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挺好看的,歌也好听,就是看不清长相。”苏清芷将手机还给李薇薇,努努嘴。

  “将军长得可帅了。”李薇薇眼睛散发着光彩,“你看,帅吧。”又翻出一张图片,“这张是他上部电影的扮相,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看的我想舔屏。”

  苏清芷也看了看照片上的男人,俊逸的眉眼下,是英挺性感的鼻梁,眼眸深邃,吸墨一般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慵懒,玉色的脸庞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墨黑的长发披在身后,一袭白衣,如谪仙一般。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苏清芷看的有些呆,她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男人。

  “是不是很帅啊。”李薇薇眼冒星星,活脱脱一副花痴的样子。

  苏清芷点了点头,“确实帅。”顿了顿又接着问,“你为什么叫他将军?”

  “他第一部戏演的就是将军,所以粉丝们就叫他将军,而他的粉丝叫盛世美衍。”李薇薇颇有些自豪,“我家爱豆各种扮相通吃,不管是古装的还是现代的都帅我一脸血,不过我家爱豆这几年都在国外发展,除了宣传新戏和新歌都没有回过国。”

  苏清芷微微一笑,“这么喜欢啊?”

  “嗯!”李薇薇郑重的点了点头,握了握拳,“下个月十五号,爱豆要在体育馆举行演唱会,宝宝要攒钱去买票了!”

  苏清芷噗嗤一笑,“好吧,你加油。”又戳了戳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的打断她,“如果你这学期没考好,恐怕连攒钱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薇薇哼哼一声,转头回到了座位默默复习。

  苏清芷也坐了下来,翻开书,徐警官的短信就来了——

  徐警官:下午六点,我在校门口等你。

  苏清芷回了一句,便关了手机继续复习。

  那天她和徐警官一起回了警察局,查看了死者的尸体,果不其然又跟苏东阳一样的死亡原因。

  苏清芷皱了皱眉,这次的厉鬼恐怕不容易对付。

  六点以后,苏清芷跟李薇薇说了一声,便离开了校门。出了校门,徐警官果然在那里等她。

  “清芷。”徐警官喊了一声,并将手里的冰镇柠檬水递给了苏清芷。

  苏清芷接下,吸了一口,“徐警官找我什么事。”

  “你是不是知道他们的死因?”徐警官开门见山,“我也相信他们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跳楼而死,而且昨天晚上又跳楼死了两个。”

  “徐警官为什么这么问?我是个学生,什么都不知道。”

  “死的这四个人中只有你父亲大半个月没回家,而没回家的原因是你家闹鬼。如果真如你父亲所说的闹鬼,而你们母女却安然无恙。如果没有闹鬼,那你父亲没回家的原因呢?”徐警官眼神凝重,“据我调查,你父亲虽然不怎么喜欢那个家,可是每天都会回去。”

  苏清芷眸色一变,“是。”她抬头看着徐警官,认真的说道,“徐警官,他们确实不是自杀,他们是被厉鬼害死的。”

  徐警官打量着面前穿着校服的女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也不会来找我了。”苏清芷眸光一抬,唇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

  徐警官怔了怔,若是他刚当警察那会儿,苏清芷这话他肯定是不信的,可是这几年的经历让他不得不信。

  徐警官瞧着眼前的这女学生,点了点头,“好吧,我相信你。”。

  “我们去建筑工地看看。”苏清芷思索了一下,几人死亡的原因都是跳楼而死,而且是同一个地点。

  “行。”徐警官点了点头,“上车。”

  *

  东区的建筑工地今年动工才一个月左右,就连续死了四个人。弄的大家人心惶惶的,有不少人都准备让建筑工地老总退钱了。

  自从人死后,这里便停工了。

  天渐渐阴了下来,两人走在这东区的建筑工地上顿时感到一股股阴风拂面而来,让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自从到了这建筑工地,苏清芷就瞧出了不对,这建筑工地,遮阳蔽日,是阴气极重之地,就连白天这里的阴气也极为浓郁。

  “这片建筑基地未开发前是做什么的?”苏清芷沉声问。

  “是一片荒郊。”徐警官答。

  苏清芷转了一圈,便发现了一颗已经砍了的桃树。“这颗桃树怎么被砍了?”

  徐警官瞧着苏清芷这模样,心一跳,“这里本来要修建一块休闲场所,工头见着桃树碍眼,便让人砍了。”

  苏清芷深吸一口气,“徐警官,这次恐怕不好对付了。”

  徐警官眼神一凛,“什么意思?”

  “这桃树压着一鬼煞,如今桃树被砍,鬼煞自然被放了出来,”苏清芷有瞧了树周围,见桃树周围的土壤松动,已经大致明白了,冷声道,“是他们自己放了鬼出来。”

  “这怎么办?”徐警官眉宇拧了拧,“总不可能就放任那鬼煞吧。”

  苏清芷摇了摇头,“我们先走吧,以我现在的能力,暂时除不了她。”

  身后的阴气更浓郁,就算是六月份的天气,也透着一股股阴冷的凉意。徐警官不由的裹了裹自己的警服。“那成,我们先走。”

  *

  第二天中午趁着休息,苏清芷便去了最近的古玩市场,买了一点符纸和丹砂。又随便逛了逛。

  这里的古玩市场真品卖得少,苏清芷就随意看了看。

  正准备离开,脑海里一阵剑鸣声,脚步一顿,苏清芷心下一喜,这是自己的宝剑!

  跟随脑海的里的剑鸣声,苏清芷来到了一家小摊跟前。

  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带着廉价的墨镜,拿着一把纸扇扇着风。苏清芷一眼就瞧见了自己的剑,只不过这剑已经已经生锈,早已看不出以前的样子。

  “老板,这剑怎么买啊?”苏清芷拿起地摊上的宝剑,感受着剑鸣声,心底一阵欢愉。

  老板抬起眼眸,瞧着是女学生,便道:“这剑早已生锈,但是确实一千年前流传下来的,这样吧,你给二十元钱就好了。”这把剑卖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卖出去过。

  “行。”苏清芷爽快的答应了,掏出二十块钱给老板,便离开了。

  老板看着苏清芷离开的背影,叹气道,傻不傻。

  苏清芷寻了一隐秘的地方,握着剑身,一股暖暖的气流流进剑身。瞬间,那剑上的锈铁便消失殆尽,剑身锋利,透着寒光。剑柄处,还刻着一个“芷”字。

  这剑本是她刚入门的时候,师父赠与她的。她苦心练剑,终于将剑与自己练到忘神的境界。

  剑柄一转,那剑便没入苏清芷的体内。

  回到学校,苏清芷给徐警官发了消息——今天晚上10点在校门口接我。然后又发了短信给苏妈妈,说是自己今晚在李薇薇家里,不回来了。

  在座位坐好后,苏清芷又画了几张符。

  “你在干啥?”李薇薇见苏清芷神神秘秘的在一张黄色的纸上写写画画,便凑近了。

  “没啥。”苏清芷淡定的画完,“你快做作业。对了,如果晚上我妈妈打电话给你,你就说我和你在一起。”

  “你干啥去?”李薇薇惊异的看着苏清芷。

  “抓鬼去。”苏清芷头也不抬,继续画着符。

  李薇薇:“……”

  =口=闺蜜要变成神棍了,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  盛博衍:作者你什么意思?上一章我就出现了一个名字,这一章我又只出现了一张照片。

  作者菌:淡定,你是压轴→_→(有名字就不错了,你还想要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