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柔道小子 > 第十三章 连摔带绞
  韩修杰走上场,对面的选手释放了“眼神杀”,盯着韩修杰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战意。

  韩修杰抬头挺胸,不回应对方的任何挑衅,同时也是对对手幼稚行为的蔑视,显然这种无视惹恼了对手,两人隔着中间的比赛区域,面对面的站立等待,战争一触即发。

  裁判示意比赛开始,鞠躬行礼,对手直接冲上来抓把位。

  抢把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这个过程外人看来是枯燥的,但对于柔道选手来说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生怕一个走神就被对手抓了把位。

  韩修杰扣住了对手的大领,往后带了一下没带动,看起来对手站的很稳,他试了试果断考虑另寻他法,韩修杰的另一只手想抓对手小袖,奈何几次出手都没成功。

  但一个大领的把位不能就这么丢弃,在对手移步的同时,上去就是一个扫踢,并且同时压大领,赢不赢先不说,起码不会被裁判盯上,否则会给一个消极比赛的处罚。

  不过说实在的,在有对手防备的情况下,靠这个取胜很难,两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同时松开把位再寻机会。

  裁判双手相互绕圈,然后一只手指向对手,刚才的对抗中,对手在抓完把位之后一直在防备,脚上没有任何进攻动作,于是给了他这么一个“指导”警告。

  比赛继续,抢把开始。

  韩修杰成功抢到对方直门的把位,对手抓了他另一只手的小袖,韩修杰挣脱,反抓对手小袖,两个把位在手,转身就是一个内股。

  背步,转身,挑腿,用力抓把不松手,使劲的往前投。

  对手倒地,但不是背步着地,对手从韩修杰的侧身绕过,韩修杰就无法把他背起来,此时的对手双手按住地面龟缩起来一动不动。

  韩修杰没听到裁判的判罚,也没有示意都回到原位重新开始,于是他反应了过来,跳了一下骑在对手的背上,拉后背的腰带往上一提,借此机会插双脚盘住对手的腰部位置,同时身体往一侧倒,双手往对手脖子里塞。

  这是要用寝技了,投技没得分,两人的战场已经拖到了地面。

  对手双手护着脖子,使劲收下巴,就是不给韩修杰机会塞手,一个龟缩不动,一个使劲往一侧倒并且往脖子里插手,两个人就这么飙起劲来。

  裁判看了一眼,没有人占优势,再打下去除了浪费时间无任何意义,所以他示意选手们各自回到原位,然后再次给了对手一个“指导”警告,显然对手还是没有进攻动作。

  两个指导警告就有点危险了,对手这次抢把的同时,一直不停的扫腿,而当一个小外刈扫腿之后,紧接着来了一个大外刈。

  “机会来了!”韩修杰再次判断正确,他眼神一亮,用力抓住对手把位,直接来了一个反大外刈。

  对手刚一迈步上脚就被韩修杰挑起来往后砸。

  “完了!”对手在失去重心的一刹那就知道自己输了。

  “砰”的一声砸到地面上,背部砸实,摔的有力量且有速度。

  裁判大喊一声:“一本!”

  韩修杰握拳一挥,默默的在内心给自己打气,两次比赛的胜利让他信心十足,对接下来的比赛就更加期待了。

  这场比赛胜利过后,今天他和薛皓东的比赛就全部结束了,而明天的比赛,他们会有新的对手。

  下午两人去了道馆,陆川拿着一个表格,上面写了他们今天出现的问题。

  “今天表现不错。”薛皓东刚想欢呼庆祝就被陆川的下一句话给压了回去:“但不代表没有问题,你们的问题还有很多,我来给你们分析一下。”

  “第一,动作粗糙,这一点我不用多讲,柔道这项运动技术太杂,你们的学的时间也短,天才也得两三年出成果,别看你们能赢,那是对手也不怎样,等碰到厉害的就知道了,所以别得意忘形,回去给我反复的想每个动作的技术要领,不能松懈,坚持训练!”

  “第二,今天下午的最后一场比赛,韩修杰第一次使用投技接寝技,两个动作在衔接上明显出现了问题,不熟练造成了片刻停滞,这个以后要形成一个本能,以后只要倒地后直接就做寝技,直到裁判喊停为止,千万别倒了先看裁判,然后裁判没有任何表示之后才去做寝技,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机会早就没了。”

  听到教练点评韩修杰,薛皓东一脸开心,他瞥了一眼韩修杰,心想:原来你这个家伙的问题也不少啊!

  正当他走神的时候,教练一巴掌就拍他脑袋上了:“你小子给我看什么呢?说你呢,你听见了吗?”

  “啊?”薛皓东一脸懵,怎么还有我的事呢?

  “啊什么啊?你问题更严重,你连做寝技的意识都没有,虽然两场比赛都是一本,但对手倒地的时候你在抬头找裁判,你是来找人的还是来打比赛的?比赛结束了吗?万一裁判没给你一本呢?”

  “这个时候对手反手给你来个寝技制服,你不就输了?要不是你的对手太菜,你根本就没有赢的机会,还在这里自我感觉良好!”

  “哦。”薛皓东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陆川摇摇头,这个家伙就是欠收拾,给点阳光就灿烂。

  “好,今天我们来继续学习寝技,寝技包括固技、绞技、关节技。有些人也将固技称作‘抱压法’,绞技称作‘勒颈法’,结合这几个词,我们很容易理解他们的意思,对方倒地,要不,压住固定让对手无法挣脱,要不直接上去绞,要不用关节技制服。”

  “今天韩修杰本想用绞技,但是没有成功,所以我再强调一下,机会,机会!在对手倒地的一刹那就是一个极为短暂的机会,否则对手就会龟缩,你手都插不进去。”

  “今天讲一个送襟绞,双脚盘住对手的腰,一手走颈部,一手走腋下,拉住道服给我用力绞!”

  “来,每个人给我做十遍,记住,我们现在是训练,绞一下立马给我收手,谁要是下狠手,我就亲自绞一下让他尝尝滋味。”

  “被绞的选手注意解脱,拉住他的手使劲往一边拉,头往下缩钻出来,不行不行,拉手臂也要讲究位置,继续,继续。”

  两人被绞了一顿憋的喘不上气来,感觉脑袋供血不足,晕乎乎的走路都摇摆。

  今天训练完回家,两人不是扶着墙走的,只是脚步发虚走不了直线,而享受了绞技的待遇,他们也开始重视起寝技的重要性,心想:下次比赛一定要绞一次试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