莫贤敏率先喊了一声。

  “桀桀桀……”何琳琳抬起头来,两只没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贤敏。看着的莫贤敏一阵儿汗毛竖起。

  “琳琳,我是周宏你还记得我么?”周宏声音低低的,有些伤感。

  “怎么不记得?”何琳琳在屋子里飘来飘去,“你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看,我做鬼也没有忘记你们。”

  “琳琳。”莫贤敏急急地喊出来,“你不要在添杀孽了,你已经杀死了菲雅和顾旻知,也算报了仇了,就不要再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了吧!”

  何琳琳訾笑一声,“我做鬼也做累了,我想活下去,所以我必须要找人替我。李薇薇那丫头不错,和我倒是相配。”

  听到何琳琳点自己的名字,李薇薇心颤的瑟缩了一下。苏清芷见此,连忙将李薇薇抱在自己的怀里,沉声对何琳琳道,“既然想活着,当初为什么选择自杀?你连自杀的勇气都有,就有没有面对事实的勇气?而且,我告诉你,今天有我在你也别想动薇薇一根汗毛。”

  何琳琳到底是有些怕苏清芷的。她身子又在半空飘荡一圈儿,没有眼珠的眼睛眯了眯,“既然你执意护着她,那我只有……”何琳琳突然身子一抓,鬼体附在了莫贤敏的身上,“只有让她替我死了。”

  莫贤敏的身子占据了两个灵魂,两个灵魂互相撕扯,都想占据这个身子,奈何何琳琳的能力实在太强,莫贤敏一时招架不住,被何琳琳占了先机。

  苏清芷讶异的看着莫贤敏的身子,眉头紧皱,一张符突兀的就拍在了莫贤敏的脑袋上。那何琳琳刚上身,灵魂未稳固,被这么一拍就被拍出了身体。莫贤敏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没想到何琳琳竟真的想要杀死她,落寞之情油然而生。

  被拍出莫贤敏身体的何琳琳惊骇,刚想逃跑,就被一根细细的发丝缠住脚踝,无论怎么挣脱她也挣脱不开苏清芷手里的发丝。

  这下,何琳琳眼中恐惧之色暴露无遗,“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我想去投胎。”

  这模样哪里还有恐吓李薇薇时的嚣张样子。

  “苏小姐。”一旁的周宏心下有些软了,“你要不……”

  “周先生可是让我放过她?”苏清芷轻笑一声,“想必你刚刚也看到了莫小姐的下场了?难道你想跟他一样?”

  这女鬼哪里有后悔的样子?

  “我……”周宏被呛得哑口无言。

  “你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前因后果都是因为自己。”苏清芷看着躺在地上的何琳琳,“如果你当初聪明一点,也就不会想要跳楼自杀。你这样做不仅葬送你,还寒了父母的心。”

  何琳琳不说话,忽而她又轻笑了起来,“说来说去就想收了我,我何琳琳岂会怕你们这些臭道士?”

  说着何琳琳身上的黑气更加浓郁。

  苏清芷暗叫不好,眼疾手快将一枚定身符拍在了何琳琳的胸口。但何琳琳只定身了四秒,四秒过后周遭的阴气向何琳琳急急的聚拢。何琳琳处在黑气中央,笑的格外瘆人,“今日,你们一起去死吧。”

  她急急地向苏清芷攻来,苏清芷抽剑相挡,五指在剑身上发出铮的一声。苏清芷神情一凛,身子快速的移动着,长剑也不断的攻击着何琳琳。

  何琳琳倒是个不怕死的,她丝毫不畏惧苏清芷的实力,拼死相挡。

  渐渐的何琳琳处于下风,这时候她想跑也跑不了了。趁着她分神之际,苏清芷一张化煞符拍了何琳琳的胸口,然后口中默念一决,何琳琳的身子便火烧了一般。

  “啊!!”何琳琳尖叫了一声,鬼声震天,在场几人不由的捂住了耳朵。

  苏清芷在尖声中收了剑,“到现在也不知悔改。”

  何琳琳惨白的面色扯出一股笑意,突然有些后悔,她这一生终究还是要魂飞魄散,“被你灭了我无话可说。”

  自何琳琳脚心冒出点点红色的火光,身子钻心一般疼痛。

  “琳琳。”一旁的莫贤敏还是狠不下心。

  何琳琳回了一抹笑,“你应该庆幸我没有杀死你。”

  莫贤敏低下头,不说话了。

  那火光越来越大,逐渐笼罩了何琳琳的整个身子。在火光中,何琳琳的身子渐渐消失,直至不见。

  消失之际,空气中还弥留一句,还是不甘心呐。

  *

  莫贤敏和周宏离开了。

  苏清芷将李薇薇安顿在屋子,然后自己亲自去送了周道长。两人并排走在小道上,“周道长,你这一生遇到过多少道士?又遇到多少妖魔鬼怪?”

  周道长自今晚见识了苏清芷的本事,心下便敬佩了起来,听苏清芷这么问,周道长以为在问自己的资历,遂谦虚道,“我活了七十载,道士见的甚少,妖怪也甚少,而鬼魅也很多。”

  苏清芷思索了周道长的话,便开口问道,“道长知道什么原因么?”

  “哎。”周道长听出了苏清芷话里的疑惑,便叹息一声,“这个世界早已没什么灵气,道士不能修仙,妖怪不能化形,而人类的繁衍导致地府拥挤不堪,也导致了不少鬼怪滞留在人间。”

  周道长所说的,苏清芷刚来这个世界已经明白了,“那道长可认识其他的道士?那浮华山的修士如今还在么?”

  周道长摇了摇头,“这七十年来,我认识的道士不足十个,而那浮华山在几百年也已经没落了。”

  苏清芷一颗心如跌落谷底。

  她以为师父他们修仙练道会活到这个世界,可是周道长却告诉她浮华山几百年就没落了,昔日浮华仙山也早已成为了旅游胜地。“多谢周道长相告。”

  周道长颔首,“能为前辈解惑也是在下的荣幸。”

  苏清芷淡淡一笑,没有接周道长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作者君三次元世界就认识一对跳江自杀的情侣,那个时候作者君还是高二,那对情侣在我们隔壁学校,我跟那女生认识,但是不熟。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我见那女生的最后一面使她跟她妈妈在服装店买衣服,我妈妈还跟她妈妈打招呼了,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_(:3ゝ∠)_

  小天使们记得留评嗷嗷!以助于作者菌爬月榜qa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