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晚自习已经九点半了,苏清芷将画好的符纸,朱砂,牛眼泪等一系列东西装进书包了,闪出来教室。

  李薇薇叹了口气,瞧着闺蜜的背影,心焦了起来。这孩子,好好的学生不当,当什么神棍。

  出了校门,就看见徐警官的车子。

  上了车,苏清芷将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叮嘱道,“这张符纸你随身放好,这瓶牛眼泪一会儿擦在眼皮上就可以看见鬼了。”

  徐警察看着面前的女同学,不由得笑了,准备的还挺齐全。接过苏清芷的东西,“我知道了。”

  东区的建筑基地渺无人烟,一阵一阵的阴风吹过,冷得刺骨。

  徐警察跟在苏清芷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那颗桃树走去。

  苏清芷拿出自己的长剑,冷眼的看着那个桃树,抽出一张符纸,默念一决,就见符纸自燃了起来。

  带符纸燃烧完后,寂寥的夜空便传来阴嗖嗖的笑声,声音又尖又刺耳。接着,上方天空中出现了红衣女子,墨色长发齐臀,面容极美,一颦一笑仿佛要勾人魂魄。她笑了笑,这次不再是刺耳的声音,而是轻语软腻,“小道姑,你可是来收我的?”

  身后的徐警官擦了牛眼泪,也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女子的面容是他见过的最妖异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很深,又很诱惑,仿佛在引导着自己沉沦。在她的眼眸里,徐警官看到了许多画面,那画面有童年的自己,有成年后的自己,有自己与女朋友做那种事的画面,也有各种女子赤裸的画面。不知不觉,他竟然不由自主的向那女子走去。

  “徐警官!”苏清芷瞧见徐警官那般神色,心中一凛,忙拉住徐警官的肩膀,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一把。感觉到疼痛,徐警官这才清醒过来。“你差点就中了她的魔咒了。”

  徐警官身形一顿,往后退了一步。

  “小道姑还挺有本事嘛。”女鬼掩唇轻笑,笑的极妖媚,眼角下的那颗泪痣也妩媚多姿。

  “看来死的那几个人都是你害的咯?”苏清芷扬了扬眉。

  “他们都该死。”女鬼笑意不改,“我被这颗桃树压了几百年,好久没有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了。”说着,她又看向徐警官,“小捕快挺俊俏,陪姐姐一晚如何?姐姐保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那滋味。”

  妈的,这女鬼原来是个艳鬼。

  徐警官黑着脸。

  “看来你没机会了。”苏清芷笑了一声,掏出一张化煞符。这鬼煞修炼几百年,不好对付。

  女鬼笑意变冷,一股浓黑之气扑面而来。

  苏清芷急急的向后一退,避开了那股浓黑之气,再身子一转,默念一决,化煞符顷刻片想女鬼飞起。女鬼见化煞符而来,眼中有一股慌乱,随即身后的长发变长向符纸而去。

  长发接触到符纸,那符纸便消失殆尽,而女鬼的头发也尽数销毁,那模样倒与尼姑无异。

  “你……你竟然敢毁坏我的头发!”女鬼目呲尽裂,五指成爪,向苏清芷攻来。苏清芷也不急,待女鬼靠近时候,身影快速一闪,便闪到女鬼身后,并在她身后贴了一张化煞符。

  女鬼惊叫一声,面色也变了。

  其实鬼怪攻击人就是靠着这股阴煞之气,而自己的力量却很小。女鬼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阴煞之气,在不远的徐警官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我要你死!”

  苏清芷用长剑一挡,那股阴煞之气便弹了回去。接着她甩出一个剑花,阵阵剑鸣声涤荡在脑海。

  女鬼一面躲苏清芷的攻击,一面又不断散发出黑气。

  这时候,苏清芷眼神一凛,咬破手指画在剑上,身子向左一偏,便躲开了女鬼的利爪。暗自使了一股力,身子接着闪到女鬼的身后,占了血迹的长剑从后背刺穿了女主的身子。

  就听着刺啦一声,女鬼停下手中的攻击,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小道姑。

  苏清芷面色不改,眼疾手快将化煞符拍在了女鬼的胸口,又默念一决,就见女鬼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金光。

  “不可能!”女鬼歇斯底里的叫着,面容早已不是娇艳的模样,取而代之是一张丑陋的老妪脸,“没有道士能杀死我,就连茅山道士也不能,你究竟是谁?”

  苏清芷面色不变,漾起一抹和煦的笑,“苏清芷。”

  “苏清芷?”女鬼瞪大了眼睛,污浊的眸子满满的不可置信,“你不是死了么?”

  “我从未死过。”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女鬼呢喃的这句话,在金光中消失殆尽。在她消失后,周围的阴煞之气也尽数消散。

  看到女鬼消失,苏清芷送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面色发白。

  好在女鬼刚出来,鬼气不重,不然今天真杀不了她。

  “你没事吧。”在一旁徐警官终于消化了刚才所看到了,他扶起虚弱的苏清芷,关心道。

  “没事。”苏清芷摇摇头,她只是有点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好。”

  徐警官犹豫了一下,“这附近没有旅馆,我带你去我家吧。”

  苏清芷罢了罢手,“带我去李薇薇家。”深更半夜,她不可能去一个陌生男子的家。

  *

  李薇薇家里挺有钱的,父母都在外地做生意,偌大的别墅就只有她和保姆。

  一阵敲门声。

  这个点李薇薇还没睡,听到有人敲门,便去开了门。

  苏清芷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口,身边还有个警察。

  李薇薇吓了一跳,赶紧将苏清芷扶进了屋子。徐警官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离开了。

  “清芷,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李薇薇赶紧将苏清芷扶在沙发上躺好,“这么晚了,你怎么跟那个警察在一起?”

  苏清芷捏了捏李薇薇的手,“薇薇,我如果说,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苏清芷了,我们还是朋友么?”

  “啊?”李薇薇诧异,“清芷,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啊”又见苏清芷一脸镇定的看着自己,“不管你是什么,你永远我都是我的朋友。”

  苏清芷脸色依旧发白,她微微一笑,一如往常般和煦。

  “清芷我跟你说,在你来之前我见到我家爱豆了。”李薇薇给苏清芷倒了一杯水,就霹雳巴拉说个不停,“我跟你说,爱豆比荧屏上还好看。怎么办?清芷我要恋爱了qaq。”

  “……”苏清芷摸了摸李薇薇的额头,幽幽的开口,“你不是说,你家爱豆下个月才开演唱会么?”

  “是的,不过他九点到的京都。”李薇薇一脸幸福的模样,“我也不知道他今晚会突然来京都。我们团长说他来了,我连作业都没做完就去接机了。”

  苏清芷不是很明白他们这些追星人的心情,也不好打扰她的幻想,只好说了一句,“下周期末考了。”

  李薇薇脸顿时皱了起来。

  闺蜜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提这么扫兴的事qwq~

  作者有话要说:  盛博衍:宝宝委屈,为什么宝宝每章就出现了一个名字qaq~

  小天使们记得收藏哦么么哒~~( 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