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柔道小子 > 第一百二十章 搏克手的生活
  省运会决赛的具体时间已经定下来了,7月25号开始,10月25结束,也就是说,半个暑假都要被占用了,即使不是天天有比赛,但也要随时听赛程安排,所以岛国之行计划的时间要有所调整,时间定为6月20号出发,7月22号归来。

  韩修杰很希望在学习交流中取得进步,并且在决赛中拿到冠军,表面上看,他们这个团队似乎挺强大的,在预赛中一个亚军,一个季军,但是现实中的情况是,柔道项目中,前16强甚至是前32强,都有拿冠军的可能。

  有时候比赛就差那么一点运气,运气不好,他们很可能连八强都不进去,所以这种不确定性,并没有带给他们安全感。

  更没安全感的就属薛皓东了,其实三千多名运动员,他能打进十六强,已经很厉害的选手了,但问题是,他这样的成绩进不了国家队。

  巨大的压力压在了薛皓东身上,这家伙早上起的更早了,每天四点半起来锻炼,在学校上课的时候,除了蹲马步听课,下课还做体能训练,这家伙除了学习就是训练,没有一丝一毫的时间来浪费,这种可怕的自律性让韩修杰和陈天磊自惭形秽。

  总之,团队在发展,问题还很多,当然了,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人才,作为一个团队来说,肯定要制定一个长远的计划。

  可能挂靠国家的人选,后续该如何发展,这些都有要一个计划,目前,国家队的人才储备也不少,其中高手很多,韩修杰在省里或许能取得一些成绩,但是进了国家队,他确实还排不上号,起码目前的水平还差得远,更别提陈天磊和薛皓东了。

  所以想站稳脚跟,还得引进人才,培养一大批优秀选手,未来才有希望。

  而这个时候,韩修杰就想到了n蒙的搏克手巴根,巴根是巴达荣贵的徒弟,上次来切磋交流的时候,巴根赢了韩修杰,不管当时情况是如何的,巴根的水平是绝对不低的,而且巴根之前只在n蒙跟着师父练,很少与外界交流,这就导致他的底子扎实,但缺乏眼界和灵活性,这样的选手,其实很好提升,只要多比赛,并且多见识一下其他跤种,水平会提升的很快。

  所以韩修杰就向陆川打听,“教练,您看巴根有没有参加奥运会的想法?”

  陆川笑了笑,他觉得他这个学生真的很有意思,不愧是出自商人家庭,时刻想着怎么把团队发展壮大,比他这个身居多职的总教练称职多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他的情况我可以跟你说一说,巴根他家是放牧的,养羊也养马,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意思就是说,他家有点小钱。”

  “而且他门都雇人放牧,一般是不用管的,除去开支,一年能赚个五十万以上,至于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了。”

  “还有就是关于n蒙搏克手这个职业的,你要知道,n蒙的旅游业非常发达,所以他们的特产就好卖,牛羊肉卖得好,也得又好看的马术表演,包括射箭等体验项目,那么古跤算不算?”

  “毫无疑问的说,古跤绝对是产业中的重要一环,那达慕大会是什么?紧紧是体育切磋的嘛?错!那是一场大型商业宣传活动,同时带动旅游业,古跤吸引了那么多国内外运动员以及游客,肯定是有丰厚收入的。”

  “加上各类比赛上的奖励,带游客体验古跤等等,厉害的搏克手就是门面,这些人每年能赚个六七十万不成问题的。”

  “你可以这么想这个问题,相对自由的职业、还算不错的中产收入、家里还有畜牧业支撑,平时生活都很惬意的,虽然训练上辛苦了一些,但比打奥运会压力可小多了吧?”

  “而且你觉得,在奥运会上拿不出来成绩的运动员,有人家一年的收入多吗?”

  陆川的一番分析让韩修杰彻底愣住了,想了半天后,韩修杰终于感慨了一句,“卧槽!”

  他很少用这样的词汇,但今天他不得不承认一点,脑袋聪明不代表什么都懂,关于n蒙搏克手和游牧民族的收入,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的确很震惊,关键是他没想到。

  一个个穿的并不怎么好,也没有好车好房去衡量,他以为他们过得很一般呢,没想到每年的收入还挺不错。

  “这……”韩修杰没把握了,让巴根换一个领域,改练柔道,的确要付出更多,不仅如此,国际上高手那么多,真拿不到什么成绩,这一辈子就耽误了。

  “这一辈子?”这句话突然把韩修杰给点醒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教练,不行可以退役啊!”

  “啊?”陆川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的是,巴根现在跟我差不多大,如果二十岁的时候看不到前途,完全可以退役啊!到时候继续回到古跤的领域不就行了?我们这里能让他接触很多跤种,他只可能进步,不可能退步,您说是吧?”

  陆川笑了笑,想想韩修杰这家伙还挺滑头的,要知道,没有一个运动员不想在国际上拿成绩,尤其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但是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因素无法实现这个目标,所以在谈话的时候,就要帮助对方解决障碍,只要把这些障碍解除了,对方很有可能会被说动。

  “难怪韩修杰在赛场上对人心的把控这么精准?考虑问题确实细致。情商确实高!”陆川这样想着。

  “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陆川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他想了想说“但是,我只负责联系,能不能说动他,全看你,如果你不能说动他,也不能怪我,人嘛,各有各的想法,凡事也没有百分百。”

  “没问题。”韩修杰耸耸肩,表示这是小意思。

  陆川摇了摇头,他拨通了巴达荣贵的电话说要一趟,在一个周六的上午,陆川带着韩修杰出发了,而陆川也很想看看韩修杰是怎么说动巴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