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末,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年货了。

  苏清芷刚做了几道题,李薇薇便打了电话,邀她一起去逛街购年货。王雅慧还在加班,苏清芷闲着无聊也就答应了。

  临行前,苏清芷好好拾掇了一番。孟致音告诉她,现在出门要注意一点,不然随时会被狗仔发现。

  毛线帽,手套,口罩一一准备好,苏清芷便出了门。

  此时空中飘起了点点雪花。

  与李薇薇约好在广场上的星巴克见面。苏清芷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推门走进去,便看到窝在沙发上吸着奶茶的李薇薇。李薇薇穿了一件黛青色的长风衣,围着一条火红色的围巾。苏清芷走了进来,李薇薇并未注意到她。直到苏清芷落了座,李薇薇才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苏清芷穿着一身玫红色的呢子大衣,带着毛线帽,口罩,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

  “我差点没认出来。”李薇薇打趣道。

  “没办法,致音姐让我出门打扮低调点,别让狗仔发现。”苏清芷取下自己的毛线手套,然后再摘了口罩。

  两人在星巴克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空中的雪花愈来愈大,苏清芷伸出带着毛线手套的手掌,轻轻的接下一片雪花。那雪花落在苏清芷的掌心并未融化,亮晶晶的。

  街上人不多,苏清芷拉着李薇薇进了一家玉器店。

  玉能养人,送人还不错。

  “清芷,你要买玉?”李薇薇跟着苏清芷上下瞧了瞧。

  “嗯。”苏清芷应了一声,“送人。”

  玉器店的服务员一见有客人进来了,便亲切的迎了上来。苏清芷随便逛了两圈,便让店员取出了一条玉佛项链和一淡青色镯子,一个送给李薇薇,一个送给苏妈妈。

  苏清芷拿起小盒子里的项链,手指轻触到玉佛,一股灵力顷刻便注入了项链中。又如法炮制将灵力注入了镯子里。弄好这些后,苏清芷让人将东西包起来。然后去刷卡。

  看着卡里流失的钱,苏清芷肉疼了一下。

  出了店门,苏清芷将手里装有项链的小盒子交给李薇薇,“诺,送你的新年礼物。”

  李薇薇诧异,愣愣的接过礼物。

  “前几天拍了一个广告,有了些钱。”苏清芷唇角上翘。

  李薇薇笑,“我喜欢这个礼物。”

  “喜欢就好。”

  *

  今年过年王雅慧没有回阆州老家,而是留在了京都。宋瑾瑜出了国,周礼芝一个人过年也没有意思,便来到了苏家的新宅景和山明一起过年。

  王雅慧准备了一大桌菜,周礼芝与宋瑾瑜视频通话。

  苏清芷也有大半年没有见到宋瑾瑜了。视频里的宋瑾瑜比半年前消瘦了一些,如玉一般的脸庞完全是麦色了,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这样的他看起来倒有些硬汉气质。

  宋瑾瑜注意到周礼芝身后的苏清芷,唇角清清翘起了一个弧度,“清芷,我在这边看到你的电影,很不错。”

  苏清芷亦笑了笑,“瑾瑜哥,我在国内也听了好多你的歌。”宋瑾瑜声线不错,嗓音天生适合唱歌。当初他以hey主唱出道,一出道就受到了高度重视,粉丝们也亲切的称他为苏音。

  一唱歌就苏死人,特别是情歌。

  “娱乐圈很乱。”宋瑾瑜捏了捏眉头,自从经历那次的绯闻时间,他对娱乐圈再也会有梦想了,“你进去了可能出不来了,有些人在这个圈子里赔上了一生都没有红,有些人深陷泥泞永远不可自拔。”

  苏清芷点点头,“我知道,我想我以后会喜欢这种扮演别人的生命的。”她做了这么久的道士,单调乏味,是该换换生活方式了。

  周礼芝见两人聊得开心,便去厨房帮忙。

  “瑾瑜哥,在韩国呆的习惯么?”苏清芷问道。

  “还好。”宋瑾瑜心情有些愉悦,“就是有时候听不懂他们说话。这边风景也不错,有机会带你来玩。这边泡菜也很出名,很好吃。而且这边还有你们小姑娘喜欢的长腿欧巴。”

  苏清芷道,“瑾瑜哥说的这么好,我都想去看看了。”她顿了顿,继续道,“瑾瑜哥,你什么时候回国?”

  宋瑾瑜收了收笑意,“大概暑假就会回国,你现在也进了这个圈子,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我已经开始期待了。”苏清芷说,“不过你的粉丝不会活埋了我吧?”

  宋瑾瑜噗嗤一笑。

  两人正聊着,苏清芷就看到视频里进来一个人,两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宋瑾瑜对苏清芷抱歉一笑,“清芷,我去排练了,下次再找你。”

  “嗯,好的。”苏清芷唇角轻掀。

  关了视频,苏清芷想进厨房帮忙却被苏妈妈赶了出来。

  无聊的苏清芷便拿出手机刷微博。

  刚打开微博,便收到一条私信——是盛博衍发的。

  盛博衍:清芷,新年快乐,又长大了一岁。

  苏清芷:盛大哥,新年快乐。

  *

  苏清芷的新年过的简简单单,不过比起以前一个人,情况好了不少。

  初八正好是二月十四,情人节。

  苏清芷与代毓合拍的广告也已经发了出来。广告一出来,苏清芷也收了不少粉丝,这些粉丝中大部分都是苏清芷的颜粉。

  苏清芷在广告里的扮相简直惊艳了不少颜狗,特别是雪地里那一场,简直不要太美。一时间,两人代言的酒心巧克力瞬间大卖。

  苏清芷微博下面早已聚齐了一些粉丝。

  青霄飞羽:清清简直不要太美!作为颜狗的我要把持不住了。

  策划你咋不上天呢?:我已经买了一大盒的酒心巧克力了,可是没有男票陪我一起吃qwq,在线求个男票,男女不限。

  万花丛中过:楼上的你看我行不?有18cm的那种!

  空余砚上迹:从小狐狸一直就关注了清清了qwq,小狐狸让人看了真心心疼,而这个广告看着真——虐狗。清清和带鱼这对cp简直好棒!喜欢青鱼!

  萌萌哒的小萝莉:我已经撸了十几次广告了,每一张都可以作为屏保!!而且巧克力也好好吃,我会说我已经吃了好几颗巧克力了?

  一一浏览了粉丝的留言。孟致音说过不能随便发微博,苏清芷便发了一条感谢的微博还附上了一张巧克力的图片。

  苏清芷:刚刚看到留言了,谢谢大家~么么哒!还有巧克力真的蛮好吃的

  正月十三是苏清芷的生日。

  一早,王雅慧便给苏清芷煮了一碗长寿面。

  苏妈妈手艺很好,煮的面很好吃。

  吃碗面,苏清芷便去上课了。

  作为高三党正月初九就开始上课。校园里冷冷清清的,天空中还飘着雪。苏清芷将手揣进兜里,小步小步的走上教学楼。

  三中有个高三楼,是高三党的教学楼。

  现在不过凌晨七点,走廊间人不多。苏清芷跨进教室里,就听见砰的一声,她一惊,抬头望着教室里的学生。

  她的生日一直只有妈妈和几个好友记得清楚。

  教室里大约有十几个同学,都是苏清芷关系比较好的几个。

  “清芷,生日快乐。”其中一个女生走了上来。那女生苏清芷知道,是班长文怡,文文静静的。

  “谢谢。”苏清芷心跳的有点快,从来没有人为她这么认真的过过生日。

  “清芷。”李薇薇走上前,将她拉到人群中间。这时,教室里的灯光突然暗了,这个时节七点天还未大亮。

  教室里昏昏暗暗的。

  顷刻间,教室里又出现了依稀跳动的烛光。然后,不知谁带头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

  苏清芷心中暖暖的,熨烫着四肢百骸。

  “许个愿吧!”李薇薇笑道。

  “嗯。”苏清芷点了点头。

  李薇薇取出手机,啪叽一声照了相,传到微博,并艾特了苏清芷。

  苏清芷收到消息后,转发了李薇薇的微博。

  苏清芷:最特别的一个生日//薇薇一笑很倾城:祝我家亲爱的生日快乐么么哒苏清芷

  *

  下了晚自习,苏清芷与李薇薇两人结伴走出了校园。

  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学校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出于安全,苏清芷还是带上了口罩。两人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校门口一辆白色的保姆车。接着,从车上走下来一身材高挑的女人——苏清芷的经纪人孟致音。

  “清芷。”孟致音笑着打招呼。

  “致音姐怎么来了。”苏清芷拉着李薇薇走近。

  “来接你放学。”孟致音将手插进兜里,“走吧,外面冷。”

  “好。”苏清芷也将李薇薇拉进车里。

  “饿了么?”孟致音坐在前面,“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苏清芷摇摇头,“不饿。”

  孟致音温和一笑,从一旁取出一个小盒子,然后递给苏清芷,“今天是你生日,诺,送你的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苏清芷有些诧异的接过礼物,并开打了小盒子。

  孟致音送的礼物是一枚胸针,淡蓝色的,上面镶着钻石。样式很漂亮,颜色也很适合苏清芷。

  “喜不喜欢?”

  “嗯。”苏清芷点点头,“谢谢致音姐,礼物很好看,我很喜欢。”

  孟致音笑道,“喜欢就好。对了。”她顿了顿又想起什么,“你今天上微博热搜了。”

  苏清芷微愣了下,掏出手机打开了微博。

  转发四万,评论一万,点赞三万。

  微博热搜榜第三#清芷,生日快乐#

  她就过了一个生日,没有这么大的阵仗吧?

  娱乐圈几个跟她关系比较好的明星都转发了这条微博,就连导演尤臻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几百年没有发过微博的尤臻都转发了微博,他的那些小影迷们也纷纷转发了这条微博。

  她的小粉丝们都在微博里转发——祝苏清芷生日快乐。

  苏清芷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陪她过生日。正在感动之余,微博上便发来了私信。

  盛博衍:清芷,生日快乐。

  还附上了一段语音。

  苏清芷点开,手机里传出一低沉的男声,男声低低缓缓,唱着一首生日快乐。

  “这个声音好熟悉。”一旁的李薇薇开口,今天早上发的微博引来了不少人,她的粉丝数纷纷上涨,“听多了耳朵会怀孕。”

  苏清芷唇角翘了翘。

  “嗷嗷嗷这不是我家爱豆的声音么?qwq”李薇薇这才听清了苏清芷手机的男声,“清芷,爱豆竟然亲自给你唱生日快乐了!说,你和爱豆现在这么熟悉了么!”她家爱豆从来都没有唱过生日快乐,而且还是用耳朵快要怀孕的低音唱的!

  低音炮的爱豆简直不要太萌!

  “上回去签约的时候看见他了,然后一起去吃了饭。”苏清芷认真的回答。

  李薇薇:羡慕了tat!!!

  坐在前面的孟致音也反应过来,这声音不是盛博衍么!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王雅慧还未睡,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等着苏清芷。

  “回来了?”王雅慧丢下遥控器,“给你留了饭,要不要吃点?”

  苏清芷摇摇头,“妈,我不饿。”

  王雅慧笑道,“不吃饭就早点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好。”

  “等等。”苏清芷转头就被王雅慧叫住了,“今天白天有人给你寄了一样东西,我帮你取了。”说着王雅慧从一旁拿起盒子,然后递给苏清芷。

  苏清芷点了点头,然后接了下来。

  回到卧室,苏清芷才将盒子打开。

  一颗小石头。

  苏清芷捻起盒子里的小石头,突然感觉到一股灵力,她一惊,这哪是什么石头啊,分明是一颗种子。

  包里电话响起来,苏清芷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

  “清芷。”那头轻轻出声,“礼物收到了么?”

  这声音苏清芷没记错的话是盛博衍。

  怕苏清芷不明白,盛博衍又补充了一句,“那颗小种子你收到了么?”

  苏清芷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收到了,谢谢盛大哥。”为什么盛博衍会送她一颗种子……

  “你现在下了晚自习了么?”电话那头问道。

  “嗯。”苏清芷应了一声。“现在已经在家了。”

  “那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盛博衍唇角难掩笑意。他斜靠在窗前,外面商楼林立,现在不过是上午11点左右,而国内已经深夜了。

  “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一旁的莱尔斯拍了拍盛博衍的肩膀。

  “你不会懂的。”盛博衍回了他一句。

  莱尔斯撇撇嘴,“我是不懂。你快准备准备,一会儿你的戏就要开拍了。”

  “嗯。”盛博衍收敛住笑意。

  作为高三党,平时学习挺紧凑的。孟致音知道苏清芷平时没什么时间,就没有给她接通告。

  三中的高三楼一直流传一个传说,每到深夜就会一个穿三中校服的女鬼在走廊上飘来飘去,她叫你名字你千万别回头,你回了头你就成了她的替死鬼。早些时候苏清芷也听说过这个传闻,可是她里里外外检查了高三楼却什么也没发现。

  四节晚自习已经上完了,学校里的学生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苏清芷与李薇薇。

  英语老师徐老师教三个班,平时批改作业任务又挺多的,加上昨天才考了英语卷子,一时间卷子还有一大半没阅完。李薇薇英语成绩很好,一直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所以下了晚自习以后,英语老师让李薇薇留下来帮她批阅一会儿英语卷子。

  苏清芷不放心李薇薇一个人回家,便留下来陪她。

  阅了一会儿,李薇薇便坚持不住了,“清芷,你帮我阅一下,我去趟厕所。”

  “好。”苏清芷接过李薇薇手上的红笔,又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去啊?听说三中可闹鬼哦。”

  李薇薇嗔了苏清芷一下,“你就咒我吧!”

  厕所在三楼,李薇薇闪出了教室,咚咚的跑下了楼,转身进了厕所。

  打开了其中一个小门,李薇薇刚坐在马桶上,就看到了门缝里一双血色的帆布靴。

  其实这双帆布鞋是白色的,那殷红到发黑的红色是血迹。

  接着就听到一“桀桀桀”的声音。

  那声音就在李薇薇的头顶——

  李薇薇猛地一抬头,入目的便是一颗头颅。常常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两只只有眼白的眼睛。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李薇薇。

  外面那鬼似乎是趴在厕所的小门上的,一双苍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的手扣在门板上,那双手指甲长长的,那长度已经超过了手指本来的长度。

  李薇薇吓的连叫的叫不出来。

  “桀桀桀。”头颅上乌黑的唇角勾了一起弧度。

  接着,那小门忽的打开了,那鬼的全貌也显现出来了。

  一身三中校服,头发又凌乱又长。女鬼猛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李薇薇咯咯的笑个不停。然后那双手也朝着李薇薇而来。

  “啊!!”李薇薇闭上眼睛,突然开口惊叫了起来。

  惊叫声持续了五秒。

  李薇薇艰难的睁开眼,然后一切什么都不见了,女鬼不见了,厕所的小门也好好的关上了的。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跑出了厕所,一口气跑上楼。

  李薇薇惊讶的看着走廊,身子突然发软,她无力的靠在墙上,她记得她分明已经跑了上来,可是这一层依旧是三楼,旁边还是那个厕所。

  不可能的。

  她深吸一口气,又蹬蹬的跑上楼。

  腿肚子发酸,巨大的惊恐侵占着她整个身子。她仿佛是在刀尖上舔血,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掉。那种由内心而散发的恐惧笼罩着她,四周安静了,她依稀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不想死在这里。

  托着发软的身子,一步又一步的上了楼。然后上了楼,依旧是三楼。

  她仿佛遇到了鬼打墙。

  这时,她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一声又一声。那声音似乎近在眼前又像是远在天边,缥缈无依。脑海里想起了三中那个替死鬼的事,一定不能应,应了自己就是女鬼的替死鬼了。

  她镇定着一步一步的走着,不去理会那声音。

  突然她停下脚步,感受背后凉凉的,接着一双手就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李薇薇侧头,正好看见了那长长的指甲。

  “薇薇,薇薇。”身后是毛骨悚然的声音。

  李薇薇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那双指甲开始一点点像李薇薇的脖子上移动。

  李薇薇心提到嗓子眼了,她想喊,可是嗓子哑哑的,喊出来话。

  “活着真好。”身后的声音继续想起,“我想活着,你替我去死吧。”说着,那双手猛地掐住了李薇薇的脖子。

  “咳咳。”你放开我……李薇薇想喊喊不出来。

  女鬼长长的指甲接触到李薇薇的脖子,就被猛的一弹开。女鬼在空中飞了一会儿才重重的摔在地上。她惶恐的看着李薇薇,没有眼珠的眼眸里流出一股暗红色的血液。

  刚刚弹飞她的东西是什么!

  女鬼不死心,从地上爬起来以后直接向李薇薇扑过来。

  李薇薇心下一颤,身子向后躲,却摔在楼梯上,刚想站起身来。女鬼便猛地一下抓住李薇薇的脚,嘴里发出沙哑的声音,“这下你跑不掉了。”

  女鬼的手指冰冰凉凉的,李薇薇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心里又惊又怕。这时,女鬼已经欺身上来,冰冷的身子压着李薇薇。一股凉意瞬间将李薇薇笼罩住。这一刻,天地间静得可怕,李薇薇感觉自己快要因心脏跳动过快而休克。

  那女鬼看着身下的李薇薇,訾笑一声,手指忽然变长。她抬起手,长长的手指猛刺入李薇薇的心脏。

  李薇薇闭上了眼,她仿佛看到了死神的降临。

  意料中的一爪没有落下来。

  李薇薇艰难的正在眼,发现那女鬼正匍匐在离她不远的底面。

  女鬼尖叫一声,消失在原地。

  李薇薇喘着粗气,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双腿发软,她靠着楼梯走上了楼。抬头,入目的是自己的教室。

  刚才的那一切如梦一般,但那濒临死亡的味道又如此真实。

  她一进教室,苏清芷就发现了李薇薇的异常。

  李薇薇额前发黑,周身的阴气浓郁起来。这情景显然是遇到鬼了。而那眉间黑色中又带了些印记,她应该是被某个鬼标记了。

  那些恶鬼一旦标记了人,就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会将人杀死。

  “清芷。”李薇薇双腿发软,一看到苏清芷就立即跌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声音也抽抽哒哒的,“清芷,我……我刚刚看到鬼了。”

  苏清芷赶紧跑过来扶起她,“你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李薇薇用力的抱着苏清芷,感受到苏清芷身上的温暖,才稍稍安心下来,“那个……她……她想要杀我。”李薇薇说的断断续续的,将今晚在厕所的所见所闻一一告诉了苏清芷。

  苏清芷皱了皱眉,她想大概是因为自己的那个玉佛起到了作用。不过她以前观察过,这高三楼没有鬼,今日怎么会来了鬼?

  李薇薇周身冰冷,浑身都没有力气。

  苏清芷抱着李薇薇,“我会保护你的。”

  李薇薇点了点头,又抬头对苏清芷说道,“清芷,我们赶快走,这里闹鬼,学姐们说的是真的,她真的要找替死鬼,她想活下去,她想杀了我。”

  苏清芷安慰道,“你别急,我们这就回去。”

  搀扶着李薇薇下了楼梯,到了三楼的时候,李薇薇抓着苏清芷的手明显紧了,苏清芷拍了拍李薇薇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

  在两人离开三楼后,从厕所的角落里闪出一鬼影,那鬼影没有眼珠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在昏暗的楼道里发出摄人的光芒,乌黑的唇角微微向上翘起,。

  *

  苏清芷跟英语老师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三中。然后又将李薇薇送到了家中。

  李薇薇爸妈依旧不在,苏清芷便将李薇薇扶上床。

  正准备离开,却被李薇薇抓住了手,带着哭腔道,“清芷,你今晚留下来陪陪我好么?我好害怕,我怕她再来。”

  苏清芷拍了拍李薇薇的手,柔声安慰,“好,我不走,我陪你。”她顿了顿,“你饿了么?我给你煮碗面条?”

  李薇薇摇摇头,“我不饿。”

  苏清芷瞧着李薇薇这样子,便知道今晚不能回家了,便给王雅慧打了个电话道了句平安。

  简简单单洗漱以后,两人便躺在了小床上。

  李薇薇一闭上眼,脑海里显现的全是今日见的那女鬼的模样,她深吸一口气,不断安慰自己这是在家里,没有鬼,没有鬼。可是再怎么安慰自己,心里那股恐惧是永远都掩盖不了的,“清芷,我们说说话吧。”

  “好。”苏清芷点了点头,她知道李薇薇这样子肯定睡不着。“你想聊什么?我陪你聊聊。”

  “清芷,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喜欢一个人。”李薇薇拉着苏清芷的手,强迫自己转移目标。

  苏清芷愣了,这原身有喜欢的人?她接受了这具身子可是没有这个记忆。而且她也疑惑,这具身子原先的灵魂呢?怎么凭空消失了?

  “你跟我说过他是周老师的儿子。”李薇薇接着道,“你说他长得好看,对你也好,你还说长大后想嫁给他。”

  苏清芷:“……”她并不想嫁给宋瑾瑜。

  “微微,人是会变的。”苏清芷笑道,“我现在并不喜欢他,而且以后也不会嫁给他。”

  李薇薇叹了口气,“那你现在喜欢谁?”

  苏清芷噗嗤一笑,“我谁也不喜欢,我只喜欢你。”

  六点半的时候,苏清芷就醒了。昨晚两人说了太久的悄悄话,现在李薇薇还在睡梦之中。

  苏清芷推了推身边的李薇薇,却发现李薇薇身子烫得厉害,嘴里也说着胡话,睡梦中,眉头也紧皱在一起。

  “薇薇?”苏清芷摇了摇李薇薇的肩膀,李薇薇还是没醒过来。

  苏清芷叹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倒了一杯热水,又找了一点感冒药给李薇薇服用了。末了,苏清芷扣住李薇薇的脉搏,将身体里的灵气输送了一些给她。

  想必昨晚受到了太大的惊吓。

  苏清芷将李薇薇的手放进被窝,也罢,好好睡一觉比较好。

  留了一张纸条,苏清芷便离开了李家。

  *

  苏清芷抽空回了一趟家,将自己的符纸朱砂准备好。

  高三楼的那个传说很多人都知道,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原因。苏清芷利用课余时间上学校的贴吧、论坛找了找线索。

  “清芷,”身后的男生拍了拍苏清芷的肩膀。

  苏清芷转头,这个男生她认识,名叫岑季。虽然高三生活苦逼,但是岑季对李薇薇那点心思明眼人都看的清,“怎么了?”

  “薇薇。”岑季瞟了瞟李薇薇的座位,“她今天怎么没来?”他下午还想请她吃饭呢!

  “她生病了。”苏清芷道,“在家休息。”

  “生病了?”岑季有些着急,“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吃药了么?”

  苏清芷:“……放心吧,她没事,现在在家休息。”

  “那就好。”听苏清芷这么说,岑季这才放心下来。

  “岑季,你初中就是在三中上学么?”苏清芷似乎想起什么来,开口问道。

  “是啊。”岑季答道,“怎么了?”

  “我问你。”苏清芷盯着岑季的眸子,认真道,“关于三中高三楼闹鬼一事,你知道多少?”

  “啊?”岑季没想到苏清芷会问这个问题,“我当初来三中的时候,那个传说已经有了,究竟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那时候并没有什么事发生,那些高三的学长学姐们也好好的。学校的领导也明令禁止学校有这种传说。你打听这些事干嘛?”

  “没事,”苏清芷摇摇头,“就是好奇想问问。”

  “……你们女孩子的兴趣不是喜欢韩国长腿欧巴么?”

  “……”苏清芷不理他,继续低头翻贴吧。

  学校贴吧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那些历史早已被掩盖了。苏清芷一页一页的翻看,终于两个小时后,翻到一个关于一些当年的事。

  发帖日期为200x,今年已经201x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苏清芷点开帖子。

  帖子顶的人不多,苏清芷一点一点的浏览,楼主将闹鬼的事讲的很隐晦。自何琳琳死亡以后,整个高三楼一到夜晚就可以听到有女生的哭声,有人大着胆子去了哭声的声源处,发现竟是高三女生何琳琳的自杀的地点,但是声源处却没有一个人。当时,那些学生吓坏了。

  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死了几个学生。

  这件事也渐渐闹大,警方也介入了,但是并没有查到什么结果。

  这篇帖子也就断在这里了。

  苏清芷皱了皱,这么查下去也找不出什么东西啦。估摸着要去找找当年与何琳琳同届的同学了。

  *

  晚上放学的时候,孟致音过来接她了。

  苏清芷上了车,便对孟致音道:“致音姐,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帮我查个人?”

  孟致音来了兴趣,“好啊,你要查谁?”

  “三中200x级高三学生何琳琳,”苏清芷沉声道到,“以及她的同班同学。”

  孟致音十年前还是个大学生,对三中事不清楚,便点点头,“明晚给你消息。”

  “好。”苏清芷点点头。

  此时,李薇薇的电话打来了。

  “清芷,你下课了么?”李薇薇的声音听着有些颤抖,“你可不可以来陪我,我好害怕,我感觉那东西就在我家里,我……我一个人不敢睡觉,我一闭上眼就感觉到她在我身边晃悠。”

  “薇薇,你别怕,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手机那头便传来一阵儿惊叫声,接着电话嘟嘟嘟的短线了。苏清芷心下一着急,又拨了电话过去,然后听到的却是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这下苏清芷更焦急了起来。

  “清芷,怎么了?”孟致音也察觉到了异样。

  “致音姐,你先回去,我有事。”说着,苏清芷打开了车门。

  “哎,有狗仔……”孟致音想提醒,可是苏清芷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夜幕中。

  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苏清芷便召唤出了长剑,捏了一决,然后跳上长剑。自从重生过来,她就很少御剑飞行了,这现代社会人多眼杂,一个不注意她就出名了。现在情况了,她也不得不御剑飞行了。

  御剑飞行的速度比汽车快了很多,几分钟后,苏清芷就出现在了李薇薇的别墅之中。

  站在别墅门口,苏清芷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间屋子阴气极重。

  默捏一决,那门便打开了。

  客厅的吊灯不知什么坏了,一闪一闪着光芒。屋内寂静,只有苏清芷浅浅的呼吸声。

  周遭的阴气越来越浓郁。

  “啊!!”厕所传来李薇薇的惊叫声。

  苏清芷心下一急,连忙跑上了二楼的厕所。二楼的厕所紧闭,而那些阴气的源头就是这间厕所。

  “薇薇,薇薇。”厕所门被拉上,苏清芷用力拍打着门。

  接着,又听见咯咯的笑声,苏清芷回头,正好看见穿着一身三中校服的女鬼,一张脸白的骇人,没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清芷。

  苏清芷稍稍退了一步,将身上的气息释放。

  感受到苏清芷身上的气息,那女鬼微微退缩了一下,片刻后又咯咯的笑起来,“你们替我死吧!死吧!”

  说着那女鬼便直直的向苏清芷冲过来,五指成爪,爪峰凌厉。苏清芷微微侧身,女鬼的利爪从苏清芷的耳鬓而过,利爪过后,地上便多了一小截头发。

  “桀桀桀……”女鬼的笑声比哭还难听。

  苏清芷皱眉,那把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手上了。她伸出手指在唇边一咬,一滴饱满的鲜血便滴在长剑上。

  瞬间那长剑便镀上一层金光。

  女鬼不知苏清芷的实力,继续冲过来。

  苏清芷用长剑一挡,便将女鬼的利爪挡了回去。女鬼一接触到苏清芷的长剑,指尖就像放在火山煎烤一般,疼的她收了手,警惕的望着苏清芷的长剑。苏清芷再次将长剑一挥,直直的向女鬼而去。

  女鬼慌忙的躲着苏清芷的攻击,丝毫不敢碰苏清芷的长剑,一接触到苏清芷的长剑就像是深处火炉一般。

  苏清芷冷冷的看着女鬼。

  这女鬼虽然在这世上才存活了十年,但是实力丝毫不逊于之前那几个女鬼,可能那东区建筑基地的艳鬼都比不上她。

  正是因为女鬼有这样的势力才敢这样为所欲为,连道士苏清芷也不害怕。

  女鬼小心翼翼的闪避着苏清芷。

  苏清芷也不敢懈怠,从兜里取出一张化煞符,放在左手手心,右手继续攻击的女鬼。就算女鬼是个凶物,可是面对那把长剑,亦心惊胆战。女鬼被苏清芷攻击的节节败退,鬼体在苏清芷的气息发抖着。

  苏清芷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好机会。身子一转,苏清芷便来到女鬼的身后,那女鬼还未清楚发生了什么,背后便被苏清芷贴了一张化煞符。

  女鬼尖叫了起来,身子也在符纸下瑟瑟发抖。

  苏清芷眼神一凛,正欲念咒,就见女鬼身子一飘,消失在窗外。周遭的阴气也骤然消散,仿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女鬼消失后,苏清芷也没有去追,而是踹开了卫生间的门。

  李薇薇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体内的阳气也虚无的可怜。

  “薇薇。”苏清芷替李薇薇检查了一下,送给她的玉佛已经碎了,一点真气也没有了,“你怎么样?”

  苏清芷扶着李薇薇躺在床上。

  李薇薇惨白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惧,额前渗出密密的汗珠儿,她紧闭着眼,嘴里呢喃着什么。

  若是苏清芷再来晚几分钟,李薇薇的小命儿估计早就没了。

  苏清芷也爬上床,将李薇薇扶着坐好,然后握着她的手,将自己体内的真气传给李薇薇。

  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着李薇薇。但是她依旧疼的厉害,她整个人仿佛走在刀尖上一般,前面是一望无际的火海,下面则是悬崖峭壁。

  她一步一步的走在刀尖上,每走一步,身后就留下一朵朵血花。那种感觉她这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

  “薇薇。”似乎有人在喊自己。

  李薇薇回头,正好看见好友站在悬崖另一边,“你别怕,走过来,走过来后一切都消失了。”

  苏清芷的声音像是远在天边又似乎近在眼前。

  她向前迈了一步,可是痛的让她无法呼吸,“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我在这里等你。”

  李薇薇似乎受到鼓舞一般,一步一步的向苏清芷走去,越靠近苏清芷,那种疼痛就渐渐消失。

  *

  苏清芷靠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为李薇薇续阳气耗费了她太多的真气。看着床上已经没事的李薇薇,这才松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盛!

  老盛:?

  作者:你竟然是送种子给清芷妹子!

  老盛:……一颗花种子而已→_→

  作者:……

  老盛:心里污看什么都污,你需要去污粉

  作者:……

  *

  今天就要v啦,小天使多多留言昂qwq,作者君准备了小红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