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看那支mv的人不少,苏清芷扫视了一眼,便离开了。

  图书馆人很多,苏清芷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又选了几本书来看。除了选了基本古典文学,她还选了一本英文小说。

  苏清芷作为一个古人,学起英文还是有点费劲。单说这语法弯弯绕绕的,就将她脑袋绕晕了,更别说那些比画符还难的单词了。

  现在她的英语虽然不能恢复到原身的水平,但比起第一次考英语一脸懵逼好多了。

  书刚看了一半,苏妈妈电话就打来。

  “妈,怎么?”听苏妈妈的语气有些急切,苏清芷便柔声问道。

  “你爸爸……他死了。”王雅慧沉了一口气,再一口气说完,心下竟有些解脱。

  “什么?”苏清芷也愣了,她第一次见到那个所谓父亲就是她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上辈子她在浮华山长大,修道捉妖,没什么亲人,加上第一印象就对原身父亲没有好感,所以这个父亲死了她也没多少伤心。

  “我马上回来。”苏清芷顿了顿,说道。虽然她对这个父亲没有好感,但是关系摆在那里,她也不好怎么样。

  “嗯。”王雅慧应了一声,又叮嘱了一声。

  苏清芷挂掉电话,将书放在原位便离开了图书馆。

  出了图书馆,苏清芷下意识的望了望广场上的大屏幕。

  *

  苏清芷没有回家,直接打车到了西区警察局。下了车,苏妈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苏妈妈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伤心,见到女儿来了,便亲热的挽起女儿的手,走进了警局。

  招待母女两人的是一年轻的女警察,模样一般,但是精气神十足。“你们等一下,徐警官一会儿就过来。”

  母女两人点了点头,女警官给两人倒了一杯水。

  水温温凉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二十七八岁的男警察,浓眉大眼,模样倒是英俊,他信步走进来,抽了一张椅子在母女两人两人身边坐好,“你们是苏东阳的家人?”

  王雅慧点了点头。

  “那成,我带你们去认人。”徐警官也不纠结,见人点头答应,便带人去停尸间。

  一路上王雅慧都静静的抓住苏清芷的双手,神情紧张又害怕,却不伤心。

  苏清芷见此也握了握王雅慧的手。

  “初步判定,死者是跳楼自杀。死亡时间为7-8小时之间。”法医见徐警官进来,便向他报告验尸结果。

  徐警官点了点头,并未做多余的言语。

  自杀?苏清芷上次见苏东阳还活蹦乱跳的,难不成被自己的幻境吓的自杀了?

  不可能!

  苏清芷觉得苏东阳死并不简单,便上前一步,看了一眼躺着的苏东阳。

  瞬间,苏清芷眼神一凛——苏东阳额前发黑,隐隐约约有黑气。正常死亡的人跟鬼杀死的人不同。被鬼害死的人,没有生魂。而苏东阳死亡时间不久,生魂应该跟随左右,可现在苏东阳身边哪里还有什么生魂。

  心中大约有了答案,这苏东阳可能是被鬼缠上了,而且应该是个厉鬼。

  “王女士,你丈夫最近有没有不寻常的地方?”徐警官转头,又问了问王雅慧。

  王雅慧摇了摇头,“他都没有回过家,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情况。”

  “原来如此,”徐警官顿了顿,又问,“那你你丈夫这几天跟你打过电话么?”

  王雅慧再次摇了摇头。

  徐警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只是让一小警官送母女两人回去。

  看着母女两人离开的声音,徐警官面色一沉,如果王雅慧没有说谎,那……苏东阳自杀的原因呢?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选择自杀,一定有什么原因。

  王雅慧临走的时候,最后瞟了一眼躺在停尸间里的丈夫,深吸一口气,竟然松下一口气来。当初她嫁个苏东阳的时候虽然是两情相愿,但是这么多年的冷暴力她早已对他没感情了,他从冷暴力到家庭暴力,还以清芷要挟不准她报警或者告诉家人,加上她又胆小懦弱,一直都是敢怒不敢言。

  为了清芷她一直忍气吞声,现在那人终于死了,她也松了一口气。

  苏清芷瞧见了王雅慧眼底的轻松,也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两天,徐警官调查了苏东阳的情况,了解到苏东阳在东区的建筑工地上班,又询问跟苏东阳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工人,都表示不了解苏东阳的情况。徐警官见此又去询问了工地的老总冯少。

  *

  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苏清芷压力颇大,就将寻找厉鬼的事情放到一边,专心致志的复习起来。周老师也放下话来,如果她这次再考不回原来的成绩,周老师就要请家长了。

  苏清芷这个妈妈虽然讨厌死了苏东阳,但是对苏清芷却好的没话说,没经历过亲情的苏清芷着实感动。

  周末不上课,苏清芷也没有去图书馆,便在家复习。

  三点过半,小屋的门铃声便响了起来,苏清芷打开房门,正好看到一身便衣的徐警官。

  “徐警官?”苏清芷让出一条路,让徐警官进了屋。

  徐警官点了点头,环视了屋子一圈,“你妈妈在么?”

  “上班去了。”苏清芷面上表情不多,转身进了厨房,“家里没茶叶,徐警官将就的喝杯白开水吧。”

  徐警官挺诧异的,从苏清芷手中接过水杯,握在手里,却没有要喝的意思。

  “徐警官来找我妈妈,是因为我爸爸的事么?”苏清芷依旧面无表情。

  徐警官看着面前的小女孩,顿时觉得这小女孩不一般,他放下水杯,半开玩笑道,“我调查了你爸爸,你爸爸已经有大半个月没回家了,而他没回家的原因是因为这间屋子闹鬼。”他眯了眯眼睛,笑的有些狡黠,像只狐狸。

  听他这么说,苏清芷倒也不在意思,“徐警官真的以为我家闹鬼?”她仰起头,眉眼弯弯,煞是好看,“可是我和妈妈都活得好好的。”

  徐警官收起笑意,他当警察这么多年,遇到很多无头的案子,隐约的让他这个无神论着改变了想法。“你爸爸那个顶头上司确实这么说的。”

  苏清芷笑,“那徐警官相信这世界有鬼么?”

  “我……”徐警官相信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自己电话响了。

  “头儿,东区的建筑工地又死了一个人。”电话那个说话急切,“而且也是跳楼自杀的。”

  徐警官握紧了手机,唇线抿紧,冷声道:“我马上回来。”

  手机里的对话苏清芷也听到了,她心下一凛,这厉鬼又祸害了一个人?当下便说,“带我一起去看看吧。”

  徐警官将手机放兜里,面上一阵诧异,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

  周老师知道了苏家的事,一下课就将苏清芷叫到了办公司。仔仔细细询问了苏清芷一番,见苏清芷没什么事儿,才放她回去。

  周礼芝心中叹气,一个月前被撞破了头,一个月后父亲又自杀了,搁在谁身上都不少受。

  回到教室,李薇薇便凑了上来,神神秘秘道:“周老师叫你去办公室什么事啊?”

  “没事。”苏清芷摇摇头,她并未将父亲的死告诉闺蜜李薇薇,“就问一下我期末考准备好了没有。”

  李薇薇哦了一声,又兴奋起来,“给你看我家的爱豆,可帅了。”说着还将手机递给苏清芷,并将耳机取下一只塞进苏清芷的耳朵里。

  耳朵里的旋律有些熟悉,苏清芷接过手机,看着手机上的mv,原来李薇薇所说的爱豆就是那天广场上电视屏幕上的男人。

  “他叫什么名字?”

  “盛博衍。”

  作者有话要说:  →_→男主粗来了,虽然只有一个名字~~

  本文女主最大的金手指就是男主咩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