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说出来,那人有点脸红,用手戳了戳前面那人的头,“陈默,大家这么多年兄弟,别当着妹子的面揭我短啊。”

  陈默回过头,继续揭他的短,“妹子,我跟你说,他确实跟盛影帝搭过戏。”陈默顿了顿,憋着笑道,“不过盛影帝演男主,他演背景,还是不能露脸的背景。”

  苏清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妈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李凉秋朝着陈默肩膀上锤了一拳。

  “妹子,你是去浮华山旅游?”陈默挨了一拳,问道。

  苏清芷摇摇头,“我是去上班的。”

  陈默点点头,“别说凉秋,我也以为你也是去拍戏的。你长得这么好看,我还真以为你是个明星。”

  苏清芷弯了弯眉眼,“我还是个学生。”

  “这一次尤导的片子的地点就定在浮华山,我们这群人是他选出的群演。”李凉秋补充道。

  “尤导?”苏清芷皱皱眉,她现在唯一知道的两个明星就是周老师的儿子宋瑾瑜和李薇薇家的爱豆盛博衍。

  “你这孩子连尤导都没听说过?”前面的陈默也很震惊。

  苏清芷摇了摇头。

  “尤导是中美混血,母亲是二十年前的影后尤蕊,父亲是国际上也著名的导演,而尤导现在也子承父业成为了国际有名的大导演。他的票房号召力挺高,我们这次能进他的片子,就算演个尸体也值了。”陈默解释道,“尤导这人拍出的片子捧红了不少影帝影后,就连盛影帝也是拍了他的片子得了最佳男主角。”

  “哦。”苏清芷点了点头。“那这次盛博衍会演男主角么?”

  “这次男主角的扮演者貌似是国外的那个叫什么斯的明星。”李凉秋接着补充道,“国外的明星我不清楚,你清楚么?”说着又扯了扯陈默的衬衣。

  陈默也摇摇头:“我们这些小群演哪里知道国外的明星?”

  他与李凉秋在横店打拼多年,就是为了圆自己的明星梦,可是在横店当了这么久群演,别说主角了,配角都没有过。他相对要好一点,偶尔会有两句台词,而李凉秋却连台词都没有过,只演过尸体。

  “我们就是个群演,一辈子都出不了什么名堂。”陈默叹了口气,靠着座位沉思。

  一旁的李凉秋也不说话,他十五岁出来,在横店混了这么年依旧还是个演尸体的。

  苏清芷瞧着这两人的面相,“我可以为你们算一卦。”

  陈默噗嗤一笑,以为苏清芷开玩笑,便说,“好啊。”

  苏清芷仔细的瞧了瞧陈默的面相,沉思道:“陈默,单从你这名字看。默字,清闲伶俐,多才敦厚。”苏清芷皱了皱眉,又道,“你今年或者明年会时来运转,事业起步,但是家庭却会疏离。天格,地格,人格都是大吉之兆,唯独这外格是大凶之兆。”

  “啥意思?”一旁的李凉秋打断她。

  “天格是祖传下来的,影响不大,人格又是主运,取决于你的这个名字,地格是前运,在你三十六岁之后,而外格影响的是你社交能力,智慧等。你这一生会成功,但是外格对你影响甚大,成也外格,败也外格。”

  陈默笑着看着面前的苏清芷,“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苏清芷眉眼一弯。

  “好吧。”陈默忍住笑意,“谢谢你安慰我啊。”

  苏清芷翻了翻白眼,这人还不信自己,转头又对李凉秋说,“你要测么?”

  “我不整那些虚的。”李凉秋摆摆手,“我可是社会主义先进分子,不相信神棍思想。”

  苏清芷撇撇嘴,不再说什么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天也渐渐黑了,浮华山也到了。

  浮华山的山脚下有旅店,挺便宜的,大家选择住在山脚,而山上的旅店却贵的要命。

  陈默与李凉秋作为群演也住不起山上的旅店,就打算在山下住下。

  临走时,苏清芷还掏出两枚转运符交个两人,毕竟相识一场,帮个忙也没啥坏处。

  两人不好拒绝,接受了小神棍的符。

  苏清芷赶上最后一趟旅游车,上了浮华山。

  现在的浮华山与千年之前没有什么区别,道观是重新翻修的,小道两旁树木青翠欲滴。苏清芷跟道观的主人也就是李薇薇很远很远很远的表舅打了一声招呼。

  虚辰子便将苏清芷领到了休息处,一间还算可以的屋子,屋子里面还有电视。领到住处后,表舅顺便给了自己一套道服。

  苏清芷看着带着牌子的道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接受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时间还早,苏清芷便准备转转。

  这间道观重新翻修,找不到往日的痕迹了。苏清芷随便逛了几圈,在后面看到一个巨大的桃树,枝桠翠绿,树巅上满满的都是青色的桃子。

  苏清芷上前摸着桃树沟壑不平的树干,竟有些颤抖。

  当初离开浮华山的时候亲手种的桃树,现在已经这么大了。

  一千多年了。

  苏清芷召唤出长剑,想起师父教的剑招,在桃树下挥起剑来。浮华山的剑法超逸俊伦,剑招美感却不失力度,一个招式都很凌厉,初看起来柔弱,可是真正过招起来就会发现没有技巧和功力很难化解浮华山的剑招。

  以前在浮华山修行之时,她与师妹就喜欢切磋剑招。师妹对剑术痴迷,每日傍晚,两人都会在后院切磋,有时候师父看见了也会指导两招。

  可是师父和师妹现在却不知道人在何地,修道之人会长寿,也会陨落。想起往日的时光,苏清芷手下的剑招竟添了些寞意。

  舞的忘情,已是月上中空时分。

  苏清芷停下手中的剑,面色不变,“阁下来了为什么不出来?”

  一语毕,从后山的石头处便走过来一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精气神很足,穿着一件短袖衬衣,“小姑娘很厉害啊。”

  苏清芷看清来人后,笑道,“阁下也很厉害。”

  路泽尴尬一笑,外界虽然传言自己是了不起的功夫大师,但是跟眼前这个小姑娘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他感叹一声,高手在民间啊。见小姑娘一身道袍,便问,“小姑娘是群演?”

  苏清芷摇摇头,“我是道长的徒弟。”

  路泽感叹,徒弟都这般厉害了,师父该是怎样的厉害啊。

  “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苏清芷眉眼一弯,“这浮华山夜里凉爽,阁下可以在这里多歇息歇息。”至于路泽是什么人,苏清芷想大概就是个游客吧。

  “哎,好。”路泽点了点头,他还想跟小姑娘切磋一下呢。

  “有缘再见。”苏清芷身影一转,便离开了。待路泽回过神来,小姑娘已经消失了。

  路泽兴致缺缺的回到屋子。

  浮华山的旅店不错,洗了个澡,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待那头应了一声,路泽便兴冲冲的跟那人说了今晚的事。

  *

  苏清芷回到屋子以后,给苏妈妈发了一条短信,便自个儿打坐练功。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清芷便起了床。屋子正对着小院子,还有个厨房。苏清芷熬了点粥,在阳台上打了一会儿坐。

  早上的空气比较新鲜,苏清芷自己也感觉到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不由得高兴起来。

  吃完早饭,苏清芷便去了虚辰子的房间,见虚辰子还在睡觉,苏清芷也不好打扰,便去了前院,开张算命。

  这个时候,前院聚集了很多游客,还有些人穿着戏服。

  这大概就是陈默说的拍戏吧?

  前院放着一鼎香炉,上面插着三只香,穿着戏服的那些人站成一排。

  “他们在干嘛呀?”身后有人扯了扯苏清芷的道袍,苏清芷回过头,便看见只有她腰际高的小男孩。

  “不知道。”苏清芷摇了摇头。

  “他们这是在举行开机仪式呢。”前面游客回头对小男孩解释道。小男孩睁大圆圆的眼睛,还是一脸迷茫。游客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顶,笑而不语。

  “嗨,清芷你在这儿啊?”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算命什么的,都是作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妹子们别考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