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柔道小子 > 第九十六章 J跤
  寒冷的冬季很快到来,陆川带着两个徒弟坐乘坐飞机抵抗bj某机场,与他们一同前往的,有老李头、赵斌,当然,还有寒假作业。

  z国跤里出名的有很多,有t津跤、bao定跤,bj跤等等,其中bj跤继承了早起善扑营的跤法,其中跤法犀利,技巧多变,实用性极强。

  要说起shan扑营来,真的不能小觑,有个历史是众所周知的,康xi当年用一群少年组成了一支生力军,在武英殿内将鳌拜擒获。

  这群少年练习的就是摔跤,后来也是由他们组成了shan扑营。

  shan扑营类似于现代的特种部队。它是一支独立的、直接听命于皇帝的宫廷内卫部队。有点像老美的海豹突击队,不用过会批准,总统可直接动用。

  现在的j跤继承了shan扑营的跤法,可以说水平是很高的。

  陆川带着三个徒弟,见了一个位老前辈,老前辈之前开馆收徒,现在岁数大了,一般的学生他是不带的,但这不证明他的体力不行了,这位老师傅,依然和年轻人一起切磋,作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普通人摔一下都能骨折,这位老师傅,和徒弟拼杀都是胜多败少,可见其水平,早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且他这些徒弟,都是练了几十年的老手。

  这次要不是老李头的关系,是请不到老师傅亲自出马的。

  “哥,人我给你带来了。”老李头把人介绍给了李保国。

  “教练,他们是什么关系啊?”韩修杰问。

  “李老是这位师傅的堂弟。”

  “哦。”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还是武术世家啊,韩修杰又有疑问了,“那让李老交我们不就完了?”

  “李老虽然小时候学过,但是他后期专注的是养生,这位师傅可就不一样了,人家一直练的是j跤,怎么能一样,说白了就是专业不同。”

  陆川的解释很接地气,三个徒弟点了点头对此深以为然,他们将来瞄准的是世界大赛,当然要找水平最高的师傅学习了。

  “嗯,我来看看。”李保国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过来,而他起身的时候,众人眼前才发现这位老师傅居然是一直蹲在凳子上的,屁股根本就没有挨着凳子。

  “好稳!”蹲马步真没什么神奇的,十个人都能蹲,但是蹲到什么水平才是重中之重,有些人一蹲就打哆嗦,有些人大腿不能跟地面持平,有些人蹲不过三分钟,而李保国从他们进来到现在,一直稳稳的蹲着,说话的时候也是中气十足。

  这个稳定性,真的让大家刮目相看,陆川扪心自问,他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李保国走上前,围着三个人转圈,观察一下身板,又上手捏了捏肩膀、大腿、小腿,脖颈,然后又向他们要求道“你们三个蹲下马步,站稳,越稳越好。”

  韩修杰等人不疑有他,纷纷下蹲,牢牢的钉在地上,李保国走到韩修杰面前,突然抬脚勾了一下他的脚跟。

  “噗”的一下,韩修杰就坐在了地上,按理说,就算在比赛场上,有人不抓他的把位,光出脚是无法摔倒他的,而李保国只需要用脚一勾。

  “怎么可能?”韩修杰有点不敢相信,但是回忆起来,刚才那一脚的确玄妙,就是给人一张恰到好处的感觉。

  虽然他站的很稳,但是好像就那么一个点事破绽,感觉对方根本就没用力,那个点找的实在是太好了。

  也就是这一下,让韩修杰彻底甩开了一切疑虑,他不得不承认,这位老师傅的确是高手!

  李保国转悠到陈天磊的面前,用膝盖一顶一压,陈天磊还想硬撑,但是依然是螳臂当车,毫无作用,好嘛,又倒一个,不费吹灰之力,而且没抓把位。

  “这?”陈天磊看向韩修杰,他现在终于能理解韩修杰的感受了。

  薛皓东眼看着周围倒了两个人,他憋了一口气,心想我就不信了!都没抓把位,我就不信,轻轻一脚就能倒!

  李保国围着他转了一圈,问了一句“你小子练了多久的马步。”

  薛皓东回答道“总共学柔道不过三年,马步一直有练,但教练说,练马步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最近几个月,我上课全是蹲马步,回家做作业也蹲马步。”

  “嗯。”李保国点点头道“还算不错,我喜欢勤奋的学生,这一点你做的还是可以的。”

  “但是嘛……”李保国用脚一扫,“砰”的一下,薛皓东也倒了。

  薛皓东咬了咬牙,感觉有点丢人,毕竟是他练了那么久,一脚就被扫倒,他有点接受不了。

  “但是还得练,还差得远。”李保国经过刚才的观察和试探,对三个人也有初步的认识,薛皓东的马步扎的是最稳的,其次是陈天磊,最后是韩修杰,但是这个稳只是他们三个人之前的比较,以他的眼光去观察,这里每一个是合格的。

  但他认为,如果三个人练习柔道的时间是相同的,那么薛皓东肯定是哪个最刻苦的。

  韩修杰和陈天磊听了薛皓东与李保国的对话,顿时有些羞愧,因为之前陆川强调过这件事,要求他们抽空一定要练马步。

  他们回去后也执行了,但这个问题真的是一个毅力的问题,就说一次蹲马步半小时,他们或许还能撑住,但是一次蹲一个小时,他们就的就不行了。

  有时候他们甚至半个小时都没撑下来,而今天听薛皓东的意思,估计这小子是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蹲马步啊,虽然不可能中途不休息,但花的功夫肯定要比他们的多。

  “我刚才说了,我喜欢勤奋的学生,而且我的训练要求很严格,也很辛苦,如果你们没有那个毅力,我劝你们趁早退出。”

  “还有,我不喜欢比人找借口,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没有理由,以后谁找理由都给我滚蛋。”

  李保国扫视了他们一眼道“现在告诉我,有没有退出的?”

  “没有!”三人异口同声的大喊道。

  “好,很好,我记住你们的话了,以后别怪我不讲情面,时间宝贵,现在训练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