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八月,天气依旧炎热,自从上次收鬼以后,虚辰子再也不敢对苏清芷大声吆喝了,这苏清芷可是真神棍啊。

  浮华山气候凉爽,是著名的消暑圣地。

  拍戏本来就热,再加上这是炎炎夏日,就算是凉爽的浮华山,也热的脱了一层皮。

  今天拍的这场戏是自小被云华宗收养的狐妖小狐狸。

  演小狐狸的人是国内一线武打女星文柔嘉。小狐狸这个角色是一个武打角色,台词少,不仅要漂亮还要有一个武术功底,但是却不需要什么演技。而文柔嘉就是这样的角色,可是前几天文柔嘉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戏要赶进度,耽搁一天就要花费几十万,而又漂亮又会打的明星少之又少。一时间,剧组的进程就耽搁在这里了。

  “尤导,我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路泽若有所思,紧皱的眉宇松开。

  “尤导,我也有个合适的人选。”制片人许飞也开了口。

  两人都有合适的人选,尤臻心下竟放松了起来,“说说看,是谁?”

  “就是虚辰子的徒弟。”路泽面带笑容,“那小姑娘绝对是个武术苗子,我跟她切磋过几次,身手不错。”

  “哦?”尤臻眉宇轻挑,“难得有路大师看上的人。”

  “路哥。”许飞一拳头砸在路泽的胸口,眉毛扬了扬,“没想到路哥跟我推荐的人一样。”

  听两人都这么说,尤臻倒是兴趣来了,“别说人啊,带我去看看人怎么样?别武术好,长相不过关啊。”

  “放心。”许飞笑道,“那姑娘长得不比长乐差。”就是是个真神棍。

  尤臻这才点点头,便让两人带自己去见苏清芷。

  *

  苏清芷这会儿正坐在大树下,摆着小摊。

  这一个月多月来,依旧没人来找自己算命。想想也是,苏清芷年龄不大,来往的人肯定不相信这小丫头会算命。

  “清芷。”正在画符的苏清芷听到有人叫自己,便抬起头来,来人她认识。路泽、许飞、还有一个是尤臻。

  “路大哥。”苏清芷看见来人,便温和一笑,“今天又找我切磋。”她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今天得晚上了,这大中午的恐怕会中暑。”

  “不是,不是。”路泽赶忙摇头,解释道,“今天是尤导找你。”

  “哦?”苏清芷往路泽身边一望,发现尤臻一双蓝眸正望着自己。

  尤臻一见苏清芷便知道了这姑娘原来是那日找的群众演员,那日就对她印象不错,“小姑娘,你会演戏么?”

  苏清芷摇了摇头,“我只会算命。”

  尤臻没有失望,苏清芷长相不错,上镜,是个当明星的料,“小狐狸这个角色不难很适合你,也不需要什么演技,而且我给的片酬不会很低。”

  听到片酬苏清芷便犹豫了一下,她现在很缺钱,靠自己算命肯定赚不到钱。

  尤臻眼眸发亮,看到苏清芷犹豫的样子,便知道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好好的暑假不过,来浮华山算命,多半是为了钱。

  见苏清芷犹豫,路泽也开口了,“清芷,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答应了尤导呗,我相信你可以演好这个小狐狸的。”

  苏清芷抬眸看了看期待中的三人,点了点头。

  苏清芷一点头,尤臻便带着她来到剧组,让化妆师化好妆。

  她的这个妆很复杂,过程有点长,苏清芷便拿起剧本来看。

  尤导第一次将西方玄幻和东方的武术结合一起来。男主角是混血血族,母亲是个亚裔人。男主欧莱成年以后,便来到了母亲的居住的故乡游玩,顺便看看母亲的家乡。

  来到华夏的第一天就把被蛇妖追杀的女主霜瑜救了,霜瑜是个捉妖师,正在抓一只祸害人家的蛇妖,没想到蛇妖功力深厚,硬生生的将捉妖多年的霜瑜打伤。

  欧莱带着受伤的霜瑜回到了家——云华宗。

  云华宗是世代流传下来的捉妖门派,云华宗的掌门为表达谢意将欧莱留在了浮华山。欧莱也发现,在浮华山他可以隐藏吸血鬼血统。

  欧莱与霜瑜两人感情笃厚,渐渐生出男女感情。

  就在两人谈婚论嫁的时候,欧莱的叔父追杀而来。叔父为了伯爵的位置,已将将欧莱的父母封印。

  霜瑜的云华宗已经将欧莱当做自己人,见叔父杀来,便帮欧莱杀掉了叔父。欧莱继承了爵位也和女主在一起了。

  苏清芷将剧本翻完,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个故事。她在剧中饰演的是小狐女,从小被云华宗所救,并没有因为她是妖而杀害她。欧莱来后,她便喜欢上了欧莱,叔父攻来,小狐女为了救欧莱被叔父十指穿心而死。

  这个角色台词不多,不是很难。

  见苏清芷已经画好了妆,尤导便过来给自己讲戏。苏清芷的装束比较特别,一身短衣短裙,还有个红色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

  在剧中,小狐女是个很会打的妖怪,所以尤臻才要求这个角色让会武术底子的人来演。

  “准备好了么?”不得不说,苏清芷小狐女这个角色又清纯又媚气,却媚而不俗。

  苏清芷摸了摸自己的狐狸耳朵点了点头。

  摄制组已经准备好了,尤臻喊了一声开始,大家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这场戏很简单,就是小狐女拿着一根树枝练习霜瑜前几天教给自己的剑招。

  西边日落,刚才欧莱的房门出来,看着师姐和欧莱那么恩爱,小狐狸心里有些酸酸的。

  随便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挥起树枝来。

  云华宗虽然心法她不能学,但是剑招她却能学。练了这么多年,她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心中又想起霜瑜和欧莱即将结婚,心中酸涩,挥起树枝来竟然添了一些寞意。

  竹林里的竹叶纷纷而来,落日余晖洒在小狐女的身影上,竟显得格外寂寥。

  尤臻看的入迷,待苏清芷剑招比划完,才喊停。

  “演得不错。”尤臻走到苏清芷的跟前,夸奖了一句。

  “谢谢。”苏清芷微微一笑,本来这副小狐女的装扮就萌,再加上苏清芷温和的笑意。尤臻心一跳,他弯了弯唇,“你先去休息,明日再来拍第二场。”

  “好的。”苏清芷点了点头,去化妆间卸妆。

  给苏清芷化妆的是一二十多岁的女人,妆容很厚,“妹子以前学过武术?”

  苏清芷轻轻的嗯了一声。

  见苏清芷进来,化妆师便忍不住的夸赞,“人长得也好看,你是用什么护肤品,皮肤真好。”

  苏清芷摇摇头,“我不用护肤品。”

  张雅怔了怔,又笑了起来,“是我疏忽了,你还小,皮肤好是肯定的。”

  苏清芷微微一笑,小狐女的造型加和煦的笑容简直无敌。

  *

  卸完妆,苏清芷又换回自己的灰色袍子,天色已经黑了,苏清芷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刚回到屋子,李薇薇便打来电话。

  “清芷,我今天去看我家爱豆的演唱会了,啊啊啊爱豆真是帅死我了。”李薇薇语气里透着激动,“现场跳的舞比mv还震撼,还有小婊砸跑到台上鲜花,早知道我也应该买一束花。”

  “哎,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接?”李薇薇似乎想起什么,便开口问道。

  “我今天去拍戏了,没带手机。”苏清芷弯了弯唇。

  “真的啊!!”李薇薇大叫起来,“那可是尤臻的片子啊!!怎么样?演的什么角色?重不重要?天啦撸,清芷你以后出名了可要给我签名啊啊啊啊!!”

  苏清芷笑,“哪有那么严重,就一个小角色而已。演这个角色的人出了车祸,导演又找不到人,就找我替了一下。”

  “小角色也行啊”李薇薇道,“能拍尤导的片子,就算是小角色也会红的。”

  “我不会演戏。”苏清芷抿了抿唇,“今天的戏很简单,就一场打戏,明天可是一场文戏,听说还要哭。”

  “天啦撸。”李薇薇感叹,“我明天就来看你,不怕,好好拍戏,我来陪你。”

  “嗯。”苏清芷点了点头。

  “你早点睡,明天养足精神,不然留下黑眼圈,上镜就不好看了。”李薇薇催促道。

  “好,你也早点睡,晚安。”

  “晚安么么哒~”

  *

  又过了一天,苏清芷做完早课才去拍摄地点。

  才□□点的功夫,已经在开拍了,苏清芷化了妆,便坐在一旁等着,这场戏是男女主角的戏,没有苏清芷的戏份。

  “清芷,”陈默走过来,拍了苏清芷的肩膀,“昨天我看到你演的戏了,很不错。”他又打量了一下苏清芷的妆容,“小狐女的装束也挺好看的。”

  “谢谢。”苏清芷眉眼一弯。

  “有没有考虑过做演员?”陈默顿了一顿,才问道,“你很上镜,不出意外的话你会红起来的。”

  苏清芷眉眼柔和,“暂时不考虑。”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毕竟我不会演戏,而且我还在上高中。”

  陈默料想到苏清芷这么说,想伸手摸了摸苏清芷的狐狸耳朵,手到半空中却停了下来,“也是,考个好大学才最重要。”

  苏清芷笑笑,这时候场务便让苏清芷的去拍戏。

  跟陈默道了一声别,苏清芷便走了过去。

  这场戏依旧是打戏,尤臻知道苏清芷文戏比较弱,便先让她拍了所有打戏。尤臻跟苏清芷讲了讲戏,苏清芷便大致明白了。

  吃完早饭,小狐女在小竹林练功,练的入迷时,便听得一声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一媚入骨髓的声音——

  “哟,我没想到什么时候妖竟然成了人的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拍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