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薇薇小脸耷拉一晚上,结果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又精神饱满了。

  今天拍的是最后死的一场戏,小狐狸死的那场戏。

  苏清芷早早就化完妆,坐在一旁等着。因为昨晚上盛博衍帮自己试戏,她对今天的戏份还挺有信心的。

  拍完季长乐的,就该轮到苏清芷了。

  自从知道真相的小狐女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这天她偶然想出来走走,便看到师门们如临大敌的一样走到宗门口。

  宗门口站着一身形颀长的男子,一头金色的短发,冰蓝色的眸子,那模样竟然是西方人的模样。

  小狐女躲在一旁,偷偷打量着那人。那人皮肤很白,完全不是健康人的白色。

  “欧莱,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躲到华夏,躲在道士的地盘。”那人声音冰冷,没有感情,如机械一般,但音色却不错。

  “我也没想到,您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地方来。”欧莱蓝眸没多大变化。

  达蒙满脸戾气,这个讨厌的混血小子!不但受尽家族的喜爱,还要多了自己的爵位,他不甘心!他是血统高贵的血族,怎么能对混血血族称臣。

  “今天我就要你葬送在此地!”

  云华宗与达蒙缠斗在一起,欧莱也攻击着达蒙带来的小喽啰。正在这时候,欧莱没注意到,达蒙突然五指成爪向欧莱攻击而来。

  “小心!”小狐狸吼了一声,一个飞身就到了欧莱的跟前,一把推开了欧莱。达蒙的利爪便插进了小狐狸的心口。

  利爪猛地一抽,小狐狸的心脏被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

  小狐狸眸中染上血色,仿佛整个天空便成血红色。

  吐出一口血,面色苍白,她的小身子缓缓的倒下,霜瑜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小狐狸微微弯了一下唇,“好可惜,我还没出去转转。”

  欧莱蹲在小狐狸,蓝色的眸子染上浓浓的哀伤,“小狐狸,你怎么这么傻。”

  小狐狸摇摇头,咳嗽一声,一声咳嗽疼的撕心裂肺,全身都疼的抽搐起来,“不傻。”她努力扯出一股笑意,又对一旁满脸泪水的霜瑜,“霜瑜姐姐,我的父母虽然是你杀死的,但是我却是你养大的,这份恩情我永远记得。

  今日我帮欧莱哥哥挡下这一掌,就算是还了这么多年的恩情。如果我还有下辈子,我们还是捉妖人与妖的关系好了,不要因为我是孤儿就留下我……”

  因为,我怕。

  我怕再跟你成为仇人。

  我也怕我会因为父母的死追杀你。

  “小狐狸别说话,我带你去看医生。”霜瑜捂着小狐狸的胸口,血已经将她的手染红了。

  小狐狸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以及对身边人的眷恋,呢喃着:“可能……再也……等……不到了。”原来死时这个样子的。

  最后露出一个微笑,手慢慢的垂了下去。

  再一次看看这个世界。

  ——再见了。

  “卡!”尤臻松了一口气,喊了一声卡,“过了。”

  苏清芷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会心一笑。

  “你指导的不错。”尤臻转头对身后的男人说道,面带喜悦,“我以为这场戏又要ng了好几次,没想到一次就过了。”

  盛博衍翻了翻手中的书,“她本来就有灵气,只是稍加指点一下就可以了。”

  尤臻瘪瘪嘴,不理身后看书的男人。

  苏清芷的戏杀青了,季长乐走过来抱了她一下,“演得不错。”

  “谢谢。”苏清芷眉眼弯了弯。

  苏清芷跟尤臻打招呼,却没想到盛博衍也在。今日一条就过,最大的功劳就是盛博衍。看见盛博衍,苏清芷道了一声谢。

  盛博衍唇角微扬,极淡的笑意,“不用客气。”

  *

  苏清芷换好衣服,便看到李薇薇在等她了。

  “我看到你演的了!”李薇薇竖起大拇指,“简直棒棒哒,对啦,盛影帝还发了微博,要知道盛博衍可是几个月都不发一条微博的人。”

  苏清芷接过手机看微博——

  盛博衍v:探班《双世界》,要给尤臻导演点个赞。

  双世界就是这部电影的名字,而盛博衍的发的图片,一张就是她为欧莱挡爪的那一张,拍的是侧面,看不清面容。而另一张就是尤臻的侧脸,一脸认真工作的尤臻。

  这条微博不过是发了半个小时,就有上万条留言。

  盛博衍是我老公:老公,你这么帅,你家里人造么?

  苏苏苏苏沫儿:突然觉得盛总和尤导配一脸!不对,以前就觉得两人很配,而且这次盛总还特地探班!

  盛总最美腻:我已经脑补了100w字的强攻强受小黄文,→_→我家盛总肯定是攻,冰山腹黑攻。

  宝宝难过:楼上的你需要去污粉,不过真的是好配!

  琉璃花花草草:难道你们没注意照片里还有一个妹子么?是新人么?

  ……

  苏清芷翻看了几条就将手机还给了李薇薇。

  “你说盛博衍真的是为了尤臻么?”李薇薇关上手机,若有所思。

  “你少脑补一点。”苏清芷翻了翻白眼,无语道,“少脑补对身体好。

  *

  冯少原名冯凌恒。

  自从上一次在苏家撞鬼后,这一个月以来,冯凌恒每次想找妹子嘿嘿的时候,那妹子就会变成苏清芷的鬼脸。

  欲求不满的冯少受到了惊讶。

  然后受惊了的冯少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给他做了一系列疗程,然并卵,他每次想要嘿嘿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苏清芷那副鬼脸。

  爹哟,你可能要断子绝孙了qaq~

  手下的心腹知道了冯少的情况,便给他出主意——浮华山的虚辰子挺厉害的,不如去看看?

  冯少眼睛一亮,说动手就动手,下了班连老爹都没告诉,直奔浮华山。

  *

  苏清芷拍完戏,就回到了虚辰子处。

  这一日,苏清芷刚画完符,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人,其中一人她认识,就是那人前来要账的冯少。

  冯凌恒也注意到了苏清芷。

  妈呀,鬼都来当道士了,qaq我没救了,我不想搞基,我喜欢妹子啊!!

  “冯少,这么巧?”苏清芷凑了过来,一张鬼脸就出现在冯少的面前。

  冯凌恒吓得向后一倒,差点就倒在地上,还好有属下扶着。“不巧,不巧,我只是路过,路过。”

  说着冯凌恒想要逃走。

  “哎,冯少,那100万可以延后么?”苏清芷喊了一句。

  冯凌恒差点腿软,“可以,可以,你想多久都可以。”

  苏清芷嫣然一笑,一张鬼脸又凑到了冯凌恒的面前,“冯少,你是个好人。”

  “外面有客人?”还没等冯少说话,里屋便出来一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冯少看到来人,差点没跪下去,“大师,救我。”

  虚辰子瞄来人苏清芷一眼,又装起逼来,“什么事?可是看见脏东西了?”

  “我家少爷比撞鬼还惨。”属下补了一句。

  冯少点了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接着,属下又添油加醋的将冯少的病情说了一通。

  虚辰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偷瞄了一眼苏清芷,沉声道:“你这个情况不好办啊!”

  “大师,钱不是问题。”冯少一听虚辰子这么一说,立马接上。

  虚辰子叹了一口气,从布袋子里取出一张符纸,嘴里默念着什么,那张符纸便燃了起来。

  两人看的一愣一愣的,都竖起手指,高人啊!

  虚辰子虚荣的点点头,从桌子上倒了一碗水,将符纸灰放到碗里,递给他,“喝下去。”

  冯少立马结果碗,咕噜一声一饮而尽,顺道皱了皱眉,妈的,真难喝。

  “你身上的煞气已经除尽了。”虚辰子温和的笑着。

  “这样就好了?”冯少瞪大了眼睛,满脸不信任。

  “嗯。”虚辰子点点头。

  冯少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走之前还特别看了一眼苏清芷,苏清芷还是一副鬼脸的样子,“虚辰子,怎么她还是那个样子!你骗我!”

  虚辰子面色一红,解释道:“药效要过三个小时。”

  冯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只是一旁的苏清芷手指一弯,一股无形的水波弹在了冯少的后颈处。

  回到家,冯少立即找了两个嫩模嘿嘿嘿,果然没有那副鬼脸了。看着身下快化成一滩春水的人儿,冯少满足的笑了,这个虚辰子果然不负虚名。

  又过了两天,冯少看见了苏妈妈,苏妈妈也是一副鬼脸,吓得他差点萎了。后来才明白,这他妈的苏家就是鬼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记得收藏了qwq~

  *

  冯少: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鬼都可以当明星了!

  清芷:哦?是么?

  冯少:(心虚)当然不是说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