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芷再次回头,便看见了一脸笑意的陈默。陈默打量了苏清芷这一身装扮,“这是你师父发给你的道袍?”

  见来人是陈默,苏清芷眉眼一弯,笑着点了头。又见陈默也穿着一身戏服,便道:“开机仪式你不过去么?”

  “那些是主角们的事,我们这些小群演怎么能上去。”陈默摸了摸自己已经弄好的发型,笑的有些尴尬。

  陈默虽是个群演,但是长相还不错,眉眼清秀。

  苏清芷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陈默笑道:“时间不早了,我去开张算命了。”

  陈默噗嗤一笑,“你还真的在浮华山当起了神棍啊。”

  苏清芷扬了扬手,“神棍挺好的。”

  说完这句话,苏清芷便离开了。找了一张小桌子在山门前摆了摊,再挂上一招牌,算命,测字,抽签。

  浮华山虽然景色不错,但是游客少。

  苏清芷摆着地摊,观察着游客,但是没有一个游客愿意来算命。好好地姑娘不读书,来浮华山算命。

  日薄西山,今日来测字算命的人不过四五人。苏清芷谈了一口气,收拾收拾准备离开。

  *

  山门前,几个演员站在余光里听着尤臻讲戏。

  ——这场戏在山门前,大师姐外出除妖,敌不过蛇妖,受了伤,却被一外国人所救,那人好心,将大师姐送了回来。演大师姐是影后季长乐,也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另外一个演员是国外一线男星克里斯。

  “a。”

  不知谁喊了一声,旁边不管穿戏服的人还是厂务都各就各位。摄像机后面坐着一白色衬衣的男子,模样英俊,黑发,但是眸子却是蓝色的。有着东方人的轮廓,但是又有着西方人的深邃,这人大概就是导演——尤臻。

  “卡!”

  “场务,那个小道姑呢?怎么还没到?”尤臻面色不悦,戏都开拍了,人却不见了。

  “小道姑请假先走了。”场务擦擦汗,天已经黑了,演小道姑的那个群演住在山脚,拍完戏肯定赶不上车了。他好心,便让小道姑走了。

  “其他人呢?”尤臻蓝色眸子暗沉,冷声问。

  “其他人……也不在。”场务差点要跪了下来。尤导发起火来,他直接会被开出,而且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好过,“尤导,我再去找人。”

  “给你半个小时。”尤臻揉了揉眉心,“半个小时没有找到,你就收拾收拾东西滚蛋。”

  “是是是。”场务连忙点头。心里寻思,现在太阳已经下山了,最后一趟旅游车早已开走了,不可能下山找人,只能找游客了。

  转了一圈,便看到了一身灰衣道袍的苏清芷。

  苏清芷望了望天边的金乌,摸了摸口袋,只有五十元钱,遂叹了口气。

  刚走出人群,就听到有人叫住自己。苏清芷回头,那个人自己不认识。

  “妹子,可以帮我一个忙么?”场务其实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左右,穿着黑色t恤。“就演一场戏。”

  “……”苏清芷皱了皱眉:“我不认识你。”

  场务立即掏出自己的证件,“这是我的证件,我不骗你。”擦了擦汗又解释,“我们原先定的演员有事,所以只能找游客了。”

  “……”苏清芷瞧了瞧场务的面相——天庭饱满,眼神内敛柔和,鼻梁正,鼻节无弯,唇型方正圆润,此人虽无大富大贵之相,却无坏心,敦厚。

  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无心有相,相随心灭。

  “三百元。”场务以为苏清芷不答应,便伸出三根手指。

  苏清芷点了点头。

  场务见苏清芷答应,便拉着苏清芷去见了尤臻,尤臻一见苏清芷,便眼睛一亮,眼前这个女学生虽然穿着灰色的道袍,容颜清丽。这女生给他的第一眼感觉不错,穿着道袍确实有股出尘的味道。

  尤臻很满意苏清芷,便让服装师带她去换衣服,弄下头发。

  这场戏很简单,就是受伤的师姐被一外人带了回来,小道姑扶着大师姐去上药的戏。苏清芷只有三句台词,看了一遍就明白了。

  日薄西山,浮华山的山门前一亚麻色衬衣小姑娘的正拿着扫把扫着门前的落叶,夏日清凉,小姑娘扫了一会儿便进了门去。一只脚刚踏入山门就听见一声等等。小道姑回头,看见受伤的师姐和一外国人回来了。

  “师姐!”小姑娘丢下扫把,提起道袍向受伤的师姐跑去。 “师姐你怎么样我扶师姐去上药。”

  师姐点了点,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分外苍白,全身都在疼痛。

  “师姐,我扶着你。”

  “cut!”尤臻喊了一句,满意的点了点头,长乐的演技果然没话说。

  作为群演,这场戏其实苏清芷其实没有镜头,镜头全都打在了季长乐的身上。

  这场戏已经拍完了,服装师,助理,化妆师都围着影后季长乐。苏清芷换了鞋子,刚刚那场务便送来三百元钱,苏清芷笑着接下了。

  尤臻喜欢华夏文化,所以这部片子结合了东方玄幻和西方魔法。还没开拍就受到很高的重视,而且尤导的片子质量很高,特效并非国内五毛特效,采用了国际顶尖团队。

  收了钱,苏清芷看了一会儿,天就黑了,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拜访了一下虚尘子,苏清芷随便吃了点东西。这时候李薇薇的电话便打来了。苏清芷弯了弯唇角,笑着接起来:“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李薇薇揶揄,“我们可是闺蜜。”

  苏清芷笑。

  “尤臻在浮华山拍戏,你看到了么?”李薇薇努努嘴,问道。

  “嗯。”苏清芷点了点头,“我刚刚还做了一会儿群众演员,有三句台词,得了三百元钱”

  “!!!”李薇薇有点激动,“那可是尤臻的片子啊,以后要拿到国外去首映的!清芷,你运气不错啊,不过以你的容貌,主角都不成问题。”

  苏清芷笑了笑,她对明星不感兴趣,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还钱加抓鬼捉妖。这才是她的本职,“我演戏没什么兴趣。”

  李薇薇叹了口气,又兴奋道:“等爱豆的演唱会结束我就来找你!我还没看到过拍戏呐”

  苏清芷点了点头,两人随便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早间,苏清芷做完早课,便去了虚尘子的房间。虚尘子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衬衣。

  此刻虚辰子正坐在蒲团上吐故纳新,见苏清芷进来,便抬起了眼皮,冷声道,“我今日要下山,你将山上好好打整一下,游客要上香抽签记得收钱。那尤臻导演你好好注意一下,明星来上香就不用给钱,留个签名就好。”

  苏清芷憋着笑,这老道长真是时刻算计着。

  “嗯,我只知道了。”

  虚辰子又叮嘱了几句才下山,临走的时候还穿上了那件装逼的道袍。

  苏清芷守在前院,本来游客就少,无人上香,再加上导演又在拍电影,游客们的好奇心都被拍电影带走了。

  闲着无聊,苏清芷便跑去看他们演戏。

  广场上站着二十来个弟子,这场是拍门派内的切磋。弟子们整整齐齐的站成两列。苏清芷虽然站的远,但还是瞧见了陈默与李凉秋俩人。

  尤臻喊了一声开始,场上两列弟子便开始比赛,他们拿着明晃晃的长剑,一招一试的比划着。

  群众演员只是比划几招,接着上空飞过来一白衣女子,穿着白色道袍,在空中飘来飘去确实很美,犹如仙人一般,但是那根威亚生生的破坏了美感。

  武术指导的路泽看着季长乐的动作,不由得叹了口气。

  见路泽叹气,尤臻便转过都来,“长乐演的挺好的。”

  路泽摇摇头,“长乐的演技肯定是好,但是这武打部分却是花架子。后期制作一下应该要好一点。”他略沉思道,“前几日我在后山看见的小姑娘倒是挺厉害的。”

  尤臻笑了笑,“能被你路大师夸奖的人,我一定要见见。”

  路泽拧眉,不说话。

  那边季长乐被悬挂在半空中,加上又是大热天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但是这是尤导的片子,她怎么也要完成。

  苏清芷看了几招就没看下去了,华而不实,没有丝毫的攻击力。

  作者有话要说:  妹纸们记得收藏嗷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