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苏清芷觉得拍戏挺有趣的,但是看着那些华而不实的虚招,便看不下去了。

  又守了一会儿摊子,便回了屋子。

  月色正好,苏清芷心中有所顿悟,便打起坐来。

  她的修为并未全部恢复,只到了练气化神的境界。感受到周身一股暖流在周身行走,顿时身子便剧烈的疼痛起来。

  苏清芷咬了咬牙,这是洗髓伐骨的阶段,她必须忍着。

  疼痛持续两个小时,苏清芷再疼痛中缓缓睁开眼,身子比之前轻盈了许多,就是有点臭臭的。

  洗了澡,见时间还早,便取出宝剑,准备去后院练剑。

  刚到后院,就看到月光下站着一人,短衣短裤,似乎在后院纳凉,苏清芷眼见,一下便瞧清楚了来人。

  路泽没有想到纳凉会看到苏清芷,心下高兴,便打起招呼来。

  苏清芷笑了笑。

  “小姑娘你可是来练剑的?”路泽瞧见了苏清芷手中的长剑,语气有点激动。

  苏清芷微愣,点了点头。

  “小姑娘,可否与我切磋一下。”路泽心中急切难耐,面色微红。

  “好。”

  路泽见苏清芷答应,便回到屋子取剑。

  苏清芷瞧着路泽,见他脚步轻快,虽走的急,但是却稳扎,想必这人会些功夫,“您先请吧。”

  路泽也不客气,挥剑过来。

  苏清芷轻轻的拨开剑,将路泽的招式挡了回去。两只剑身相撞,剑鸣阵阵。苏清芷并未使出全部的功力,一招一式都有意放水。

  路泽虽然练武多年,但是却招架不住苏清芷的攻击。苏清芷的招式看起来简单,但是拆起招来却不容易。

  片刻下来,路泽败下阵来。面色依旧红润,这么多年来,今夜是他最畅快的一次比武,“小姑娘,你师父还收徒弟么?”

  苏清芷摇摇头,“我师父不在此处。”

  “那虚辰子不是你师父?”路泽急着问。

  苏清芷瞧了一眼急切的路泽,“他确实是我师傅,但是却不是教我剑招的师父。”

  听此,路泽有些失望,片刻之后他又激动起来,“那你收徒么?”

  苏清芷愣住,“我不收徒。”她顿了顿,接着道,“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可以随时切磋一番。”

  路泽这才落下心来,连声说了几个好。

  两人又切磋了一会儿,便是月上中空时分,苏清芷习惯早睡早起,便辞别了路泽,回到自己的屋子。

  *

  虚辰子在山下呆了三天才回来,回来时,面色红润,眼眸带光。苏清芷瞧着,估摸着又是坑了哪家富豪了。

  “徒弟啊,这几日可有舔香油钱?”虚辰子站在三清祖师的牌位下,眉眼一挑,问道。

  “没有。”苏清芷摇了摇头。

  虚辰子眼睛一瞪,想生气,但是考虑到苏清芷是远方侄女介绍的,不好发火,便忍住了,“算了,你先下去吧。”

  “是。”苏清芷乖巧的点了点头。

  脚刚跨出房门,就开到门口神神叨叨的站着一个人,苏清芷想了想,突然想起了这是制片人许飞。又瞧了瞧许飞的面容,印堂处有丝丝的黑气,眼神一凛。

  “小姑娘,我想求张符。”许飞见苏清芷,便上前拉住她,“我这几日老是看见脏东西。”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苏清芷叹了口气,从兜里取出一张符纸,递给他,“你先拿着这张符,回去后若是还能看见脏东西就来找我。”她顿了顿接着道,“你给那个叫丽丽的群演家中送点钱,看看能不能破解。”

  许飞一听丽丽,便脸色煞白。

  “虽然她不是你杀的,却因为你而死。”苏清芷眉宇轻皱,“她这几日缠着你想必还有夙愿未了。”

  “好好。”许飞白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

  几日后苏清芷再次见到许飞,见他印堂上的黑气更加浓郁了。心下一紧,难道这符纸不管用?

  拍完戏,许飞亲自来到三清祖师跟前,上了三炷香。

  “大师,我家有脏东西,请您帮我看看。”许飞见着虚辰子立马就凑了上去。他那日用了苏清芷的符确实管用,一连几天那脏东西都没出现过,可是这几天那脏东西又出现了,还变本加厉,而且苏清芷告诉他如果脏东西还出现的话就来找她。思前想后,许飞还是找了过来。

  虚辰子一听说许飞能看见脏东西,眼睛便亮了起来。倒不是因为收鬼,而是因为钱。他活了四十年从来没见过鬼,而且他可是唯物主义,从来不相信鬼怪。做了神棍,就是骗骗那些钱没地花烧的土豪。

  看许飞这身行头,就知道是个有钱的主。

  “我随你去看看。”虚辰子眼神一凛,淡然道。

  “好好。”许飞赶紧应了下来。

  “师傅,我也去。”在一旁默默画符纸的苏清芷便开了口,他们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我也想见识见识师傅收鬼。”骗人。

  虚辰子心下一喜,这徒弟还挺懂事,便点了点头。

  许飞并没有和演员他们一样住在山上,而是住在山下的旅馆里。

  下了山,天已经黑了。许飞找了一间饭馆,招待了师徒两人。

  吃完饭,休息了片刻,许飞才带着师徒两人上了旅馆。进了屋子,苏清芷就感觉到一股凉意,就算在炎热的夏季,可依旧冷的刺骨。走在前面的虚辰子打了一个寒颤,心里直嚷怪事。

  看了看手表,还未到午夜。苏清芷抬头,天真的说道:“师父,还没到12点,我们可能要等一会儿了。”

  虚辰子点了点头,心里感叹道:这个徒弟也挺会装逼。“嗯,要等上一会儿了。”

  瞧着虚辰子的淡定的面容,苏清芷只笑不语。

  十二点一到,阴风阵阵,房间里的灯光一闪一闪的。

  苏清芷眸子一黯,这小鬼竟然变成了厉鬼!

  “桀桀桀……”突然灯光一下骤灭,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笑声。这笑声又尖又高,声声刺耳。

  屋外一阵儿狗吠声。

  接着一穿着寿衣的女鬼骤然出现在众人跟前,脸色发白,额前流出殷红的血液,两只眼睛无神,唇角乌黑,似乎有些腐烂。

  苏清芷瞧着女鬼的面容,看来是摔死的。

  身旁的两人早已吓得跪坐在地上了,虚辰子更是吓得差点翻了白眼。

  那女鬼轻飘飘的在三人中间晃悠,嘴里嘟囔着,“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你不是他杀死的,为何要缠着他?”苏清芷面无表情。

  “可是他却害死了我。”女鬼訾笑一声,又哭了起来,又哭又笑的样子十分瘆人,“他说过要给我安排角色的,还说以后要捧红我。”说道这里,女鬼声音又尖了起来,“可是他骗我!他把角色给了沫沫!沫沫就是陪他睡了一晚而已,我可是陪了他睡了一年!”

  苏清芷回头看了一眼许飞,见他面色发白,眼神涣散,估计被吓惨了,“丽丽,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只要你饶了我,我做什么都愿意。”

  “不可能,我要杀死你!”丽丽惊叫一声,周遭阴气更加浓郁。她五指成爪向许飞攻击过来,许飞往苏清芷背后一躲。

  苏清芷冷然道:“你已经害死三个无辜的人了,我必须收了你。”说罢,她从兜里取出一张符纸,将符纸往丽丽脑袋上一贴,丽丽便尖叫起来。“若是你没有伤害那三个无辜的人,我也许可以送你去投胎。”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杀了他。”丽丽尖声惊叫,周身的鬼气向她积聚而来,在她身上形成了一股股黑色的气流。“杀了他,杀了他!”

  苏清芷瞧见了丽丽的模样,她的怨气太深了,估计要行成了鬼煞。

  又取出化煞符,往丽丽胸口一贴,口中默念一决,就见丽丽周身的黑气散去,而她的身体开始便浅。

  丽丽在化煞符下挣扎着,“为什么?为什么?”

  青烟寥寥。

  丽丽在苏清芷化煞符符下渐渐消失。

  苏清芷这才松了一口,回头对许飞说:“那日你拒绝她后,她便心神不宁,以至于摔死在浮华山下。她心中怨气不平,杀死了沫沫,又杀死几个跟你有关系的女群演。”

  许飞面色依旧发白,他跌坐在地上,扯了扯苏清芷的裤脚,“大师,我该怎么办?她真的消失了么?”

  苏清芷点了点头,“你以后不要在这么滥情下去了,不然的话将有无数个这样的丽丽。”

  许飞忙点头,想站起来身来,可是双腿发软。“多谢大师。”

  苏清芷抿了抿唇,“我一会儿把卡号给你,你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

  “好。”许飞扶着墙角站起身来。

  一旁的虚辰子依旧瘫在地上,他虽然没被吓死,但是吓的三魂不见了七魄。妈呀,这可是真的鬼啊,收了这么多年的鬼终于见到真的鬼了。

  还是活的鬼。

  “师傅,你还好吧。”苏清芷眉眼一弯,好心的说道。

  “不好,不好。”虚辰子赶紧摇了摇头,他快被吓死了。

  “师傅,看来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一晚上了。”苏清芷捏捏眉头,“明早再上山。”

  虚辰子听此一下坐了起来,连忙问道:“徒弟,那……那鬼消失了么?”

  苏清芷看着虚辰子,眉眼再次弯了弯:“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祝所有大朋友和小朋友们节日快乐~\(≧▽≦)/~

  *

  作者君准备了小红包~今天留言的小天使们送红包么么哒~

  *

  男主:儿童节了,作者什么时候让我出来啊→_→

  作者:你猜→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