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芷一早就给徐警官打了电话。

  徐警官睡得正迷糊着,一看到手机来电瞬间就清醒了。

  苏清芷到了徐警官家中,徐警官已经穿戴完毕,一身便衣倒更显得英俊了许多。

  “你找我有什么事?”徐警官开门让苏清芷进来,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苏清芷摸了摸水杯暖手。

  “什么人?”

  苏清芷没有回答徐警官的话,将包里的牛眼泪递给了徐警官,徐警官擦了擦两滴,睁眼发现屋子还有一人,不,一鬼。一身民国女学生的打扮,像是那个剧组跑出来的。

  “你跟他说吧。”

  女学生姓慕名婉,在几十年前还是大家闺秀,容貌秀丽,又知书达理。与吴家公子订了亲,这个慕婉自小就喜欢这个吴家公子。而且这吴家公子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不愿意听从家里人的安排,便去从了军,再也没回来过。而这个慕家小姐因为家族没落,颠沛流离寻找未婚夫,还没找到未婚夫便一命呜呼了。

  死前有太多执念,因此灵魂没能入了地府,倒成了游魂,这几十年来,她依旧不停的找着吴家公子。

  “那你可记得吴家公子的名字?”徐警官沉了沉声,问道。

  “不记得了。”慕婉摇了摇头。

  不知道名字这就难办了,天底下这么多姓吴的。而且那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有可能死在战场上,有可能已经老死了。

  “求你了。”慕婉泪眼婆娑,一股鬼气隐隐闪现。

  “好。”苏清芷赶紧应了下来,这种带有执念的鬼最容易化煞。

  徐警官瞥了一眼苏清芷,见她眼睛坚定,又瞧了瞧安静下来的慕婉,点头,“我试试看。”

  *

  接下来这几天徐警官仔仔细细的盘查了一遍,连战死的姓吴的也查探了一番。

  这天,苏清芷正在上课,徐警官便发来消息。

  ——已找到。

  苏清芷心中一喜,中午放学后,便去了警察局。

  此时,徐警官已经在警局门口等着了。

  “这么快就找到了?苏清芷开了车门钻了进去,车子里很暖和,苏清芷忍不住搓了搓手。

  “嗯。”徐警官应了一声,“我将京都所有吴姓人都找了一边,有三个可能是,所以我们要一家一家的找了。”

  “行。”苏清芷点头,“正好我今天下午给周老师请了假。”

  第一户吴姓人家吴志恒是战场上下来的,今年已经九十七岁高龄了,可身子骨还键朗。看到穿着警服模样的徐警官立马让曾孙女泡了茶。

  徐警官向吴家说明了来意,老爷子摇了摇头,他是战争胜利后才结的婚,也没有听说过慕家。

  徐警官一阵扼腕叹息,匆匆向老爷子道了别,离开了。

  坐在车上,苏清芷将慕婉放了出来。

  “你别担心,还有两家。”坐在车前的徐警官扫视了一眼后视镜,安慰了一番慕婉。

  “谢谢你们。”慕婉面色苍白,柔声道,“你们又会有善缘的。”

  苏清芷不说话,她虽然除妖抓鬼,但是她善妖不除,信鬼不抓。

  第二户吴姓人家住在城郊,离市区有点远。徐警官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才到了目的地。

  一幢三层楼的小别墅,雅致极了,院中还种着一株红梅,那红梅在雪地里开的极为艳丽。

  徐警官敲了敲门,几分钟后就有一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出来,见到来人十分诧异,但是还是开了门。

  湿冷的天气,男生为两人倒了杯热茶。

  徐警官向男生说明了来意。吴渊拧了拧眉宇,片刻后才到,“你们真是为慕婉来的?”

  听了这话,两人面色一喜,“是的。”

  “那你们跟我来吧。”吴渊眉宇舒展开,将两人领上了二楼的书房。“曾祖其实去世的很早,去世的时候我爸爸都还是个孩子。”吴渊说着,他看不到灵魂状态的慕婉。

  “爷爷告诉我,曾祖年轻的时候有一订婚的女子叫慕婉,那个时候慕婉是慕家的大小姐,是官僚家庭。曾祖留洋回来,脑袋里装的全是新思想。他不愿被封建家庭束缚,便偷偷去参了军。

  后来战况越来越紧,曾祖也不曾回过家,而那慕家姑娘一直未嫁,就等着曾祖。待战争胜利以后,曾祖才听说,慕家没落,慕家大小姐也不见了,而这时,曾祖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

  曾祖一直将他们定亲的手镯留着,还给慕家姑娘写了一封信。说是说是以后见到慕家人,一定要将信交个慕家。”

  吴渊从古式书桌柜子里取出一把小钥匙,又打开了一暗格,将暗格里面的小木箱拿了出来。

  “今日你们来了,我就把东西交给你。”吴渊将小木箱打开,送还了镯子和那一封信,姓上写着龙飞凤舞四个字。

  ——婉儿亲启。

  苏清芷接过,到了一声谢。

  吴渊淡淡一笑,又说了一句,便送两人离开了。

  出了屋子,苏清芷钻进车子,默捏了一决,那封信便消失殆尽,而慕婉手中便出现了那封信。

  慕婉颤颤巍巍的接过信,打开,认真的研读起来。

  ——婉儿,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我已经走了。当年没有娶你,是我的错。我那时刚留洋回来,受不了父母的安排,便去参军。参军的那些年,我时常想起你来。

  或许你觉得我自私,面对感情只知道逃避。我也承认,我辜负了你。如果下地狱能得到你的原谅,那么我无怨无悔。

  等我打完仗回来,听到的消息就是慕家没落,慕家大小姐也消失了。我找了许多年,也派出去许多人去找,可是你的消息始终石沉大海,音信杳无。

  我想我们这辈子大约是见不到面了,所以我才留下这封信和这对镯子,希望我的后人能交到你的手上。

  还有欠了几十年的一句,对不起。

  吴钧灏留

  看完这封信,慕婉早已泪如雨下,车里弥漫着一股如有如无的黑气。

  苏清芷瞧着她这模样,心中大喊不妙,“慕婉,都过去几十年了,恩怨早就消了,你如今若生了怨气,怕是再也投不了胎了。”

  慕婉抽抽搭搭的,周身的黑气也消散了下去,良久,她才抬起头,“我等了他一辈子就等了这么一个结果,我怎么能不恨?可是你说的对,我不能生怨气,我一个游魂飘荡在世上几十年,我也累了。”

  她抱着双腿,窝在后座上,孤独无助,让人看上去心疼极了。“你能送我去投胎么?”

  苏清芷微怔,顷刻便点了点头。

  慕婉扬起头,抱了一下苏清芷,“谢谢。”

  苏清芷从衣兜里取出一张往生符,带燃烧尽后,苏清芷又念了一段往生咒。几件,慕婉的身子慢慢消失,直至化成一缕轻烟。

  青烟在半空中飘了许久才点点散开。

  “走了?”徐警官从后视镜里看着苏清芷,十七八岁的小脸,有着不亚于偶像明星的艳丽。

  “嗯。”苏清芷低声应了。

  “哎,那……”

  徐警官还想说什么,就被苏清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苏清芷看到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接了起来。

  “……清芷。”是尤臻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鬼的故事没怎么写好,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qaq~

  *

  下章男主要露个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